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大衍洪荒 > 第一百四十六章大舅哥的良苦用心

第一百四十六章大舅哥的良苦用心


  看着哈哈轻笑的周成君,穆芳华明艳无双的面容上满是无奈之色,捂额大感无语。

  “为了你所言的机遇,这么给自己的亲妹妹灌毒鸡汤真的好吗?

  有你这么卖妹妹的吗?”穆芳华嗔道。

  她太了解周成君了,对其心思也早有所料;

  理智上她能理解周成君的想法,但是真正听到这番言论,情感上还是很排斥。

  迎着穆芳华的目光,周成君不在意的摆摆手。

  他与穆芳华乃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他随父姓,穆芳华跟随母姓,兄妹俩从小感情甚笃,最是亲近,被戳破心思也不尴尬,反而笑道:

  “我首先是周家嫡脉长子,其次是联邦政府的在职人员,再次才是灵剑公会长老;

  当然,第二个身份和第三个身份不一定非得划分先后,随时可以因时而定,因地制宜,灵活变通。”

  “屁股决定脑袋,我清楚自身的身份定位,以及立场,行事自然要为自己,也为家族考量。

  我知道小妹你懂我,更能理解我的想法。”

  “至于毒鸡汤……”

  刻意停顿了一下,周成军接着道:

  “嗯!在我看来,鸡汤没有毒不毒之分,更不能简单的评判对与错,而是要看是否适宜,是否能针对特定的人起到作用;

  单说毒鸡汤,即片面,又浅薄啊!小妹!”周成君调笑说;

  “再者说,我是你的亲哥哥,当然盼望着你能更好,这样我也能跟着沾光不是吗?

  这怎么能叫卖妹妹呢?”

  “哼!卖妹妹;说得这么难听,一点都没有小时候可爱了。”

  周成君目光看着穆芳华,似笑非笑道:

  “‘绝世之姿,无双无对!’这话是出自你口,可没人逼你这么说;

  你可别告诉我,这样的韩师弟不符合你的择偶标准。”

  看周成君的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穆芳华皓齿咬住下唇,嘴角勾勒出一道完美的性感弧度,定定的看着周成君不说话;

  以她从小养成的沉静温婉性子,此时也忍不住地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这说的真让人讨厌啊!

  额!没刹住,说过头了。

  周成君心里一突,晒哂一笑,得意劲立马没了,赶紧正襟危坐;

  他对自家小妹可是太了解了,性格温婉沉静,能包容人,基本上不会动气;

  这些都没错,但也就是这种性格,一旦惹恼了后果就很严重。

  只是想想周成君都觉得头疼,更不想体验一把,而是想着要怎么转移对方的注意力;

  旺盛的求生欲下,周成君道:

  “周氏家族很大,我们的兄弟姐妹很多,但能和我贴心的,却只有小妹你;

  从小到大,我们最为合拍;

  看着你从小不点一步一步的慢慢长成、长好,我由衷的感到开心;

  以后的日子,我更想要看着你走上自己想走的路,长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而哥哥需要做的,就是把这条路扩宽、扫平,让你在这条路上走得稳,走得远……”

  话说到一半,周成君的眼睛就有点红了,却是打感情牌打出了真感情,触碰到内心深处的柔软。

  出现这样的情形,则代表着这是他敞开防备、卸下面具、处于最为放松的一种状态。

  而这种状态,也只有面对自己最亲近的人才会有。

  像他这种人,背负太多,心思太重,常年戴着一层层厚厚的面具,情绪的表达都成了达成目的的武器。

  层层保护下的内心,真情流露太奢侈了。

  因为奢侈,所以也很可贵。

  “哥!”

  穆芳华叫唤一声,秋水明眸水色开始酝酿,而缥缈清澈,恍若清溪流泉的声音很低,很温柔,很享受这份宠溺。

  她感受到周成君这份真挚的情感,感动之余,更感恩一路走来哥哥的付出。

  大家族风光的背后,生活并不是呈现于人前那么的光鲜亮丽,其中蝇营狗苟少不了;

  何况作为外室的生母逝去得早,父亲因为各种原因难以兼顾得到。

  对于一位小女孩来说,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成长起来,能不偏激、不放纵、不执着、不岔怒……

  出淤泥而不染,养成平和、包容、淡然、温婉、沉静的性子,这不容易,更不简单。

  能够长成现在这样,养成这份独一无二的气质,她天性如此是一方面因素,

  更主要的原因则是有这么一位掌握一定话语权的哥哥,给了她足够的关爱,足够的包容,足够的保护……

  “唉!唉唉!”

  “这么大的老姑娘了,可不能哭鼻子啊!可丢人了!害不害臊啊?”

  “也别煽情了,我们还是继续聊卖妹妹的事情吧!”

  周成君掌中拂尘一挥,赶忙叫停,他最受不了自家小妹流泪了。

  “呸!”

  穆芳华呸’了一口,虽知道是玩笑话,也知道对方的用意,但还是忍不住一阵的娇嗔薄怒;

  “老姑娘,卖妹妹,都是什么和什么啊?”

  哥哥什么都好,就是私下里有时候太不着调了,说话也不中听,与平日里爱摆谱,重威严法度的一本正经模样大异。

  当然,这样的哥哥也更让人亲近。

  “言归正传,言归正传哈!呵呵!”周成君干笑两声,说道:

  “在我知道韩师弟只用一日时间,便成功观想出九重天宇图、完整领悟九天炼气法,化合出第一缕九天法力,完成此等前所未见功业之后;

  我便明白,韩师弟这样的人物,本身就是机遇的代名词。

  不出意外的话,今后的他定能成为主宰时代潮流的弄潮儿,也‘有资格’、‘有能力’能为任何联邦降临者加码。”

  “结合他的事迹,他的心性,我更明白这样的人物“罕见”一词已不足以形容,已然是超出了我对绝世神才、天才的认知。

  也只有这样的人物,才能配得上我的宝贝妹妹……”

  周成君没有继续引申,有些东西心里明白就好,没有必要说出来让大家尴尬。

  “是不是太功利了?”

  穆芳华抿抿嘴问出口,心理感觉很复杂,很矛盾,很羞涩。

  说来说去,也改变不了目的不那么单纯的事实,穆芳华很清楚、很明白。

  与此同时,在她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副画面来,那是她出借护身道衣给韩衍时的场景。

  对方的笑容,对方异样的目光,对方轻嗅道衣味道的模样……还有自己内心当时激荡的各种复杂心绪。

  一时间,穆芳华心间波澜泛起,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周成君一直在密切关注着穆芳华的神色变换,穆芳华表情上的细微异常瞬间就被他捕捉到;

  对此,周成君笑了;

  “小妹,你的心乱了,可真是稀奇,这不符合你一贯的人设啊!

  你向来不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淡看世间的白云苍狗吗?!”

  周成君语意微扬,随即又是有些感叹说:

  “唉!女人啊!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什么的都是表象,还得看是否遇上了那个人。”

  “若是遇上,便是女神、女仙、女菩萨都得……哈哈!”

  周成君浅尝即止,一笑揭过,欣然道:

  “不过这样更好!我很高兴。”

  穆芳华平复心绪,给了周成君一个大大的漂亮白眼:“你高兴什么?”

  “哈哈!”

  周成君掌中拂尘左右摇晃,脸上布满掩饰不住的笑意,解释说:

  “你的心乱了,并且开始关注功利性的问题,这说明在这次的接触过程中,韩师弟已经在不经意间闯进了你的心房,你对他已经建立起了一定的好感;”

  穆芳华不置可否,周成君也不深究,笑笑继续说:

  “每个人都向往浪漫的爱情,希望爱情纯粹,不夹杂别的东西,这是人性诉求,无可厚非。

  因为已经建立了好感,所以你向往爱情纯粹的人性下意识的就会开始排斥影响爱情纯粹性的东西,但同时理智却告诉你,有些东西是无法避免的,我们改变不了;

  这又让你开始担忧这些东西会对你们将来的感情造成妨碍,所以你心乱了,变得纠结,变得患得患失;

  如此种种,都是心态变化所带来的问题,这很好理解!”

  “我之所以高兴,一是因为小妹你找到了心仪之人,这人我很认可;

  二是因为我明白;

  套路、利益换不来真情,即使侥幸换来,也会被更深的套路,更大的利益所取代;

  唯有真情换真情,才能无可取代,才能长长久久。”

  “我宝贝妹妹喜欢,这点很重要,我也更该高兴。”

  道理摆在面前,但是有句话叫做‘当局者迷,’穆芳华也意识到自己心态出了问题,但一时半会却不能看得这么清晰明了。

  现在被周成君一番言语剖析,让她很是羞涩。

  白玉脸蛋上难得的升起了两朵红云,不过这样倒是让她心里的患得患失消减不少。

  周成军瞄了眼妹妹泛红的绝美脸蛋,心底暗笑;

  仔细想想,又觉得还是应该再说点什么,最好能将妹妹心中存在的疑虑直接打消掉。

  要不然心里若是一直存在着有坎过不去,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故而他发声开解道:

  “感情确实应该纯粹点好,但是聪明人都明白,那有那么多纯粹的感情啊!

  过于追求纯粹,这很理想化,也是一种幼稚的表现,说明还没有看清社会的复杂性,而这样的人可靠不住。

  这样的道理你明白,韩师弟也看得清楚。”

  “渴望拥有完美的对象,而且盼望对象同时具备数不清的附带价值,能够为自己,乃至为家人提供更优越的条件,这是不是算功利?”

  周成君摇摇头道:

  “我认为不是,这不能与功利划等号,因为这同样根植于人性,没有人能够免俗,我们要正确的看待它,不能让它成为阻挡你前行的障碍。”

  “韩师弟无疑是很优秀,甚至可以说是优秀过头了,但是我的宝贝妹妹同样也足够优秀,不弱于人,同时这也证明眼光。

  所以小妹你不该有心里负担,也不该多想。”

  “选择韩师弟,不为依附,不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而是选择一个相互匹配、相互互补,相互扶持,共度世艰,自己心仪的另一半。

  这便是我们修士常挂在嘴边的财地法侣当中的侣。”

  “世界很大,大到超乎想象,大到无法理解。

  有地球宇宙,有洪荒天地,有诸天万界;

  然如此广袤的世界,想要找寻一位相互契合的伴侣却并不容易,尤其还是能够一起攀登仙路,做到不会掉队的伴侣。”

  “所以呢……!”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