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在亮剑当兵王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斩首计划!

第二百九十八章 斩首计划!


  像楚云飞5000多号人的加强团。

  兵源补充、粮食、弹药,训练和打仗消耗多少,上级便补充多少。

  而像独立团,这些物资都需要自力更生。

  即便是兵源,若不是这几次打了胜仗,教导团出来的新兵,也轮不到独立团。

  “再一个就是粮食和弹药的问题。”李云龙继续道,“一方面咱们现在手里有炮,可以直接攻打去打炮楼、打据点,另一方面咱们现在手里有200万鬼子的军票,可以到敌占区去购买粮食,按照现在的粮食价格,大概可以买到40万斤粮食。”

  张大彪说道:“团长,现在鬼子对咱们根据地封锁的紧,就算买到了粮食,恐怕也不好运进来。”

  李云龙看了眼张大彪,随后说道:“所以咱们要有计划的购买,比如咱们到辽县买到5万斤粮食,分批次运出县城,到县城外再集中起来,然后派部队接应,这个接应任务就交给你们一营,一定要将买到第粮食一粒不少的给我运回来!”

  “是!”张大彪道,“一营誓死完成任务!”

  李云龙又道:“当然,其他营也别给我闲着,据点、炮楼、公路、铁路,到处都有粮食和枪支弹药,你们得想办法把它变成咱们独立团的财产,不管你是想要用飞雷炮、山炮还是步兵炮,一律可以找我申请!”

  赵刚补充道:“大家尽量以连排为单位进行单独作战,必须在战前做好充分的侦察,再制定详尽的作战计划及各种应急预案,等做好了充分准备,然后才能展开作战行动。”

  李云龙却道:“你们怎么打仗我不管,我的原则只有一个,只许占便宜不许吃亏,赔本的买卖咱不能干!”

  赵刚道:“好,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魏大勇同志留一下,其他人散会!”

  等一众营连长走后,团部只留下了李云龙、赵刚和魏大勇三人。

  李云龙对魏大勇道:“旅长今天早上打电话过来,说地方上的同志报告,昨天下午,辽县来了一伙装扮奇怪的鬼子,让咱们加强戒备,这事你怎么看?”

  “装扮奇特?”魏大勇神色一动,“团长,怎么个奇特法?”

  李云龙道:“据报信的说,这伙鬼子清一色的花机关,穿着打扮跟其他鬼子也不一样,大概有四十个人左右,进了辽县日军指挥所后,就再没出来过,地方上的同志在那继续盯着。”

  “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是山本特工队。”魏大勇双眼一眯。

  “跟我想的一样。”李云龙道,“这伙鬼子又来了。”

  赵刚问道:“就是上次在陈家峪差点被咱们全歼的那伙鬼子?”

  “政委,没错!”魏大勇点头道,“就是他们。”

  赵刚神色也是有些凝重,这伙鬼子战斗力的确非同凡响,在两个营重重包围之下还是被他们逃走了一小部分。

  没想到过去了大半年,又卷土重来了。

  赵刚道:“这次山本特工队,不会又是冲着总部来的吧?”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魏大勇分析道,“不过还有两种可能,山本一木这次是冲着赤本明义、或者团长来的。”

  “冲我来的……”李云龙神色诧异。“不能够吧,咱老李何德何能,在鬼子那能跟总部一个待遇?”

  像这样的特工队,李云龙十分清楚,鬼子只有清楚战略级别的目标才会派出,否则不会轻易动用。

  魏大勇却道:“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而是很大,团长,你想想咱们这一年给鬼子造成多大损失?全歼山崎大队、端掉虎亭据点、吃掉伪军第八混成旅、全歼夏店佐藤大队、斩下鬼子少将脑袋、打下关山镇、全歼板津大队、打下榆社县城、全歼黑岛联队等等,被咱们独立团消灭的鬼子加伪军,加起来接近1万号人,筱冢义男那老鬼子指不定做梦都想弄死你呢,说不定这次就是针对你的斩首计划。”

  李云龙笑道:“你要不说,连我都不知道咱们独立团居然打了这么多胜仗。”

  “老李,你怎么还嬉皮笑脸的,还有门口的警卫到哪里去了?”赵刚眉头一皱,责备道。

  魏大勇也道:“团长,赵政委说的对,这件事咱们必须重视。”

  “我说你俩咋穿一条裤子了?”李云龙道,“区区四十号人,怕他个鸟,他要敢来,老子就叫他有来无回!”

  赵刚便有些生气了:“这件事情你必须重视起来,你要为自己的安全负责!”

  魏大勇却是神色一动,说道:“其实团长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咱们不能坐以待毙。”

  赵刚神色微微缓和,问道:“魏大勇,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应对办法了?”

  魏大勇点头道:“没错!”

  “山本特工队的目标无非就三个,八路军总部、赤本明义和独立团团部。”

  “第一,咱们可以建议总部,在这段时间内保持电台和无线电静默,根据山本特工队上次偷袭陈家峪,以说明敌人能够通过无线电,侦察到咱们总部电台信号的精确位置。”

  “咱们老总的性格,我很清楚。”李云龙摇头道,“绝不会因为这区区四十号鬼子,就像缩头乌龟一样藏起来。”

  魏大勇道:“那就向师部建议,多派些部队保护总部安全。”

  “这倒是可以。”赵刚点头道,“那第二点呢?”

  魏大勇又道:“第二就是建议旅部,一定要防止山本特工队偷袭救人。”

  既然山本特工队暴露了行踪,己方有所防备,那山本特工队就很难有所作为。

  “第三,若是山本特工队化妆成八路军,进入咱们根据地,很容易打听到咱们独立团团部的位置。”

  “咱们在杨村周围布下天罗地网,只要山本特工队敢来,咱们就吃掉它!”

  李云龙双眼一眯,点头道:“行,就这么办,这次团部的安全就交给你们特战营!”

  “是,没问题!”魏大勇表态后,又道,“对了,团长,我看团部警卫人员不足,不如将团部的警卫排扩编为警卫连。”

  李云龙摆摆手道:“这个以后再说。”

  “什么以后再说?”赵刚却道,“我看这事宜早不宜晚,立刻让各营抽掉战士,扩编警卫排。”

  随后,赵刚扭头对魏大勇道:“魏大勇,这事就交给你去办,越快越好!”

  魏大勇道:“是!”

  ……

  辽县,5辆卡车趁着夜色,驶进县城。

  5辆卡车一路开到日军指挥所内,才停下来。

  吱呀——

  卡车尾部的防护栏被放下,一百余名鬼子背负着行军包,鱼贯从卡车上跳下,按照队形整齐的排成三列。

  车门打开,一个佩戴中尉军衔的日本军官从车上走下,这个中尉是中等个子,很壮实,皮肤不像其他鬼子那么粗糙,长得浓眉大眼,却看上去显得年轻。

  此人名叫益子中雄,隶属日军第36师团223联队,而他带来的这支小队,便是臭名昭著的益子挺进队。

  对于突然接到的这项任务,益子中雄是很不爽的。

  益子挺进队本来正在为进攻中条山做准备,在大部队发起进攻之前,利用夜间从中央军警戒薄弱的地方,偷偷地进入中条山,以侦察报告中央军防御部署等任务。

  可没想到第一军司令部一纸电报下来,他们就被调到了辽县,无条件配合山本特工队的行动。

  益子中雄走到一个山本特工队员跟前,说道:“我是益子中雄,率部奉命配合贵部行动,我要见山本大佐!”

  “抱歉,山本大佐现在没有时间见你!”特工队员却神色冷漠。

  纳尼?

  益子中雄脸色一黑。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连口热饭都不顾上吃,饥肠辘辘,前来支援你。

  再说,老子堂堂中尉,你一个准尉这么对待,居然敢这么跟老子说话。

  此时的益子中雄心情很差。

  “八嘎!”

  “立刻带我去见山本大佐!”

  益子中雄愤怒的说道。

  得到的却是特工队员轻蔑的眼神。

  益子中雄当即就感觉到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当着自己部下的面,居然被个准尉轻视了。

  自己要是不给对方点厉害瞧瞧,以后威严何在,还怎么指挥部队?

  益子中雄拔出手枪便往特工队员脑门上顶。

  不过,在他掏出手枪的那一刻,对面的特工队员也出手了。

  电石火光之间,益子中雄的手枪便到了特工队员的手里,然后他的手枪就被对方拿在手里顶在自己的脑门上。

  益子中雄脸色一变,他看到了对方脸色淡漠的神情,仿佛真的会开枪。

  哗啦一声,身后的挺进队队员立刻把枪举向特工队员。

  就这片刻的功夫,指挥所内的阴影中立刻涌出几十个手持冲锋枪的鬼子,冰冷的枪口对准了益子中雄和他的队员们。

  双方剑拔弩张的对峙着。

  直到山本一木和副队长宫野真守走出来,身后两名特工队员拖着一具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尸体。

  山本一木走到举枪的特工队员面前:“把枪还给他!”

  “嗨!”特工队员立刻顿首,然后单手将手枪举到益子中雄面前。

  益子中雄收起手枪,然后摆了摆手,双方便将枪全都给收了起来。

  然后朝山本一木顿首道:“报告山本大佐,在下36师团223联队益子中雄,奉命前来向您报道!”

  “哟西!”山本一木道,“益子君,你们一路劳顿,辛苦了,先去休息吧!”

  “嗨!”益子中雄神情有些诧异,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好说话,然后带着部队朝营房走去。

  看着益子中雄的背影,山本一木双眼一眯,然后一挥手,两个特战队员将尸体给拖出指挥所。

  此人正是八路军设在榆社县城的地下情报人员,却被敏锐的山本特工队员发现,然后被抓。

  经过山本一木亲自审问和严刑拷打,地下情报人员没有挺住,最终松口。

  从口供中,山本一木知道他的特工队的行踪已经暴露,而且还供出了辽县八路游击队的位置。

  对于八路军游击队,山本一木没有丝毫兴趣,在晋东南配他出手的只有八路军总部和李云龙。

  “大佐,这支益子挺进队,您打算怎么安排他们?”侧后方的副队长宫野问道。

  “相对于普通士兵而言,益子挺进队只不过是厉害一点的突击队而已。”山本一木神情淡漠,“他们会成为我们特工队的累赘!”

  “那么,您的意思是?”宫野思索道,“让他们回去?”

  “不!”山本一木抬手道,“既然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何不让益子挺进队扮成山本特工队去营救亲王殿下呢?”

  “真假特工队?”宫野真守问道,“大佐,那我们呢?”

  山本一木冷笑道:“斩首李云龙!”

  宫野真守思索片刻,便立刻佩服道:“大佐阁下英明!”

  ……

  中条山。

  因为白天怕周围日军的防空火力。

  郑耀先等人乘坐的专机,天黑后才在简易机场降落。

  飞机一落地,便有几个背着步枪的中央军抬来一架梯子,放到舱门前。

  舱门打开,郑耀先率先走下。

  随后是军统电讯处的曾墨怡,负责用微型电台跟军统总部联络。

  她也是我党潜伏在军统的地下情报人员,这次行动,她也接到了上级的指示,此次太行山之行,借机除掉郑耀先。

  因为地下情报工作的隐蔽性,虽然郑耀先和曾墨怡都是自己人,但是彼此间并不知情。

  而军统郑耀先心狠手辣、血债累累,曾墨怡的上级袁农早就对郑耀先恨之入骨,来不及向上级请示,便擅作主张的给曾墨怡下了命令。

  最后走下来的是郑耀先的左膀右臂赵简之,郑耀先的下属,与郑耀先兄弟情深。

  三人提箱刚走下军机,立刻有一辆吉普车开过来,从车上跳下来个身穿佩戴上校军衔的军官:“鄙人第5集团军,第34师第132团团长唐高轩奉命前来迎接!”

  郑耀先走上前,伸出手,感激道:“唐团长辛苦了,我是《央社日报》的主编金默然,这两位都是我们报社的编辑,赵简之和曾墨怡。”

  “你们好!”唐团长道,“请上车!”

  吉普车行驶在山路上,唐团长坐在副驾驶,郑耀先三人坐在后排。

  郑耀先道:“唐团长,我想问一下,你什么时候可以安排人送我们去八路军那边?”

  “请放心,上峰已经在跟八路那边交涉。”唐团长道,“只要八路那边派人接应,你们是可以安全过去的。”

  郑耀先眉头微微一皱,这里的情况,似乎比他想象中还要糟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