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黑粉潜入立海大网球部后 >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南健太郎和东方雅美发现他们的战术完全失效了。

原本的计划是以“切原赤也”为突破点, 逼他失去冷静,所以他们从比赛一开始,就一直在努力地把那些比较难的球都打到“切原赤也”那里去,甚至还用追身球来挑衅他。

那家伙确实情绪越来越激动, 但却完全没有按照他们想象的那样走不断失控犯错, 反而是越打越热血、越进入状态, 甚至破了他们的发球局。

南健太郎和东方雅美已经有些慌了。

明明遭到这么多次攻击, 为什么“切原赤也”还能一直保持这么积极的状态呢?他难道真的连一丁点负面情绪都没有吗?

“切原赤也”这家伙……和之前资料显示的完全不一样啊。

“game won by 切原赤也、灰吕杵志, 2-0!”

第三局开始, 轮到“灰吕杵志”发球。

“终于轮到我了。”红发寸头的少年舔了舔嘴唇,眼神仿佛野兽盯住猎物一般令人心悸,他五指用力扣住网球, 用力往下挥拍。

……

“这也太ooc了吧……”

丸井文太看到灰吕杵志那张忠厚可靠的脸上做出这种邪恶的表情, 感觉自己的眼睛受到了深深的伤害。他捂住眼睛, 毫不客气地吐槽道:“演技太糟糕了, 简直就是不忍直视!”

仁王雅治非常认同地点头。

之前彩排的时候,这两个的表现就很糟糕,基本上一说话就露馅, 一露馅就开始吵,一吵就崩盘。

最后还是照桥悠出了个简单粗暴的主意, 规定他们俩都只能在自己的发球局、以及自己对应对手的发球局上说话, 以避免这两人有对话的机会——用这种办法, 切原和灰吕这两个演技为零的菜鸟才撑到了现在。

可是角色互换的精髓就是要完美地扮演对方啊, 仁王雅治无趣地叹了口气。

切原和灰吕的表演实在太粗糙了,简直就是浪费了他的完美创意。

“game won by 切原赤也、灰吕杵志,3-0!”

“灰吕杵志”用连续四个ace球拿下了发球局。与此同时,南健太郎也终于看出了一丝端倪。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 刚才灰吕杵志使出来的那招发球应该是[不规则发球]吧?这个招数不应该是切原赤也的吗?

怎么现在使用者变成了灰吕杵志?

“喂,这应该是你的招数吧?”南健太郎仍不甘心,继续朝“切原赤也”搭话,故意挑拨道,“你的同伴用出来,效果好像比你原来的还好啊。”

“说起来,第一局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用这招呢?难不成是因为你的同伴打得太好了,害怕被拿来和他比较吗?”

南健太郎一直密切注意着“切原赤也”的脸色。

但令他失望的是,即便他挑衅到这个程度,“切原赤也”的神色也还是一派淡定,甚至看起来有点事不关己的漠然,仿佛这个招数不是他自己的一样。

而借用了同伴招数的“灰吕杵志”,听到这种话,看起来也毫无尴尬,甚至还微微扬起下巴,隐隐地有些自豪的样子。

——这家伙脸皮未免也太厚了吧!

南健太郎嘴角抽搐。

对于这组油盐不进的奇葩搭档,他实在是束手无策了。

“资料上没有显示灰吕杵志用过[不规则发球],但是立海大另一个新生,照桥悠是用过的。”东方雅美在南健太郎旁边,低声耳语,“所以灰吕杵志能用出来,也勉强说得通。”

南健太郎点点头,微叹了口气。

接下来是他的发球局,但现在,连他自己都已经对这个战术失去信心了。

他将手背到身后,对身后的东方雅美比出一个食指扣住大拇指的手势。

——集中对方的网前选手,消耗体力。

按照情报,“切原赤也”在力量和耐力方面都表现一般,如果他们抓住这一点继续消耗他的体力,或许会有一丝希望?

……

南健太郎很快就后悔了。

他不应该喂这么多球过去的。

“切原赤也”简直就像是一个网球怪物,在连续接了一堆各种高难度的球之后,竟然变得极度兴奋起来。

仿佛叠buff一般,不仅体力源源不断,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越来越热情高昂,看起来简直到了下一秒就会自燃的地步。

“做得到的!我绝对做得到的!”

“切原赤也”大吼着,仰起头,目光紧紧锁住网球在空中的飞行轨迹。

这一球换作是任何一个其他的选手,恐怕都会立刻判断出是绝对追不到的球而直接放弃。

但“切原赤也”却执着得仿佛一个眼里只看到球的笨蛋,从球场的最左狂奔到最右,硬是要去打这得不偿失的一球。

眼看网球已经飞出他的击球范围、马上就要落地,“切原赤也”竟然双手伸直球拍,脚下一蹬,整个人朝前猛扑了上去。

借着身体飞出去的冲势,球拍往前又送出了一段距离。

黄色的小球恰好落到了拍面上,轻轻一弹,翻过了球网。

而“切原赤也”自己则整个人脸朝下直栽到了地上,由于用力过猛,背后的裤子往下一滑,露出了半个白花花的屁股。

一时间,整个球场的安静了。

南健太郎和东方雅美:“……”

场外的立海大众:“……”

“哈哈哈哈哈哈好蠢啊——”而后场的“灰吕杵志”则是捂住肚子,爆发出一阵疯狂的嘲笑。

然而笑了几秒,他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顿住,一张脸越憋越红。

“我真的做到了!”

“切原赤也”趴在地上,激动地将球拍举起来挥舞,他顾不上整理头上、衣服上蹭到的草屑,喜极而泣地大喊:

“果然,网球精神就是无限的拼搏!只要拼尽全力,总是能抓住一线希望的!”

他咧开嘴,脸上又露出了那种纯粹的、极具感染力的、热情快乐的笑容。

然而这样纯然的喜悦才维持了几秒便被人无情打断。

——后面的“灰吕杵志”忽然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怒气冲冲地将球拍摔到“切原赤也”的头上。

“笨蛋,赶紧给我把裤子穿上啊!你以为你现在丢的是谁的脸?!”

“你干什么?冷静一点啊!”

“切原赤也”吃痛地捂住自己的后脑勺。

但“灰吕杵志”已经气到完全失去了理智,他冲上去扑到“切原赤也”的身上,一把薅住了他的头发。

事情发生得太快,连边上的裁判、教练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所有人就只见到前场那个以十分尴尬的姿势赢了球,后场的那个莫名其妙就冲上来打倒了前场那个,紧接着两个人就互相开始薅头发。

“等、等等……这是什么情况?”

南健太郎和东方雅美对眼前突然出现的状况彻底懵住,他们现在是应该上去劝架吗,就这么干站着好像也不太对的样子……

山吹这边的两人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就见对面打着打着忽然薅出了两顶假发。

南健太郎和东方雅美:???

假“灰吕杵志”露出一头乱糟糟的黑发,手上还抓着一团刚刚薅下来的和他头顶同款的黑色裙带菜假发。

而假“切原赤也”被扒下假发之后,露出原本的红色寸头,他手里则是握着一团红色假发,一脸地不可置信。

整个球场先是静了几秒,然后疯狂地议论起来。

假切原·真灰吕一脸地恨铁不成钢:“你怎么能破坏我们的计划?!”

假灰吕·真切原则是怒目圆睁,气愤到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卑鄙!无耻!西内……”他一个一个词往外蹦,怒骂了好几句,才继续道,“你故意使诈,趁机破坏我高大威猛的形象!”

“我绝对不是故意的,当时只是为了接球而已!”

“我以后不要和你这种笨蛋合作!拖我的后腿!”

“什么?!我哪里拖后腿了?不是我拿到的分最多吗?”

“可恶,你如果听本大爷的指挥,我早就击溃他们了!”

两个人吵得面红耳赤,眼看又要打起来。

南健太郎和东方雅美:“……”

他们还没搞清楚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就听到立海大教练席那边传来一声低喝。

“够了!”

闹哄哄的球场仿佛被突然按下暂停键,从内到外,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幸村精市终于站起来,他向裁判了示意了暂停,然后走到了球场中央。

“是打算继续让别人看立海大的笑话吗?”他抱着双臂,对切原和灰吕两人呵斥了一句,然后转身对裁判和山吹的伴田教练道,“这一场比赛,我们立海大宣布弃权。”

“部长!”

“不要啊部长!”

切原和灰吕同时一惊,连忙出声阻止。

“部长,我们已经4:0了,马上就可以赢了……”切原一腔辩解的话还未来得及说出,在接触到幸村精市冰冷锐利的目光后,便自动止住了。

“还不明白吗?不论比分如何,你们两个都已经失败了。这场比赛到此为止。”

幸村精市一锤定音,两个少年知道没有转圜的可能,只能失落地离开球场。

双打二以立海大弃权的结果突兀结束,广播里便开始通知单打三的选手上场。

切原跟在灰吕后面,垂着头走出来,正好就看到了照桥悠,一瞬间,所有委屈加倍地涌上心头。

“悠酱,我……”

照桥悠一看,海带头笨蛋输了场比赛,难过得眼眶都红了,灰吕也不遑多让,两个人都没精打采地,一副天塌了的样子,实在少见。

他不免感到有些好笑,同时忍不住有些心疼。

“没事的,等会儿比赛结束,带你们去吃拉面。”照桥悠依次拍了拍两个笨蛋的脑袋,“其余的,回去再说。”

另一边,千石清纯也正要上场,他提起球拍,伸了个懒腰:“哇,真没想到对手居然会弃权,白捡一场胜利呢。”

南健太郎和东方雅美刚从球场上下来,闻言不禁苦笑:“交给你了,千石君。千万不要因为对方是新生就大意,立海大的人……果然名不虚传。”

“放心吧,今天可是我的幸运日呢。”千石清纯大笑着向后挥了挥手,大跨步迈进球场。

初夏上午的阳光温煦得恰到好处,既不刺眼也不灼热。

千石清纯抬起头,正闭着眼睛感受着阳光落到眼皮上时的温暖,忽然就听到一个天使般的声音传来。

——“是吗?今天也是我的幸运日呢。”

他睁开眼,便看到迎面朝他走来的少年,整个脑子嗡地一下变成一片空白。

千石清纯不禁脱口而出:“哦、哦呼!”

“既然都是幸运日,那就来比比我们谁更幸运吧?”照桥悠微微一笑,走到网前,将球拍抵到地上,“which?”

千石清纯渐渐从美颜暴击中恢复过来,闻言立刻兴致勃勃道,“我猜right!”

照桥悠松开手,球拍在飞快旋转了几圈之后,速度渐缓,然后“啪”地倒在了地上。

——是反面。

“啊!只差了一点欸,真伤心。”

千石清纯沮丧了不到三秒,又立刻恢复到兴致勃勃状态,他忽然灵机一动,兴奋地提议:“照桥同学,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

“什么?”

千石清纯转了转眼珠子,眼神飘忽不定:“如果我比赛赢了,照桥同学能不能满足我一个小小的要求……比如,女装给我看看吗?”

“……”照桥悠脸上的笑容滞住片刻,瞬间就恢复了正常。

“可以哇。”他笑眯眯道,“只不过赌注是对等的,如果你输了,也要满足我的任何一个要求。”

“一言为定!”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04 23:52:03~2021-10-05 14:02: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卡卡咔咔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