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红旗招展的岁月 > 1421 瞌睡来枕头

1421 瞌睡来枕头


江华看着电脑屏幕呆呆的发愣,今天一下午,他已经让人干死了三回了,作为一个氪金玩家来说,这是耻辱。
但是江华丝毫提不起兴趣,根本没有复仇的冲动,手指无意识的敲击着桌面。
烦啊,他有的时候都要考虑是不是割肉饲鹰,虽然自己暴露了,但至少能救下很多人,可是再回头想一想,他又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有些秘密真的是宁死都不能暴露,最应该存在的地方是带进自己的骨灰盒里。
“老板,力学研究组和地质学研究组的联合递交了一个申请,想去研究雅丹地貌。”
江华回过神:“吃饱了撑的吧,研究什么雅丹地貌啊,再说了,研究雅丹地貌,地质学就行了,力学研究组凑什么热闹?”
“力学研究组说想搞清楚地震发生过程中力的变化。”
江华点点头:“好事啊,总算知道务点正业了,那就让他们去啊,该批多少钱批多少钱,你又不是不能拿主意。”
“老板,咱在川西那边儿没有个分部啊。”所长无奈的说:“这研究肯定不是短时间的,我想的是不是在那边也开一个分所?”
“应该,这就打发后勤的人去川西租房子买也行,咱又不差钱。”
“毕竟是开分所,光我同意不行,也得领这个老板点头。”所长笑着说:“既然您同意了,那我现在就着手筹备了。”
“先让他们研究的人先过去,你们后勤上同时筹备,不要耽误人家做学问。”江华笑着说:“这会儿人家研究热情已经迸发出来了,你要是横帮竖挡的,那就不够意思了。”
看着所长开心的去筹备川西分所,江华心里乐开了花,这不就是瞌睡送枕头吗。
江华偷偷摸摸的来到力学研究组:“你们谁申请到川西地区去研究雅丹地貌和地震的?”
七八个人举起手来,江华看了一圈儿:“谁是领头儿的?”
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站起来:“老板,我是领头的。”
江华看看的七八个人当中,有年纪比他大的,竟然让这个小年轻做了领队,长的倒是一表人才,不凡之人,必有不凡之相。
“他们怎么让你这么个年轻人做领队啊?”
其余人笑着说:“这小子对地震最痴迷了,一门心思想研究清楚,他说,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控制地震。”
“嗯,不错,精神小伙儿,挺有想法的。”江华拍拍他的肩膀:“叫啥名字?”
“黄作栋。”
“作栋梁。”江华点点头:“你的名字也不错啊,到了那儿好好研究啊,经费、仪器什么的都不会缺你们的,你到了西川当务之急就一件事儿,能不能先研究出可不可以预报地震?”
黄作栋点点头:“老板你放心吧,这事儿我这儿又有规划了,要想控制地震,首先第一步我得认识地震,知道地震,预测地震,我从上大二开始就一直在准备力学模型,到目前为止,我准备了八个力学模型,等到了川西我就一一的试验一下,看能不能预测出地震?”
江华满意的点点头:“很好,不打无准备之仗,就凭你这八个力学模型,我给你经费再多加五百万。”
黄泽东可就高兴坏了,没想到就随口一句话就多了五百万的实验经费,老板这人实在是太慷慨了,有钱他是真出啊。
“不是我催促你,主要是我最近眼皮总是跳,我知道作为咱们研究所的老板,我不应该迷信,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这种情况七六年的时候发生过一回,你应该知道什么事儿吧,多的我也不想说了,你帮我多上点儿心。”
黄作栋脸色一变,凝固了许多,他之所以想要控制地震,就是因为他是唐山人。
老板这话说的再明白不过了,立刻点点头:“老板,你就放心吧。明天一早我们就飞过去,以最快的速度展开实验。”
江华拍拍他的肩膀:“拜托了,自己也要注意安全,那里处在地震带上,可不要把自己给搭进去。”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不负重托。
黄作栋感觉自己的肩膀沉甸甸的,仿佛挑了有上千斤的重担,这一次去川西没有显着的成绩,坚决不回来,无脸见京城父老。
江华也是实属无赖,这就属于有枣没枣打三杆子,打不下来没有办法,可是万一打下来了,那不就是邀天之幸吗。
蓝洁莹这两天也在办一件大事儿,曾经脍炙人口的一首歌曲叫做京城欢迎你,不知道怎么落到了蓝洁莹手上。
恰逢奥运盛会召开在即,这么正能量而又大气的一首歌曲,蓝洁莹一定要把这副牌打好了,正忙着四下联络知名艺人,来一首大合唱。
娱乐圈从来就是一个漏风的筛子,有点消息立刻就会人尽皆知,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了,于是登门拜访的人就多了。
蓝洁莹的老同事,就是那个丹丹,只要没事在家,今天就会到江华家来窜门,现在跟蓝洁莹处的好着了。
不过,她倒是有自知之明,她知道自己不是唱歌的那块料,从来没有开过口,倒是这几天也帮着蓝洁莹接待不少好朋友。
“好嘛,江先生,你们家最近这些天都用不着买菜了。”丹丹笑着说:“这些拜访的人带的这些生猛海鲜,你们家冰柜已经放满了,接下来一段日子,你估计得顿顿海参,天天鱼翅了。”
江华笑着说:“我可真不敢这么吃啊,我可不想年纪大了最后还得痛风,我这把老骨头可受不了这个痛。”
“您还老骨头?说您比我年轻都有人相信。”丹丹羡慕的说:“我的形象都固定了,别人看见我都是白云大妈,看见你都得以为你是我弟弟,可是谁又能知道你比我年纪大多了,我还一直想请教您,您究竟是怎么保养的?”
“再怎么保养,也不如你想得开。”
丹丹摇摇头:“你就保密吧,还想得开呢,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这些天你有心事儿,而且挺愁人的,都快写您脸上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