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农门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 > 第1416章 这世道越发乱了

第1416章 这世道越发乱了


姜玖娘顿时就有了危机感,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似乎少之又少。
“行,我们知道了,你们一路上辛苦了,快去休息吧,这事我们会看着处理的。”
陆柏川拍拍他的肩膀,又道:“明天休息一天,后天早上跟我进宫见见皇上,皇上对你们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很是好奇。”
陆小羊心中有些激动:“好的!”
他不走仕途也能见到皇上了,这是多大的殊荣啊!
陆小羊走了之后,姜玖娘问陆柏川:“你怎么看这件事?”
陆柏川说出自己的猜测:“我目前怀疑是西腾皇帝说谎,要真是如此,小羊他们在西腾这么久却一点风声都没有,那些人作乱不可能只去皇宫里偷东西,就像北炎,一下闹腾着要去寻宝,一下又开始挖坟,总会露出些端倪。”
“再者,哪有这么巧,小羊他们刚要走,西腾宫中就出了这种事。”
姜玖娘听着也觉得很有道理,说道:“但也不排除确实有其他人在暗中做这些事情的可能。”
毕竟旬弋都能来,其他人估计也有同样的门路。
这世道越发乱了。
那两块玉到底有什么用,能让那么多人趋之若鹜?
“确实,这些都是不可排除的可能,这件事还是告诉皇上一下,是真是假让他派人去核实一下也行。”
陆柏川心里有数,决定明天偷偷去见皇帝把事情说一下。
当然,关于旬弋他们的来历,陆柏川是不会说的,毕竟牵扯到自家媳妇,还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走吧走吧,回去睡觉了,一天天的累死了。”
姜玖娘打个哈欠,迷迷瞪瞪往主卧走,陆柏川灭了书房的蜡烛才跟上去。
第二天,陆小羊等人并没有闲着,把带来的礼物都分给大家,然后开始介绍各种种子,这里面就包括好多姜玖娘偷偷给他的,让他混在里面,说是从外面带来的。
陆小羊很聪明,并不问姜玖娘是从哪里找来的种子,只是收下混进去,然后光明正大拿出来。
刘月香心领神会倒是不多嘴,张兰香却傻乎乎想开口,被刘月香按了回去,小声道:“有些时候你没跟我们一起出门,我们拿回来就收着了,没跟你说。”
张兰香恍然大悟,她有时候确实比较懒不想出门,错过一些事情也正常,顿时不再纠结。
看到这些种子,陆老头是最高兴的,他来到国都每天无所事事就是去找老兄弟们下象棋,感觉自己这生活都快没有意义了,这会儿有些新种子,他就能重新做回老本行,去地里照顾庄稼,把这些种子都培养起来。
“好好好,都是好东西,交给我就是了,不过这些东西是不是要拿去京州种植,那我还得回京州去。”
想到这里,陆老头突然就有些不舍得了,老婆子还在国都呢,他一个人去京州,不太好吧?
陆老二当即说道:“不用回京州的,三弟妹之前说过,皇上很支持我们陆家做的这些事,特意给了一个庄子来种植这些种子,这就在城外不远,到时候咱们就跟三弟一样,三两日回家一趟都行!”
地里有活,陆老二肯定也是要去的,他就庄稼养的好,在这上面还能发挥自己的作用。
陆老头瞬间松了一口气,这样还好。
姜玖娘看出陆老头的担忧,笑道:“我们都在国都这边,怎么放心让爹你们去京州,就算皇上不给这个庄子,咱家在国都也是有几个庄子的,直接拿去种植就可以,等出结果了,咱们再送种子去京州那边让他们大量种植,一样的。”
陆老头摸着脑袋嘿嘿笑,还是儿媳考虑得比较周全啊。
孙氏没忍住瞥了陆老头一眼,笑道:“瞧你那傻样,幸好家里孩子都像我,机灵着呢!”
陆老头很给面子,连连点头:“是是是,像你都像你!”
大家忍不住笑出声,过了一会儿,孙氏问刘父刘母道:“孩子们的婚事也该提上日程了,不知亲家你们是想在国都办还是回京州那边办,我们这边都能提前安排。”
这次陆小羊回来就是成婚的,正好磊子和莲花的年纪也到了,两对新人一起办,更加热闹。
刘家肯定是想回京州去办的,毕竟族人亲戚都在那边,但是陆家人又主要是在国都这边,尤其陆柏川和陆老大都在朝中任职,且磊子他们还在国子监读书,来回奔波实在不便。
“这……”
刘母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挺为难的。
姜玖娘主动道:“这其实不是什么难事,咱们可以两边都办,在京州办一次,在国都办一次,毕竟这两边咱们都有亲朋好友,办两次就能很好的分配。”
姜玖娘一开口,大家都不可思议地看向她,眼中都带着震惊。
还能这样的吗?
现在的婚礼,都是从娘家出嫁,然后到夫家拜堂,就算路远也是如此,娘家那边办个酒席,娘家父母就只能看着闺女远嫁离开,以后很少能见面。
如果刘月香要这样办的话,就跟着父母回京州,到时候迎亲队伍一路将她送到国都来。
反正新娘子是很受罪的。
姜玖娘见大家这么看着自己,解释道:“这很正常啊,反正咱们京州那边也有家,在京州办一次,喜庆一次,然后你们全部都跟来国都再办一次,多热闹啊!”
刘母很是心动,但还是犹豫道:“这不太好吧……哪有父母家人跟着一起来的……”
姜玖娘便劝道:“两家结亲,往后就是一家人,哪有什么好不好的?往后你们有空了多来国都走动,小羊他们回来也能常回去京州住住,多好啊!闺女永远是闺女,我最不喜欢听人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种话,孩子只是遇到良人成家了,又不是走了就不回来,不要拘泥这些,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她看向孙氏,问道:“对吧娘?”
孙氏原本也没想到可以这么办,但听她说完之后觉得很有道理,两家是结亲,又不是结仇,怎么就不能让父母跟来了?
于是,她点头道:“说的对,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咱们就这么办!亲家,你们觉得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