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武当山宋青书 > 第六十七父子对话

第六十七父子对话


  宋青书摇了摇头说:“不满意。”

  “还要怎样!”黄狮虎狂怒道。

  宋青书看着黄狮虎问:“你觉得方才我刺你手心那一招如何?”

  黄狮虎看了看鲜血淋漓的手掌,沉思了一会说:“堪称绝技!”

  “的确是绝技!”宋青书点点头,突然看着黄一飞说:“你愿学吗?”

  黄一飞呸了一声:“我打死不学仇人之术!”

  听他这么说,黄狮虎忍不住伸出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宋青书没理他,继续说道:“前些日子,我在一异境之内,得一前辈传授一套绝世剑法,学之可纵横天下。”

  黄一飞虽然打定主意不会学宋青书的武功,但架不住宋青书的声音一直往他耳朵里钻去,听的他实在是心痒。

  谁人不想学绝世剑法纵横江湖,可他又不愿向杀害姐姐的仇人低头,心中的矛盾压得他喘不上气来。

  于是黄一飞捂住耳朵,嘴里大喊:“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然后转身跑向后院去了。

  黄狮虎看着儿子跑远,心中虽然对他失去了一份机缘感到惋惜,但又为他对姐姐的感情感到欣慰。

  “飞儿自幼便与小女关系很好,他姐姐一家被灭门后,他是最痛苦的一个,从那时起,他便拜老胡和老贾为师,每日练习武艺从未有一天偷懒。为的便是将来有一天,能找到你武当派张翠山,亲手给他姐姐报仇雪恨。”

  宋青书却道:“那与我无关。”

  黄狮虎疑惑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宋青书说:“镖银而已。”



  黄狮虎吃惊的说:“你想用绝世剑法当镖银?”

  宋青书点头说:“我武当,不欠人的。我这个承诺,永远有效。”

  说罢,他转身就往屋外走去,杨瑶琴和柳思飘赶忙紧随其后,而纪晓芙则对黄狮虎一抱拳,也跟着走了出去。

  临出门之前,宋青书回头看到黄狮虎和胡志明贾通天正站在正堂门口看着他们几人,他突然忍不住说了句:“龙门镖局之事,与我武当无关。”

  黄狮虎一愣,缓缓点了点头。

  宋青书这才同杨瑶琴几人出了雄风镖局的大门。

  一行人再次回到客栈后,纪晓芙才对宋青书说道:“青书,其实你没必要这样做。”她指的是宋青书帮她胁迫雄风镖局接镖的事。

  宋青书摇摇头:“你是我六婶,你的事便是武当的事,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纪晓芙心中一暖,突然想起以前殷梨亭对自己说过的话。

  “我们师兄弟七人,虽无血缘关系,但感情却胜似亲兄弟。”

  她从宋青书身上便能看得出,即便自己如今还未嫁给殷梨亭,但宋青书已然把自己当成武当的人来对待,张口闭口都是六婶,虽说刚开始让自己还有点羞涩,但听的多了好像也已经习惯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她又问道。

  “等。”宋青书回答。

  “等?”

  “不错。等我爹来,等你师傅来。”

  “那我那些同门的遗体……”

  “只能暂时先放在原处,等我爹来了,说不定能推测出死于何人之手。”

  一旁的柳思飘突然问:“难道不是明教之人下的手吗?”

  柳思飘这样一说,纪晓芙也赞同道:“的确,我的同门都是追踪魔教之人才到那里的,而且那里明显是魔教的地方,最有可能的就是中了魔教的埋伏才全军覆没的。”

  宋青书摇了摇头说:“死状太过于蹊跷,不能太早下结论。”

  纪晓芙还想再说这什么,她认定杀害自己同门的人一定就是魔教的人,但一想到宋青书对魔教中人似乎的确有些不一样,便不再多说什么。

  其实柳思飘和杨瑶琴也都有这种感觉,觉得宋青书对明教的人的确不似其他正派人士一样敌视,宋青书也知道自己这几天的表现似乎不是一个正道中人该有的标准,但他向来不在乎别人说了什么,再者他五年来第一次下山就在破庙中遇到了彭和尚等人,当时他们那种对于自己人生死不弃的精神让宋青书深感震撼,又加之明教向来与蒙古人对抗,而整个武林中貌似也只有明教敢于对抗蒙古人,这便让宋青书对明教之人颇有好感,又对江湖中人宁愿自相残杀也不愿去反抗蒙古人的行为感到不解。

  杨瑶琴三人看着宋青书沉默不语,也都没有打扰他,各自回房休息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四人每天都会去一趟城外的明府,纪晓芙一直担心天气炎热会令尸体腐烂,但经过几天的观察,几人发现那些峨眉弟子的尸体竟然没有丝毫腐烂的痕迹,这令几人再次感到惊诧。

  而宋青书每次出城都会寻找那个老汉的踪迹,结果却再没有找到老汉。

  这一日,宋青书几人刚回客栈,就看到一个高大粗犷的少年迎了出来,那竟然是任来风!

  任来风见到宋青书几人,顿时没开玩笑大声呼唤道:“大师兄,师姐,我回来了!”

  柳思飘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去,拉着他的衣袍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这才笑道:“怎的这么快,我还以为你还得几日才能到,看样子没受什么伤,我还担心你呢。”

  任来风则呵呵笑着任由柳思飘折腾他,也不说话。

  这时宋青书走过来问道:“怎的来的这么快?我爹来了吗?”

  任来风这才收起傻笑说:“大师兄,说来也巧,我刚到襄阳道馆,发现大师尊也在,就把这里的事同他说了,然后我们就一起过来了。所以来的快。”

  宋青书点点头,直接往客栈里走去,任来风急忙在后面跟随着。

  宋青书一进客栈,便看到自己父亲宋远桥正坐在一张方桌上喝酒,看到他进来便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宋青书走过去叫了声爹,然后便坐在宋远桥对面,安静的看着他吃饭,宋远桥是个极为重视礼节的人,在吃饭的时候是一定不准许说闲话的,正所谓食不言寝不语是也。

  宋远桥见儿子坐在那里不动筷子,便指了指桌子上的菜食说:“不吃吗?”

  宋青书摇了摇头道:“不饿。”

  这时杨瑶琴也走了过来,对宋远桥叫了声:“宋伯伯。”

  宋远桥则露出笑容,示意杨瑶琴坐下一起吃,杨瑶琴也摇了摇头,说自己不饿。

  然后柳思飘也过来叫了声大师尊,只是她没有坐下,而是站在一旁,宋远桥刚吃没两口,又对她也点了点头。

  最后纪晓芙走了过来,对宋远桥抱拳道:“宋大侠。”

  宋远桥叹了口气,把筷子碗放下,用手帕擦了擦胡须上的油渍,喝了一口茶道:“老夫吃个饭,你们都不让我安生。”

  这一句话把杨瑶琴、柳思飘和纪晓芙说的脸红。

  宋远桥又看着纪晓芙说:“以后叫我大哥便是了。”

  纪晓芙红着脸点了点头。

  然后宋远桥又对柳思飘道:“我听来风说了,你们做的不错,没丢咱们武当的脸。”

  柳思飘则兴奋地满脸通红,一副雀跃的样子,轻轻用手指杵了杵任来风的腰,表示自己很高兴。

  任来风则回了她一个大大的笑脸。

  宋远桥没理会两人的小动作,只是把脸上笑容一收,看向自己的儿子,平静地问道:“救人之前,可知对方门派?”

  宋青书道:“明教之人。”

  “可曾考虑后果?”

  “未曾考虑。”

  “可知会有麻烦?”

  “不怕麻烦。”

  宋远桥三问之后,便轻轻点了点头,像是对宋青书说,又像是对所有人说道:“我武当成立至今,已有七八十载的岁月,也曾经历过艰难苦痛,但都能挺过来,靠的不是天地的庇护,不是武力的加持,不是外人的帮助,靠的是上下一心的同力,是恪守内心的坚持,是维护正义的本心。”

  他说到这里,柳思飘和任来风已经面色庄重地挺立在原地,不复之前的嬉闹。

  而纪晓芙也沉思地点了点头。

  杨瑶琴也似懂非懂地看着手中的茶杯。

  唯有宋青书,他开口问道:“这么说,我做错了?”

  他看着自己父亲,像是再问他,难道我不该救明教的人?我是不是给武当抹黑了?

  宋远桥突然展颜一笑道:“我武当之所以成为仅次于少林的门派,靠的还有不惹事,但也不怕事的胆量!你是我儿子,我相信你,不论你做什么,不论你做的对与错,我都支持你,武当派也都支持你,因为你是武当派的未来!”

  宋青书听罢,眼神中这才闪耀出异动的神采,似乎父亲的肯定给了他莫大的信心和支撑。

  宋远桥却有突然严肃道:“你爹我活着的时候,你可以靠我,但是若我们这一辈人都走了,若武当真的交到你手里,那你又能成为武当弟子们可以依靠的人吗?”

  这时柳思飘和任来风都将目光投向宋青书,再加上宋远桥三人,很普通的目光却给宋青书一种极大的压力,让他一时间不知怎么回答。

  宋远桥再次展颜道:“青书,你天赋异禀,天资极高,武当的未来必然是以你为首,这一点你太爷爷也曾当众说过,爹今天告诉你的目的,就是要你今后再不论做任何事的时候,都能想一想武当派,想一想武当山,而不能由着性子来。你能明白吗?”

  宋青书缓缓点了点头。

  “我们身在江湖中,便受这江湖的约束。这一点,就连你太爷爷也逃脱不得。”宋远桥再次说道,转而又哈哈一笑,“不过,不是现在,你太爷爷还健在,你爹我也没死,你想做什么,就尽情去做,莫要等到了我这个年纪再后悔。我宋远桥的儿子,当敢为人先,事为人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