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真没想教公主造反啊 > 第60章 诸位远道而来,都是杀我的吗?

第60章 诸位远道而来,都是杀我的吗?


  永丰镇西边,有一处阔地,往日这里杂草丛生,无人问津。

  但是现在,这里却布满了帐篷,三三两两的江湖游侠结伴汇集。

  艾宁宁叼着鸡胸肉,心中一边大骂孟浪秋,一边矫捷的在人群中穿梭着,目光死死盯着前方的黄一丰。

  倒是没人在意路边的一只野猫,偶尔撞到人,也只是谩骂几声,艾宁宁便匆匆遁走。

  靠近西南方向是壁立悬崖。

  崖下有数只帐篷,外面插着烈阳宗的大旗。

  随着黄一丰等人进入帐篷中,艾宁宁也跳上了帐篷顶上。

  “上面有东西。”

  帐篷内,有人小声说了一句。

  接着,便传来杨礼虎的声音:“一只野猫,不必在意。”

  艾宁宁放下心,趴在帐篷顶上,开始干饭。

  帐篷里。

  黄一丰高坐首位,左右两侧站着七八个烈阳宗弟子,都是门中精英。

  杨礼虎恭恭敬敬的给师父鞠了个躬,一脸愧疚道:“师父,弟子无能,小师弟之事,弟子负有全责!”

  黄庆身受重伤,已经安排在别的帐篷,有专人照料。

  黄一丰脸色阴沉,但并没有动怒,只是闷哼一声,而后道:“此事容后再议,眼下先安排攻伏风寨的事!”

  “是!”杨礼虎眼底露出一丝侥幸,急忙恭敬退下。

  “师兄,我打听到,殷少康将国子监的许青还有缉妖司朱萸,都请到了山寨,有这二位在,怕是不好动手,听说还有大觉寺的智光禅师今晚会到。”有一年纪稍长的青年站出来禀报道。

  “无妨,他们都是来诛妖的,没空理会我们,说不定还会折在柳媚手里。”黄一丰淡淡说道。

  接着,他站起来,看着诸烈阳宗弟子和同辈师弟,说道:“我意,待明日他们联手诛妖之时,殷少康及其妹殷红菱必然要前往,届时兵分两路,一路由杨礼虎带领,直攻山寨,男女老少不留活口!”

  “第二路由我以及几位门中长老共同前往诛妖之地,擒杀殷家兄妹!”

  “是!”

  众人尽皆抱拳领命。

  接着,只见杨礼虎犹豫了一下,站出来道:“师父,若殷擎苍出现怎么办!”

  “你师叔祖已经出关,正在飞鹰寨做客,殷擎苍不出则已,他若出现,自有应对,此节无须担心!”黄一丰沉声说道。

  这一次,烈阳宗倾巢而出,不为别的,只为将多次侵扰烈阳宗的伏风寨,斩草除根。

  早先过节不提。

  原本已相安无事,可近些时日,伏风寨由殷少康接手之后,烈阳宗与妖族的私下交易,多次被其派人劫掠。

  与妖族贸易对于人族而言,是冒着绝大风险。

  一旦事发,必然为正道所不容。

  但实质上,又有多少人明里道貌岸然,私底下却恨不得彻底垄断与妖族的贸易,大赚特赚。

  妖族地广,物资匮乏,但天材地宝却极多。

  以人族之盐铁丝绸等物,可以换取不少宝物,此利巨大,十倍不止。

  因而,像烈阳宗这等自诩名门正派,私底下却与妖族贸易的人,在整个人族来说,其实也有不少。

  本来,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烈阳宗不止一次服过软,给伏风寨发过照会,希望能通融一二。

  但殷少康却不为所动。

  明明是山贼出身,却一副大义凛然,替天行道的假模假样行径,令人作呕!

  损失太大,烈阳宗高层商议,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这伏风寨拔掉,从此在这通往妖族的必经之地,安插一家属于自己的山寨,岂不更好!

  正好这次出了大妖柳媚之事,烈阳宗便趁机出动,铲除伏风寨。

  接下来,帐篷里开始商议具体的行动路线,以及各种可能会出现的应对之法。

  帐篷顶上,最后一口鸡胸肉干进肚里的艾宁宁,舒服的伸展了个懒腰,而后便从帐篷上跳下,去寻孟浪秋。

  哼。

  关于那个殷红菱的事,这次非得让孟浪秋那坏东西付出点什么才好!

  一边跑,艾宁宁心中一边想道。

  ————

  翌日,正午。

  黑风岭。

  黑风口入口,一行人结队登上此岭。

  像这样的队伍,共有三队,三面登山,皆是由国子监或缉妖司高人带队。

  “禅师,此次不得不劳您亲来降服此妖,一路鞍马劳顿,实在是抱歉!”

  队伍前方,缉妖司巡察使朱萸,歉意的对智光禅师说道。

  这一队,由飒爽英姿的朱萸亲自带队,伏风寨殷家兄妹陪同,智光禅师也在其列,队伍后方,是缉妖司数名巡察吏。

  “巡察使客气,降妖伏魔本就是我佛门中人的本分,缉妖司有命,贫僧岂能不来?”

  智光禅师看年龄约莫四五十岁,生的龙精虎猛,锃光瓦亮的脑袋上,有九个大大的戒疤,手持一杆降魔杵,威武不凡。

  一看便是佛门高人。

  大觉寺是西北之地香火最为旺盛的佛门净地,门中弟子无数,虽是江湖势力,但一向以斩妖除魔为己任,与缉妖司关系交好。

  “况且,贫僧也想看看,这将翟寨主都迷惑住的大妖柳媚,究竟有何神奇,堂堂宗师竟因一女妖而折戟,可悲,可叹啊!”智光禅师感叹一声,目中不无可惜之意。

  “大师慈悲,等擒住此妖,妖丹归大觉寺,至于妖身,便由我缉妖司带走,可好?”朱萸浅浅一笑,与智光禅师说道。

  双方合作已久,历来都有‘分赃’之举,缉妖司若遇到拿不住的大妖,便会去请江湖势力施以援手,久而久之,便形成了惯例。

  听闻妖丹归属自己,智光禅师眸中微微一亮,精神都为之一抖,表面却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和善道:“就按巡察使的意思办。”

  敲定此事,众人便不再言语,一路向山顶黑风寨而去。

  行过黑风口,众人脚步一顿。

  只见前方岔路山口,一浪荡青年闲坐草丛,翘着二郎腿,嘴里含着一根狗尾草,正在逗弄一只雪白狸猫。

  那狸猫脖颈带着铃铛,此事仿若愤怒不已,正冲那浪荡青年连连挥出猫爪。

  但爪尖内敛,却并不会真的伤了那青年。

  见此一幕,众人纷纷止住脚步。

  孟浪秋也急忙从地上起来,拍了拍尘土,抱拳作揖。

  一下子看到这么多高手,而且还是缉妖司的人,艾宁宁顿时缩了缩脖子,有些害怕的藏在孟浪秋身后。

  不待发问,朱萸身侧的殷红菱,便含笑上前几步。

  “师姐,智光禅师,此人是我朋友,孟浪秋孟公子,听闻斩妖,他有意前往一观,我便做主携他同行,二位不会介意吧?”

  殷红菱含笑对朱萸和智光禅师微微屈膝,将孟浪秋介绍给他们。

  朱萸早先是国子监弟子,后离开国子监,加入缉妖司为朝廷效命,从辈分上来说,殷红菱得叫她一声师姐。

  朱萸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智光禅师。

  她与殷红菱虽算不得多亲近,但也是自己人,自然不好开口。

  “无妨,今日各地豪杰尽皆汇集此山,我等岂能有逐人之理,既是殷女士的朋友,小友便不妨一同前往,也好有个照应。”智光禅师摇摇头,看了孟浪秋一眼,含笑说道。

  “多谢大师!”

  殷红菱道谢,而后又扭头,给孟浪秋一一介绍身后诸人。

  其余人还好,都是客套一声,没人在意他,只道是看热闹的公子哥儿。

  但是当殷红菱介绍到自家兄长时,气氛却为之一变。

  “你便是那个让我家妹子动了凡心,流连难返,在黑水河畔赈济灾民的公主少师?”殷少康微微凝眉,双手负于身后,一脸不爽的斜睨着孟浪秋。

  这些时日,自家妹子有事没事便下山,好不容易休沐一次,却一天到晚看不到人。

  一打听才知道,竟混迹于灾民之中。

  自家妹子,堂堂国子监大祭酒幼徒,如此身份,却卑躬屈膝,真是岂有此理!

  甚至,从来不过问山寨之事的她,竟也多次勒令帽儿山群雄,严禁对黑水河畔灾民下手。

  这倒也就罢了。

  可每每好不容易在寨子里逗留一晚,倒没空闲跟自己这个兄长多叙家常,言辞之间,皆是对那什么小公主师父的敬佩之语。

  什么德高望重,才智无双,不同流俗……

  各种盛赞之词,简直让人耳朵都要听出茧子了。

  作为兄长,岂能不知,自家这仙女般的妹子,对那公主少师动了凡尘之心。

  是以,他也多次差人打探。

  站在他的角度来说,这劳什子公主少师,也不过如此,不过就是赈济灾民,沽名钓誉之徒罢了,岂能得自家妹子如此赞誉?

  他心中早有不快,今日遇见,顿时就绷不住了。

  “额……赈灾安民确是在下,只是这动了凡心,却是从何说起?”孟浪秋脸色一尬,抱拳一揖,先是看了看殷红菱,而后不解的看着殷少康。

  只是,殷红菱却是站不住了,红着脸一拂袖,不满的瞪了殷少康一眼,娇斥道:“兄长,你莫要胡言乱语!”

  殷少康冷哼一声,没有再说话,直接朝前走去。

  孟浪秋也反应过来,看着殷红菱那娇俏中透着几分羞涩腼腆的脸蛋,尴尬的笑了笑。

  “哈哈哈……快些赶路,莫要耽误了时辰。”

  这时,智光禅师哈哈一笑化解尴尬,手中降魔杵一抖,便催促着众人赶路。

  殷红菱感激的对他点点头,而后看着孟浪秋,说道:“孟公子别介意,我兄长便是如此,口直心快,爱说一些没影儿的事!”

  孟浪秋摆摆手,眼神异样的看着殷红菱,道:“无妨,只是……真的没影吗?”

  “公子你……奴家不与你说了!”殷红菱含羞带恼,娇哼一声,便迈着轻快的脚步向前跑去。

  被孟浪秋玩味目光注视着的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心跳仿佛漏跳了半拍。

  一行人朝着山巅进发,孟浪秋留在后面,看着与朱萸结伴而行的殷红菱背影,心中不由得升起一抹别样情绪。

  啧……

  窈窕佳人,君子好逑啊!

  “呸!色胚,又在打坏主意!”

  这时,艾宁宁娇憨不满,略带几分吃味儿的声音,在孟浪秋脑海突兀响起。

  “……”孟浪秋瘪瘪嘴,懒得与其一般见识,急忙迈开脚跟上。

  一路上没怎么与人交谈,毕竟不熟,殷红菱也碍于兄长的关系,没怎么与孟浪秋搭话。

  孟浪秋也不在乎,跟艾宁宁吵吵闹闹,互相拌嘴儿,也不无聊。

  不多时。

  一行人便出现在一座古朴山寨大门外。

  此地开阔,已经汇集了不少人,有翩翩公子,有窈窕女侠,亦有佝偻老者,形形色色的江湖人士打扮,不一而足。

  在人群中,孟浪秋还看到一位‘熟人’。

  烈阳宗掌门,黄一丰。

  在他身边,还有数位相同打扮的中年男女,想必都是门中精英。

  在孟浪秋目光看过去的时候,黄一丰也正看向这边,只不过他目光关注的,是伏风寨的殷家兄妹。

  殷少康心情本就有些不快,注意到黄一丰之后,更是阴沉着脸。

  不过再看向孟浪秋时,殷少康脸色不由好看许多。

  毕竟,昨夜小妹带回的消息,是出自于这位公主少师之口,这份情谊他自然不敢相忘。

  但一码归一码。

  他就是看不惯这抢走自家妹子的男人!

  而另一边,黄一丰目光扫视,当看到孟浪秋也与殷家兄妹在一起之后,顿时微微一愣,目中带着一丝茫然。

  不过很快,他便放下此事,重新注意着殷家兄妹,暗中提起修为。

  只要诛妖的战斗一旦打响,他便会率烈阳宗众人,群起而攻之。

  “什么时候开始啊,都等一个上午了!”

  “听说智光禅师也来了,这大妖真有那么厉害吗?”

  “何止是智光禅师,听说就连黑冰台的人也来凑热闹了,而且还有那位新晋文宣侯!”

  “昨日我便上山,根本没看到什么大妖啊,这黑风寨紧闭寨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嘘,噤声!看那边……是智光禅师!”

  “果真是他,啧,旁边那位英姿飒爽的女侠可真俊俏!”

  “嘿,什么眼神,那位儒雅女子不更出众一点?”

  “……”

  人群沸沸扬扬,但关注点莫非三处,一是以智光禅师为首的这一边,二是黑冰台及大秦文宣侯那边,三是国子监许青那边。

  黑风寨大门外,三里见方的阔地,两侧是绵延小山,围观者大多聚集在小山之上。

  只有真正下定决心参与除妖的人,亦或诸如黄一丰这等怀着别样心思的人,才在这寨门外的空地聚集。

  “这是在等什么?”孟浪秋疑惑的看了看周围,而后走到殷红菱身边,小声问道。

  “等她出现!”殷红菱答道:“缉妖司在数日前便派人封住了各处要道,但奇怪的是,柳媚竟没有丝毫要逃走的踪迹,自从那日在秦雍古道其夫君翟大力被杀,她报仇灭掉整个贺家寨之后,便一直龟缩蜗居于山寨中,从未再在世人眼中出现过!”

  孟浪秋眉头一挑:“不会是早就跑了吧?”

  “不可能,缉妖司捕捉妖气最为专业,柳媚也没有刻意掩藏行踪!”旁边的朱萸插话道。

  孟浪秋眨了眨眼,不再说话。

  或许,他已猜测出,柳媚为何流连于此地不走了!

  “来了!”

  忽的。

  朱萸眉头一紧,盯着山寨大门,沉声而道。

  孟浪秋看了她一眼,只见她手中有一方类似于罗盘的物什,上面有一颗红色石子,正在急速转动。

  “这是测妖器,等闲妖族就算是带着定气丹,也逃不过监测!”殷红菱似是知道孟浪秋的疑惑,开口为其解释起来,一边说,还隐晦的看了一眼他肩膀上的艾宁宁。

  艾宁宁顿时缩了缩脑袋,悄然溜进孟浪秋衣袖里藏着。

  孟浪秋没有说话,而是顺着朱萸的目光看向大门口。

  小屁股身上的定气丹,圣人之下,不会发现分毫妖气,这一路上也没什么异常,由此可见这定气丹确实不是凡品,能躲过这测妖器的监测,所以他并不是很担心。

  而此时,人群躁动也逐渐安静下来。

  不少胆小之辈也脱离人群。

  众人全都将目光看向黑风寨内。

  只见大门缓缓打开。

  首先出来的,是无数手持长刀利剑的山匪,他们个个都龙精虎猛,眼神中含着浓浓的戒备,瞪着各路江湖豪侠。

  随着山匪们排开阵型,不多时,只见寨内,一身穿红色艳丽拖地长裙,扎着妇人发髻的妖冶女子,面无表情地缓缓而出。

  霎时,一股磅礴妖气,如同江河倾泻一般扑面而来。

  就连孟浪秋,察觉到这股强横妖气之后,也是频频皱眉。

  凝目望去。

  女子双目狭长妖冶,狐媚瓜子脸,眉心一点嫣红,双唇轻薄涂着如同鲜血般的红色唇脂。

  腰肢纤细如拂柳,双手端于腹前,风情万种,却也透着几分娴雅淑丽,长裙拖曳下的双腿缓缓迈动,脚上是一双皮质短靴,每一步都仿佛踩在了众人心头,让人群尽皆缄默,目中警惕。

  甚至,有那心智不定之人,已被这女子的妖艳迷惑住,双目痴迷,嘴角流水。

  “此妖果然魅惑无双,怪不得翟大力那厮栽了,善哉善哉!”

  智光禅师感慨摇头,双手合十,一股强横气息自他而始,迅速朝着周围铺散而开。

  霎时,那些被柳媚迷惑住的年轻人,浑身一震,惊醒过来。

  “诸位远道而来,都是来杀我的吗?”

  而这时,距离诸多江湖侠客不过遥遥百步之距的柳媚,忽的停下了脚步,右手轻轻一挥,看着众人浅笑说道。

  声音传开,波澜不惊,却魅惑妖娆,让人心头激荡难耐。

  但孟浪秋却是眉头微微一蹙。

  他从柳媚的神态上,看出了一丝隐约解脱的味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