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真没想教公主造反啊 > 第26章 又一位宗师魔怔了!(求推荐票)

第26章 又一位宗师魔怔了!(求推荐票)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但踏入安家仓库的那一刻,孟浪秋便皱了皱眉,心中提起了警惕。

  昨日并没有杀死仓库守卫,今天这偌大仓库却看不到半个人影,而安家又没有任何防备手段。

  孟浪秋微微凝眉,那几个守卫,应该是害怕事情暴露,所以早早逃逸。

  由此看来,安家发现仓库失窃,只是迟早的问题。

  说不定今晚之后,就会发现。

  毕竟,几个大活人平白无故的不见踪影,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会找一下。

  这一找,便会发现仓库里少了许多东西。

  到时候,必然会有所防备,甚至是查找失窃物资。

  此后想再从安家借粮,怕是就困难许多。

  在孟浪秋的吩咐下,大家都铆足了劲,尽可能的多搬运一些。

  为此,孟浪秋甚至临时找好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山谷,车辆不太够用,先将物资搬到这无人山谷中藏起来,然后再派人回公主府调集马车人手,由此转运。

  而安家发现之后,必然会有一系列的手段,这一点也得提前做好应对。

  不然被查到公主府头上,终归是个麻烦。

  明面上,安家只是一个小地主阶层,不敢对皇室公主如何。

  但暗箭难防!

  既然安家有玉灵豆,便证明这个小世族不简单,真要是铁了心针对公主府,还真不好解决。

  匆匆忙忙大半夜,卯时初刻,众人停止了搬运工作,在竹林汇集。

  人衔枚,马裹蹄,正匆匆运送着物资,将竹林边堆积的无数物资,全都运去无人山谷。

  殷红菱一边帮忙装车,一边兴奋的看着孟浪秋,有些留恋不舍的道:“好刺激,孟公子,还有六个粮仓没搬完呢,就这么走了岂不可惜!”

  孟浪秋一脸黑线。

  又一位宗师魔怔了!

  他想过殷红菱会忍不住出手帮忙,但是却没想到,竟然如此积极,甚至比吴永还有过之。

  一个女子,动辄就是三四千斤的粮食扛在身上,然后飞奔如流。

  要不是她的确长得美艳动人,孟浪秋都要怀疑,是不是男人假扮的了!

  今晚的收获不可谓不丰厚。

  搬空了整整十四个粮仓,还有无数茶叶布匹,以及少量生铁等物。

  这么多的粮食,足以让五千人一两月不愁生计了!

  安家底蕴还是厚实,莫说县府了,怕是州府衙门,一次性都拿不出这么多的物资来!

  “殷女士着相了!好歹给人留点,真要是彻底搬光,不是把人逼上绝路么!”

  孟浪秋随口回了一句,将一袋粮食扔上车,而后转身,再度朝着俺家仓库而去。

  “我去去就回,你们加油干!”

  殷红菱愣了愣,气沉丹田,一口气将一摞粮食扔上车,急忙转身,随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小声喊道:“孟公子等等,奴家与你一道!”

  她知道孟浪秋说得在理。

  但看孟浪秋的架势,似乎还想去偷……不对,去借一点,她也忍不住手痒。

  “孟公子,咱们是干嘛去?”

  黑暗中,两人脚步迅疾,如同大雁一般,在夜空中划过。

  一边跑殷红菱一边问道,好奇的桃花眸滴溜溜转动着,亮晶晶的如同天上星辰一般,里面装满了兴奋和刺激。

  “你跟上来就知道了!”

  孟浪秋神秘一笑,没有直言相告,脚下速度提快了不少。

  殷红菱有点不愉快的微抿小嘴,耸了耸琼鼻。

  不过旋即便展颜一笑,也加快速度,追上孟浪秋。

  她感觉自己现在对这个男人,越来越好奇了!

  不同于帽儿山那些男人,都是父亲和阿兄的属下,每当看到自己,就如同见到神明一般,充满了敬畏和疏远。

  也不像国子监中的同门师兄弟,对自己总是彬彬有礼,礼让有加。

  谁让她是大祭酒的幼徒呢。

  莫说是师兄弟,就连国子监的那些讲师,长老,甚至是齐国皇太子,对她都是客客气气的。

  只有在孟浪秋这里,她才感觉到一种与众不同的待遇。

  虽然她也知道孟浪秋对自己的客气,但那是一种完全处于对等地位的礼貌,绝非是为了照顾,甚至是宠溺自己的情绪之类。

  甚至有时候,这家伙对自己的所行所为,压根儿就看不上眼,或者说根本没兴趣。

  她好歹也是圣人亲传弟子,天资无双,向来只有她小瞧别人的份,何曾被别人小觑过?

  这种感觉,让她有了一种不同以往的人生经历。

  做起事来也略发的努力,大有一股想得到孟浪秋赞赏的心思隐藏于心,却因为人单纯,而又显迹于形!

  ……

  不多时,两人再度出现在安家仓库。

  “公子……究竟要做些什么?”

  见孟浪秋既没有搬物资,也没有找东西的意思,反而是在仓库的正门口停下,殷红菱不由好奇问道。

  孟浪秋扭头看向好奇宝宝般的殷红菱,淡淡一笑,而后剑指并出,一道几乎凝成实质的剑气,自他手指迸射而出。

  而后只见他剑指虚晃。

  霎时,一行行文字,出现在大门的门柱之上。

  “贺家寨借粮十五万石,若安然度过眼下危机,他日双倍奉还!”

  殷红菱先是认真的看着,直到第一句完成,她才震惊的瞪大眼睛。

  这家伙,好贼啊!

  祸水东引……

  只是旋即,她微微蹙起了如同远山般的娥眉,圆润嫩滑的小脸上,挂着一丝狐疑,嘀咕道:“这样有用吗?”

  孟浪秋笑了笑,随口道:“没啥用,走吧。”

  说完,他便转身带着小屁股,飞速朝竹林飞去。

  “嗯?”殷红菱狐疑的眨了眨眼睛,急忙跟上,同时条件反射的问了一句,“为何无用?”

  说罢,她想了想,补充道:“既然无用,又何苦多此一举?”

  “有一门学问叫心理暗示,你知道么?”孟浪秋一边飞,一边说道。

  “心理暗示?”

  孟浪秋淡然道:“写上贺家寨,明眼人一看,就觉得不是他们做的,真正的劫匪,岂会堂而皇之的告诉别人?”

  “但这只是第一层暗示。”

  “等到安家主事的人,发现少了物资,看到这句话,定然不会相信,但也会往土匪这方面去想。”

  “然后,我会留下证据!”

  “只要他一查就能查出来,证据会指向帽儿山,而贺家寨目前的确有危机存在!”

  殷红菱恍然,瞪大了眼睛问道:“公子的意思是,安家会把矛头对准黑风寨?”

  孟浪秋点点头,接着说道:“但就算如此,并不足以让安家百分百相信,不管是黑风寨还是贺家寨,其实安家怀疑谁,于我而言都没关系!”

  “要让他完全怀疑到这两家,还有两件事要做!”

  殷红菱眨了眨桃花眸,好奇问道:“哪两件?”

  孟浪秋看着殷红菱,忽的一笑,神秘道:“先回去再说!”

  说罢,他便全力赶路。

  殷红菱落在后面,微微蹙起了娥眉,沉吟片刻没个头绪,冲孟浪秋背影不满的一皱小琼鼻,可爱的挥了挥拳头,然后也急忙追上去。

  这一来一回耽误了些功夫。

  不过堆积在竹林边的物资,还有近一半没有运走。

  马车来来回回,若不是府兵们全都保持缄默,只有车辙声响起,旁人看到,都要以为这里是热闹的集市了!

  当然,这深更半夜的,并没有什么人过来。

  此地距离安家堡不算远,但因为有一片竹林阻挡,无人在半夜涉足于此。

  除安家堡外,周边区域要么是荒山,要么是农田,倒是方便行事。

  回来的时候,吴永丁横山等人,正在装第二趟车。

  这里的物资全都运去无人山谷,然后再从山谷转运回公主府。

  丁横山早已经派人,回府叫车队过来拉货。

  等到第二趟车开往山谷,孟浪秋将吴永拉到一边,说道:“吴管事,待会儿留个三五袋粮食在这里,路上的痕迹稍微清理一下,但不要清理的太干净,要让人能够找到蛛丝马迹,又不至于太过明显。”

  “这是为何?”吴永一愣,瞪着孟浪秋不解道。

  孟浪秋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但最终还是摇头道:“解释起来很复杂,总之是我不会出卖自己的徒弟,相信我就对了。”

  “成!”吴永凝眉,注视了孟浪秋一会儿,点头应承。

  而旁边的殷红菱,听到孟浪秋的话,先是愣了愣,也很不解。

  但忽然,想到孟浪秋说还有两件事要做,才能让安家将矛头彻底对准帽儿山两家土匪,她一下子明白了!

  让安家沿途追查,最终发现山谷中,的确存放着他们仓库的粮食,如此一来,对于门柱上所刻之语,定然是信了个七八分。

  这便是留下的证据!

  当然,矛头是对准光明正大留下名字的贺家寨,还是与之有仇的黑风寨,便不得而知了。

  想必孟浪秋口中的最后一件事,才能彻底让安家选择好,到底是哪一家,才是‘偷粮的正主’。

  正当殷红菱恍然之时。

  孟浪秋又将丁横山叫过来,暗中吩咐了一番。

  殷红菱凑近几步,静静的听着。

  没过一会儿,丁横山便抱拳领命,旋即找来一匹快马,纵马而去。

  看着消失在黑暗中,不见踪影的一人一马,殷红菱有些纳闷,凑到孟浪秋身边,不解道:“孟公子,奴家有疑惑。”

  孟浪秋抬头看了看,见时间还早,车队回来还要点时间,便点点头带着殷红菱,走到一处无人的竹林下。

  “说吧,什么问题?”孟浪秋笑了笑,看着满脸疑问的殷红菱。

  “公子为何让丁参军散布消息,说贺家寨多了许多粮食,而不是黑风寨?”殷红菱不解道:“真要是贺家寨所为,岂会在门柱上留下自己的名字,要留也该是留黑风寨的名吧?”

  说完,她微微蹙起的娥眉跳了跳,眉心都快拧成一个川字,桃花眸中也满是疑问,接着说道:“而且,上次黑云寨灭寨之事,也是算在了贺家寨的头上,这次又安在他们头上,怕是会引人怀疑吧?”

  “你说的没错。”孟浪秋点点头,承认了殷红菱的话,但这更加让她疑惑不解。

  不过很快,孟浪秋便给出了解释。

  孟浪秋淡笑着说道:“你能这么想,只是因为你站在上帝视角!”

  上帝视角?

  这是什么意思……

  殷红菱不明白,但她很知趣的没有发问,而是静静等待着孟浪秋的下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