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真没想教公主造反啊 > 第11章 在下公主府少师,孟浪秋!

第11章 在下公主府少师,孟浪秋!


  “柱子,别莽撞!”

  “是啊,人家都是有兵器的,而且还都是修行之人,咱犯不上冲出去丢命。”

  “冲出去也是个死,在这儿至少还有口吃的,不就是做苦力嘛,在哪不是做?”

  旁边有几个年龄稍大一点的青年,拉住王铁柱劝解道。

  这一刻,他们便如同看破世俗红尘的得道高人。

  王铁柱凝眉,虽然他觉得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子,但就是找不到理由来反驳同伴。

  忽的,他眼中一亮,憨厚的摸了摸后脑勺,急切道:“不对,现在公主府在赈灾,而且还给我们修房子置地,我们出去了,生活不是更有奔头吗?”

  这话一出口,人群顿时寂静了几分,有人开始思考起来。

  王铁柱趁热打铁,紧盯着跟自己关系最好的李二狗,质问道:“二狗子,难道你不想想你爹娘?”

  说完不等李二狗回答,他便信誓旦旦的握住拳头,语气坚定道:“我一定要出去,娘亲和小妹都等着我呢,没有我,她们孤儿寡母能分多少田地?”

  话落,他便不再顾及其他人的眼光,径直站了起来,朝着门口摸去。

  身材瘦小的李二狗犹豫了一下,狠狠一咬牙,眼里爆发出一道精光,也随着王铁柱从人挤人的缝隙中摸索过去。

  “二狗,你别跟着柱子胡闹!”

  有人拉住了李二狗。

  “柱子闹着要回去,那是因为他娘和妹妹无依无靠,家中只有他一个男丁,没办法!”

  “你图个啥?你爹娘健在,还有个兄长,倒不如就在这山寨里,至少还能给家里省口吃的!”

  那人语速极快,极力劝慰道。

  他是真不想看到村里这些后生出去送死。

  看外面这情况,八成是这山寨被其他山寨盯上了,今天夜里搞了个偷袭,双方在火拼。

  反正不管最后谁是赢家,只要还需要劳力,那他们这群被掳上山的人,就还有一线活命的机会。

  但若是这么莽撞的冲出去,难保刀剑无眼。

  而且,这帽儿山可不仅仅是匪患猖獗,大林之中还有许多凶恶野兽。

  就算真的跑出去,也跑不过那群野兽。

  注定还是个死!

  “是啊,就算公主府在赈灾,可这么多年以来,那些高高在上的权贵们,真有在乎过我等这些泥腿子的死活吗?”这时,又有个三十多岁,面色枯黄的青年站起来,看着李二狗说道。

  “说的是,这赈灾怕只是表面功夫,我阿爷先前就说过,光是吆喝的好听,可粮食布匹什么都没看到,倒先给他们干了这么久的活,到底是在赈灾,还是在抓我们当免费劳力,谁吃的准呢?”

  随着这句话落地,有些动了心思,想要跟王铁柱跑出去的人,也都按耐住性子。

  众人纷纷点头。

  的确,这赈灾来的诡异。

  往常朝廷赈灾,大体都是施个十天半个月的粥,等到了种植季节,每家每户发点种子,便打发走了。

  这次倒好。

  吃的倒是比以往灾年要实在,至少不是那种碗里面全是汤水,就几粒谷米的粥。

  但也没听说过,要发灾情过去后的种粮。

  倒是先把他们一部分身强体壮的人抽出来,在那黑水河畔修建了许多简易房子。

  而且,虽说是赈灾,可除了每日份额之内的粮食之外,并没看到有运送大批粮食的车辆。

  公主府也很安静,也没有听说从别的地方,去调粮食过来。

  李二狗迟疑了。

  这会儿功夫,王铁柱已经摸到窝棚门口。

  由于寨子里发生了大规模的械斗,门外的看守都被吸引过去。

  这简易木门,就用一根木栓拴住,很轻易就能打开。

  王铁柱回头看向李二狗,使劲挥挥手,压低了声音,焦急喊道:“二狗,你到底走不走?”

  “他们说的你信,我可不信,现在没时间说这些,你要是相信我,就跟我走,我敢跟你保证,公主府绝对是在给我们找活路!”

  王铁柱信誓旦旦道。

  他如此深信不疑的原因,是因为他母亲这几日一直在耳畔念叨,如果不是公主府大慈大悲,开寨救民,他们一家三口就已经饿死了!

  而且,按照人头,他家里这次分了两斗半的粮食,省着点至少可以吃十天。

  听分粮食的上官说,过段时间还会有粮食分。

  试问,以往的赈灾,可有像这般,真真切切的将粮食发到灾民手里,让灾民自己处置?

  根本没有。

  以往都是那些当官的走个过场,施一段时间粥,然后给点发霉的种粮就给打发了。

  这次不一样。

  他是有点憨傻,但也拎得清是非。

  他曾有幸跟着公主府那位府丞,去凤栖岭伐木。

  他亲耳从那位年纪相仿,但俊朗非凡的府丞口中,听到过一句话。

  ‘公主府不仅仅要救济他们这些灾民,更要为他们这群灾民,在这大灾之年里找一条活路!’

  这句话,成了他坚定的信念。

  他一定要回去,带着娘和小妹,闯出更好的日子。

  “二狗,快点,再不走就没机会了!”

  见外面的战斗似是已经接近尾声,王铁柱脸色着急起来。

  李二狗一咬牙,再也不迟疑,便挤出人群。

  他决定信任从小玩到大的伙伴,搏一把。

  横竖都是个死,死也要死的舒心!

  而恰在这时。

  木门被从外面打开。

  ‘完了!’

  王铁柱和李二狗双双面色一变。

  这时。

  只见门口出现一位偏偏青年,背着光看不太清面相,不过挺年轻的,身姿挺拔,自有一股威严蔓延。

  “谁是铁柱?”

  那青年打开木门之后,目光一扫,而后便大声问道。

  里面的灾民们纷纷一怔,不少人将目光看向了王铁柱。

  但同时,也有几人颤颤巍巍的举起了手。

  看着有四五个人举起手,甚至其中似乎还有个女人,站在大门口的孟浪秋一怔,眉头微微拧了起来。

  大意了。

  忙昏了头,忘记问幼娘,她家姓什么!

  铁柱这种大众名字,在社会底层,一砖头能砸到一片。

  他现在很着急,事情有变。

  因为他发现,杀死盗匪,竟然也会增长功德值,而且数值还不低。

  刚才摸过来的路上,遇上了两个盗匪,都被他给解决了,然后面板便提示获得了功德值。

  所以他现在急切的想要找到幼娘兄长之后,去多杀几个盗匪。

  “你们几个,谁有妹妹?”沉吟了一下,孟浪秋再度问道。

  这时。

  只见身侧大门里面,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举起了手,眼睛里冒着光亮,激动道:“我,我有个妹妹叫幼娘!”

  “您是府丞!”王铁柱抑制不住心中的欣喜,就跟迷妹见到了偶像一样。

  孟浪秋疑惑的点点头,他倒是不确定,自己有见过眼前这个少年郎。

  但既然他能叫出幼娘的名字,想必便是幼娘阿兄无疑了。

  而这时,王铁柱已经扭头看向身后窝棚里的那百十位衣衫褴褛,目光迷茫的灾民,激动的大声喊道:“各位,这位上官就是公主的府丞,我见过的,公主府来救我们了!”

  啥?

  听闻此言,众人皆是一惊。

  旋即面面相觑,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显然,任谁都没有想到,公主府竟然会来人救他们这群泥腿子!

  自从被盗匪劫上山,他们就没想过会有人来救自己。

  毕竟,这年头没有人在乎泥腿子们的死活。

  莫说是一百,就算是千人,万人,死了又如何?

  对于那些权贵老爷们来说,非但没有损失,反而大大缓解了压力,更凭空多了许多土地。

  可是现在,公主府竟然派人来救他们。

  这一瞬间让他们觉得,泥腿子也能受到重视。

  看来,真如铁柱所说,公主府在为他们找活路。

  这个公主府,与那些吃人的权贵老爷们……

  不一样!

  黑暗中,总是需要有人来点亮火把,才能找到指引的方向。

  渐渐的,有人反应过来,立刻跪在地上磕头。

  先前那几个拉住李二狗,出言多有阴谋论的青年,此刻更是脸红耳臊,看向孟浪秋时,眼睛里都带着浓浓的懊悔!

  人家为了自己这群泥腿子殚精竭虑想出路,甚至不惜牺牲,深夜偷袭这土匪山寨搭救。

  可自己却还在这怀疑对方的动机不纯,这还是人吗?

  那几个青年咬紧了牙根,面庞通红,悔恨的低下头。

  “大家都别愣着了,有顺序的离开,铁柱,你组织一下,他们会保护你们的,我还有事!”

  孟浪秋没心情去理会他们在想什么,直接将一个府兵小队长拉过来,然后对王铁柱说了一句,便转身朝着聚义厅跑去。

  ……

  聚义厅中。

  “你究竟是谁,为何要对我黑云寨下此毒手!”

  只见一个嘴角流血的精壮汉子,单膝跪在大王椅下的高台上,右手握着一支断掉的箭杵地,抬起头龇目欲裂的瞪着丁横山,目中含恨,怒声质问。

  此人便是黑云寨之主,卫云。

  他主修箭术,没有弓,就如同没了牙的老虎。

  面对近身肉搏的丁横山,他仅有招架之力,根本不是其对手。

  丁横山通玄境巅峰修为,压的他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挂在架上的那柄青木弓!

  整个聚义厅里,一片狼藉。

  除了高台之上稍微能看一点,下面到处都被劈坏的木屑,以及死相惨状的尸体。

  跨入大门的瞬间,孟浪秋便只觉一股刺鼻的血腥气迎面扑来。

  微微皱了皱眉,控制住呼吸,他反手一剑,将门内一名正在和府兵殊死搏斗的盗匪斩杀,而后大跨步向前。

  【功德值+45】

  随着接连杀死的几名匪徒,他发现了一个大概规律。

  每个匪徒贡献的功德值有高有低,少则几点,多则如同刚刚这位,贡献了足足45点。

  略一思量,便大体明白了区别。

  想来是这些被自己杀死的匪徒,生前作恶有大有小。

  做大恶者,所贡献功德值,自然就多。

  如此看来,也算是发现了一条获得功德值的捷径。

  既然惩恶有功德,想必诸如治病救人,行侠义之举,皆有功德。

  【功德值+25】

  【功德值+10】

  【功德值+20】

  “……”

  接连杀死四五名匪徒,功德值也在蹭蹭上涨。

  这时,他已经来到了高台之下,跨上了台阶。

  一路走来,身后是遍地尸体,血液染红了地板。

  看着已被制服,跪在地上,正质问丁横山的卫云,孟浪秋脑海中,闪过无数张麻木的脸。

  一个刚刚建立,什么都没有的寨子,每户人家平均不过三斗米。

  那些灾民们得罪了谁?

  如此一贫如洗,还要被他们这群丧尽天良的土匪打劫!

  多少诸如幼娘母亲一般的苦命人,在这场祸事中失去性命。

  这个世道,真就没有这些‘泥腿子’的生存空间?

  孟浪秋不信!

  虽是为了功德,但他也希望,自己能为这些人找到一条路。

  一条能有尊严,在这个麻木不仁的世道里,活下去的路!

  “我来告诉你为何!”

  孟浪秋目光冷冽,一步步走上台阶。

  见到他来,丁横山眼中微亮,心下也更加警惕起来,全神贯注的盯着卫云。

  他本准备将其擒住,押解回公主府,到时候直接送进县衙大狱。

  但既然孟少师另有打算,他自无不可。

  “你又是何人?”卫云眉头一凝,不怀好意的瞪着孟浪秋。

  虽然脖子上架着刀,但他似没有任何恐惧,一副能奈我何的混不吝样子。

  “在下公主府少师,孟浪秋!”

  孟浪秋淡然而立,冷冷道:“你既能对柳叶寨下毒手,那便应该知道,你在与公主府作对!”

  “公主府?”卫云明显一愣。

  显然,打死他也想不到,在这黑风口立足两年之久,竟然会败在那个齐国公主的手里!

  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堂堂公主府,高高在上的权贵,竟然会为了一群灾民如此兴师动众,甚至不惜动用宗师强者!

  他若不是忌惮那位一直在暗中策应的宗师,不说拿到弓箭,至少独自逃走无虞。

  “你是不是在想,公主府不可能为了几个灾民兴师动众?”

  看到卫云的表情,孟浪秋不由一笑,语气中夹杂着一缕讽刺。

  这个世道何其可笑。

  他卫云作为山匪,是最没有资格看不起灾民的。

  “上路吧!”孟浪秋抬剑,就欲亲手杀掉这位黑云寨当家。

  “别杀我!”卫云终于变了脸色,看着差一丝便刺入自己胸口的利剑,他面色苍白,急速道:“我乃秦国黑冰台弟子,黑云寨更是黑风寨分寨,你若杀我,这两边都交代不过去!”

  “我想就算是大齐公主,也得掂量掂量黑冰台的份量吧!”

  “更何况,尔等背后的那位公主,处境如何,想必用不着卫某多言!”

  “莫说大秦黑冰台,便是这帽儿山小小黑风寨,你有把握应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