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真没想教公主造反啊 > 第8章 得意忘形小公主(求推荐)

第8章 得意忘形小公主(求推荐)


  公主府。

  孟浪秋牵着幼娘的小手,刚一进门,姜小夭便风风火火的迎面冲了过来。

  “师父,你去那了。”

  姜小夭嘟着嘴,眼神瞟着孟浪秋。

  师父趁自己药浴的功夫失踪,让她心里有些小不满。

  不过很快,她的注意力便被幼娘所吸引。

  “咦,谁家孩子,咋脏兮兮的。”

  她挑了挑眉,看着眼睛里带着一丝陌生与谨慎,却炯炯有神的幼娘,好奇的问道。

  其实幼娘并不是很脏,至少小脸清理的很干净。

  只是她的穿着太过破烂,头发也没怎么打理,再加上小脸枯黄,乍一看,就像是个被遗弃的小叫花子。

  姜小夭也没什么恶意,只是下意识的问出来。

  但当她察觉到师父不善的眼神后,顿时缩了缩脖子。

  “殿下,是柳叶寨的孩子,兄长被山匪抢上山,母亲也被杀了,少师见她可怜,便带了回来……”

  丁横山适时的站了出来解释道。

  这五大三粗的汉子,看似粗狂,平时也敦和的一言不发,实则却心思细腻。

  他十分清楚孟浪秋这位少师,在自家殿下心目中的地位。

  若是因为殿下的一句无心之失,让这师徒二人生了嫌隙,可有点得不偿失。

  骤然踏入这富丽堂皇的公主府,此时的幼娘,大眼睛里带着对未知领地的陌生与好奇,紧绷的小脸上刻满了紧张。

  在她看来,眼前这栋建筑,与仙宫无异。

  “啊,柳叶寨遭了匪?”

  这时,姜小夭也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满是惊怒。

  她当时是不知情的,正好去药浴,孟浪秋便没有打扰她,直接带着丁横山去了柳叶寨。

  “师父……”

  姜小夭看向孟浪秋,眼神里带着一抹求饶之色,撒娇的拉扯着他的衣袖。

  孟浪秋故意板着的脸,瞬间破功,无奈扶额,叹息道:“好了,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以后说话注意点,虽暂时不必在乎祸从口出,但终归是伤人心,幼娘很懂事,她能听懂你的话。”

  “知道了师父……”姜小夭有些委屈,但还是听话的点点头。

  “没事的贵人老爷,幼娘知道,这位姐姐不是笑话我,是幼娘真的有点脏……”

  这时,紧张兮兮的幼娘抬头,清纯的眼睛看着孟浪秋,鼓起勇气说道,声音脆脆糯糯的,懂事的让人心疼。

  孟浪秋不知该怎么回答。

  他能感觉到,其实小姑娘很紧张,手心都在冒汗。

  这软萌童音,顿时击溃了姜小夭的心理防线。

  放在现代社会,她也才是个半大孩子,岂会铁石心肠?

  “幼娘,你叫幼娘是吗?”姜小夭蹲下身去,也不再嫌弃幼娘的脏衣服,双手搂着她,细声问道。

  “是的。”幼娘脆声回答。

  “来,姐姐带你去洗澡,给你穿花衣服。”

  姜小夭牵着幼娘的小手,示威的冲师父挑了挑眉头。

  只是。

  出乎她意料的是,幼娘却挣开了她的手,向前小走几步,然后对着孟浪秋,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脆声道:“贵人老爷,谢谢您,我跟殿下去洗澡。”

  孟浪秋极富挑衅的斜睨了姜小夭一眼,将幼娘扶起来,柔声道:“幼娘,以后不要叫我贵人老爷了,就叫阿兄,不管能不能把你阿兄救出来,以后我都是你阿兄,记住了吗?”

  “阿兄!”幼娘甜甜的喊了一声,咧嘴笑着,开心的点头:“幼娘记住了!”

  她门牙少了两颗,这一笑,说话有点漏风。

  不过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高兴。

  没想到这小丫头挺会来事儿,姜小夭有些气苦的冲孟浪秋嘟了嘟嘴。

  这时,神采明显亮堂了许多的幼娘看向她,同样鞠躬,道:“殿下,谢谢你!”

  “他们叫您殿下,您应该就是给我们食物,帮我们建房子的那位公主吧,您真美!”

  小丫头似乎深知不能厚此薄彼的道理。

  “呀,你还知道我?”

  姜小夭明显一愣,旋即喜形于色,直接将幼娘搂在怀里。

  “嗯,幼娘知道的。二叔公说,是公主殿下和孟少师好心,才有了我们的活路,寨子里的人都说公主殿下很善良呢~”幼娘甜甜的看着姜小夭说道,大眼睛里带着几分腼腆和羞涩。

  孟浪秋微微叹息。

  这小丫头,早熟的让人心疼。

  小小年纪,便懂得如何去讨好别人,而且心细如发。

  可想而知,她以前的生活有多绝望。

  “真的么?”

  “哇,太好了师父……”

  姜小夭开心的仰起头,喜滋滋的看着自家师父。

  从幼娘嘴里听到这句话,简直让她比吃了蜜饯还要高兴,心里暖洋洋的,成就感十足。

  她本以为安抚灾民,就是程序化的事情。

  毕竟历年来灾民之事并不少见,朝廷也曾派过很多官员去赈灾。

  这次父皇安排到自己头上,说实话,她其实并不情愿。

  公主府什么都没有,父皇将她丢在这里,一丢就是八年,任由自己自生自灭。

  与那些皇兄皇姐相比,自家这公主府,除了有个名头,还剩下什么?

  发生灾情了,却让她这位堪称是‘家徒四壁’的公主去安抚,还一文钱都不给!

  她都快忘记,临淄城长什么样,父皇长什么样了!

  因为自己公主的身份,如今却不得不想尽办法,替那位远在天边的父皇办事。

  幸好有照顾自己长大的师父,一直不离不弃。

  看起来没心没肺,但她其实很不甘心。

  而且,她内心深处还藏着一个不为外人道的原因。

  她有点讨厌灾民。

  因为前不久,师父为了保护自己,差点就死在灾民的手里。

  好在,师父福大命大,活了过来。

  这次赈灾,也被师父安排的妥妥当当。

  自己身为公主,除了担心物资不齐之外,其实什么都没做。

  一切都有师父。

  现在,却从一个灾民中走出来的小女孩口中,听到自己很善良的赞誉之词。

  这种感觉,真的太美妙了!

  她内心深处那一丝对灾民的不满,也在幼娘极为治愈的眼神下,消散的无影无踪。

  “保持平常心,方能修得大自在。瞎激动什么,贵为公主,在人前不可得意忘形。”孟浪秋拿出师父的威严,适时泼了盆冷水。

  他当然明白小徒弟内心的那种喜悦。

  帮助别人,获得别人的认同,这是天底下最舒服的事情之一。

  “嘿嘿,知道了师父,人家开心嘛……”姜小夭蹲在地上,半抱着幼娘嘿嘿直乐,冲孟浪秋吸了吸鼻子,便起身牵着幼娘的小手,开心道:“来,跟姐姐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