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闻仙之旅 > 第十六章、古树上

第十六章、古树上


东方之处,一道乌黑的身影飘过,降落在一颗古老的树上。老树干枯,躯干盘虬,树叶是枯黄的,上面天然铭刻了道纹,道韵飘散,如同樱花飘落。

“老头,能不能发出点圣洁的光芒。”黑鸦咧嘴对着古树道。

“去你的,你这无利不起早的家伙又想做什么?前几天还偷吃老夫的叶子,今天又想干什么!”老树震怒,底下的根剧烈的动了起来。

“鸟爷不就是吃了你的叶子,有什么稀罕的,干枯枯的,都不好吃。”黑鸦扁嘴,一副欠揍的模样,“作为开天第一神鸟,吃你的叶子代表看得起你。”

“你这天杀的乌鸦,别逼老夫出手!”老树威胁,粗壮的树根透出寒气。

“切,你们能出手吗?”黑鸦不屑,“这次可是鸟爷能出这个地方的唯一机会。你要不要出去。”黑鸦眯着眼睛。

“自千万年前,主人道化仙逝,老夫就发誓无盖世不朽之资,老夫不出世。”老树冷然,“黑鸦,出去了小心被人抓了做宠物。”老树冷笑的声音传出。

“只有鸟爷抓人宠,那有人敢把鸟爷抓走。”黑鸦傲然,“作为开天第一神鸟,出行肯定有天骄护航。”

“说实在的,鸟爷都忍不住想把你移植出去。”黑鸦流着涎水,好像一只癞皮狗。

“黑鸦,快给老夫滚一边去。”神树不满,树枝摇曳,沙沙风声响起,发出炫丽的神彩,神纹复苏。

“嘿,老头,这可是鸟爷的机缘,打死都不离开。”黑鸦死皮赖脸,一边梳理着漆黑如墨的羽毛,光秃的头顶宛若顶着一轮金阳,这副德性黑鸦又准备坑人了。

“来了来了……”黑鸦惊叫。双眼眯起,眺望远去渐渐清晰的人影。

“小子,鸟爷的东西带来了吗?”黑鸦严肃的道,站立在神树上,道韵萦绕,法则隐现。神纹勾勒出一幅神图,宝光熠熠,黑鸦宛若一尊金阳神祗,至高无上。

“又是这该死的乌鸦。”王月喃喃,手拿着光轮,思索着该怎么用。

“是那个圣兵?”老树突然惊觉,“岁月光轮,昊天镜,曾经的有望晋升不朽圣兵的至道圣兵。看来,这就是老夫最后的因果吗?”

“喂喂,糟老头,干嘛?快配合一下。”黑鸦低声,心头涌现不安。

“啪”“死老头,你-他-妈的,算你狠,鸟爷更你没完。”黑鸦被一条树根拍落,狼狈地飘落地上,再不复圣洁,高贵的模样。

“这乌鸦这么遭人恨?”王月目瞪口呆,看着前一秒尊贵如神祗后一秒是烂泥久久无语。

“呸,死老头,你给鸟爷记着。迟早有一天,鸟爷把你砍了当柴烧。”黑鸦啐了一口,恶狠狠地道。

树枝不断摆动,庞大的树根如蛇一般蠕动,似乎思量着要不要将这丫灭口,免得残害世间。

而王月拿着光轮,同样思索着要不要痛打落地黑鸦,给它一个深刻的教训。

似乎感受到周围的气氛,黑鸦突然闭嘴,心中不断念:“鸟爷不跟两个无耻的人和树斗……”

“这是神树?”王月抬头望着古树,一片片枯叶中交织着无数的纹理,似包囊天地,似平凡如泥土。在王月抬头的一瞬间,金色珠子剧烈震动,几乎要飞出。

“这就是逆天改命的机缘吗?”王月喃喃,古树树叶零落,仙音渺渺,散发出强大的道韵。

“轰”古树道纹交错相横,一道伟岸的身影出现,他的样子朦胧,他久立在古树旁边,似乎与古树对话,在古树身上,他刻下了属于他的一个印记。印记的模样正是王月手中的光轮。

那道人影似乎有所感,眼光直视虚空,跨越时空,与王月对望。

“这是道祖大道的痕迹,即使经过万年都未曾磨灭。”黑鸦震惊。

“我的路好像被人安排好了……”王月内心猛然一动,他感觉到这仿佛有一双巨大的手掌控着自己,一切都按照那虚无的人安排好的一样,自己是他手下的一粒棋子,难以逃脱棋局。

“期待你成长起来。”那道人影的声音缥缈,仿佛超越时空的界限,传到王月的耳边。

“嗤”道痕破灭,虚影消失,古树依然飘零,道韵依存,玄奥的气息散发而出,让修道者陶醉其中。

“糟老头,没想到你隐藏得那么深。”黑鸦怪叫,一双绿色眼睛上下打量着古树,欲穷究它的秘密。

“百万年的承诺,吾今已成,因果今消,今天就送你一场机缘。”古树没有理会黑鸦,而是对着王月道。

“进来吧……”古树声音苍茫,无穷尽的道韵缭绕,交织。

“死糟老头,鸟爷和你这么久,你都没为鸟爷洒落道叶,你居然为他洒落。”黑鸦气急败坏,“枉费鸟爷的感情……”

“黑鸦,看来你已经忘记了。”古树沉声。

“什么时候回想起,你就会明白。万年的涅槃……”古树哀叹。

“嘿,鸟爷什么都不知道,但是鸟爷是真实存在的,别跟鸟爷扯前世那些东西,鸟爷只相信自己。”黑鸦翻白眼。

王月心神一震,唯有存在,只相信今世,才能走得更加远。为我无敌,唯我永恒。

“原来如此……”古树默叹,“看来和他选择的道路也是一样的。”

古树之下,风声簌簌,清风拂晓,透露出一丝凉意。一片片叶子零落飘下,仙气氤氲,枝丫摇曳,古老的气息弥漫。

“为什么要帮我?”王月冷静地盯着古树,“前有两位道祖助我,后有你这样的存在助我,这是为何!”王月掷地有声,毫不畏惧地审问着。

黑鸦眼睛睁得老大,两双耳朵嗡嗡作响。

“说不得,也道不明,一切皆要你去探索。”古树平静,宛若一泓幽潭。“因果之事,也不是你现在能懂的。”

“若是你想知道,你就得接受这些机缘。”古树仿佛看透了王月的心,“强大起来,才有与我们正面谈判的机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