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闻仙之旅 > 第十四章、荒芜之地

第十四章、荒芜之地


灰蒙蒙的气息笼罩,没有仙气缭绕,没有法则盘聚,天地宛如枯竭,这是一处荒芜的空间,大道之力无法触及此地。

“这个鸟地方,鸟爷也呆久了,终于有人来了。”一只神鸦盘旋在空中,通体黝黑,唯有头顶是光秃秃的,漆黑羽毛如鳞片,两只铃铛般的眼睛绿芒闪耀。

“终于可以饱餐一顿了,嘎嘎。”黑鸦贼笑,翅膀拍动降落在地面上。大地裂痕遍布,水源干渴,死气浓浓,一道躯体正躺在这荒芜之地上。残躯鲜血淋漓,最具有标志性的是衣袍背部出有一个大脚印,这人正是王月。

“我咧个去,这真是至上荣誉耶。”黑鸦怪叫,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脚印。“道祖的脚印果然与众不同,连放个屁都是宝。”黑鸦两双翅膀捂着嘴巴,眼中的绿芒大盛。

衣袍之上,脚印之中,有古老的符文被印在上面,散发出一股神秘的气息,似乎能冥冥中感受外界的大道。这是道祖的符文,也就只有道祖透视本源,明了这些符文。

“鸟爷发现鸟爷我真是太幸运,瞌睡时有人送枕头,终于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乌鸦眼光独到,看着染血的衣袍,仿佛看到宝物一般发出亮光。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先让鸟爷我饱餐一顿。”黑鸦垂涎欲滴,贼光闪烁。长嘴抬起,好像思量着该在那里下口。

“嗯,神图不可污染。”想了想,黑鸦想要将那个人身上的衣袍拔下来。黑鸦蹑手蹑脚走到那人前,生怕在神图上留下污点。

“好宝贝,好宝贝!”黑鸦赞叹,黑色翅膀飞起,爪子抓在衣领处。突然,那人影动了,黑鸦顿时手忙脚乱,拼命地拉扯着衣袍。

“呃,我去!”“鸟爷去他妈的卵蛋。”两种怪异的声音响起,两双眼睛大眼瞪小眼,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人在荒地,刚醒,遇到会说的鸟,清蒸还是麻辣,挺急的!

“会说话的秃头乌鸦?”王月眼神有着说不出的怪异,他感觉到自己体内一团糟,自己仿佛睡了很久,而去好像被人打了一顿似的。看向那只脱毛鸟,眼睛就变得红起来了。一觉醒来,莫名其妙就到这个地方,还遇到怪鸟蹂-躏。还记得,自己当初做法事,然后接引莫名存在,然后就没了……这是哪里?果然自从恐怖的东西发生之后,连鸟都成精了!这是世界末日还是咋滴!

“去你的,鸟爷作为开天第一神鸟,那里是那种狗屁乌鸦能比拟。”黑鸦恼怒,一双黑翅膀不断拍动,好像被踩到尾巴的狗。

“这就是哪里?”王月没有理会,眼睛扫视了一下周围,总感觉和小说中的末日开局没什么区别,自己就做了场法事就开启末日模式了?

若是诸天的人来到肯定会不禁露出失望之色。这里根本没有仙气缭绕的仙药,没有堆积如山的通灵宝器,更没有道祖的无上道经,这都是造化天门借助道痕刻画出来的幻境。

“呔,此处是本尊修行之地,你小子居然乱闯进来,快把衣服脱了,作为赔罪。”黑鸦见王月没理会,眼珠子一转,这样说道。

黑鸦贼心不改,一心盯着王月身上刻有道纹的衣服。

“哐”王月站起身子,一个光轮在他的胸怀里掉下,金色珠子早已与融入他的额头之中。只有这件残缺的帝兵在外。

“这是鸟爷的东西。”黑鸦飞扑,也不管到底是什么,一下就要扑到在光轮之上。只是光轮光华逝去,如同一块暗淡的石头。

王月立马提神,光轮的道纹几乎消散,只留下一个躯壳,神祗几乎消亡,现在而言,看起来是破铜烂铁,但是铸造它的仙料却是至宝,然而在王月看来就是个永不熄灭的LED灯。

然而它的速度却没有王月手快,气的黑鸦呱呱大叫,破口直骂:“天杀的小子,快把鸟爷的至宝拿来!不然鸟爷把你吞了”

王月望了黑鸦一眼,同时升起一个念头。“今晚烤个乌鸦吃吃倒是不错,虽然不吉利,还是将就一下。”王月舔了舔干枯的嘴唇。

两个饿鬼顿时相望在一起,彼此都打了一个寒颤。

“我咧个去,不会和鸟爷一样都是饿鬼吧。”黑鸦见势不妙,两双翅膀张开,准备随时跑路。突然,王月一手抓着黑鸦的喉咙,让得它无法逃跑。

“放开鸟爷,作为开天第一神鸟可不是让你这样侮辱的。”黑鸦涨红着脸,两双黑翅膀不断拍打。

“啪”王月顺手拿起光轮,一下拍在黑鸦的秃顶上,拍得它晕头转向,找不着北。曾经镇压过禁忌强者,映照时间长河的至道圣兵竟然让王月当砖头来用,估计那些被镇压的至道强者也会郁闷。

“好宝贝,好宝贝!”黑鸦好像疯了一样了,不断地怪叫。

“不会是拍傻了吧。”王月摇晃着黑鸦,力量不由得放松了一些。忽然,黑鸦挣脱了王月的手,黑光闪过,另只手的光轮也消失不见了。

“嘎嘎,这是鸟爷的东西了。”黑鸦抓着光轮,悬空三米之高,光秃秃的头顶上顶起一个大包,俯视着王月。

“让鸟爷宝贵的身体让你虐,这是不可原谅的,快,将衣服脱下来,作为补偿。”黑鸦依然不死心。

王月疑惑了,自己衣服到底有什么东西,让这无利不起早的腹黑黑鸦念念不忘。越是如此,王月越加警惕。

“竟然前辈要这件衣服,就下来拿好了。”王月‘前辈‘二字咬得特别重。而后神色微动,气定神凝。心想:成精的鸟儿,不用说肯定经历过几百年,叫声前辈,再来几声高帽戴戴,应该能忽悠着找不到北!

“小子,想跟鸟爷玩花样。”黑鸦鄙夷地看着王月,“鸟爷威震诸天的时候,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还在穿开裆裤。”

被一只畜生鄙视,王月顿时觉得郁闷不已,思量着是不是要召唤出金色珠子将这只傻鸟拍下,拿回去做炖汤。

此时,黑鸦拍飞的翅膀突然急剧伸张,但是它的身体不升反降。“咦,鸟爷怎么重了那么多,鸟爷连肉都没吃过。啊!”

“轰”黑鸦被一股重力压在地上,灰头灰脸,卡在地上的裂缝里出不来。王月一愣,然后笑了起来,笑的黑鸦毛骨悚然。

“喂,喂,别过来,鸟爷作为开天第一……”黑鸦拼命地拍打着翅膀,但是双脚却是被一股力量吸住了。

王月一巴掌拍向黑鸦的羽毛之上,出乎意料的是王月竟然捂着自己的手。“嘭”一阵强烈的麻痹感从手中传来,龇牙地望着黑鸦。

“嘎嘎,作为开天第一神鸟,怎么会被你这样的凡夫俗子给伤到。”黑鸦停止拍打翅膀,一脸嘚瑟,就差没把打我啊三个字刻在头上。

“打你,好,好的的很。”王月掂量了一下黑鸦重量,然后提起,光轮紧紧地吸着黑鸦的双爪。然而却没有想象中的重,反而非常轻。

“咦,鸟爷没变重。”黑鸦惊觉,然后瞄了一下脚下的光轮。“鸟爷去他妈的卵蛋,这是什么东西。”

“嘿嘿”王月咧嘴,一下将光轮拿在手里。然后抡起光轮。

“啪啪……”“疼,疼死鸟爷了,快,停下来!”

“停下,鸟爷英俊的面孔都快让你打烂了。”

王月看着满头大包的黑鸦,满意地放下。黑鸦捂着光秃秃的脑袋,两双眼睛再次冒出绿光。“真是鸟爷的送宝童子,这是仙料,不然怎么会让鸟爷的身体受伤。”黑鸦低声。

然后黑鸦一脸看稀世珍宝的样子,眼神直勾勾的,看得王月直发毛。

“额米陀佛,施主,此二物凶煞-逼人,还是让贫僧度化吧。”黑鸦虔诚,两双翅膀合十,满头大包的秃顶仿若佛祖上的大包,正发出金光闪闪的光芒。

王月顿时给气乐了,看着一毛不长的秃顶,掂量着手中光轮的力量,思索着是不是要把这个傻鸟拍死。

“若是有火就好了,将这乌鸦烤了吃。”王月恶狠狠地想,突然,光轮冒出一点紫色火焰,零散的符文好像要复苏,曾经威震诸天的至道圣兵即使破损了,也有无上威能。

“鸟爷去他妈的卵蛋,这是残缺的至道圣兵。”黑鸦的眼睛睁得老大,如同绿宝石的眸子,正绿芒大盛。

“离脱困的机会又多了半成。”黑鸦眯着双眼,仿佛两件物体都是它的囊中之物。

“呵……不知道烤乌鸦又是怎么样的。”王月冷笑,光轮仿佛有灵,火焰跳动,好像一个火精灵在光轮上打滚。

秃头黑鸦突然抖动,黑色羽毛紧收,一副见鬼的模样。“好鸟不吃眼前亏,鸟爷先闪。”秃顶黑鸦高空盘旋,似乎恐惧那火焰。

“小子,鸟爷还会回来的,替鸟爷保管好东西。”黑鸦的声音从天空传来,在灰暗的天空里留下一道黑痕。

“这里就是啥地方?一觉睡醒,老头把我弄到哪里去了?”黑鸦离开之后,王月才能真正的观察这个世界。

此地寸草不生,大道不显,腐朽的气息浓郁,大地为血红色,土地干裂,仿佛远古遗留下来的战场,苍茫大地被不息的鲜血浇灌而生。

“看来,那黑鸦知道得更多。”王月眉毛蹙起,想起那极品的黑鸦。王月都不知道如何面对。或许正是因为自己刚来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看起来自己又深藏至宝,这该死的黑鸦才故意抓弄自己,王月猜想。

“对了,我好像被人踢了一脚才进来的。所以说究竟发生什么,凌鸣那个混球去哪里?”王月好像想到了什么,感觉背部有点火辣辣的疼痛。衣服背部好像被燃烧了一般。

远边,血色大地的地平线上爆发出强烈的光芒,点亮了灰暗的天空,瑞霞遮天,连绵数里,在荒芜的大地上出现强烈的生机。这个世界宛若复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