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闻仙之旅 > 第二章、死党小胖

第二章、死党小胖


第二天黄昏,天空略微有些阴沉,朦胧的细雨笼罩在山上,远边的斜阳透过阴云露出一丝光芒,透露一丝血色,王月此时已经收拾好工具,就要往山下走去。要做的法事是回魂下葬前的法事,通常都是为了超度亡灵,以求其能安稳的渡过忘川河,来生投胎一户好人家。不过这次的法事据说是一位枉死的事主,这让王月有些惴惴不安起来。

“早去早回,又不是战乱年间,这世间那里有那么多鬼怪,一切都是自己吓唬自己罢了,如果有,默念心经,让自己平静下来,有时候啊,可怕的不是鬼怪,有可能是人也说不定。”下山的时候,老道士嘱咐道,多年的经历也让他知道,最可怕的不是妖魔鬼怪,是人心!

昔日战乱年间,神器易鼎造成了饿殍满地,枯骨无数,无数冤魂遍起肆虐四方,道观里的一些秘法能起到奇效作用,而今神器归位,回归正轨,煌煌大道盖世,镇压一切,便是道法也难以在凡间再现,所以即便是有冤魂产生,也不足为惧。

“知道了……世间上被没有鬼,传得人多了,就成了鬼了,是吧。”王月有气无力的回答,“人心如鬼魅,冤鬼易除去,心鬼难伏……”

“哼,知道就好。”见到王月的态度,老人心里气不打一处来。

“还有啊……”老人还想说些什么。

“还有是找找我父母的下落对不对,知道了知道了,你都说过几百遍了。”王月摆了摆手,直接打断老道要说的话。

“混账小子,真是欠打。”老道瞪了王月一眼,对着他挥手,“赶紧滚吧!”

“那我走啦,这几天要好好照顾自己。”王月也对着老道挥手,斜阳的光芒照射在王月的身上,他的身影在老道眼中逐渐远去。

“别……”老道摇了摇头,欲言又止,他好像有一种感觉,这次让王月离开,可能很久之后才能再见一次面。但是想了想,觉得这个念头有些荒谬,办一场法事而已,又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从小到大随自己办的法事还少吗?怎么可能有危险!这么一想就把要说的话给咽了下去。

“人老了,见不到自己亲密的人离开片刻。”老道自嘲。

……

行走在山间小路的王月再次回首,瞭望着山上的道观,不知为什么一股苦涩之意萦绕在心头,仿佛这一去将是永别。但是很快将这些念头给隐藏在脑海深处。

王月拿出一部廉价的手机,寻找着委托人的位置,虽然位置在山下几个公里的小镇上,但是具体位置王月还得寻找一下。

“噫,委托人的家居然里小胖家那么近?那不就可以白嫖一顿晚餐?”作为紧靠道观法事所得度日的王月,非常具有白嫖精神,于是二话不说找自己相熟的人去。

小胖,是王月儿童时期的玩伴,更是王月的死党,最为凑巧的是两人几乎形影不离,就连读初中和高中都能待在同一班级里,这也造就了两人深厚的友谊。

很快,王月驾轻就熟来到小胖家的门口,在门口徘徊了一下,对着自我安慰一下:我那叫化缘,嗯不叫白嫖。而且小胖那个狗东西肯定也不会介意。然后王月整理一下衣服,手提一个背包,点了开了小胖家的门钟。

“叮咚。”清脆的门铃声响起,不消片刻,一个矮胖的身影打开了门户。

“月哥儿呀,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小胖一见面就热情的招待王月进门。

“叔叔,阿姨,不在家吗?”王月先是朝门内探了探头,小声询问。

“不在,他们这几天都出去了。这不前几天我们才高考完,他们现在就忙着去找我的堂哥他们取下经,看下填什么志愿呢,你呢,准备报那里。”小胖回答。

“我也不知道,随缘吧。”王月耸了耸肩。

“那么你这次又是什么风把你吹了下来。”小胖再次问。

“晚上有一场法事,就在你家附近,所以就顺道过来拜访你一下。”王月自个儿找了座椅坐下。

“拜访我是假,蹭饭才是真的吧。”小胖揶揄道,死党想什么,他可是一清二楚。

“无量天尊,施主可否让贫道化一次缘。”王月神情变得认真,手捏法印,仿若一个得道高功。

“别别别,你这副认真的模样,让我看的有些膈应,给你就是。”小胖嘟囔,回想每次看到这个模样,就想起小时候和月哥儿扮演僵尸道长的蠢萌情景,这让小胖有些尴尬不已。

“嗯嗯……那就多谢款待。”王月双手合十。

“那你就等下吧,刚好我刚刚就准备晚饭。”小胖对着王月说了一句,就跑向厨房。

二十分钟之后,两人相对而坐,一边吃饭一边闲谈起来。

“高考完之后有什么打算,还有以后有什么打算呀?”小胖询问。

“能考上大学就上大学呗,不能就回来管理道观,虽然赚不得多少钱,但是过日子还是可以的。”王月一边扒饭,一边回应。

“不去找你的亲生父母了?说不定是个超级富豪,当年为了一些迫不得已的事情将你遗弃。”小胖可知道王月的身世,所以他们一家对王月都非常好,好到王月都不得不避开小胖的父母。

“你看小说看多了吧!”王月不由得翻白眼,“怎么不说战神归来,发现亲儿被遗弃,发动全市的势力寻找,然后迎回少主。”

“切,你不也在看小说吗?还好意思说我。”小胖鄙视。

“不说这个了,你去做法事,我能不能在一旁观看呀。”小胖赶紧转换话题,再提下去就会触及死党的伤心事了。要知道当年老道下山,逢人就问有没有遗弃过一个手系珠子的婴儿,这么多年了,老道几乎将整个市镇找遍,都没有找到王月的亲生父母。

“不行!”王月义正言辞的拒绝,“做法事除了事主与委托人,旁观者最好越少越好,不然惊扰了亡灵,会怪罪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