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闻仙之旅 > 第一章、伊始

第一章、伊始


“相传在久远的年代,存在着一个大荒世界,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那里诞生了无数位先天神圣,其中有一位神圣名娲,当宇宙由混沌而渐渐清廓,轻清的物质上浮,重浊的物质下降,天上仅有太阳月亮,地上仅有草木山川,世间寂静又荒凉。时光流淌了不知多少年多少代,娲才从亘古中醒来。”

“祂于天地间行走,觉得孤寂和无聊。祂来到波光粼粼的大湖边,见身影在湖水里摇曳,心里亦随之一动,跪下一足,伸手掬起带水的黄泥,仿照自己模样,揉捏出一个个小东西。小东西们一著地,即蹦跳嬉闹起来,围著她打转。娲不歇手地捏啊揉的,累得头晕目眩,不耐烦了,顺手拔起一根缘山而上的参天紫藤,用力一按,那藤便搭在地面,蘸足了泥浆,再一挥手,紫藤带著泥浆一道翻身,溅得地上星星点点,竟纷纷变成了祂先前做的小东西,只是大半呆头呆脑,肥瘦不均。”

“娲一时兴起,飞快地舞动藤条,泥点暴雨似地从藤上飞溅开来,那小东西撒得遍地皆是,有哭的有笑的,满世界的跑。女娲和著泥水捏成的、抡起紫藤撒出的东西就是人,他们有男有女,繁衍生息,绵延了一代又一代。”

“由于繁衍之道系于女性之身,所以上古的人族也称祂为女娲。”

“这就是山海经中记载着女娲造人的故事。说不定你就是这么造出来的。藤条咻的一下,可爱的月儿就降生了。”一道苍老的调笑声从空寂的山谷中响起。

“师父父,你骗人,我可不是泥土造出来的,你看,我沾了水可不会化了。”奶萌的声音回应。

山城朝雨泡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远边是零星的近代建筑,近处是郁郁青青的山林,山上有一道观,一老一少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哈哈,小月儿当然不是土人捏造的,你可是师父的小心肝。”说着老人一手捏了捏稚童的脸。

“师父父别捏脸啦,再捏,我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稚童用小手拍打着老人的手,一脸生气的的道。软萌的脸蛋加上气鼓鼓的表情,让稚童更显可爱。

“好好好,不过月儿还是真的可爱。”说着也不管稚童的反对,再次捏了几下。

“哼!”见老人依旧捏自己的小脸蛋,稚童气呼呼地背过身子。

“那小月儿还想不想听双翼应龙与旱神女魃的故事呢?不想听就算了。”老人故意地对着稚童说道。

稚童不由得支起耳朵,眼神飘忽,不断地往老人身边撇去,口中发出哼哼的声音。

“一条生著两扇金色翅膀的神龙摩云而至……”缓缓的声音再次响起。

……

十六年之后,依然是山中道观,一老一少的身影再次出现。

少年君子如玉,灼灼其华,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好一个俊俏少年,胸口前带有一个金色的珠子。

“师父,你说,那个山海洪荒世界,真的存在吗?”少年对着老人询问。

“呵呵,你不是说老头子我骗你的吗,怎么?你想去那个世界体验一番吗?”老人的面容依旧没有多少变化,只是鬓发变得更加白,额间也多了几道皱纹。

“不是,我是想说,假如古人没有经历过山海经的世界,是靠什么写出山海经的。靠臆想吗?”少年满是疑惑。“要知道,现实才是决定事物的根本,即便是在虚拟的东西,都存在一定的现实基础。”

“呵呵,读了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果然没有白费啊。”老人感叹,“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个世界存不存在,自从继承了道观起,祖师遗留的书籍都曾经记载过灵气复苏的年代,不过在正史中却无所记载。”

“你是说放在山洞里快要发霉的书籍吗?说实话,我都感觉祖师他们都可以去写小说了。”少年吐槽,“什么白日神游、日行千里、三丁六神等等,反正我是没见过了,还有那些修行秘籍,练了这么多年,也就感觉体内有些热感,身体倍棒,六识敏锐了一些,然后就没了。”

“哪里来的那么多神通法术,都是祖师他们杜撰出来的吧。”说到最后,少年也不经对祖师致以崇高的敬意,就那么一丁点的体内热感,竟然能创造出那么多神通法术。反正以他修行了数十年,什么神通,法术那些通通都是虚妄。

“修道者,道为根本所在,法为护道之器,又何必执着于那些神通和法术呢。”老人看得很通透,对于祖师遗留下的法术神通也是有所了解,也不奢求能练出一招半式。

“那……明天的山下那场法事,要不就师父你去吧。”少年突然说道。

“……这几年的法事不是一直都是你自己独自处理的吗?也不看看老头子我现在什么身体,咳咳,还要老头子我亲自出马不成?”老人身体变得佝偻起来,仿佛一碰就倒。“月儿啊,师父老了,熬夜什么太耗神了,这就别在折腾我这把老骨头了。”

“不是啊,我总觉得这次又不祥的事情发生,据说当事人是枉死的,那个……”少年扭扭捏捏地道。

“这个时代又没有鬼,你怕啥,你小时候可是跟我处理多大大小小的法事,枉死的送葬法事你又不是没做过。就算是有鬼,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只要保持心中镇定,什么妖魔鬼怪都要退避三舍!”老人训斥道。

“要是祖师那些能练出半点神通法术,我也不用那么害怕。”少年嘀咕。

少年名为王月,是老道从山上捡来的,捡来的时候刚好抬头望月就起了个谐音名字,与他一同的还有一个金色珠子,似乎是名贵物品,可能是留给孩子的识别的最重要道具。然而老道等了十几年了,也没有人来领养这个孩子。自从王月懂事起,老道每次下山做法事都带上他,这样不仅是可以一边做法事一边为这孩子寻找亲人。

渐渐的,老道的身子也开始衰老,法事这些粗重活也渐渐地交到王月的手中,当然一开始的时候,没有人相信这个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家伙,也就是他师父担保,再加上老师父年事已高,难以继续高强度的工作,周围的人逐渐接受。

“你要是真的怕了,就请一尊老君像下去,吸收了那么多的香火,应该会有奇效。”老道也不放心,对着王月突然道。

“老君像?师父,你看看咱们道观里,老君像有多大,最小的都有我个头那么高,要我把它搬下去?”王月比划比划,“算了,还是拿些法事的仪器算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