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书后我开启女主剧本 > 第91章 回程

第91章 回程


  五月四日,易柔静四人并袁湘玉在胡家吃了早饭,然后就去了医院。
  胡荷苹正在喝鸡汤,见到几人率先笑了,“你们来了?”
  “表姐。”袁湘玉朝着胡荷苹深深鞠了一躬,“对不起,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会随便乱发脾气霍霍人了。”
  “接下去的日子,我会好好帮表姐带小娃娃赎罪,还请表姐能原谅我。”
  “没事,我已经原谅你了。”胡荷苹含笑道,“不过你说话要算话,以后可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找人泄火。”
  竺兰桢已经上前把人扶起了,笑着拍了拍袁湘玉的手背,“好了,好了,这段日子在江城好好玩,昨儿你表叔说得是气话,你可别往心里去。”
  “表叔很好了。”袁湘玉皱了皱鼻头说道,“如果是我爸,现在我腿肯定断了,反正之后回去一顿打是避不了了。”
  竺兰桢闻言笑了,她在京市的时候对袁湘玉是熟悉的,活泼傲娇的小姑娘,心地不坏,说话直接,闯小祸的能力跟院子里的男娃娃有的一拼,不过她还是喜欢这孩子的,也难怪自己的婆母对她疼爱。
  昨儿是被吓坏了,对她也有埋怨,不过胡荷苹和孩子没有任何问题,这孩子又真诚认错,竺兰桢心里的那点膈应就消散了,只希望这孩子别再闯祸了。
  “让你爷爷和姑奶奶护着,你爸不敢打你的。”竺兰桢笑着说道。
  “这样不好。”袁湘玉摇了摇头认真道,“真做错了还是要接受惩罚的,不然记不住,我爸还是心疼我的,不会把我打死、打残的,就是要在床上趴几天,我也不是没趴过。”
  袁湘玉这话一出,病房里的人都乐起来了。
  “荷苹姐,恭喜你了。”易柔静给胡荷苹道喜,然后说了要回去的意思。
  胡荷苹满脸的歉疚,“都是因为我……”
  “荷苹姐,我们之间的关系说这些就见外了,以后又不是不来往了,下回来省城可还是要劳烦荷苹姐和这个小团子招待我们呢。”易柔静逗了逗半眯着眼睛躺床上的小娃娃说道。
  胡荷苹笑了,“对,这个小团子可是对亏了你才能出来的。”
  “以后这孩子的小名就叫小团子了。”胡荷苹做决定道。
  竺兰桢一行人没有任何意见,一来小团子听着怪可爱的,二来毕竟只是小名,病房里的人之后就小团子小团子的叫开了。
  “柔静挑选的细棉布很是不错,昨晚上我回去的时候老胡拿给我,今儿一早已经让孩子奶奶带去做衣服了,过几日就能穿上了。”竺兰桢对易柔静他们买的东西表示谢意。
  “也是正巧赶上了,这孩子虎头虎脑的,瞧着就有劲。”
  “可不是。”竺兰桢当即附和
  ……
  “车票可买了?”胡之树关心问道。
  丁安城点了点头,“胡叔放心,都安排好了。”
  “几点的火车?”
  “下午一点的。”丁安城回道。
  “那等会儿中饭可得在家吃,我现在回去买菜做饭,你们来一趟没尝过我的手艺,我可不依。”竺兰桢笑着说道,急匆匆回去准备了。
  “下午我送你们去车站。”郝志坚说道,一切都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竺兰桢的手艺真不枉胡荷苹夸了好几次,做的菜又精致又有味,烤鸭片肉,用面皮裹上,加点黄瓜丝和酱料,就是京市有名的烤鸭了。
  “我做了好几只,等会儿回去的时候带去,让家里人尝尝,放一天不会坏。”竺兰桢擅长做烤鸭,家里特地买了烤鸭桶窑。
  一道豆腐鱼头鱼丸汤也是一绝,毫无泥腥味,鱼丸鲜嫩Q弹有嚼劲;一道红烧肉,易柔静吃着跟自家婆婆李红英的手艺有的一比。
  还有叫花鸡、鳝丝炒面、西红柿牛腩、糖醋鱼……满满当当一大桌,道道硬菜。
  易柔静一行人吃撑了,袁湘玉直给竺兰桢竖大拇指。
  午饭后,喝杯茶消消食,然后就整装待发了。
  郝志坚把四人送到火车站,从后车厢里拿出三大摞用蛇皮袋装的东西,“我帮你们搬上车,这些是岳母他们准备的。”都已经送到这儿了,就是不想易柔静他们拒绝。
  好在回去的包间是四人同一个了,蛇皮袋往下铺床底下一塞,四人上床歇息,讨论的是下了火车后这些东西该怎么搬回家。
  “我叫了人帮忙。”丁安城说道,他在火车启动前特地去人家值班室希望能打个电话,出示了介绍信,知道他是老师,火车站的工作人员一下子就同意了。
  “大哥,你之前就已经想到了。”丁安敏佩服极了。
  竺兰桢给四人准备了晚饭,易柔静四人也没去餐车,丁安城和丁安国去倒了热水,把吃食热了热。
  竺兰桢给准备的是方便路上吃的肉夹馍,还有馒头,给他们准备了一瓶自己做的香菇肉酱,四人又美餐了一顿。
  “兰桢姨家定然有认识的人在供销社或是哪里上班的,那么多的好食材都能买到。”丁安敏感慨了一句。
  火车九点准时到怀溪县火车站,下车的人不是很多,易柔静四人下来的时候,顾世钊已经在站台等着了。
  顾世钊直接开了拖拉机过来的,几人把蛇皮袋放好,上了拖拉机,“凸凸凸”往丁坪生产大队去了。
  “易同志,要劳烦你们一件事,在大队的时候麻烦多看着星辰些。”回大队的路上很宁静,除了拖拉机发出的声音,就是乡间大自然小动物的声响,不过顾世钊开口说话的时候,全部盖过了。
  “我们回去就让星辰住家里,不去知青点住了,这样能看得全面些。”易柔静回道。
  顾世钊笑了,“还是易同志想得周到。”
  “温朝宽有问题?”丁安城问道。
  “还不知道,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嘛。”顾世钊言语带着些散漫,但神情却格外严肃,“温朝宽喜欢宋一洛,我们几个都知道,赵光之前说了句都是情种,他是个嘴快的,被温朝宽套几句,就说出来了,把我们之前绑星辰,放了她训斥的事跟温朝宽说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