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书后我开启女主剧本 > 第22章 被质疑

第22章 被质疑


  “我见多识广。”易柔静回道。
  “你以前看过这方面的知识?”丁安敏好奇道。
  易柔静点了点头,她可没撒谎,上辈子的经历在呢,可不就是她自己学习的,急救方式的一种而已。
  “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一面。”丁安敏看向易柔静的眼中多了些东西,随即闪过懊恼,“哎呀,真该让大哥看看。”
  易柔静疑惑转头看去,丁安敏理所当然道,“这算是你的一个优点,难得有一个,我大哥见了对你会改观啊。”
  “我不需要。”易柔静有些无力,怎么回事,丁家人不是应该反感不喜自己,做得绝一些应该破坏两人的婚姻啊,现在怎么个个助攻?
  “啧,你倒是该努力时就不努力。”丁安敏有些恨铁不成钢。
  “你就没有想过让你大哥跟我离婚?”易柔静还是耐不住问出了自己的疑问,“你们不是都不喜欢我?”
  丁安敏神情万分诧异,“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我怎么可能会想这种事,我们家里人可不会干涉孩子的婚事。”
  “当初娶你,虽然事出有因,但却是大哥亲自点头同意的,那你就是我们家长媳。”
  “你不会以为就你算计的事,能让我大哥百分百点头?”
  易柔静眼底闪过诧异,“难道不是?”
  丁安敏瞪了易柔静一眼,“我大哥就那点本事能让那么多姑娘家喜欢,真是,小瞧你自己丈夫了吧。”
  “难道我是挡箭牌?”易柔静嘀咕道,“你大哥难道喜欢男……”
  易柔静及时噤声,应该不会,不然也不会跟女主幸福过一生了。
  “你说什么?”
  “没什么。”
  “你虽然之前做事没有脑子,不过心地还算善良。”丁安敏中肯评价道。
  心地善良易柔静,“嗯,你眼神还是可以的。”
  丁安敏气笑了,夸不得。
  “张医生在里面吗?”
  “杨医生好,在的。”妇产科门口的护士笑着起身问好。
  “这是我朋友。”杨翠珊介绍了胡荷苹,护士一看胡荷苹大着的肚子就了然了。
  “杨医生,我先进去看看。”护士说完进去张医生看诊的房间了。
  护士没一会儿就出来了,请杨翠珊和胡荷苹进去,“张医生看诊的时候不喜欢人多。”
  “志欣你放心,我会看好你嫂子的。”
  易柔静、丁安敏和郝志欣就坐在门外的凳子上等着。
  熟悉的消毒水味道,易柔静处在这样的环境里有些心安和放松,医学生最重要的是实践,她虽然还是研究生,但已经在医院跟导师学习了,医院算是平时她待得最长时间的地方。
  “易柔静是哪位?”护士再次出来的时候走到三人面前,开口问道。
  “是我。”易柔静站起身直视着护士。
  一米六五的身高,比护士高了小半个头,且神情淡然,散发出来的气质让护士没来由的一震,还有就是易柔静的样貌了,刚刚护士就知道这姑娘好看,可近距离看似乎更好看了,白皙剔透的脸上几乎看不到毛孔。
  “同志您好,张医生想见您,那个,您……”
  “好。”易柔静点了点头等着护士先进去。
  “大嫂——”丁安敏有些心慌。
  “放心,没事。”易柔静知道那位张医生想问的是什么,毕竟现在这个年代海姆立克急救还没有广泛传播开来。
  易柔静轻柔的一句话,丁安敏就镇定了些。
  易柔静进去后,郝志欣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丁安敏,“你大嫂好厉害。”
  “还好,还好。”丁安敏心虚回道。
  现在医生看诊的房间很简陋,灰扑扑的墙面,原木色的长椅,一张泛黄的书桌,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坐在书桌后,瞧着四五十岁的年纪;胡荷苹背对着房门坐着,不过易柔静一进来胡荷苹就转过了头,眼底满是激动和感激。
  “是你救了这位同志?”张医生看到易柔静眼底满是诧异,太年轻了。
  “是。”易柔静点头承认。
  “我可以问问是什么法子吗?”张医生有些激动说道,“以前被呛到的人一般送来医院已经窒息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被呛到的患者吐出异物后来就医的。”
  “胸骨下方,进行向内、向上快速冲击,直到气管里的异物出来。”易柔静说道,“不过这个是考虑荷苹姐是孕妇,一般人是对腹部进行冲击的。”
  “婴幼儿则是用手托着对前胸和后背进行按压冲击。”易柔静说得详细,张医生听得仔细,且神情越发激动。
  “不知这位同志是在哪里的医院高就?”杨翠珊突然出声问道,看向易柔静的眼神带着打量。
  易柔静真想叹息,但只能如实回道,“我还不是医生,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杨翠珊嘴角勾起讽刺的笑,“所以刚刚同志说的那些是毫无根据的话,而且你还敢在荷苹身上试验,你可知一个弄不好,是一尸两命的结果,你担的起吗?”
  “翠珊你别乱说。”胡荷苹不认同道。
  易柔静则微微挑了挑眉,嘴角也勾起一丝弧度,看向杨翠珊的眼神带着一丝玩味儿,“谁跟你说我这方法是毫无根据的?只是杨医生孤陋寡闻罢了。”
  杨翠珊的脸瞬时僵住了,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的,“那我请教同志所谓的根据在哪?”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易柔静好笑道,“我不藏私的跟张医生分享急救方法是我的初心,要不要实施是医院和医生的事。”
  “至于你们相不相信更是与我无关,真有心发挥仁者医心的品德,就算不相信我这个人,也该是想法设法的验证这个急救方法,而不是在我成功救了人之后质疑我。”
  易柔静看了一眼杨翠珊露出有些深意的笑意,转而换了方向问道,“张医生,您说是不是?”
  “同志说得太好了。”张医生看着易柔静,眼底满是欣赏,“我相信同志一定能成为一位非常出色的医生。”
  张医生的话让杨翠珊的脸色直接黑沉了。
  “对了,不知道怎么称呼同志?”张医生低声笑问。
  “易柔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