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军婚甜蜜蜜,七零肥妻赚麻了 > 第74章 我是关心你

第74章 我是关心你


苏虞洗澡时,就在想等会儿如何让顾之衍少点气,毕竟,他的好感度是很重要的。
自己留在这里的主要任务是为了挣生命值啊!
等洗好澡,把内衣裤这些一并洗好出来,刚打开主卧的门,就被里面的烛光惊艳到了。
顾之衍竟点了六七根蜡烛。
屋子里被照的亮堂堂的。
苏虞一边擦头发,一边警惕的看着顾之衍从床上起身,然后走到她跟前。
苏虞吞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的拿衣架,将洗干净的内衣裤放到窗台去晾着。
转身,顾之衍就在她身后。
苏虞笑了笑:“衍哥,你不睡觉啊。”
顾之衍深呼吸一口气,尽量的让自己语气平静一些,“过来。”
说着,他就伸手拉了她,然后往床走去。
被他的大手拉着,苏虞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心跳加速的感觉。
她跟着顾之衍,不知不觉人就已经坐在了床上。
顾之衍拿出一个药膏,然后坐在她一侧,轻轻柔柔的给她的额头擦药。
他的指腹带着润滑的药膏,凉悠悠的。
苏虞定定的看着顾之衍,心跳越发的控制不住,就像是下一秒就会跳出喉咙一样。
“衍,衍哥……我自己来吧。”
苏虞挡开顾之衍的手,准备去拿那个药膏盒,但让顾之衍让开了,“别动。”
他的声音好听极了。
顾之衍整个人就像是有声读物中男主角的具象,一举一动都叫人心动。
苏虞哪里还敢乱动啊。
等额头擦好了,顾之衍又拉着她的手臂擦药。
之后便看着苏虞,“别的地方还有伤吗?”
苏虞动了动左腿,“膝盖也擦破皮了。”
顾之衍听着,叹了一声,然后起身,蹲下,挽起她的睡裤裤脚,看到那些血痕,抬眸看苏虞:“以后要去什么地方,我陪你去吧。”
说话间,他又挖了一些药膏轻轻柔柔的朝边缘慢慢推揉。
苏虞皱着眉头,颇有几分娇嗔的样子,“衍哥那么忙,哪有那么多时间陪着我。
再说了,衍哥也不能一辈子时时刻刻都陪在我身边呀,我是个大人,不是小孩子,总归是要自己面对这个世界的一些事啊……疼。”
苏虞看着顾之衍,“衍哥,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顾之衍没好气道:“难不成下次你还要和那个刘痞子一起?”
经过这次,苏虞还真是准备把刘痞子当成自己可以信任的合作伙伴。
“啊……衍哥,你轻点,真的疼。”苏虞把这自己膝盖,不让顾之衍碰了。
看着顾之衍执著的眼神,苏虞觉得奇怪,“衍哥,你是在担心我吗?”
顾之衍拿开她护着膝盖的手,“你说呢?”
苏虞心里甜甜的,“好,我知道了,谢谢衍哥关心,但,我觉得刘痞子人挺不错,你也知道,我准备做点事情,我想刘痞子应该值得信任,今天要不是他,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从疯子的手下逃走。”
苏虞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因为顾之衍的脸色越来越黑,黑沉的叫人有些后怕。
这人长得好看。
但这人冷着脸,沉着眉头的时候也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质。
“桃源村的刘痞子刘元中?你认为他是好人?整个桃源村谁人不知道他是个混不吝的?他们夫妻在村里就不是个讲道理的人,你居然说他好?”
顾之衍是真的有些生气!
“何况你们孤男寡女,深更半夜才回来,出去一天,你就算不顾及自己的名声,难道也不顾及我的颜面?”
顾之衍收起药膏盒,给她裤脚拉了下来。
苏虞有些不服气,她干脆脱了鞋上床,躺在床上。
顾之衍灭了几颗蜡烛,只剩下两个蜡烛摇曳着,房间也暗下来许多。
顾之衍躺上床,“苏虞,你应该知道我是关心你。”
苏虞冷哼一声,“衍哥关心我是真的,但衍哥是不是也太大男子主义了一些?”
顾之衍:“……”他哪里大男子主义了?
“看来今日遇到的事情,还没让你长记性!”
苏虞笑了下,侧身过来,看着顾之衍道:“衍哥你不会是怕我和刘痞子给你戴绿帽子吧?”
顾之衍脸更黑了,“不知好歹!”要是从前,他不可能过问苏虞太多。
今日,他看到她受伤了,着急的不行,关心她,竟然还让她打趣!
苏虞撅着嘴,“衍哥……”
顾之衍翻身,干脆不搭理苏虞,这个女人最近真是大变样,现在都已经能影响自己的情绪了。
苏虞看他生气的样子。
想了想,虽然现在不是古代,但祖国成立不久,很多人都还是以前那种老旧思想。
顾之衍应该也一样。
即便他看不上自己,但名义上也是他的妻子,他怎么会让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走的太近?
哎,老顽固啊!
要不是为了生命值,谁要当后妈,谁要天天哄着你啊!
看顾之衍还不搭理自己,苏虞又挪了一些,离顾之衍近一些,白皙的胖瘦搭在顾之衍的腰间,“衍哥,别这样嘛,男同志也好,女同志也罢,现在你们部队,还有工厂,不都是男男女女大家一起做事吗?”
顾之衍听着,但腰间的那只手更让他分心。
也不知怎么的,总觉得这只手搭在他腰间软软的,不似以前那样让他烦心。
苏虞见顾之衍没说话,于是继续说道:“我以前名声更差啊,当郭菊知道她老公和我一起时,也担心来着。”
顾之衍冷哼一声,“你还知道你自己以前是个混不吝的。”
苏虞笑了笑,“衍哥说的对,我以前真是糊涂,还好我迷途知返了是不是?”
顾之衍没说话。
苏虞继续说道:“衍哥,我能变好,刘痞子也会,其实他们夫妻也不是坏人,名声差不过是因为一直在村里都被人欺负,他们被人欺负怕了,只能强硬起来,这样才能保护自己的家人和孩子。
村里的人都是欺软怕硬的,所以,只有让自己变成那个难搞的人,别人才会远离自己,怕自己。”这些都是今日和刘痞子聊天时,刘痞子提及的。
“衍哥,我和刘痞子没什么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