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全职法师之铭纹法师 > 307。密集恐惧

307。密集恐惧




  几天之后,卡萨世族的人到来。

  赵满延倒是没有出去一起欢迎。

  因为他们还不配。

  至于说什么最年轻的超阶法师?

  在赵满延看来,也就是一个笑话而已,完全不值得在意。

  而之后的几天过去,卡萨便是中了毒,同时,阿尔卑斯学府的一位女子,也是死在了那费伦瀑布下。

  正在这里修炼的海蒂察觉到了这一幕,几乎吓得小脸发白。

  第一个赶到的是布兰妾,她唤了几名巡逻学员前去深潭下面打捞。

  海蒂坐在瀑布旁公园石凳上,整个人有些失魂落魄。

  她修为是高,可她一样涉世未深,甚至她这是第一次离死人那么得近,尤其是她从自己脚下的河水飘过去,那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的那一幕,给她造成了极大的心灵冲击,到现在浑身还不自觉的抖麻。

  紧接着,赶来的就是赵满延等人。

  “我,,,我不久前才和她说了话,她很高兴的告诉我,她快完成了她的作品。”海蒂有些魂不守舍的说道。

  等冷静下来之后,海蒂意识到那个飘下去的女孩正是跟自己打过招呼的女花匠,艾美拉。

  她是阿尔卑斯山费伦学院的造型师,所有的花丛、墙画、路灯挂饰、门口的花环门都是她自己做的,她是一名植物系的法师,修为并不是很高,但却热衷于此,整个学院的人都认识她,称她为费伦小仙灵。

  她是一个孤儿,有一段很糟糕的过往,到了这里之后便好像对一切都充满了希望,做着自己擅长和喜欢的事情,给整个费伦学院一个最美的景色,大家也都很喜欢她。

  她明明还有那么长的生命,她这般善良有爱勤劳,一定会得到更多人的赞许,会遇到心仪的男子,会经常带着跟她一样热爱花的孩子回阿尔卑斯山学府...

  然而却不想到,就这样结束了??

  赵满延检查了一番,旋即说道:“是她杀,而且出手很是果断,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但出手人不是对她有什么想法的....”

  就是单纯的杀戮。

  之后,赵满延便是负责起了这件事的调查。

  但第二天的时候,费伦学院的大钟楼便是被摧毁了。

  出手的人是卡萨世族的一位家臣。

  虽然赵满延也很不爽这种装比的人,但说白了这到底是阿尔卑斯学府的事情,他没有站出来,倒是将凶手,也就是伊迪丝给指认了出来。

  但是这个时候,佩里院长却是没有交人的意思,因为,她们阿尔卑斯的学员,是不允许卡萨世族肆意凌辱的。

  不论赫卡世族的人多么强势,此时此刻,她没有一点点退让,从最初对卡萨世族的恭恭敬敬,到如今直接与卡萨世族公然对抗,铁骨铮铮,佩里院长也仿佛变了一个人。

  而支持佩里院长的呼声非常高,事实上佩里院长完全可以将伊迪丝交出去,与卡萨世族的关系兴许还有挽回的余地,可她没有那样做。

  阿尔卑斯山有自己的尊严,即便是恶贯满盈,她只要还有着阿尔卑斯山学府的烙印,便应该接受最公正的裁决,而非因为卡萨世族的施压下将她交给卡萨世族!

  赵满延因此也算是答应了她们的慈善活动。

  本身就呼声极高的赵满延,这下子在阿尔卑斯学府,那简直就是独宠一样。

  每天女学员们都在围绕着他。

  能在花丛之中度过却不沾身,他都有些佩服自己了。

  当然,其实他的目标还是明确的,不然的话,怕是没这么正人君子表现的。

  之后在莫凡赶往圣裁院的时候,才算是明白了之前发觉的不对在哪里。

  这一切的一切,竟然都是来自于伊之纱。

  显然,他再一次体会到了这些玩权谋人的可怕之处。

  简直就是杀人于千里之外!

  不过,相比莫凡的话,他倒是没去寻思这么多,每天逗逗海蒂,调戏调戏布兰妾,生活简直美滋滋的。

  也就是圣裁院之行结束以后,莫凡又表示需要去一趟埃及。上一次北疆的事情,由古老王帮助,欠下了一个人情,所以他需要去为古老王开启冥界之门。

  ...

  “珈蓝老师,我这次去埃及是要做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你确定要让海蒂跟我们一同前往吗?”在离别的时候,莫凡非常认真的说道。

  “你也知道,她现在处在一个修为的瓶颈,需要一些奇遇与生死历练,才有望进入到超阶,我想你的行程肯定不会枯燥,对海蒂来说是一件好事。”珈蓝老师也非常诚恳的说道。

  “莫凡,珈蓝老师也是一番苦心,你就同意吧。”李教授劝说道。

  “我答应了。”不等莫凡说话,赵满延便是应了下来。

  旋即道:“布兰妾老师,要不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埃及逛一逛吧?”

  “布兰妾老师,赵满延也是担心他们几个大男人照料不好海蒂,反正你也是年轻人,不如你也出去活动活动?”李教授询问道。

  “李教授说得也有几分道理,正好有一位老师在,我们也会更加放心。”珈蓝老师点了点头。

  “布兰妾,你确实也需要去外面走一走了,总是留在学府里,只会埋没了你的才华。”佩里院长此刻也认同了起来。

  随着她们的劝说下,布兰妾也答应了下来。

  莫凡则是拉着赵满延说道:“大哥,我们这一次可是要去金字塔的,你拉着她们做什么??”

  “废话,你说干什么?”赵满延白了眼他说道。

  莫凡一阵无语!

  “而且,在和你说一件事,金字塔超阶法师是无法进入的,但是进入其中却是需要一位混沌系法师。”赵满延说道。

  “所以,你根本不用进入金字塔?”莫凡人都傻了。

  “对啊,海蒂是混沌系法师,有他跟着你才能开启冥界之门。”

  赵满延仿佛看白痴一样的看向了莫凡:“啥也不知道,就瞎几把闯,你还真的是够不要命的。”

  “额...我还真的没有考虑这么多。”莫凡说道。

  赵满延没有在和他废话,与其和他在这里叽叽歪歪,还不如和海蒂以及布兰妾继续培养感情。

  万一有机会一亲芳泽那!

  ....

  坐上了飞机以后,他们便是开始休息。

  “尊敬的国际乘客们,很抱歉的通知你们,我们的航班将提前降落在新苏城,请各位国际乘客自行调整接下去的旅程。”航空广播忽然间响了起来,一下子弄醒了正在熟睡的几人。

  那些埃及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都只是哀嚎了一声,却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甚至有几个中年阿拉伯胡子大叔依旧翘着二郎腿,镇定自若的将报纸翻到了第二个版面。

  “怎么回事?”布兰妾询问道。

  “开罗好像在打仗,暂时不接纳除军事之外的任何航班。”坐在后面座位上的一名青年说道。

  “打仗??”穆白一脸愕然。

  怎么这些人把打仗说得跟航空管制一样那么轻松,打仗尼玛可是大事啊!!

  “大概是蝎人与蛇人吧,每到这个季节,她们都会出来掠夺一番,好为它们庞大数量的蝎卵和蛇卵补充足够的孵化能量。”阿拉伯大叔翻看着报纸。

  “大叔,你们这里经常发生战争吗?”海蒂询问道。

  “那是当然,若没有那些该死的亡灵,我们埃及早就统治全世界了。”阿拉伯大叔说道。

  对此,众人纷纷笑了起来。

  其实埃及人对于和亡灵厮杀,已经是家常便饭,所以说,自然不会恐慌什么。

  “尊敬的国际乘客,我们很抱歉的通知大家,新苏城南面已经被妖魔占领,航班将原路返回,给您带来不便敬请谅解。”还没飞多久,又一个新的广播传来。

  这个广播发出,乘客们就不太能够镇定了,不少人都凑到了窗户边上往地面上望去。

  事实上他们已经抵达新苏城城外了,机场也是在一片湿沙漠旁,从这里望出去,新苏城就在地面上,正被一块块薄薄的云遮挡着。

  透过那些薄云,可以看见小小方块密密麻麻的城市正被一股股黑色溪流一般的东西给侵袭着,在这海拔七千米的高空中俯瞰下去,倒不能称之为壮观,主要是一切都看上去太渺小了!

  “很抱歉,尊敬的国际旅客们,我们的燃料恐怕无法原路返回,其他城市航空拥堵,无法维持我们在高空中盘旋列队,我们将强行降落在新苏城。飞机下降之后,将会有一队卫法师保护大家撤离,届时请严格听从指挥,不要妄自行动。”广播再一次响了起来。

  接连三次广播之后,这些人瞬间不淡定了。

  返回去还好,至少不会被掺和进来。

  可是,现在竟然都无法返回了。

  而且还需要迫降到亡灵密集的地方?

  他们这些人都是普通人,这样下去的话,那不是找死嘛?

  任谁这种情况下也无法淡定。

  “请尊重安排,我们也是迫不得已。”乘务员好言相劝,甭管乘客们怎么动手,怎么辱骂,他们倒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失态,这素质也是让人钦佩有加。

  “外面这么乱吗?”布兰妾过了好久,终于吐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阿尔卑斯山学府呆的时间长了,布兰妾还以为天下太平,哪知道才前往第一个地方,便是这样一幅让人吃惊不已的景象。

  “世界一直都是如此,也就是你们这些避世修行者不知道罢了。”赵满延说道。

  人类和妖魔之间的战争,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妖魔处在强势的地位,它们所霸占的领土也是人类蜗居的百倍千倍,一旦某个部落、帝国过于强大,不同的妖魔种族不能够相互牵制,那么嗜血的妖魔们便会侵犯人类的城市!

  其实不单单是埃及这里,他们的国家不也一样如此?

  地大物博的同时妖魔更是五花八门,先不说现在威胁最大的两万公里的海岸线,在内陆里著名的妖魔帝国便有亡灵帝国、昆仑帝国、洞庭湖大部落、秦岭大部落、南山大部落、北疆荒兽...这些可都是极大的威胁。

  也就是这些年,昆仑帝国没有什么动作。

  不然的话,夏国还不知道是怎样的。

  毕竟,昆仑妖国那可是世界排名第七的妖魔国度。

  可不要小看了这个世界第七。

  有一点,是要明白的,对方可就盘踞在他们国家之内!

  和其他一些妖魔帝国是不同的,并非是那种无人之地...

  飞机正在侧飞,正好可以望见下面的情形,埃及说得蛇蝎可不是对凶残歹毒女人的比喻,而是真正的上半身为女人,下半身为蛇或为蝎的蛇蝎人!

  蛇人为蝎人的附庸,但它们也可以相互交配,出现那种下半身为冗长狂蟒,上半身为女巨人,六条手臂为蝎的蛇蝎人。

  这种蛇蝎人由于血统不够纯粹,被蛇人一族和蝎人一族都不是很看得起,在战争中往往充当先锋炮灰,但它们身份低微不代表它们战斗力就会逊色于那些血统纯正的蝎人或者蛇人!

  这算是非洲比较强大的一个族群。

  “...”

  “你们不怕吗?”海蒂看到他们在诉说这些蛇蝎,感到非常不解的问道。

  “有什么好怕的,一群战将、奴仆而已,随手就能灭掉一大片的。”莫凡说道。

  “那个,,,海蒂有爬虫密集恐惧症,等等你们多照料照料她。”布兰妾插话道。

  闻言,赵满延三人都是看向了她。

  “嘿,原来你也有怕的啊!”莫凡说道。

  要知道,一直以来,海蒂可是很臭P的。

  心高气傲的女人,总是无法惹人喜爱的。

  “放心吧,有我保护你。”赵满延柔声说道。

  “嗯~”

  有了莫凡这一个比较,海蒂就忽然觉得,赵满延好温柔。

  莫凡:MMP,赵满延你不是人!

  他简直就是当了僚机!!

  而且,还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

  赵满延只是微微一笑,对于莫凡的眼神埋怨一点都不在意。

  毕竟,他跟着来到这里,为的不就是海蒂和布兰妾?

  要不然的话,在威尼斯享受人生,它不香嘛!!

  干嘛要满世界疲惫的跑来跑去?

  他又不是闲的没事做。

  莫凡也不是一个在意这些事情的人,很快她的目光就放在了那些蛇蝎的身上。

  相比于海蒂的害怕,他反而喜欢这种数量密集的妖魔,因为他的火焰就是它们的克星!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