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入豪门当家长 > 第4章 血脉和后裔

第4章 血脉和后裔


李哲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跪在眼前的女子,腿麻了,脑袋宕机了,浑身上下都不好使了。

但是从外表上看,此时的李哲沉静内敛不动如山,显得非常有气势。

虽然他依然不明白自己怎么能感知到女子的内心情绪,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能听懂她所说的古怪语言。

但是女子的行为就像一把钥匙,在他脑海记忆中解锁出了一个血色的铭文。

血脉!

随之而来的还有两段信息,血脉传承、血脉压制。

“我这是多了个女儿?我刚才对她进行了血脉压制?”

李哲拧起了眉头,暮光之城里的爱德华咬了伊莎贝拉,伊莎贝拉可没称呼爱德华‘爹爹’,而且是女人咬的自己,又不是自己咬的她这辈分有点儿不对劲。

李哲活动了一下身体,让自己的背部靠墙,努力让自己装范儿不露怯,像个大反派一般冷声发问。

“你刚才为什么喜悦?现在又为什么恐惧?”

“”

“我感到喜悦,是因为父亲您赐予了我真名,我恐惧,是害怕您对我责罚。”

“真名?”

“是的,我的真名是暮雨。”

“”

李哲心中疑惑,但语气冰冷:“之前为什么咬我?”

暮雨的耳朵里开始流血,各种负面的情绪波动更加强烈了,好看的背部也开始微微的颤抖。

“我遭到了联邦人的伏击,血源受到了不可恢复的严重损伤,我当时已经快要死去了,神志不清,所以”

李哲想起暮雨咬他时候的眼神,确实是迷茫而疯狂的。

而且他能够感知到暮雨此时此刻心中的惶恐,有一种“她不是骗人”的确认感。

但李哲心中怨气未消,板着脸冷声问道:“但我看你现在,不像快要死的样子!”

“”

暮雨沉默片刻之后,身体忽然不再颤抖,语气平静的说道:“父亲大人,我愿意把您的赐予归还,但是我有份重要的情报,求父亲大人在我死后,把它带给您的子民。”

我的子民?

李哲不明白暮雨的情绪为什么突然安宁下来,好似得到了一种解脱。

李哲冥思苦想大半天没想明白原委,但这对他来说已经不是最紧要的。

“咕噜噜~咕噜噜”

最紧要的是李哲突然感到肚子好饿。

可以兜里没钱连吃几十盘涮羊肉,还好意思赖皮让女孩子付账的那种饿。

但是手机几乎没电了,菜鸟驿站里的东西也拿不出来,李哲只好看向了暮雨。

“我饿了!”

“”

跪在地上的暮雨愕然抬头,好似在确定李哲的意思。

李哲冷冷的道:“有吃的吗?”

暮雨颤声答道:“父亲是要我去找吃的吗?”

李哲皱起眉头冷冷的道:“难道你让我去找?”

“我这就去!”

暮雨的身影一闪,就消失在李哲的面前,下一瞬已经到了屋子的门口,再下一瞬就彻底没了影儿。

李哲呆坐在墙边,好几秒钟都没反应过来。

他赶紧爬起来窜到门口,却不想速度过快控制不住差点儿跌倒。

李哲也顾得不那么多了,把住门边向外偷看,眼看着暮雨的身影飞速的掠过旷野,比骑着摩托车的时候还要快上一大截。

李哲忍不住惊讶出声:“这是日行者吗?”

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听说过所有跟血族有关的传闻,都充满了血腥、强大和神秘。

一个普通的血骑士,就堪比联邦的e级基因战士,血爵士就堪比d级了,血族子爵甚至超过联邦的c级超能战士。

但是血族有一项致命的弱点,他们天生畏惧强烈的阳光,很少在晴天的时候出门活动,就算是外出活动,也会用特殊衣服、盔甲、头盔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而像暮雨这样抛头露脸的在阳光下奔跑,只有传说中的血族日行者才可以。

之所以是传说,就是数量稀少神龙见首不见尾,从没有人真正见过。

这种血族,极度危险。

但是看着暮雨飞快的远去,李哲忽然喃喃道:“她不会是怕了我,跑了不回了吧?”

自己刚才让她去找吃的,那种玄之又玄的血脉压制就消失了。

而此时李哲感知到暮雨的情绪,那是强烈的喜悦和快乐,就像被家长和老师蹂躏到极限的孩子突然上了大学,离巢的鸟儿一般自由奔放。

这种感知连系随着暮雨的远去逐渐变淡,一直到她看不见影儿之后,才完全消失。

李哲收回了目光,看向了掩藏在墙角的炫酷摩托车。

长长的车身,超大的轮胎,充满了既细腻又狂野的机械朋克风,比蝙蝠侠的那辆摩托更符合李哲的审美。

“嗯!我那个便宜闺女也比猫女更带劲儿。”

李哲绕着摩托车绕了两圈儿,连个点火开关都没找到,只好悻悻的打消了趴上去过过瘾,顺便一溜烟儿跑路的念头。

他现在有些犹豫,星空联邦无休止的宣传血族的邪恶,但也有流言传说血族社会的种种美好,其中真假他并不知道。

但是李哲现在极度缺钱,而且血脉压制不是假的,自己真的可以制约暮雨不再伤害自己,那么是否还要在塔克城厮混下去,五个金币、十个金币的攒钱呢!

李哲考虑了一下,决定在原地等一阵子,听说血族都喜欢收藏黄金、白银之类的贵金属艺术品,对于现在的李哲来说非常有吸引力。

当然如果暮雨真的不回来,李哲就想办法把摩托车拆了,拿一部分零件换钱弥补自己的损失。

暮雨把他带到这里来的时候,除了贴肉存放的手机和金币、纸钞之外,把他的背包、摩托车连带虎纹猫全都丢了。

不过说是损失也不完全对,李哲挥动胳膊,尝试着跳了跳,发现自己的力量、敏捷能力都大幅度提高了,如果这跟暮雨有关的话,那自己也不算亏。

。。。。。。。。。。。。

暮雨回来了,肩膀上还扛着一个床单包裹的东西,打开之后露出了一个浑身瘫软,满脸惊恐的小女孩。

李哲眼皮子狂跳道:“这是什么?”

暮雨道:“这是给父亲您的食物。”

李哲的脸色顿时阴沉无比,厌恶的喝道:“你是要让我吃这种‘食物’吗?”

暮雨惶然说道:“父亲大人,我找遍了周围的聚集地,这是最纯洁的一个初女了”

李哲愤然道:“我不吃小女孩儿!”

暮雨赶忙道:“对不起父亲大人,我很快就去换个男孩儿回来。”

“”

李哲脸色铁青的看着暮雨,一直看到她心里再次充满畏惧。

“我不喜欢吃人,你明白了吗?”

“”

“知道了,父亲大人。”

李哲努力平复了心情,缓和了语气问道:“我喜欢吃丛林中新鲜的肉食。”

暮雨恍然明白,她遇到李哲的时候就是在丛林中。

“父亲大人,我们已经远离了塔克城,但是东方的丛林中有新鲜的鹿和虎。”

“那走吧!”

李哲站起来往外走去。

暮雨看了地上的小女孩儿一眼,跟随着李哲离开了废墟。

李哲知道暮雨想杀了小女孩儿,但是如果对一个孩子杀人灭口,他真的下不去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