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和女神荒岛求生的日子秦烈林秋竹 > 第1810章 出乎预料

第1810章 出乎预料


面对轩辕天赐这个问题,秦烈未曾回答。

意味深长的看了轩辕天赐一眼,抱了抱拳,就回到擂台的角落去了。

今天两个人都知道这是一场生死局,所以多说无益,一切手底下见真章。

回到擂台边角后,台下的裁判终于敲响了比赛开始的铜锣。

秦烈取了一把刀,轩辕天赐则取了一把长枪,他们的这场比赛是兵器战。

本来像半决赛这样的比赛,到底是比拳脚还是比武器,是需要进行抽签随机决定的。

只不过在比赛开始之前,秦烈和轩辕天赐都同时选择了兵器,那也就没有抽签的必要了。

为什么要兵器?

自然是杀人方便了。

二人取了兵器后,又来到了擂台的中央。

秦烈马步扎下去,下沉,做了一个起手式。

包括轩辕天赐也是一样,两手紧紧攥着枪身,脚步后移,一个起手式。

轩辕天赐阴狠着脸,沉声道:“秦烈,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了吗?”

秦烈表情认真,低声道:“谁不是呢!”

“红刺的死,你该为她偿命了!”

说完这个,两个人几乎同时动了起来,二人都是后腿发力,暴喝一声过后飞速往对方冲去。

两个人速度都极快,顷刻之间就搏杀到了一起。

而且两个人一接触,直接展开了搏命似的对攻。

秦烈的大刀披头盖脸的对着轩辕天赐砍下去,刀身几乎被拉出了残影,力道十足。

轩辕天赐也不是等闲之辈,枪身架住秦烈的刀口以后往侧面一拨,顺势就让秦烈的刀滑了出去。

枪身这边斜向一挑,枪身的棍就顶在了秦烈的胸口上。

秦烈没有持刀的那只手顺势抓住了轩辕天赐的枪身,身子往后一退,在空中划出一个大圆环之后又猛的往前一推。

借力打力之间,就把轩辕天赐给轰了出去。

双方就这么着短暂的接触过后又分开了。

一个照面,读懂了对面的本事。

秦烈有恍然大悟的表情。

果不其然,这轩辕天赐也接受了基因改造,他的力量和速度都远比之前秦烈和他交手的时候高。

刚刚他的胸口不是被轩辕天赐的枪身点了一下吗,秦烈到现在都还觉得生疼。

这绝不是之前的轩辕天赐能做到的。

而轩辕天赐对秦烈的身手同样惊恐!

他自己经历过改造,他很清楚他的力量和速度成长到了什么程度。

他的体质原本就比萧星耀要高,他们两个是一起去接受改造的。

然后出来以后,轩辕天赐仍然要比萧星耀高出一头。

上次萧星耀和秦烈的对决,萧星耀直接把秦烈给碾压了。

现在轮到他跟秦烈打,居然拿秦烈没有办法了?

方才的交手,让他感觉到,秦烈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竟然都和他不相上下。

特别是他猛的反击那一推,居然能把自己推开。

这就更加说明了秦烈的力量强大。

不是……

自己通过基因改造获得了现在的身手。

秦烈这么强大的身手又是从哪里来的?

这情况把轩辕天赐搞懵了!

从哪里来?还能从哪里来?

轩辕天赐他们既然都可以利用基因改造把自己变强,秦烈自然也不傻,他也同样的在利用其他办法。

昨天古松派人送来了两支基因强化药剂,说的是在两个小时之内可以达成跟基因改造一模一样的效果。

在方才准备上台之前,秦烈就已经把其中一支药剂注射下去了。

所以现在的秦烈和轩辕天赐还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

双方要赢,就必须要靠平时的作战经验和技巧,双方拼的还是硬实力。

你搞笑吧,秦烈才不会傻到在没有任何依仗的情况下又一次和改造过的人拼命。

上次对付萧星耀时他就有经验了,他怎么可能在同一件事上吃两次亏。

而这些都是萧家人不知道的。

萧阳萧星耀在看台上看到了这个场景,甚是诧异。

萧星耀最有发言权,因为他之前和秦烈打过。

他当时就在台上惊声说:“怎么可能?”

“秦烈怎么可能也变得这么厉害?”

“他也被改造了?”

一波三连问,萧星耀把目光对准了萧阳。

可萧阳又哪里知道这个东西,他原本想的是,轩辕天赐都已经被古家的人专门改造过了,其实力一定远在秦烈之上。

上去不到一分钟就能把秦烈杀了,那个时候就等于发起来总攻的信号。

他们的所有计划也就能开始实施了。

结果没想到卡在了第一步?

别告诉我这个秦烈居然杀不掉吧?

萧阳有点儿不理解,转头又去看萧媚,赶紧问道。

“妹妹,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被改造后的轩辕天赐只能和秦烈打个平手,秦烈的本事应该远没有这个水平的呀,你帮他也改造了?”

萧媚无语,翻了个白眼,嗤笑道:“哥,亏你也想得出来,我帮他改造,我帮他改造我能有什么好处?”

萧阳:“但你说的,这个世界上研究出基因改造技术的,只有你背后的古家,你没帮他,他怎么忽然之间提升实力?”

萧媚本来也没有头绪的。

但听完萧阳的话后,她忽然有了想法。

她嘴角上扬道:“那么很显然,除了我之外,还有古家的人出来了,并且秦烈和他取得了联系。”

“啊?”

萧阳诧异的喊了一句,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其他古家人,谁?”

萧媚道:“那就不知道了,我在古家三十年,得罪的人不在少数。”

“哎!”

萧阳听着,重重叹气道:“在这关键的时候,怎么还能发生这样的事呢,你为什么就不能早点儿发现?”

“你慌什么?”

和萧阳的慌张形成强烈对比,萧媚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放在扶手上,靠着椅背,挑起了二郎腿,从旗袍下面露出她那双依然诱人的雪白长腿。

哪怕已经五十岁,她仍然性感得不可方物。

躺在椅子上,她吐气如兰:“我在古家的对头虽多,但三十年他们都没有斗过我,难不成在今天他们就是我的对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