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顶流塑料夫妇在恋综爆甜 > 第78章 我会记得

第78章 我会记得


78

学校里最好看的两个人开始走在一起了。

操场上, 食堂里,甚至放学回家的路上。闻衡和顾声旁若无人,都没在意全校惊呆的目光。

清冷少年, 和拽拽的少女,实在过于瞩目。

“他们什么关系啊现在?”

“听说那天珊珊找转校生麻烦了,是闻哥出面……”

“卧槽, 那这是在一起了?”

“没有吧!你别瞎说啊”

学校里有各种各样的猜测,顾声偶尔能听到只言片语。

高马尾的少女径直穿过楼道走回教室, 把所有人的目光和议论甩在身后。

直到回了座位,看到闻衡的时候,她歪了歪头:“我参加。”

闻衡正把分好的卷子放到她桌上, 闻言抬眼:“嗯?”

“话剧节。”顾声看着他。

既然可能会一直在这里, 那她不要畏畏缩缩, 要做她自己。而且……反正那个什么系统, 也一直在让她尝试。

「试试吧!迈出第一步,说不定就是你璀璨星途的开始!」

「你就是未来的收视女王!」

顾声已经能和闻衡说一些被人不知道的事, 但这些话过于中三,顾声并不想和闻衡说。尽管他说“他都想听”。

但至少,顾声在他面前, 有做自己的信心。

闻衡目光沉静,轻轻一笑:“好啊。”

那他就陪她。

……

闻衡和顾声的名字真的出现在话剧节报名表上的时候,班长都惊呆了。

因为这个活动评比还有奖金的,其他班都推班花什么的来参加, 他本来已经不抱希望——没想到??

校草和校……比校花还好看的人, 真的一起上了?

那他们班指定行啊!

班长也顾不上八卦了,兴奋地说:“好好好!你们俩定好了剧目告诉我就行!”

闻衡不置可否。

他主要是陪顾声,她想演什么就演什么。闻衡对于演戏没什么兴趣, 也不觉得自己能演得多好。

只不过在课后,和同桌多了件要一起做的事。这很好。

顾声其实很喜欢表演。

之前拒绝班长,是因为讨厌被人们恶意议论,所以只好装着毫无兴趣。

但现在,至少有一个人能看到真实的她自己了。

学完每天的功课,她和闻衡会花点时间讨论话剧的事。

听说其他班级的参演人数都不少,他们俩的节目却只有两个人,要演出丰富有趣的剧情还挺有难度。

显然班长也没指望他们能有趣,好看就够了。

顾声翘着椅子,一下下往后晃着。她的脑袋枕在椅背上,发尾轻摇,很随意的样子。

“双人就双人。”她说。

反正她也没其他朋友,找不到一起合作的人了。

闻衡对此欣然接受,问:“两个人的剧本——骑士与公主?”

顾声翘的椅子“砰”地落回地上,闻衡下意识伸手去扶:“小心。”

“咳、咳——没事。”顾声摆了摆手,重新坐好。

“你别激动。”少年扶着她的椅子笑了。

顾声斜他一眼:“谁激动了?我才没想演这么俗的。”

闻衡“哦”了一声,十分虚心地问:“那你想演什么呢?”

顾声又扫他一眼,然后一本正经地说:“演《父与子》。”

闻衡:“?”

然后他没忍住,笑出了声。

顾声开始和他开玩笑了。

那是她从原来的地方带来、却小心藏起来的,生动而真实的自己。有一点不驯,一点蔫坏,非常……非常鲜活。

此时少女眼中是狡黠的笑意,闻衡忍不住低下头,离得近了些。

这年他大概就有一米八五,比顾声高很多。低下头的时候,竟然让人有种被整个笼罩般的感觉。

“是我演父吗?”少年压低声音笑问。

顾声又闻到了扑面而来的清冽,从少年眼底看到了倒映出的自己。

她竟然有点脸热,别开视线:“想得美。”

教室很空很安静。

这一年的深秋好像格外晴暖。

闻衡看着顾声透红的脸,点点头,唇边带笑:“嗯,是我想得美。”

……

当然,顾声不可能真的和闻衡演《父与子》。

学校里那么多人暗戳戳地看着他们,她可不想演喜剧。

最后顾声挑中了一个杀手的故事——有点酷,但又不是完全的酷,因为那是两个笨蛋杀手的故事,他们被雇佣去杀一只猫咪,最后却救下了猫咪。虽然任务双双失败,但他们却拥有了更多别的东西。

顾声对于能演杀手表示十分兴奋。

“是不是很符合我的性格?”她问同桌。

在学校里她一直又拽又高冷,表现得像校霸一样。

同桌正在给她判作业,闻言低笑:“是很符合。”

判完,把顾声错了一半的卷子交还给她,道:“笨蛋杀手,你符合一半。”

小笨蛋。

顾声眨了眨眼,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卷子,才反应过来。

“你骂我!”她瞪着闻衡。

少女清澈黑亮的桃花眼漾着一层愠怒,表情灵动得不得了。

闻衡的心脏也跟着动。

顾声还在怒:“你小心被我暗杀。”

闻衡笑得不可遏制。

而前排的同学:“!”

两人纷纷夹紧了后脖颈。

对于后排的两位神仙,他们一般不敢回头偷看——但是声音、它隔绝不了啊!

全校的人都在猜闻衡和顾声有没有在一起,女生们关心闻衡,男生们关心顾声,每天都在猜来猜去。作为离这两位最近的人,他们听着这对话,深深觉得——

谁他妈谈恋爱是这样的啊!

动不动就杀来杀去的!

所以说顾声这么拽这么凶的女生,就算再好看也没法在一起的吧?是吧?!

他们夹着后脖颈继续做题。

然后却听见他们全校的高岭之花,嗓音清冷却带笑:“我错了。”

前排的同学:“!”

这次他们人都麻了。

这他妈是哄人吧?!是吧??

闻衡这种人,也会哄女生??!

前桌同学心中惊涛骇浪,后排的两个人并不知情。

顾声轻哼了一声。

然后她才扯过自己的卷子,指着后边的错题:“给我讲。”

前排内心:“她真的好凶!好拽啊!”

闻衡声音温和:“好。全都讲,一道道来。”

前排:啊啊啊啊啊!卧槽!救命啊!

……

生活一天天往前滚动。

顾声就一边准备考试,一边准备话剧,好像也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顾声觉得在后者上,她能展现出优势。虽然闻衡比她学习好,但她比他会演啊。

不过她发现,闻衡这个人在表演上好像也有点天赋。

看他表演并不觉得僵硬,整个人都很自然。再加上过于犯规的脸,顾声和他一起排练的时候偶尔还有点紧张。

每天学习,排练,好像一直都在一起。连学校里的同学都已经习惯他们一起出现的身影。

“珊珊,你说闻衡不会真的喜欢那个转校生吧?”

虽然顾声已经转来几个月了,但他们还是习惯性用“转校生”来称呼她。

——不然怎么叫?难不成叫美女,叫校花吗?

珊珊后来在闻衡的警告下,没敢再招惹顾声,但还是满脸的酸:“闻衡才不是喜欢呢!他就是可怜顾声没朋友,没人搭理罢了!”

“有道理哦。”

“也是。”

珊珊想,顾声还真敢和闻衡一起登台表演,她倒要看看顾声能有什么水平!

顾声对于自己五分钟的短剧很认真。

她从小就有大明星的自觉,要正视自己每次表演的机会。

他们每天抽时间排练,一点点探讨所有细节。闻衡也很认真,和她一起认真对待这个小小的剧本。

有天排完,顾声忽然问闻衡:“你以后想做什么?”

她总觉得,闻衡这人长成这样,表演又似乎有些天赋,要是去演戏的话应该也会爆红的吧。

闻衡轻轻扬起眉梢:“不知道。”

在遇见顾声之前,他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学习也只是因为,觉得这是应该做的事。

闻衡也能听到一些莫名的声音,但似乎还很模糊,并没有顾声告诉他的那样清晰的剧情。

以后会怎样,现在还未可知。

顾声晃了晃腿,看着窗外的天空:“我从小就想当明星——大明星。”

不是因为这什么破系统,而是她喜欢。哪怕被送到了这么一个不认识的世界,她也还是心存希望,完成自己的梦想。

闻衡的视线落在她身上,觉得她好像真的在发光。

少年也郑重点头:“我等着看。”

或许哪年,街头小巷就看得到她的脸,听得见别人议论她的作品、她获的奖。

闻衡希望自己看得到。

他们那个小剧本的结局,是笨蛋杀手们救了猫咪,放弃了杀手的职业,回归乡野,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家庭。

排完之后,顾声松了口气,她觉得表演的效果应该不错。

那天他们一起放学回家。

已经是冬天了,说话的时候唇边会呼出白气。两个人慢慢走着,被夕阳拉出长长的影子。

剧本里那两个笨蛋杀手也是这样,携手走向了平凡的生活,走向家庭。

在这个年纪,十几岁的青春期。

所谓家庭,结婚、生子,好像都是很遥远的事。

那年的他们只是过着此刻的年少光阴。

顾声踩着闻衡的影子,偏过头看见少年清冷优越的侧颜。

或许是刚才角色的圆满情绪还在心里,顾声忽然问:“你以后会结婚吗?”

闻衡也侧过脸,笑起来:“怎么?”

“好奇一下!”顾声别过脸,“就是有点好奇,你以后会有孩子吗?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孩子?”

闻衡静静看着她的侧脸。

半晌后抬手,在冬天的夕阳里轻轻戳了一下她的脸。

又软又暖。

顾声转过头瞪他:“干什么!”

闻衡笑着不说话。

他在心里回答她的问题——

会结婚。

或许会有孩子。

……什么样的孩子呢?

少年垂在身侧的手动了动,想握住她不安分晃来晃去的手,但终究忍住了。

最后只是笑着,和身旁的女孩一起往前走。

未来还很模糊,但就像他希望看得见顾声以后的光芒一样。

他希望,以后其他的那一切——

也和她有关就好了。

-

学校的考试结束,话剧节就要到了。

班主任彻底意识到顾声这个新同学的成绩是很一般,不至于很差,但也确实不会拉高全班平均分,他也就放置不管了。

顾声也不求在成绩上能赶超闻衡,只要能好好表演完就好。

等到了话剧节这天——

因为听说闻衡和顾声要参加,当天礼堂被围观群众挤得爆满,活动热度比往年高了好几倍!

“他们到底演什么啊?”

“顾声那么拽一个人,她表演的时候会有表情吗?”

“肯定没有啊,木头美人听过吗?顾声肯定也就是靠脸!”

“别说,闻哥估计也是吧……”

各班的节目一个个上,班长在观众席一个个看过去,觉得不管闻衡和顾声演什么——至少从颜值上他们班还是稳稳赢的。

后台,顾声换上了黑色大衣,戴着半张脸那么大的墨镜,露出的半张脸又白又小,却绷得很酷。

闻衡穿的是黑色制服,也很冷酷。

两个人都是一身黑,站在后台的人群中却非常显眼。

终于等到他们两个上台,顾声深吸了一口气,和闻衡对视一眼,然后走上了台子。

观众们都一片寂静,看着这两个人。

他们演绎着冷酷的杀手,却也演绎着柔软的笨蛋。

那个很酷很不爱理人的少女,在台上竟然那么鲜活,每一寸神情的变化都不自觉牵动了所有人的视线。

而他们熟悉的那个清冷少年如她一样。

他们认真说着每一句台词,做好每一个表情。

最后小猫咪得救,而杀手失去了人物,却拥有了彼此。

手牵着手,获得新生。

台下的观众们愣是看得呆住,等结束了三秒之后才想起来鼓掌。

“呜呜呜怎么回事!竟然演得这么好!”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他们好配……”

“可恶,虽然不想这么觉得,但是竟然是真的……”

掌声像一阵浪潮,涌上舞台。

顾声站在这个世界的聚光灯下,第一次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那一年他们两个携手,站在学校简陋的小舞台上,完成了第一次合作。

牵着的手后来就没松开,一直走到了台下。

顾声沉浸在刚才观众们的反馈之中,心脏怦怦跳。

她想,她以后一定还会演出更好的戏,有更多的观众,被更多人喜欢。

「没错!你一定会成为收视女王,拥有数不尽的粉丝!」

「准备好开启你辉煌的人生了吗!」

顾声没搭理那声音。

可她也觉得,或许那系统说的是对的。

此时的闻衡却有些怔忪。

在真正表演的时候,他脑海里的声音忽然清晰了一些。

就像是某种剧情开始加载,像一个开端,推着他走向某种人生。

闻衡不自觉地握紧了顾声的手。

掌心紧紧贴合在一起,顾声微微抬眼。

“嗯?”

闻衡牵着她,垂下眼,轻声说:“演得好棒。”

顾声的唇角抿出一点弧度,看着他:“你也是。”

她想,他们都好会演戏啊。以后会不会都变成大明星呀?

闻衡的眼睫轻轻一颤。

从那天开始,少年的散漫时光好像忽然加快,他感觉到一种没来由的紧迫。

有什么东西,正在用一种很慢很慢的速度,慢慢入侵他们的生活。

闻衡压下所有不安,陪在顾声身边,他希望自己能让她觉得安全。

然而……

顾声比他更真实地感受到了——剧情。

剧情加载,似乎要剥夺什么。

两个被“选中”的少年,隐约地摸到了一点世界的边界。

冬天过去,春天将将到来。

闻衡和顾声几乎形影不离。

全校都说,他们肯定是在一起了,其他人都不抱希望了。

然而只有闻衡和顾声知道,这世界除了他们两个,没有人会理解他们在担心什么。

像一根绷紧的线,不断地被拉扯,总会有绷断的一天。

直到某天晚上,顾声清晰地意识到——她忘记了。

剧情剥夺的是——记忆。

她不记得自己从哪里来了。她以前的家人,她隐约记得那很重要,可是无论怎么想,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

系统赋予的剧情和人设在嵌进她的意识,教她如何往上爬,却要她忘记从哪里来。

顾声跑出了家门,跌跌撞撞地跑向闻衡家。

春天的夜晚竟然也冷得刺骨。

她记忆中仅剩的一点感知,忽然意识到——既然自己能听到系统,被送到了这个世界。

那闻衡也能听到,他会……被送走吗?

会离开她吗?

路灯照不亮的小路,闻衡正在楼外扔垃圾。

忽然有脚步声由远及近,他侧过头,远远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单薄而焦急。

是顾声。

每一步都踩在他的心脏上。

闻衡下意识扔了手中的东西,向她迎了上去,像迎着某种宿命。

“闻衡!——”

少女的声音有些颤抖。

闻衡从心尖生出一种战栗,张开手臂,稳稳抱住了她。

“我在。”

“闻衡、我、我不记得了。”

顾声抬眸的瞬间,一颗眼泪滑落下来。

那眼泪像强酸,闻衡觉得心被烫出一个洞,下意识抬手去擦。

越擦,却落了更多。

初春的夜晚,两个少年仓皇预感到了未来。

顾声睁着泪眼:“我不记得以前了,如果、如果我连自己也不记得了怎么办?”

“别怕,别怕。”闻衡抱着她重复着,睁眼看向漆黑无星的天空,寻找某一种可能。

“顾声,有一天或许你真的会成为大明星,或许我也会。”

“我们或许真的会,被很多人喜欢,被很多人期待。或许我们会有一个家,有一个可爱的孩子……”

“都有可能,顾声。”

总会有一种幸福的可能,在等他们。

可那太远了,十几岁的少女只有一双模糊的泪眼,怎么看得清呢。

顾声抓着他的衣襟:“可如果你也走了,如果我们都忘了呢?”

他们只是碰巧遇见彼此,碰巧互相陪伴对方。两个笨蛋杀手可以携手一生,可那是剧本里的结局,他们呢——

闻衡只是抱紧了她,薄唇间带着滚烫的气息。

第一次,很小心地,轻轻吻在少女的前额。

所有年少方知的心动,初开的情窦,都在他的吻里。

“我会记得你,”闻衡抱着怀里的人,像抱着一个世界,“我会记起你。”

顾声的眼泪洇进少年的白衬衣领,“为什么?”

“因为——”

“我喜欢你。”

从第一眼就喜欢你。

所以,我记得起。

作者有话要说:  后来呢?

后来,他真的记起来啦。

(明天就是最后一个番外啦tvt,好不舍,要给我们闻声全家一个甜美团圆。

(就定明天零点前更新吧,对不起我的flag一直在倒,实在太忙了。爱大家。

-

感谢在2021-11-08 22:46:19~2021-11-13 23:37: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m木可南m、张张张茶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社会遥 4个;白白呀、48318246 2个;我好困啊、47435904、4637829、49608287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柚木 87瓶;三月南风吹云 52瓶;啦啦啦啦、春暖花开0406、47435904、pa 30瓶;乘风摘星 29瓶;神仙娅娅子、崔真理的康妮、晓风残月知否知否、松一唧、鱼亭亭 20瓶;小透明 16瓶;56010970、啾啾咪咪、m木可南m、逐兰、朋友、一、柳烟花雾、梦溪、南音、终遇于南、喵喵、千树凉川、e_e、三坟、贺朝夫斯基、(●~●)、天保九如苏沐秋、散落糖 10瓶;今天么有成为富婆 8瓶;豆子、君竹、秋狸 7瓶;siren 6瓶;x、lamlam、远去、lmlshidashuaibi、抹茶蛋糕、擁塵、木本禾末、桃酥susu、美少女战士、44447526、豆浆浆浆 5瓶;赵倩倩 4瓶;鹤唳纵鹤归孤山、南言千芊鸣 3瓶;云团、小怂本怂、·雪王大圣代·、啾啾啾、大白、怪兽l、向阳花木易为春、莫珞 2瓶;螃蟹嘉嘉、意蔓蔓、我老婆是朴智旻、璃、沐小秦、44893987、胖胖的肥兔子、居揪、yee度嘟嘟、绾卿、我是无情的按爪机器、云熙又困了、47504857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