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顶流塑料夫妇在恋综爆甜 > 第52章 谜底揭开

第52章 谜底揭开


52

顾声恍惚间想起了很多鲜活细节。

被遗忘的年少校园时光是——她十几岁的时候忽然离开家, 到了另一个世界,突兀地成了一个转校生。

那时候的小女孩,很美, 很拽, 很奇怪。

人生骤然变故, 顾声看一切都不爽。

就算有同学试图和她交流, 她也非常抗拒。十几岁的少女从小得万千宠爱长大,于是对旁人拽得二五八万, 告诉别人她根本不属于这里。

她明明有家,有爸妈,有哥哥。

冥冥中有一道声音告诉她:“你不是想做明星吗?来吧, 在这里的娱乐圈里做出事业, 你会成为璀璨女主!”

顾声是想做大明星,可她要让自己爱的人都见证她的璀璨啊!

同学们都觉得顾声是个很漂亮但很古怪的人,渐渐疏远。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直到有一个人告诉她, 他也能听到奇怪的声音, 知道她说的是真的。

那是闻衡。

他们是这茫茫世界里被“选中”的人。

十几岁的少年和少女, 背负着无人知晓的秘密,开始了艰难的互相陪伴。

过分好看的两个人,只有他们能懂彼此的青春年少。

于是喜欢和心动,自然得像一阵风。

但世界的未知仍然悬在他们头顶。

篮球场里,顾声不耐烦地踢了踢篮球。球滚了出去,又被少年捡了回来。

——他们太好看了, 整个篮球场的人都在看这个闪闪发光的角落。

“不想学了?”少年很有耐心。

顾声皱着眉毛,皱着鼻尖,忽然丧气:“学会了又能怎么样?我们不知道哪天就会分开了。”

她突然闯进这个世界, 说不定哪天又会突然离开。

真是糟糕的宿命。

闻衡蹲了下来,仰头看着少女。周围全是尖叫,可两人都不在意。

“没关系,”他眉眼间满是年少锐气,俊朗而郑重,“至少宿命让我遇见了你。有多久,陪多久。”

那是他的告白。

也是她十几岁的怦然心动。

很多年后的顾声低头看着已是成熟男人的闻衡,一时恍惚……原来他又来陪她了。

那年的少年少女没有想到,后来从那个世界消失的不是顾声,而是闻衡。

然后他们才懂了——闻衡也是被选中要投放到其他世界的人。顾声被选中来这个世界做大女主,而闻衡也被选中去其他世界做无cp男主。

他的剧情来临的那一天,两个人就拥有了不同的世界意识。对撞在一起,自动绞断感情线。闻衡被抽离,他们哭着离别。

记忆藏在了两个世界错位的缝隙里,直到很多年后察觉到的两个人,才在这一次对撞错位中找到了记忆的彩蛋。

顾声摸了摸心口,心脏好像还在忐忑地跳动。

至少这次,他们在一本书里了,不是吗。

闻衡握紧她的手,“想起什么了?”

顾声顿了几秒,才道:“想起……我以前好拽啊。”但分开那天哭得好厉害。

“是啊,”闻衡捏捏她的手,把人带起来,“校霸同学。”

顾声想起之前在恋综录制时抽到的那张身份卡,竟如此贴切。

一切都像是有隐喻。

而他们一定是……命定要在一起。

顾声确信。

“走了。”顾声晃了一下闻衡的手,“你刚才跑进来,肯定好多人围观。”

闻衡挑起眉:“那我先出去?”

顾声牵着他的手,又晃了一下,唇角勾起一点,“——不。”

既然好不容易。既然命中注定。

闻衡笑起来。

他喜欢的女孩,从来都拽得可以。

化妆间外,大半个剧组都在默默注视那扇紧闭的房门。

十分钟了。

半小时了。

四十分钟了!

就在他们的各种想象越发飞出天窗的时候,门打开了。

闻哥率先走出来,胳膊向后,牵着声姐。

——牵、牵手了!?

剧组直接炸裂。

于山北:“啊啊啊啊!”

路依依:“啊啊啊啊啊!”

编导、场记、场务们:“我!就!知!道!”

王岩导演也从监视器后边探出了头:“!”

阿衡这小子,确实行。

闻衡和顾声牵着手走过片场,所过之处全是兴奋的声音。

最后还得靠导演控制片场秩序:“行、行了别吵了,都别给我到网上瞎传啊——咳、等剧拍完了,想怎么传怎么传。”

“闻声复合”这种爆炸性的消息,一旦传出去,他怕剧组被粉丝们踏平啊!

王岩导演决定让安保加强一下最近片场的管理,以保他们《溯回》安安心心拍完。

顾声也笑着竖起手指,给大家比了个“嘘”。

工作要紧哦。

众人纷纷应下——

总之,闻哥声姐百年好合!

等把剩下的戏都拍完,全组送新人杀青!

嗷嗷嗷!

-

剧组的时光充实而快乐,拍摄计划册越来越见底。

眼看马上要跨年,顾声和闻衡依然兢兢业业,对在剧组跨年毫无怨言。

就是系统的痛感越来越离谱了。

最近随机的痛感都十分“意识流”,大概是知道就算随机到身体的痛感,她也会很快给闻衡止痛,所以随机的地方都走“内科”了。

顾声听到69次痛感是「心乱如麻」的时候,她也麻了。

“风格变了,开始搞心态了?”顾声问系统:“你这是在给感情线推波助澜?”

系统温和道:「已经相当波澜壮阔。」

顾声:哦。

好像……也是吧。

戏里,黎霜和司业的感情线也相当波澜壮阔。

统筹给了最后的几张通告单,重头戏只剩两场,一场是寒冰洞中生死相守,一场是司业溯回千万年归来,拍完这些,就该杀青了。

寒冰洞这个景搭得比较艰难,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节目组真的找了很久的外景,才找到了一个位置合适,可以布置的天然洞穴。

道具组的老师在里边安了不知道多少台地雾机,制造出了寒气森森的真实效果。

眼下已经是年末,哪怕地处南方,也是天寒地冻。

顾声和闻衡在剧组里做好妆造,然后就被塞进车里往山里送。助理给他们衣服底下贴了好几片暖宝宝,但脱了外套还是冷。

顾声抱着胳膊打量了一下道具组找的这个洞,深感他们《溯回》是真的牛逼。

洞穴里不透光,阴寒得很。四面还被垒了玻璃制寒冰,中心一片寒潭,冒着寒气。

整体非常符合剧本和原著中的描写,顾声觉得,虽然她冻得嘴唇都有点哆嗦,但还是值了,因为她知道最后出来的效果一定很好。

灯光和话筒都已经架好,助理也只能抱着外套在场下眼巴巴地看着自家姐姐哆嗦。

然后她却看到,闻哥走了过去,把声姐转了个身,然后抱在怀里。

以往也有剧组男女主们关系亲密,经常肢体接触,场务们也见怪不怪。但时至今日,没有人会觉得他们是因为戏里感情戏而这样。

所有人都知道,闻衡和顾声就是真的!

风被闻衡挡住了,顾声略微觉得这样有点太虐狗。但是闻衡的体温比她高,在这天寒地冻的洞穴里,让人很难抵抗。

她纠结了几秒,还是躲在闻衡的怀里。

“好点吗。”闻衡垂眸。

顾声点点头,“你不冷?”

闻衡揽住她单薄的身躯,声音很稳,“抱着你就不冷。”

顾声耳尖一红,缩了缩脖子。

“咳、咳咳!”

导演的声音传过来:“可以开始了吗?”

顾声松开闻衡,一秒进入专业状态,“可以。”

闻衡也点头:“好。”

两人很快开始走戏。

尽管冷得刺骨,但依然没有影响发挥,反倒是十分真实地表现出了寒冰洞里的情况。

洞口外,一道黑影飞快闪过。

《溯回》为了防止偷跑,以及被粉丝影响进度,最近安保很严格。虽然剧组里人多眼杂,但只是看着这人打扮陌生,就有安保过来问话。

那人转身就跑了,看起来像是附近村民来凑热闹的。

安保小哥嘀嘀咕咕看了两眼,又坐了回去。过了没一会洞里的戏拍完了,安保到洞口候着,忽然看到草丛里有个黑色的筒,不是很显眼。

“什么玩意?”

让杂草挡着,也看不出是什么东西,他一脚给踢到了老远。

这一脚刚好让顾声看见,她裹着衣服一挑眉:“那是什么?”

安保小哥对着她挺不好意思,挠了挠头:“不知道,刚才有个村民来凑热闹,可能他掉的东西。”

顾声眼睛微眯,村民?

这方圆几里都是山,哪有村民会这么闲跑到这儿围观,还这么不小心地掉了个东西。

顾声在心里盘了盘,然后对小哥说:“最近剧组也要注意安全,别让陌生人进。”

小哥连连点头:“声姐您放心!”

……

寒冰洞的戏拍完,也就剩“溯回”那一场。

不过在最后一场戏到来之前,年关先到了。

一整年的最后一天,是人们对来年许下心愿的时候,也是各路明星们营业的时候。

像于山北的男团就受到某台邀请,要在跨年晚会表演唱跳,所以请假离组。

以闻衡和顾声现在的流量和人气,当然也有相当多的跨年晚会邀约。特别是顾声在《幸福四定律》里展示过唱功,有两台晚会都邀请她去唱首歌。同时也邀请了闻衡,并表示闻老师假唱也可以的。

——跨年晚会本就是各台竞技,哪家要是能请到闻衡和顾声同台,那收视率绝对一骑绝尘!

不过闻衡一向不参加这些,更不想假唱。顾声则是想等到《溯回》拍完再好好营业。

跨年当天,他们还补拍了几场戏的镜头。等收工后,然后闻衡请全剧组吃了晚饭。工作临近尾声,又是跨年夜,剧组洋溢着喜悦的氛围。

“谢谢闻哥!”

“谢谢老板!”

“祝闻哥声姐百年好合!”

闻衡难得一笑:“谢谢。”

微博上,恒星们回声们都在微博疯狂发私信。

【跨年了啊顾声!真的不发一张自拍记录今年美丽的你吗![大哭][大哭]】

【姐姐看看孩子吧,没有你美丽的脸庞我跨年都睡不着觉!】

【黎霜仙子在嘛,漂亮姐姐在嘛[亲亲][亲亲]】

……

【闻哥您还记得大明湖畔你有一个微博账号吗?】

【闻哥,什么时候能想起自己的账号密码?我已经在佛前求了一轮又一轮】

两人的微博自从官宣离婚之后,就再也没有个人博,只有配合品牌方发出来的广告,完全没有透露一丝一毫的个人情感。

夜色落下之后,微博上也越来越热闹。各家卫视的热搜争奇斗艳,哪个哪个女星的造型美丽冻人,哪个哪个男团唱跳半开麦翻车,十分热闹。

而此时,遥远的影视基地里,所有剧组都收工了。

闻衡和顾声却又回到了片场,无人知晓。

他们上了城楼。

今夜月光晴朗,据说有雪。

虽然顾声对于大晚上在外边吹风的行为感到一丝不理解,不过想到这是跨年夜,也就从了。毕竟他们影视城里也没有钟楼能来倒数,如果晚上真能见证初雪,也算浪漫。

两人捧着一杯热咖啡,因为穿得厚,倒是不冷。

闻衡问她:“等拍完有什么打算?”

顾声想了想:“接洽一下品牌方,还有品牌活动什么的。”

——事业批的人生没有休息,拍完《溯回》她想的还是工作。

闻衡点点头,眼底带笑地看着她:“回华庭住吗?”

顾声眨了眨眼,举起纸杯挡住一半的脸,“啊。”

问的是这个啊。

理论上他们俩还是离婚夫妻,要是再华庭同进同出,也就和官宣差不多了。

“可……以啊。”顾声说。

闻衡就笑了,把她拉过来抱到自己怀里。

城楼上只有安静的风声,没有人和他们抢此刻的月色。

闻衡把咖啡杯放到一边,抬手揉了揉她的耳骨,然后捏捏耳垂。

寒风中他指尖的温度格外清晰,顾声晃了晃头,往另一边躲,然后忽然一眨眼。

“闻衡。”顾声戳了戳他的胸口。

“嗯?”

“下雪了。”

他们俩一同看去。

影视城里一片仿古景色,高楼临列,本该有夜市千灯,却是熄灭的。

唯有月光清晰可见,映着飘扬、细碎的初雪。

他们就站在这里,看雪落满城。

顾声掏出手机,以身后雪景为背景,拍了张自拍发微博。

[顾声:黎霜见到初雪啦!新年快乐[雪花][雪花]]

微博一发,粉丝们顿时兴奋赶来。

【啊啊啊啊这是谁!是我的漂亮宝贝!】

【我的漂亮老婆工作辛苦了!老婆嘴一个嘴一个[亲亲]】

【姐姐新年快乐!期待溯回杀青!】

顾声刷了刷大家的评论,然后才笑着抬头,问闻衡:“你不发条微博啊?”

闻衡想了想,对着天空拍了雪景。

一分钟后。

[闻衡:景色很好,新年快乐。]

【啊啊啊啊闻哥!】

【您终于发微博了!】

【闻哥新年快乐!拍戏辛苦了!期待杀青!】

顶流的人气,从来不因为不营业而降低,反而会因为他难得的营业而爆炸。

然而当晚,高兴的自然不只是回声和恒星们。

闻声cp粉直接原地过年。

cp粉人均显微镜专家,嗑学达人,立刻发现了很多细节。

【卧槽!闻哥拍的天空一角是不是城楼?!闻声是不是在一起看雪!】

【一定是啊我草草草草!】

很快,更大的糖点被嗑了出来。超话里有姐妹疯狂大喊:你们看看闻哥上条微博啊!

上一条:[前程似锦,我一直在。]

下一条:[景色很好,新年快乐。]

闻哥这几个月就发了两条私人博,都是和声姐有关的啊啊啊啊啊!

【终于,我在跨年这天嗑得哇哇大哭】

【他们肯定是和好了5555我的be美学要变成he快乐了】

【妈的,不愧是闻声,又虐又甜内娱第一好嗑】

【下一次出现是不是就是公开秀恩爱了[大哭]我要看闻声撒狗粮啊啊啊】

于是当晚。

闻衡顾声前后发微博

闻衡顾声疑似同处看雪

闻声私下关系

这三条热搜,硬生生地在一众跨年晚会里杀出重围。

常岩原本正在休息,一看热搜,一拍大腿,“流量来了,干活了!”

团队又是一通操作,送闻声在热搜挂了一晚上。

cp粉被虐了快半年,这一天晚上直接嗑疯了。四处奔走相告,举着喇叭大喊复婚。

……

城楼上,却只有安静的风雪。

两位当事人营业完毕就收起了手机。

闻衡问:“你看到大家在喊什么了吗。”

顾声点头,一本正经地说:“在喊我好美。”

闻衡轻笑出声:“确实。”

初雪很美,但更美的是她。

风大了一些,离零点越来越近了。

闻衡的视线专注而深邃。

顾声眨了眨眼,然后眼前忽然额间一凉。

落了片雪花。

两人不自觉地同时笑了——很像黎霜仙子的扮相。

顾声抬手想要抹去,却被闻衡抱住了胳膊。

然后男人低下头,吻掉了她额间的霜花。

她前额原本是凉的,此时却烫了起来。闻衡唇齿温柔,顾声清晰地感受到了心动,控制不住的心动。

就像是被封住的心脏蹦跳着逃出匣子。系统说她已经不一样了,她好像感受到了。

闻衡温柔辗转,顾声纤长的眼睫乱颤。

半晌后,他清冽的声音自头顶响起——“他们在喊我们复婚。”

顾声自然也看到了。

以前隔在他们中间的是错位的世界,是遗忘的时间。现在,他们站在一起,可以展望更多以前不敢确定的事了。

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从两本书到一本书。

顾声拽了吧唧的:“复就复呗。”

她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表达了自己的喜欢。

“那……”闻衡笑着低下头,“今年的最后一天,可以抱我了吗。”

顾声高冷地哼了两声,别开脑袋。虽然不抱他,可手却是攥紧他衣襟的。

于是下巴却被人勾住,抬起来,唇上落下了亲吻。

唇瓣微凉,热气从里渡来。

顾声顿了一下,然后报复似的想咬一口回来。结果刚一张嘴,就被他咬住了舌尖。

顾声浑身一麻,然后连忙又把嘴闭上了。

闻衡在她脸侧笑出声。

“新年快乐,顾声。”

“春天就快来了。”

世界线就快收束。

等尘埃落定,希望他们的愿望都能如愿。

-

新年伊始,是《溯回》最后一场戏。

大家都打起精神,站好各自的最后一班岗。

“溯回”这场戏之所以放到最后,是因为场景盛大,在拍摄计划里被安排到了最后。而且这场戏所有主配角都在场,机位和光位都比较复杂,还要兼顾到镜头里所有的演员调度和表演,所以全剧组从上到下都好好准备。

就连安保,都比平时还严格!

顾声已经为这场戏准备了好几天。当初看剧本的时候,她最被打动的就是这场戏。

黎霜这个人物的矛盾性在这一刻体现得分毫毕现。

她和司业走到了穷途末路,已有死志。可在看到司业凝聚神力祭出上古神器,不惜耗尽万年修为也要回溯光阴的那一刻,她又是不舍的。

黎霜在他怀里咽气,司业万念俱灰下不惜自毁。

这一场戏是重中之重,主角两人的情绪浓墨重彩,如满弓一般,被生死之痛拉到最满。

“溯回”也作为贯穿全文的核心,一个引子,在主角两人之间不断拉扯。

“好,都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要动。”

“准备打板。”

所有配角群演都在现场,在寒风凛冽之中衣袂翻飞,放眼望去真有群仙问鼎那个味儿。而一圈圈人围成的中央,两人相互对峙。

「滴——」

「爱的71次痛:穷途末路。」

顾声原本闭眼在入戏,此时却轻一挑眉:“这场戏最终效果有你一分功劳。”

此时的司业的确就是穷途末路。

……就是顾声现在越来越看不懂系统随机的痛感了,总觉得它成长得有点诡异。

「最后一场戏,加油宿主!」

顾声:“当然。”

——“a!”

黎霜一秒入戏。

她一身战损,琉璃盏破了,魂灯熄灭,背负的一切终于压成一口心头血,喷了出来。

——“黎霜!”

“爱太痛了,”她踉踉跄跄地跌坐在枯木下,“不如不要了。”

霜华剑挥出一片寒光,她脸色灰败,绝望地看着形形色色的脸。

爱太苦了。算了。

等司业终于破界而来之时,他瞠目欲裂,试图以手接刃,却见她体内积毒攻心,震碎全身灵脉——

不用自刎,已是回天乏术。

仙界第一美人,陨落在爱人即将飞升之前。

“黎霜!”

“黎霜姐姐!”

“司业——等等!”

而那个即将飞升的人,抱着她逐渐咽气的身体,选择散尽修为,让时光回溯。

“这是禁术!”

“以命逆天不可为!”

司业充耳不闻,口中低语:

“回去……”

“回到那棵树下。回到那片霜花。”

唇角溢出源源不断的血。

“回到最开始相遇的地方。”

“回到时光尽头等我。”

然后轰然倒塌。

这场戏唱罢。

……

“杀!青!快!乐!”

顾声还回不过神,而编导已经把一大捧花送到了她手上。

历时几个月的拍摄全都结束了,顾声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只觉得心里骤然一空。

她不再是以前那样没有心的人,对人物的共情也强烈了许多。顾声觉得自己不仅感受到了黎霜的痛,也真的感受到了漫天禁制压在身上,司业却强行溯回光阴回到过去时的心情。

顾声下意识看向闻衡,发现他也在出神。

「滴————」

系统发出一阵长鸣,像是在庆祝他们杀青。

闻衡回过神,拉住顾声一起站起来,捏了捏她的掌心。

迎面是一群陪伴他们一起工作了几个月的工作人员们。

“声姐辛苦了!杀青快乐!”

“闻哥辛苦了!”

“溯回来年必爆!”

王岩也抱着两束花,笑容满面。

《溯回》如期拍完,两位主演表现奇佳,后期制作经费充足,来年必是爆剧。

他已经能看到那种盛况了。

“杀青宴都别走啊,大家好好放松放松!”

电视剧溯回官微发了照片,庆祝顺利杀青,直接冲上了热搜。

影城周围能摆杀青宴的饭店就那几家,站姐们和粉丝们早就已经准备好,把饭店外围得水泄不通。

闻衡一直牵着顾声的手,没放开。

现在《溯回》已经结束,前途一片光明,他们也可以从长计议。

他们终于换下了黎霜和司业的衣服,恢复平常人的打扮,一起往常岩的车里走。

顾声不知道怎么,忽然告诉闻衡:“其实没有几百次了,只剩28次。”

闻衡笑了一下,抬起她的手轻轻一吻,“原来只剩这么点。”

顾声哼了一声:“也不少好吗,最近是比较温和,万一后边还有高级的呢?回去之后我肯定也要忙来忙去的,又不能随时止痛……”

闻衡笑着听她用只有他们能听到的音量小声叨叨,刚才心底翻腾的某种不安又落了回去。

《溯回》的剧情结束,世界未解开的线似乎也一起结束。系统究竟从何而来,它的痛感有什么隐喻,为什么绑住了他和顾声……

如果真的已经结束,闻衡也并不想深究。

能握紧手里的人是最重要的。

走下保姆车的时候,安保人员已经站了两排,挡住乌泱泱的粉丝。

车门一开,尖叫声如潮水一般。

“闻哥啊啊啊!”

“声姐声姐!啊啊啊——”

闻衡率先下车,冲大家轻轻摆手,然后回过身,朝车里伸出了手。

顾声微微一怔,然后搭住他掌心,笑着跳了下来。

“大家好呀~”

车外的粉丝们集体一静,然后爆发出强烈的尖叫——

“啊啊啊啊卧槽!”

“出组就是一口巨糖?!”

“闻声真的和好了!”

两人牵着手走进了饭店。

只有溯回剧组的工作人员们看着昏厥的粉丝笑而不语。

他们已经先一步嗑上了!早就死了一轮又一轮了!

《溯回》的杀青宴摆了几十桌,闻衡和顾声陪着王岩坐在主桌。总制片、编剧也都在这边。

王岩拿着话筒聊了聊这一路拍摄的过程,说到演员们的敬业程度,他还十分感慨地要落泪。然后被众人劝了下来。

“行,煽情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就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溯回》,祝大家事业都顺利,再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于山北带头起哄:“噢噢噢噢~~”

闻衡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勾唇笑了。

杀青宴正式开始,桌桌有酒,很难不喝。

顾声一边聊天一边吃,闻衡帮她挡了好多酒,被桌上的大佬们调笑。

今晚饭店内外人员复杂,安保自然也不如在剧组里严密。端菜的服务生们在桌间来回走,一个戴帽子的服务生过来给桌上的人换了碗碟,还帮闻衡换了杯子。

等收了东西转身,顾声余光扫见,忽然觉得熟悉。

此时桌上又有人冲闻衡举杯,出于礼貌,闻衡又倒了酒。

正要往嘴边送的时候,被顾声按下,“别喝了。”

桌上气氛轻松,倒是没人觉得不给面子,只起哄道:“哎哟——顾老师管人了啊!”

顾声笑着说了几句话活跃气氛。

杀青宴吃到最后已经变成酒量battle,闻衡不想让顾声被人敬酒,于是带着人先回。

刚才顾声觉得眼熟的服务生已经淹没在人群中,让她不好辨别。

两人上了保姆车,闻衡身上有很淡的酒气,他侧脸看过来,道:“我还没送你花。”

顾声问:“什么花。”

闻衡说:“杀青辛苦花。”

“……”顾声,“我已经收到了啊!”

不过闻衡还是要送,他把她送回酒店房间,然后笑着说,“等我叫你。”

顾声被他戳了下鼻尖,在闻衡转身要走的时候不知怎么忽然拉住了他:“哎——”

闻衡回过身,“嗯?”

“好吧,那你快点,注意安全。”

闻衡点头:“好。”

顾声被推回了房间,洗了把脸,眼前又闪过刚才的身影。

她总觉得那是兰心彤。

失心疯女配突然出现,不是什么好事。

顾声擦干了脸,然后干脆直接推门走了出去。

走廊尽头,一道身影蹲在房间门前,正往门里倒着什么——

顾声瞳孔一缩。

此时的兰心彤满脸疯狂。

——她已经没有办法了!

她来这个世界的目的就是抢占女主气运,因为这是一本叫《影帝之路》的无cp大男主文。但既然闻衡并不是真正的男主,所以把他搞死,不仅“闻衡”这个人不会消失,还会变回原本的男主,让这本书回归正位。

而那样,顾声的系统也就失去了作用对象!

她不动顾声,她要留着顾声在这个世界接受她该有的命运!

兰心彤已经试了好几次,在寒冰洞外没能进去,放的烟雾也没能奏效。《溯回》剧组的安保格外严格,她一直没找到机会混进去。刚才庆功宴上原本闻衡都要喝下她递的杯子里的酒,却被顾声按了下去。

现在……

全剧组都在庆功宴,只有闻衡和顾声回了酒店房间。兰心彤蹲在闻衡的房间外,往里倒汽油。

——烧死他!

耳边听见脚步声的时候,她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一脚踹飞。

紧接着一个人就压在了她身上,捏着她的衣领直接一巴掌打了下来。

“你他妈想动谁?”

这、个、傻、逼。

闻衡不在房间里,就她这智商,还想动谁?!

巴掌声清脆悦耳,兰心彤懵了一瞬,然后开始疯狂反扑:“草你妈顾声——”

顾声一听,直接压着她,反手又是狠狠好几巴掌。

兰心彤的脸被打肿了,看起来疯狂又愚蠢。

顾声原本以为兰心彤就算出手也是要对自己不利,没想到她的目标是闻衡?

兰心彤被她死死压制,破口大骂:“你还不是抢了女主气运?你一个靠系统让男主喜欢自己的人,有什么脸骂我?”

顾声冷眼看着她的丑陋,只觉得可笑。

系统并不会产生爱。

那是被他们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东西。

兰心彤骂着骂着,忽然一愣,随后表情变得惊恐起来。

——她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光环彻底消失了!这本书结束了?!

怎么会结束?!那这个世界现在到底是什么书!

更恐怖的是,兰心彤感觉自己正在被抽离——

“我不走!我不要回去!”她表情彻底扭曲,“我不要回那个破地方去!”

她哪里是什么明星,在原来的世界里,她不过是个被人玩弄的底层十八线。所以才这么希望在新的世界里做人上人。

顾声眉心紧锁,忽然觉得不对。

“啊啊啊啊——”

兰心彤就这样在顾声面前被抽离,在离开那一刻,她才忽然看清了这个世界现在是什么书——

“我们都弄错了!”兰心彤又哭又笑,“不是他的书,也不是你们的书,而是你自己的书!哈哈哈哈——”

说完,她消失在原地。

顾声的心脏却突然空了。

一些模糊的意识渐渐浮出水面,顾声站起身,微微一晃——

“我的书是什么……”她心里有了答案,却还是怔怔问系统。

系统回答:「您的书从没变过。」

顾声却忽然觉醒了。

她的书没有变过——

不是《爱的99种痛》,而是她十几岁来到闻衡的世界,穿的那本书——《收视女王》。

她在此之前从来就没有觉醒,那本书从十几岁遇见闻衡开始,到现在都没有结束。

因为那不是一本穿书文。

而是一本穿回文。

「顾声穿进一本娱乐圈文里,成为收视女王后,又穿回了自己的世界。成了娱乐圈里和顶流协议结婚、路人缘奇差的恋爱脑女配。……」

所以她还是执着着事业线,所以她还在大女主不会爱的人设里。

顾声回到自己的世界所做的这一切,在恋综里爆红,拿下爆款ip女主,完美杀青……都是书中的内容。她会因为《溯回》而大爆,在自己的世界再次登上巅峰,让父母亲人都骄傲。

这是《收视女王》的剧情。

她以为闻衡被纳入cp系统,《影帝之路》加入感情线变成了《爱的99种痛》,他们就不会再分开。

可却没意识到……既然两本书融合了,那之前一直在对撞的世界意识是什么?

恍惚间,顾声想起了系统曾经的暗示。

「be也是一种嗑法。」……

「我嗑到了宿命。」

——那是be的宿命,叫做“重蹈覆辙”。

十几岁相遇,闻衡被送进《影帝之路》,和《收视女王》相撞,两人被抹杀意识而分别。

二十几岁重逢,《影帝之路》在cp系统下变成了《爱的99种痛》,却依然和《收视女王》的世界意识错位相撞。

而现在,他的剧情结束了。

「滴——」

顾声的心头重重一跳。

然后她和闻衡同时听见,系统遗憾的声音——

「爱的72次痛:别离苦。」

「痛感:无上限。」

……

这一夜,《溯回》完美杀青。

所有人都在期待着它来年的爆红。

期待着闻声不久后就能复婚。

而顾声和闻衡在向对方狂奔。

到这一刻,顾声才真正懂了她和闻衡的宿命。

熟悉的绝望感弥漫至全身,她全都想起来了,系统究竟从何而来——

那年分别,绝望崩溃的少女对着世界祈祷:“如果还能遇见,就把我们紧紧地绑在一起,痛死也不要分开——”

cp系统诞生于少女最初的心碎和绝望,在他们重逢的时候,变成了一条缝在两本无cp文之间的感情线。

可是“爱的99种痛”,那么多次的痛,但其实最痛的在题面上。

最痛的就是“爱”。

顾声拼命地跑回去,看到闻衡身后空无一人的片场,地上摆着烟花。

——那是他要送给她的杀青辛苦“花”。

闻衡跑到她面前,微微喘息着,在这一刻也已经都全都明白。

他还是没能在她的世界里,他们还是错位相爱。

“别哭,”闻衡嗓音全哑,抬手抚上她的脸颊,“……顾声,别哭。”

顾声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想起她告诉闻衡,你已经被纳入我的世界了。

想起他说世界优待你就很好,你已经是我的优待。

想起闻衡说抱他一下,她每次都端着架子不抱他。

“我、我是想抱你的。”

顾声说着,眼泪已经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

“我知道。”

闻衡英俊的眉目被渐亮的光映出。

他给她准备的烟花没能点燃,光晕却从他自己身上出现——

从年少到如今,他终于燃烧自己,为她庆功。

可他要第二次离开她了。

是他错了,如果不让她想起来,顾声就不会掉眼泪。

别离的痛感的确没有上限,闻衡拼了命,压住最后的私心。

原来《溯回》是一场隐喻,司业溯回光阴,让黎霜在时光尽头等他。

闻衡也会拼尽所有回到她身边,但是……

“我爱你。”

“你别等我。”

作者有话要说:  稳住宝贝们,熬过这关,就是闻声真正的未来~

跟我一起默念:甜文!he!作者还有一!堆!糖!

(今天发88个安抚红包,明天20点更

(相信闻声!都不许怕!

-

感谢在2021-10-17 20:02:24~2021-10-18 23:01: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46404728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阿fanfanfan 2个;三省吾身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g资产过亿、54513937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6404728 126瓶;竹叶箫箫、nana 50瓶;双梦咸鱼琴娘 48瓶;文车 39瓶;不二肆 28瓶;54513937、空妍、秦多 20瓶;姜二小姑娘、陆没、宸宸子、_玖玖玖玖玖、soul、代柚、遥星星、糯米团、弯弯 10瓶;和颜 9瓶;晚棠 8瓶;我看的文必须甜 7瓶;叶知南、a 6瓶;被窝里的维c本c、姚钱钱、daidaidai、wuuui 5瓶;西瓜你个小番茄 4瓶;西瓜味比巴卜、李子不甜、w、点点点 3瓶;夏柚柠檬彦、zoe、豆起豆起、黑寡妇、君竹 2瓶;豆子、h、胖胖的肥兔子、我就是丁丁叮叮、滴,下班卡~、lry、忘实、喵呜、困困宝宝、顺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