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45章 囚02

第45章 囚02


两声枪响, 身上的链条被粗暴的打断,笼中人直挺挺的向前倒去。

他的双手和双腿像是全然废了一样,软塌塌的垂着。他安静的注视着红发星盗, 带着厚厚茧子的粗糙大手划疼了他的肌肤,他也不发一声,只有头顶的黑色猫耳微微颤了一下。

一条黑色的布带塞到他的口中,他蜷缩着身子, 被红发星盗放入了一个铺了半层珠宝的箱子里。红的蓝的宝石轻轻的放到他身上,将他牢牢的藏了起来。

好硬。

有点难呼吸。

箱子在摇晃,应该是有人在扛着箱子走动。放在别人眼中或昂贵或华丽的宝石, 对于他来说只是在反复折磨着他的硬石头。

他的四肢暂且还不能挪动,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忍受着硬石头锐利的棱角在他的肌肤上反复磨蹭, 留下了丝丝血痕。

外头像是有人在说话,过了一会儿, 箱子就不晃了, 有人把箱子放到了地上。

他小小的抽了口气,闭上眼睛忍受着疼痛与窒息的感觉。

黑发男人半耷着眼睛, 将身前红发星盗转瞬即逝的放松尽收眼底。他耳尖微微一动,似乎听到了点不同寻常的吸气声。

他的目光落到了红发星盗手里的箱子,打断了他的动作:

“停下。”

红发星盗顿住,手背青筋爆出, 又强自摁捺下来, 嬉笑着问道:“怎么了, 老大?”

“这箱给我留下。”

红发星盗打开箱子, 随意抓了一把宝石,摊开来:“老大,这箱宝石成色一般般, 好的那箱在后头,我现在去给你拿过来吧。”

黑发男人再一次捕捉到空气中传来的微弱的抽气声,像是某种小动物隐忍的痛呼。他双手插兜,薄薄的衣服勾勒出他流畅而富有力量感的肌肉,懒洋洋的像只刚刚睡醒的大黑豹。

他走路几乎没有声音,走到箱子前面,蹲了下来,没去管还伸着手的红发星盗,自顾自捡起一块宝石。

他低下头,鼻翼扇动。

红发星盗掐紧掌心,仍然试图转移黑发男人的注意:“老大,我……”

“安德西。”黑发男人陡然笑了起来。当他笑起的时候,刚刚慵懒的气息瞬间荡然无存,只余下让人如站刀刃般颤栗的危险。

“你没有闻到吗?”他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唇,“好香啊。”

他哼哼的低笑出来,明明是愉悦的口吻,却让安德西全身冒出了一层冷汗:“你知道该怎么做的,我亲爱的安德西。”

某些混乱的神色在安德西眼底闪过,他垂下头来,只这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就像是从被水里捞出来一样。

最后,他僵硬着身体,低下头表示臣服。

临行前,他听到身后噼里啪啦石头落地的声音。他忍不住回过头,飞散的宝石在空中折射出一道道光,天上在下着一场短暂又霏丽的宝石雨。

黑发男人弓下腰,自红蓝交汇的宝石海中捕获了一只——

——海妖。

美艳绮丽到非人的面容,不做任何姿态,便已足够引诱人类在这诡丽隐晦的欲念中沉沦溺毙。要更多昂贵的宝石,更多绚丽的宝物,通通堆砌到祂的足边,合着那些被引诱的人类,与宝石一起亲吻着祂的足。

祂该是与这世间浑浊糜烂的妄想共同沉浮的,但祂的眼睛却截然相反,干净的与所有肮脏的、污秽的东西格格不入。

极端割裂的反差中,竟酝酿出难以描述的神性。

黑发男人手一抬,他的小海妖破海而出,软软的倒在他的身上。小海妖腰细得很,一只手就可以揽住。

他凑过去,两张脸越贴越近。

小海妖看似平静的眼神终于出现一丝丝波动,他像是要躲,黑发男人却强硬的摁住他的脑袋。脆弱的猫耳耳根被人恶劣的捻着,他禁不住颤了颤。

黑发男人埋首于他的颈间,滚烫的鼻息一下下打在他的脖子上,激起一片片疙瘩。属于另一个人的气味几乎要把他包裹起来,他本能的察觉到不安。

下一秒,湿漉漉的温热软物舔过他的后颈,又疼又痒的奇怪感觉传递到脑子里。

那里好像先前被宝石划出了道口子,流了星点血,本来已经不流了,伤口又被人舔了开。

他终于抵不住本能,挣扎起来。可是他的一切挣扎对于黑发男人来说都不值一提,他只能被人摁在这儿,像一只绵软无力的小猎物,被迫让狩猎者叼着他的后颈,品尝着他的滋味。

“你好香啊,亲爱的。”黑发男人埋首于颈间,声音闷闷的,带着潮湿的热气。

小海妖则发着颤,颤得可怜。

他终于大发慈悲的放过了他,咧嘴笑着,森白的牙齿上还沾着未舔去的血迹,像极了正在进食的凶猛野兽。

小海妖的嘴巴被黑布条堵着,黑发男人没有解开的意思,反而隔着黑布顶开了他的唇,硬是逼着他打开嘴巴,一根手指抵在他尖锐的犬牙上。

这或许就是他浑身上下最具有威胁的武器了吧。

黑发男人笑着想到。

他稍微用力,尖锐的犬牙却依旧戳不破他的皮肤。

“真可怜啊。”

“珍惜的、罕见的兽人。”

他似乎是怜悯的样子:“知道他们买你需要花多少星币吗?”

“像这样的房间,能用星币塞满百个不止。”

“猜猜看……花了这么多星币,他们要怎么使用你呢?”

如有实质的目光从猫耳移到尾巴,黑色的尾巴早已暴露了自己的情绪,紧紧的贴在腿旁,绒毛炸起。

“这么大笔星币,可没有多少人能掏得出来。一个人掏不出来,那就两个人,三个人,亦或是五六个人,总会凑够钱的。”

手里的小兽人似是不明白他的意思,黑发男人扯下了他口中的黑布条,狎昵的伸出手指,翻动着他小巧的舌头。迟钝的猫猫总算是反应了过来,张嘴就要咬下。

然而还没咬到人,就被人一把掐住脸颊。

男人的五指在猫猫脸上微微陷下,指下皮肉的感觉实在是过于美好,黑发男人忍不住舔了舔发痒的牙根。

他有些激动,指下没收住力道,掐出了几道痕迹。

相貌靡丽的猫猫闭眼蹙眉,露出忍受痛苦的表情。

急促的呼吸,带着奇特的幽香,一下一下呼在他的手背上。

黑发男人的呼吸也跟着急促了起来,一双眼睛亮得可怕,他哼哼的低笑着:

“不喜欢吗?”

猫猫被迫张着嘴,柔软殷红的舌头可怜兮兮的贴着下方,像是要找地方藏起来一样。他已经露出了怯意,但这还不够,还需要更多。

“不喜欢也没用。”他挑眉,手中尽显恶意的碾磨着,“还会有更多,更让你讨厌的事情发生。”

敏感的尾巴根部突然被人抓住,猫猫瞬间瞪大了双眼,猛烈挣扎起来。然而他的双手双脚几乎被关废了,再怎样挣扎,也只像是一只窝在主人怀中撒娇磨蹭的家猫。

被逼的急了,他龇着一口牙,露出自己小小尖尖的牙齿,威胁性的发出呵赤呵赤的声音。

情绪激动下,他本就稠艳的五官更是让人目眩神晕,惊心动魄。

黑发男人笑着看他无谓的挣扎,面孔甚至还有些许怜悯:

“他们……”他笑着咬着这两个字,带着暧昧的气息,“可会比我更加过分,更加让你讨厌的,从早到晚……”

他松开手,怀中的猫猫瞬间瘫倒在地上,汗淋淋的喘着气。

他愉悦的弯下腰,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狼狈的猫猫。像是被某种大型食肉动物锁定了,刚刚还试图挪动身体的猫猫瞬间就不动了,浑身僵硬,一双毛绒绒的猫耳死死的向后压紧。

黑发男人伸出手来,五指张开:“那么,要我呢,还是要他们呢?”

安静了许久。

瘫在地上的猫猫终于动了。

他缓缓的爬了起来,纤瘦的身子依旧在微微发着抖。

娇弱的猫猫抬起头,轻轻的把脸放到黑发男人的掌心。

蹭了蹭。

作者有话要说:  正常情况:主角双手被绑,跪在地上,然后狗男人用脚勾起主角的下巴,然后说dirty talk

现实情况:脚脏,舍不得这么对我宝。dirty talk阿晋不允许,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