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的剑渴望鲜血 > 92.掘地三尺

92.掘地三尺


  云河区。

  重案组办公楼。

  会议室内气氛凝重,时不时有人推门而入。

  参加这场会议的不仅有重案组骨干,还有从玉京远道而来的特别调查组,以及在生物学、疾控学、符号学、西方神话学、犯罪心理学等各个领域耕耘已久的多位教授。

  与会者到齐后,身为重案组最高指挥人的老警长让出主座,一个神情冷峻的男人取代警长的位置,他朝众人微微点头:“秘警十三科,特别调查组,首席调查员,虞岩。”

  简短的自我介绍过后,调查员用眼神示意副手分发文件,接着说道:“本次专案会议不允许任何形式的记录,所以事先收走了各位的录音笔和手机,现在,请各位再签署一份保密协议,谢谢配合。”

  与会者早有心理准备,粗略阅读协议内容后纷纷提笔签字。

  收起保密协议后,调查员虞岩朝重案组警长点头,老警长按下遥控器,投影仪将一段录像投放于幕布。

  画面中,一名男子从会展中心四楼一跃而下,落地后无视警员警告,拔足飞奔。警员警告无效后接连开枪,却没能拦下这名男子。

  播完录像,老警长开口说道:“这是执法记录仪拍下的录像,录像中这名嫌犯名叫连洪,请各位打开面前的档案袋,里面有他的详细资料。”

  在各位教授翻阅资料后,投影幕布上出现几张图片,虞岩用激光笔在幕布上划了几下,说:“这是一篇发布于NJA论坛的记录贴,发帖人‘三级德鲁伊’是瑞平市巡林员冯家祺,刚才那段视频里的嫌犯连洪痴迷西方吸血鬼神话,在冯家祺发帖后,连洪一直保持关注,并通过论坛私信和聊天软件与冯家祺建立联系,两人约定见面之后,连洪购买单程机票前往瑞平市,四天后,连洪回到南都,因一系列反常举动,被家人送往精神病院,逃离精神病院后,连洪接连作案,抢劫献血车,并杀害同为吸血鬼神话爱好者的梁丽丽,根据法医鉴定,梁丽丽的尸体仅有少量血液残留。”

  研究西方神话的教授抬手问道:“请问,连洪在精神病院期间,护士有没有记录他的体温?”

  老警长出声回答:“有,连洪的体温低于25摄氏度,护士以为是仪器出错。”

  教授追问:“请问那位巡林员,哦,冯家祺,请问他现在在哪里?假设,我是说假设吸血鬼真的存在的话,那么,或许是这个冯家祺为连洪举行初拥仪式,将他转变为吸血鬼?如果是这样,那么找到冯家祺比找到连洪更重要。”

  警长看向虞岩,虞岩面无表情地回答:“冯家祺失踪了,人间蒸发,不见踪迹。另外,关于‘初拥’,请看梁丽丽遇害之前写下的日记。”

  沉寂片刻后,最早负责调查此案的警探开口说道:“我有个想法,冯家祺在杀死怪鸟之后,身体状况出现异常,嗜血症状逐渐加重,随后,冯家祺与连洪见面,冯家祺失踪,而连洪回到南都并抢劫献血车……有没有可能是这样,连洪杀死了冯家祺,然后获得,或者说,感染了冯家祺的诡异病症?”

  虞岩没有回应,教授拿起烟盒,点了支烟,不少人抵挡不住这呛人气味的诱惑,纷纷效仿,没过一会儿,点点火光在室内此起彼伏。

  老警长咳嗽两声,说道:“昨晚,连洪袭击了一名南大附中的女生,幸好,这位女生不是普通学生,她的剑术水平在六段以上,根据她的陈述,连洪有枪,并且,连洪体表有一层……马顾问,这里还是请你为各位解释吧。”

  身穿练功服的马顾问起身讲解:“连洪在交手过程中开了四枪,只有一颗子弹对姜筠,也就是那名遇袭的女生造成擦伤,随后,姜筠拉近距离,试图切断连洪的手臂,但没成功,因为连洪皮肤表面长出了一层红色护甲,之后,连洪逃离现场,姜筠报警。”

  “请注意。我说的是‘长出’,换句话说,连洪没有事先佩戴防具。吸血鬼什么的我是不懂,但在武道方面,我想我还是有发言权的,我敢肯定,就算护体硬功练到巅峰造极的境界,也不可能刀枪不入,更不可能凭空长出一层护甲。”

  老警长接过话头:“由于事发现场没有监控,没能留下影像记录,我们只能根据姜筠的描述,请技术组和马顾问用图画还原当时的场景,请看幕布。”

  短短几分钟,巨大的信息量就颠覆了大部分与会者的固有认知,会议室内响起一阵阵低沉的私语声。

  这时,虞岩朝警长点头示意,两人悄声走出会议室。

  出了会议室,警长向眼前这位神秘的调查员递去一支烟,虞岩摆了摆手:“现在姜筠在三院住院部,我留了个人在她身边看护,据她所说,连洪大概在一周之前就盯上了她,也许还会伺机下手。不过,上面催得紧,守株待兔不是办法。”

  警长点头附和:“是,必须尽快找到他,梁丽丽遇害之后,我们严格把控南都各个血站,打掉了地下卖血黑市,在那之后,各个分局先后接到了十六起失踪报案,唉,对了,他的枪?”

  “从瑞平带回来的,瑞平靠近边境,枪支管控方面做得不如内地,我的人已经找到了向他出售枪支的贩枪团伙,没挖到有用的情报。”

  警长恍然:“难怪他返回南都时没有乘坐飞机或高铁,难怪他用了四天时间才从瑞平回到南都。”

  虞岩抬手捋了下灰白的鬓角:“周警长,我很好奇,为什么嫌犯在南都藏了这么久,你们迟迟找不到他?”

  警长心中一沉,叹道:“连洪是土生土长的南都人,我想,他对这座城市的熟悉,甚至超过了包括重案组在内的大多数人,而且,重案组只负责查案,人手有限,资源也有限。”

  “明白了,假如你有权调动南都所有行政资源,你会怎么做?”虞岩问。

  警长早有腹案,不假思索地回答:“以街道为单位,以人口普查为名义,在全市展开地毯式排查,对所有居民小区挨个上门排查,暂时取缔所有非法营业场所,在机场、高铁站、客运站、国道、省道等各个出入口设立体温检测站,同时,从周边县镇向主城区展开拉网式搜索,连洪狡兔三窟,我们就掘地三尺!”

  虞岩思索半晌,轻轻点了下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