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开局签到七个神仙姐姐方尘方九冉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父亲的电话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父亲的电话


“有酒吗?”。

“啊?”。

“给我随便拿点酒吧,啤酒,洋酒,白酒都行”。

话罢,方尘便是一头栽在了床上,盯着洁白的天花板,望的出神。

季明明贝齿紧咬红唇,沉默了良久。

这才乖乖的朝着楼下走去,从厨房抱了一箱啤酒拿了上来。

见到酒,方尘就不客气了。

这家伙直接两瓶一起朝着口中灌了下去,小麦味瞬间充斥在了口鼻之间,方尘心间缭绕的悲痛也是减弱了几分。

“方尘大哥,你喝慢点,又没人跟你抢!”。

季明明略微有几分着急,她也不知道方尘究竟经历了什么,所以此刻更是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方尘,只能慌乱而又手足无措的苦笑。

方尘丝毫没有理会季明明的动作,咕噜咕噜的两瓶冰啤酒下肚,这才感觉悲伤减弱了几分。

“我没事……”。

方尘擦了擦嘴角的啤酒,胡子茬上都挂满了啤酒的泡沫,季明明见状,也是有种被渲染的悲伤。

她默默的坐在床边,看着方尘一瓶接一瓶的猛灌,只能这样怔怔的盯着方尘。

“嗝~”。

“没酒了,再去给我拿点”。

约莫半晌之后,方尘拍了拍季明明的小脑袋嘿嘿一笑。

季明明见状,苦笑着说道;

“方尘大哥,你究竟是怎么了,我以往所认识的那个方尘大哥可不是这样的”。

方尘愣了一下,乱蓬蓬的头发下,朦胧的双眸都是恢复了几分清明,哈哈一笑问道;

“那你说说,你以往所认识的方尘大哥是个什么样的人?”。

“大概是善良吧,那时候你在天桥底下见到我发传单,为了带我吃饭,哪怕是自己噎着也要故意吃完我的馒头……”。

闻言,方尘愣了刹那,原来那时候自己这天真的举动被小丫头看出来来了啊!

季明明又是接着说道;

“大概又是锐利吧,你为了朋友总能两肋插刀,甚至为了帮爷爷赶走那些讨厌的城管,还会和别人大打出手”。

“去年我也在电视上见到了你和‘大太君帝国’比赛时的英姿,那时候的你是那么的帅气,我们班上的同学都将你当成偶像呢”。

方尘愣了愣,这才一拍后脑勺,原来医道切磋交流大赛都是去年的事情了。

叶旭给人类世界创造的三年之期,第一年就这样徐徐度过了吗?

方尘又是打了个酒嗝。

“嗝~”。

对于季明明的一番说辞,其实方尘根本毫不在意,他现在活着就像是一个机器人一样,他不是没有想过自杀,但是每当他想要自我了结的时候,脑海中的系统便会强行将他催眠。

这大概就是吞天邪魔帝为了避免方尘陨落之后,体内那道先天之气消逝的手段吧!

方尘摇摇晃晃的缓缓起身,吧唧了一下嘴唇;

“你认识的那个方尘大哥啊,他应该已经死了……”。

“哈哈”。

方尘话罢,便是颓然的抄起最后一瓶啤酒缓缓起身;

“感谢你在我睡着之后收留我,先走了”。

“哦对,还有谢谢你的啤酒”。

话罢,方尘便是离开了房间,不过刚一出房门,方尘便是和一道清丽的倩影撞了个满怀,他挑了挑眉头,刚欲迈步转身离开。

结果那清丽倩影却是宛如乳燕入怀一般的一把将他搂住。

熟悉的香味荡漾在方尘的鼻息之间。

方尘顿时愣住了,情不自禁的搂住了对方那柔软的娇躯;

“小叶子……”。

他低头看去,只见叶倾城红着眼眶死死的抱着方尘。

这一刻,方尘胸口莫名一痛,事发之后,他根本没有再找过叶倾城一次,如今突然在昌泉市见到了叶倾城,方尘自己也是百感交集。

错额间,往日的伶牙俐齿不见踪迹。

方尘憋了半晌才支支吾吾的说道;

“我……”。

叶倾城抬头泪汪汪的盯着方尘,抢先说道;

“我们都尊重你的选择,可是你也不能一句话都不说就这样抛下我们离开吧?”。

方尘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叶倾城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这栋别墅的林天父子,想来应该是他们父子二人通知了小叶子过来吧?

方尘苦笑着翻手搂住了叶倾城的柳腰。

对于小叶子,方尘心中有着数不尽的亏欠,面对叶倾城,方尘也做不到逃避。

“既然你选择了放弃,那我们就一起等待着三年之期莅临就好了,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起码,让我们最后的人生走在一起吧”。

“小叶子……”。

方尘眸光闪了闪,一行清泪缓缓划过。

叶倾城死死的抓住方尘的衣袖就像是生怕他逃跑一样;

“我已经没了爸爸和妈妈,你总不能让我连你都失去了吧?”。

这话一出,方尘愣住了;

“妈妈?”。

“紫琳阿姨她莫非……”。

叶倾城一张布满泪水的俏脸划过清泪;“半年之前,灵虚大陆就遭到了来自吞魔一族的攻击,我妈妈和其他姨姨们是灵虚大陆人,那个世界有危险,她们自然需要赶回去了”。

轰——

方尘的瞳孔顿时一震。

灵王叶旭拼死保护了地球人类,可是他的灵虚天世界却是正在遭受着吞魔的蚕食。

腰间化作钥匙挂链的紫晶天帝剑之上也是有着一抹悲寂传荡而开,方尘心头突然有着深深的内疚闪过。

若不是因为自己选择了逃避和放弃,恐怕其余的位面也许会有着最后的希望吧?

方尘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老丈人的音容笑貌此刻在脑海中略过,他眼底有着一抹复杂之色翻涌。

叶倾城身后,林天这时候掏出了电话,冲着方尘摇晃了手掌,苦笑着开口道;

“方少爷,画九先生的电话……”。

方尘闻言,顿时苦笑了一声,季明明这个小丫头啊,一口气把自己捡回来,结果居然给自己制造了这么多的麻烦接憧而至。

老爹……

自己现在这幅模样又该如何面对爹娘啊?

方尘最终还是默默的接过了林天手中的电话。

另一头方画九的声音直接就响起,这还是方尘第一次听到父亲的声音中平添了几分紧张和慌乱;

“方尘……方尘?是你吗?”。

这一刻,方尘竟是骤然意识到,曾经那个在上层博弈叱咤风云的方画九,老爹他也是真的老了啊!

方尘听到父亲的声音,都是鼻尖一酸,眼底有着愧疚的泪水翻涌;

“老爹,是我”。

“臭小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让你老娘去找你,她说不行,得让你自己回来,我又没有什么特殊的手段锁定你的坐标,只能拜托那些昔日的朋友们了”。

“好在药门这个小姑娘捡到了你,不然的话,我们还真担心你饿死在荒郊野外了”。

闻言,方尘咬了咬嘴上的死皮,满脸纠结之色,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接茬。

方画九知道电话另一头方尘肯定在听着自己说话,于是深吸了一口气,道;“孩子,你要记住,相遇亦是缘分,也是劫数”。

“这世上,有命中注定,就有在劫难逃,当这两者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时,就说明,那个人即使你命中注定的缘分,也是你……在劫难逃的劫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