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步步凌霄,重生后从小县城崛起 > 第374章 真相大白却又迷雾重重

第374章 真相大白却又迷雾重重


市委办文电科。
“会议纪要好了,总共18份,有空时候按分送单位帮我发出去。”
纪衫月一头短发,干净利落,双腿修长。
“嗯嗯,衫月姐放心,等下我就去公文流转室,立刻发出去。”
甘晓玲用力上下点头,好似用头捶地。
纪衫月一脸冰冷,难得露出笑容,“那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甘晓玲激动摇头,拿出一根舍不得吃的火腿肠,“衫月姐,请你吃火腿肠。”
纪衫月揉了揉甘晓玲的头发,“谢谢晓玲妹妹。”
甘晓玲闭眼露出舒服的神色。
她环视一圈,“你们科长呢?”
“他出去了。”
“一天天尽往外跑,连个人影都没看到,肯定又偷懒去了,真没前途。”纪衫月讥诮道。
“在后面说别人坏话,不是君子所为。”
李温文从文件堆里抬起头,撇了撇嘴。
“我又不是君子,我是女子。”
纪衫月双手叉腰,理所当然。
李温文被噎了下。
“而且我不是背后说,当面我也这么说。李哥,有空你多劝劝林霄,工作态度要认真,联络员是别指望了,但也不能自暴自弃,像我们那样天天加班到十点,领导总会看到成绩。”
纪衫月高高在上,一脸傲娇。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单位的规矩,除了综合科外,优先提拔联络员。就是加班到死都么用。”
李温文露出看透一切的沧桑。
“你们想加班是你们的事,别拉着我们科室一起,带坏我们科室的良好风气。”
温润如玉的声音遥遥传来,林霄背手悠悠走进房间。
“哼,谁稀得。”
纪衫月高翘的琼鼻哼出一口气,懒得跟林霄说话,自顾自离开。
“科长,不要跟衫月姐一般见识,她性子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甘晓玲双手合十,眨眨大眼睛,可怜兮兮道。
“我知道,这是提醒我呢。”
林霄露出微笑。
他们相处了半年,还算有些了解。
李温文诧异地看了眼林霄,“科长真是火眼金睛,我还以为她和元文星是一起的,专门挤兑你呢。”
林霄露出戏谑的微笑,反问道:“你不也看出来了?作为万事通,你才是火眼金睛。”
“其实文星人不错,工作努力,也有能力,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林霄叹了口气。
以前在秘书科的时候,气氛融洽,一群人相处很好。
但时过境迁。
因为利益的缘故,说反目成仇倒不至于,贴切的说是看不顺眼。
在单位里,永远不要把同事当成朋友,更不能掏心掏肺。
不然总有一天会受伤。
不要忘了,同事的前提是工作,大家都是来赚钱的。
竞争和合作关系并存。
风无常顺,水无常流。
风水轮流转,不是东风压了西风,就是西风压了东风。
前一刻,同事间好的跟穿一条裤子的兄弟,下一刻,就会因为工作上的小事如同生死仇人吵得不可开交。
李温文微微颔首,露出敬佩的笑容,“每次看到科长,都感觉科长不应该是20多岁的青年。”
“那应该是什么?”
甘晓玲歪着脑袋,葱指轻点下颌,仔细打量林霄,科长长得这么帅气,皮肤白皙,好的跟女人一样。
她眼睛一亮,“李哥的意思是,科长是女人?”
林霄一个趔趄,这小妮子的思路总是这么出其不意。
“像是五十多岁历经世事沧桑的老头子。”
李温文眯着眼睛,眼神睿智,宛若一只狡猾的狐狸。
两人互视一眼,露出知己的微笑。
“你们就不要互相吹捧了。”
甘晓玲捂着双臂,感觉鸡皮疙瘩掉一地。
“你们听说了吗?”
李温文突然神神秘秘道。
“怎么了?”
甘晓玲立刻竖起耳朵,精神百倍,双眼炯炯有神。
“纪衫月要被抽调到市纪委。”
李温文低声道,透着玩味。
看来市纪委要有大动作了。
从一个细节就能看出许多事情。
“哇,好腻害,她提拔了?”甘晓玲拍掌道。
“别人提拔关你什么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提拔呢。”
“我就为衫月姐高兴。”
甘晓玲撅起小嘴。
林霄给了甘晓玲一个暴栗,“老李都说是抽调。以后听到这种消息,不要太高兴了,有些人还以为你巴不得他走,小心他怀恨在心。”
“不会吧。”
甘晓玲眨着无辜的大眼睛,一脸懵懂。
“会。”
李温文斩钉截铁道。
“好吧。”
甘晓玲委屈地瘪起小嘴,蹲在桌子底下。
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
“林科长在吗?”
林霄转头一看,正是程翰飞,穿着黑衣黑裤,风格干练,一看就是公安系统的人。
“快进来。”
林霄高兴道。
程翰飞迈步跨过门槛,视线余光看到一个小姑娘双手抱膝蹲在桌下,微微一愣。
“不用管她。她在反省。”
林霄摆手笑道,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里条件简陋,也没有茶桌泡茶,实在不好意思。”
“没事。我明白。”
程翰飞眉毛耷拉,勉强挤出微笑,好似忧心忡忡的样子。
“怎么了?”
林霄拉着程翰飞走到自己座位上坐下,给他倒了杯水。
程翰飞手掌托着水杯,轻抿一口水,警惕地看了看四周,低声道:“三个人都认罪了,咬死就是他们见色起意,看到她一个人走在路上起了色心,就把她掳走了。”
“没有徐老三在背后撑腰,他们敢这么嚣张?我看那天自首的样子,就觉得不对劲。我怀疑这事没这么简单,他们不像是初犯。”
林霄沉声道。
程翰飞露出苦涩的笑容,“这不是怀疑的问题,要有真凭实据。这也算是给你姐一个交代了。”
“徐老三还带着几十多人冲到局里大闹一场,狠狠殴打了三人一顿,说是管教不严,出现了叛徒。”
“他还敢跑局里闹事,这么嚣张。”
林霄瞪大眼珠,感觉不可置信。
“他仗着徐氏集团在后面撑腰,嚣张跋扈,说是教训叛徒,我看他分明就是心虚。”
程翰飞紧握拳头,咬牙切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