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吴泪映清月 > 第528章 他凭什么争这个位置?

第528章 他凭什么争这个位置?


皇帝,为何发笑?

因为实在是可笑啊。

简直是,让人想不笑都难。

可是,除了可笑,还有愤怒。

皇帝的眼神里,流露出了极度的愤怒。

他什么不知道?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里,是龙国,他还是堂堂的龙国皇帝,他,还不是瞎子,不是聋子,那么多龙国身份不低的大人物跑去朝见叶虎啸,他会不知道?

若真是如此,那这个皇帝,他还真是,不做也罢了。

吃龙国的,喝龙国的,身份地位都是在龙国得到的,享受着龙国给予的荣华富贵,享受着普通人仰望不及的奢侈生活,却一个个不知足的去选择背叛,这算什么?

是背叛,起码,在皇帝的眼中,这就是背叛。

叶虎啸是什么人?

西方业火是什么势力?

这些人,难道就不知情吗?

明明知情,却还敢如此,这不是背叛,是什么?

只是,皇帝也好,大执政长也罢,他们,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罢了。

他们是在等,可现在,似乎也不用他们做什么了,这些人,先被叶虎啸给宰了。

大战,还未开始呢,人就死了?

荣华富贵没得到,想要更进一步的前途也没得到,直接就死了,被他们投靠的人,给杀了,这难道不是笑话吗?

然而,皇帝却也不想发笑,甚至不想再提这些死去的人。

既然死了,那就代表,叶虎啸根本就看不上他们,既然死了,那就代表,他们的势力,要么叶虎啸用不上,要么,叶虎啸已经有了足够的把握去掌控。

叶虎啸,可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他背后,有一个庞大无比,强悍无比的恐怖势力,很多事,根本就不需要叶虎啸亲自去做,只要他开口,有的是人去布局。

但是,叶虎啸,还是从杀掉这些人的时候,就表现出了一些东西,一些,让皇帝,有些不愿意看到的东西。

是急躁,是疯狂,是一种,迫不及待,忍耐不住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危险,尤其是放在叶虎啸身上,那就代表了一件事,叶虎啸,已经开始慢慢的没有耐心了,而他若是真的失去了所有的耐心之后,会做出什么来,是可以想象的。

皇帝,绝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发生,绝对不允许,那会是龙国的灾难。

好在,看情形,情况还没有到最坏的地步。

“陛下,和亲王殿下,已经回去了。”

跪在阴影中之人,轻轻开口。

皇帝闻言,眼神变得极其的冰冷,似乎,又有一种愤怒和无奈。

“都说天家无情,我这个做皇帝的,这些年,就是避免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我已经尽可能的去保持和善,给与人亲切和信赖,我不敢说自己是最宽容的皇帝,但是在对待家人这一方面,我想,我应该是历代皇帝之中,也算是数得上的仁义和宽厚了吧。”

皇家无情,皇帝,更是孤家寡人,能够坐到皇帝宝座上的人,要么是太平年间,顺利继位的太平天子,没有叛乱,也不敢叛乱,所以,他们和善也好,不和善也罢,总归是比起别的情况下崛起的帝王,少了一些王霸之气,也少了一些杀伐果断。

当今皇帝,在皇室危难之际继位,而且,也是从危机重重之中,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他手上沾染的献血,绝对不会少。

事实上,当最开始的时候,他甚至说出了株连这个词语的时候,就已经代表了他的内心深处,是极其的杀伐果断和冷血的。

但是,他如今自夸,对待族人仁厚,和善,其实,也并非虚假。

只可惜,结果却有些可笑。

子孙之中,明争暗斗,一个个不让人省心,他甚至都能预料到,以后,会发生一些什么了。

皇位的更迭,恐怕,绝对不会顺利,流血,怕是不可避免了。

但他现在,只能尽量去避免这件事,而无法完全把重心放在这上面,更何况,以现在的情况而言,一个有手段,有魄力,杀伐果断的后继之君,才是皇室最需要的,所以,他其实,也在纠结之中。

当然,若是一切,都在他活着的时候摆平了,那很多事,就好办了。

可惜,他如今,也看不到未来的走向,再多的布局,再多的把握,也不敢多说什么,谁让,能够与他同台对弈之人,就没有愚者弱者呢。

“说来,也是挺可笑的,我对家人越是仁厚,反而就越是助长了别人有恃无恐的想法,张皇后如此,现在,和亲王,也是如此,哎,我还真是一个,失败者啊。”

“可是,和亲王,凭什么呢?就凭他那点不入流的手段?还是凭借他手中掌控的那点势力?又或者背后那些支持他的人?就凭这些,就敢动弑君之念?就敢对皇位有所觊觎,他,失心疯了吧。”

皇帝是又好气,又好笑,和亲王啊,众多皇家子弟之中,和亲王是真的备受宠爱的,说白了,皇帝是真的对和亲王不薄啊。

结果呢?和亲王就这样回报他?

行,你若是真有手段,真有本事,那也行啊,可偏偏其实什么都没有,就靠着脑子想吗?就靠着别人忽悠,画大饼吗?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到这种地步,让他这个做皇帝,无语到极点了。

“陛下,或许是,叶虎啸给了和亲王什么承诺吧,毕竟,叶虎啸此人,没人能够小觑。”

“至于和亲王殿下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想法,属下不知,但恐怕,应该也是被忽悠了,否则,和亲王就算有这个心,也万万不该有这个胆的。”

皇帝闻言,摇了摇头,道:“行了,不用替他解释了,他这个人,本事没有,脑子也没有,随他去吧,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真要是一直藏拙到我都没有看出来的话,那他若是真能成功,我倒是还会稍感欣慰,可若是,只是愚蠢的任人摆布,那就真是没救了,与其活着,不如死了算了,愚蠢至极的混账。”

皇帝语气,没有多少愤怒,也没有多少杀意,倒是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浓郁了一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