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靖晨邱小舟 > 第26章 剑名天赐

第26章 剑名天赐


  乾用九一愣。

  收我为徒?感情所谓的有缘人指得就是这个?

  沈浪看出了他的疑惑,笑道:“我这剑胎,凡夫俗子感知不到其中剑意,能察觉的必然是神识逆天之辈——当然,金丹之上还不至于去市集捡漏,我在等的有缘人就是你这种。”

  乾用九摇头,“抱歉。”

  沈浪大感意外,“你确定?能被一个三劫散仙收为入室弟子,那可是千载难逢的机缘,你居然要拒绝?”

  “嗯。我确定。”乾用九认真点头,“若是十几天之前你“捡”到我,我一定不会拒绝。只是那时我还未曾开始修炼,怕是你也看不上我。”

  沈浪等着他继续说。

  “无心剑宗很小,在修真界算不得什么。”乾用九脸上浮现出一丝由衷的欢喜,甚至是幸福:“师侄们待我无比真诚,他们真的把我当做家人。我不会背叛他们。”

  “哪怕你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乾用九笑道,“我宁愿一只做个修真小白,跟师侄们守着那座小小的山丘,过一些平淡的修真日常生活。”

  沈浪忽然间叹了口气,“我倒是有些羡慕你。”

  乾用九奇道:“羡慕我做什么?我只是个才筑基的菜鸟,你都是站在修界巅峰的大人物了。”

  沈浪摇头:“我活了近乎两千年,看多了沧海桑田,世事无常,这心却也冷了。我羡慕的是你这种活生生的,鲜活的人生。所以,我想收个徒弟来传承衣钵,万一哪天我飞升了或者死在天劫之下,也不至于道统失传,那真的是愧对师门了。”

  说到这,沈浪忽然间一拍大腿,宛若恍然大悟一般喊道:“对啊!既然做不成师徒,难不成还做不成兄弟?乾兄,你我结拜为异姓兄弟可好?!”

  “啊?”

  乾用九愣了。

  他心道,这才第一次见面,你就要跟我结拜?

  沈浪人老成精,当然看得出乾用九的担忧,立刻解释道:“我沈浪道号太宇,乃是峨眉山弃徒,绝非妖魔。”

  “既然你是娥眉弃徒,就算是飞升了也谈不上道统失传……”乾用九仍然犹豫,他在想是不是给自己算一卦,占一占吉凶。

  “兄弟,你有所不知。一千六百年前,娥眉两分。我们剑宗一枝被道宗所灭,唯有我活了下来。我所说的道统便是指愚兄的剑修之道。”

  乾用九暗道:你这说的是娥眉还是华山?娥眉不是一群小尼姑来着吗……气宗我就知道,道宗是什么……

  沈浪见他不语,于是急道:“你若不信,可算算自己的吉凶便知!不过,兄弟,过了这一节,千万不可再轻易起卦!这打卦占卜,早已在无尽岁月之中被证实是禁忌之术,向来没什么人敢修习的!”

  乾用九忽然莞尔。

  男子汉大丈夫,如此扭捏不干不脆,像什么样子?

  他一个三劫散仙能图自己什么?

  既然他待自己真诚,那么孟浪一回又如何,如此才不负穿越仙侠世界一场!

  想到此处,乾用九胸中豪气陡生,他起身大笑:“如此,大哥,我信你!!”

  沈浪大喜,当即一挥手摆下香案,拉着乾用九的手便跪在地上,口中念道:“苍天在上,厚土为证,我沈浪。”

  “我乾用九。”

  “今日结为异性兄弟!从此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若违此誓……”

  沈浪一挥手,当即一道剑光从天而降,将那石桌劈成两半:“当如此桌!”

  随后二人刺破手指,歃血为盟。

  “大哥今年一千九白余岁,二弟你猜不过十九。”沈浪拉着乾用九的手,打趣道:“当你的大哥,你可算是占便宜了。”

  乾用九也笑:“呸。明明占便宜的是你好不好,说不定你很快就被天劫劈死——不是发誓说同年同月同日死来着?”

  一个头磕在地上,这二人顿时近了许多。

  而且心思敏锐的乾用九很明显能感知到,这位便宜大哥是真心带他,是真的把他当兄弟。

  这个也很好理解:修真人逆天而行,自然也就不敢轻易起誓,怕沾了因果。一旦发誓,那就是真心实意。

  沈浪就拉着乾用九的手,“二弟,大哥虽然是弃徒,但毕竟也修了千八百年,东西有一些的。你想要什么见面礼?尽管说,不必客气。”

  乾用九翻着眼睛想了想,“好像我也不缺什么。倒是独独你这炼制飞剑这一手,我还真想学一学。”

  沈浪大笑,“这有何难!只要你想学,只要我会,随便你要学什么!”

  说罢,沈浪当即拉着乾用九来在后院,指着那一只不知材质的巨型高炉道:“修真人炼器却是与凡俗不同,我们讲求的是火与金。凡火是炼不出上好仙剑的。这第一地步炼制出剑胎之后,便是锤炼成型,之后便是以真元、神识蕴养。”

  “你得来的这剑胎,便是哥哥我用真元催动大日真离之火炼化的星华玄铁所制成,你便来试试继续淬炼这剑胎。”

  沈浪只是讲了一遍,乾用九便记在心间。

  这也是让沈浪颇为满意:自己的这个便宜兄弟,当真是盖世奇才。只看他以真元催动高炉,御使高炉内的大日真离之火炼制剑胎,竟是有模有样,丝毫看不出是第一次炼器。

  “大哥,你会阵法么?我想在这剑上加上一些阵法。”

  他这一开口可是再次吓了沈浪一跳:这家伙不但神识比拼能开口说话,连全力催动真元也能分神?

  当真是人比人的死货比货得扔!自己能做到这一步,可是足足花费了百年光阴来着!

  “那自然是会的。”

  沈浪一边给乾用九讲,他便一边实操。

  当他知道了无外乎是用神识刻画符箓在飞剑之上,便可产生神奇功效之后,当即在剑胎之上一连刻了十八个法阵,将这剑胎通体刻满!

  沈浪越看越心惊,越看越沉默,越看心越热!

  刻画阵法不难,难的是一直刻!难的是不崩溃!而且高度聚精会神之下,他竟然不出错!就光是这一点,他比自己强!

  二弟这十八个法阵刻画的都是同一个:不朽。

  这是用来强化剑体的。他这十八座阵法刻下去,这飞剑几乎可以说是坚不可摧。

  “飞剑需要这么硬吗?”沈浪忍不住问道。

  乾用九嘿嘿一笑:“我想能做一把剑,能够承受我全部真元一次性全部释放。”

  说着,他从路中取出剑胎。

  就在这一瞬之间,晴郎的夜空中悍然响起一声霹雳!那电芒骤然自九天降落,劈在剑胎之上。

  沈浪呆了。

  乾用九也呆了。

  那剑柄上,雷光隐没之处,赫然浮现出一个古朴的篆字:乾。

  +++

  简单说两句吧。

  从昨天开始试水推荐了。对于新人来说,第一个试水推很是关键,数据不好的话八成是没有下一次试水机会了。

  想要晋级就得在数据上跑赢同期试水的同道们。

  所以,如果手中有票的话,尽量投一个吧——我尽量加更,投票越多加更越多。

  拜谢(#^.^#)

  ps.其实不只是推荐票,求一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