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从李元芳开始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让八戒来认一认这尊神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让八戒来认一认这尊神




  “大真人!”

  当手术中的木牌翻转,李彦从残破的龙宫中走出,四周围着的道人彻底放松下来,张玄庆、蓝道行、葛雷率先围了上去,态度无比热情,冲虚子和昙阳子反倒慢了一拍。

  李彦对着正一群道微微颔首,又致谢了朝天宫与神乐观上下:“辛苦诸位了!”

  群道齐声:“全仰大真人身陷险境,我等惭愧!”

  李彦没有继续客气,转身看向龙宫,淡然道:“你的污秽并未清除干净,随时可能反复,跟我走吧。”

  龙宫轻震,里面传出稚子的声音:“愿意跟随神医!”

  不多时,一个五大三粗的巨孩走了出来。

  看得出来污秽确实没有排干净,相比起粉雕玉琢的人参娃娃们,这个灵芝草身高八尺,孔武有力,环视四周的眼神里,不自觉地带出了几分咄咄的攻击性,直到李彦身前才轰隆一声跪下,还提出了要求:“这龙宫我住得惯了,舍不得丢弃,还望神医成全……”

  李彦打量一下残破的龙宫,再看向神乐观内擅于炼器的玉璇子:“能否处理?”

  玉璇子先是愣了愣,然后感受到半空中神乐宝船的气息,领会了意思,马上兴奋起来:“能!能!”

  她准备将残破的龙宫拆分,融入宝船之内。

  这无疑是一个大胆的尝试,可机会确实太好了,此前出海时潜入的西海龙宫,即便是无主的,两派依旧没有能力将其拆分,顶多搬一搬里面的器物,现在这座残破的龙宫倒是最佳的试验品,足以得到宝贵的经验提升。

  李彦将龙宫安排好,陆炳和欧阳必进的大船也靠了过来。

  三人会合,陆炳笑着抱了抱拳:“先生出马,果然万事无忧!”

  欧阳必进也如释重负:“多亏李真人出手,此番总算是有惊无险!”

  李彦道:“能够顺利救治灵芝草,除了诸位同心协力外,也有罗教信仰之助,此教对内探求,方法无为,又能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当记一功。”

  欧阳必进有些诧异,他也是知道那个在东南漕运极具影响力的民间教派,可刚刚并没看见罗教弟子的身影啊……

  陆炳则道:“天师总领道佛宗教诸事,这些全由先生拿主意便好。”

  李彦道:“我如今并非天师,还请陆都督记功。”

  陆炳脸色微变:“先生回京之后,当应下天师之位了,陛下翘首以盼,我等也都认为唯有先生,才能主持宗教大局!”

  欧阳必进也点了点头,他虽然是严党,但同样是实干之人,对于权欲淡薄,却又能干实事的能者,是尤为佩服的:“听闻李真人一定要等祸患解决,才愿领天师之位,如今大功告成,切莫推辞了!”

  李彦之前远程攻略嘉靖已经足够,凡事过犹不及,平和地道:“请两位放心,如今陶仲文的罪名尚未公之于众,更有一些谜团并未解开,更谈不上功成身退。”

  陆炳并不放松:“善后之举,确实重要……”

  李彦道:“罗教记功是一件事,还有一事就是这残破的龙宫,不能再继续留在运河之中,我准备交予神乐观。”

  陆炳颔首:“如此处置,甚为妥当!”

  神乐观是皇家道观,在这个关头比起正一道还要让朝廷安心,陆炳派出朱三与之对接,安排具体事宜,然后瞥了眼直挺挺地站立在不远处的灵芝草,低声道:“此物该如何处理?”

  李彦道:“这段回京的路上,我会继续医治,将污秽再度清除,得人参娃娃监管,它不会再兴风作浪的。”

  陆炳目光凝重,欲言又止。

  李彦道:“我知都督担心什么,我们在未曾发现陶仲文真实面目前,并不会想到运河之中,居然藏有这等天庭仙草,体内还充斥着大量污秽,这看似平和的世间,又不知有多少暗流涌动?”

  陆炳叹了口气:“是啊,若非先生揭穿陶贼前世面目,缉拿龙婆,这泥潭底下的事情,谁又知晓呢?浑浑噩噩地过着,到底是幸福,还是不幸?”

  说到这里,他又诚恳地道:“正因为如此,先生才更要为天师,使得世间不至于再有这般邪物纷扰啊!”

  李彦有些无奈:“放心吧,我不跑,会回京师的……”

  不过他接下来确实没有与众同行,给予各派布置好善后工作,带着九叶灵芝草,来到神乐宝船。

  此时甲板之上,已经聚了一群生灵,以龙女为首,如意宝珠悬浮,龟儿、灵鹤还有宝船器灵都好奇地聚集。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七个人参娃娃,穿着不同颜色的衣衫,一字排开,十分喜庆。

  灵芝草左右扭了扭脖子,咯嘣作响,睨视过来:“就你们是人参果啊?”

  七个人参娃娃有了排毒养颜,充实种田的经历后,情绪反倒十分平和:“我们是。”

  灵芝草咧嘴:“也不怎么样么……”

  正常情况下,天庭的上品蟠桃才能跟人参果一较高下,灵芝草根本不够格,但现在这些人参娃娃同样是残次品,草木之精间感应极为直接,它又觉得自己能起来了。

  大娃并不盲目攀比:“我们之前也与你一般,误入歧途,幸得老爷救治,你能遇见老爷,是大幸运,当好好珍惜。”

  灵芝草感觉被教育了,心有不甘,但它确实对于之前险些彻底堕落为邪物心有余悸,只能小声嘟囔了一个字。

  另一边,龙女迎了过来:“我想帮你来着,可惜最后还是没能出手……”

  李彦露出赞许:“不仅有参战的勇气,还能克制住冲动,这份心境才是最宝贵的。”

  龙女被表扬得美滋滋的,脸上很快又露出惊喜之色。

  因为紫雷电芒升起,形成一座小小的雷池,里面躺着一位女子身影,看似是沉睡,实则身上插满了细细的银针,雷光闪烁。

  五雷镇法与七针制神,是李彦目前研究出的两种神禁,此时同时发威,形成了这特殊的病床。

  通过神力,龙女第一时间认出对方的身份:“无生老母?你把这尊恶神也给抓到了?”

  李彦道:“为何是恶神?”

  龙女理所当然地道:“罗教与那造反的白莲教牵扯不清,近来诸多坏事,背后多有涉足,赤炼也认为她是坏的呢!”

  李彦听着口气,感觉最后一点在龙女眼中反倒最关键,想到那位的直觉判断,并没有否定,解释道:“白莲教虎视眈眈,我是请她来配合治疗的。”

  龙女有些不理解,凑近了细细观察,发现如今的无生老母有一股清冷感,与之前降临在妇人身上的温柔慈和,存在着较为明显的区别:“她看上去挺虚弱,但神禁能管住么?要不寻一处秘境,先将之看护起来……”

  李彦道:“放在身边,我最安心。”

  龙女担心地道:“那她到底是善神还是恶神?倘若是恶神,放在身边,宝船也将暴露,很危险的!”

  她如今已经习惯了船上的日子,虽然渐渐有了勇气,但还是不想打破生活的舒适圈,当然更不希望身边有着一尊善恶不明的神祇。

  李彦道:“神祇无法用简单的善恶来评判,所谓善恶,其实是站在信徒的角度上,还能分出有用和无用。”

  “愿意公正回馈信徒祈祷的,就是有用的神祇,在人们心中也是善神,不回应信徒就是无用的神祇,不过恶神的性质往往更加恶劣,肆意加害信徒,偏偏民间有邪神祭祀,屡禁不止,多走极端。”

  “而现在天地环境极端,善神的土壤被进一步压缩,作为一尊新兴神祇,无生老母若为善神,证明天地污秽之下,只要祭祀诚心,还是有希望的,反之蕴化出恶神邪神,也不奇怪……”

  龙女以前只是跟在观音菩萨身边,对于这些区分还真的没有考虑过,此时恍然道:“我明白了,所以你才准备医治她,无论是善是恶,都可有所体现。”

  李彦点点头:“目前我已经有了一些猜测,可惜还没有证据,唯一的根据就是无脸的神像,太少了,调查还要继续,不可妄加断言。”

  龙女看向不远处准备拉着灵芝草去种地的娃娃们:“让人参果出面便是,它们之前从净坛使者处逃离,不正是被无生老母收留?”

  李彦早有了考虑:“人参娃娃确实是有力的证人,但不能用在此时……”

  七个人参娃娃自从被无生老母收留后,大娃加害陆炳,是陶仲文以天师之位逼迫,二娃和七娃被送入关外给白莲教种田,是白莲教邪祭逼迫,无生老母都是身不由己的形象。

  这很令人生疑,但七个娃娃对于这位曾经给过她们温暖的老母,确实是抱有感情的,再加上空白的时间段太多,直接对峙效果必然不佳,真要有鬼,三言两语就被糊弄过去了。

  所以李彦关注的,反倒是龙女话中的另一位:“你以八部天龙广力菩萨的身份,让净坛使者认一认,这位无生老母,与天庭的王母娘娘,到底有几分相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