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边山寒[种田] > 第34章 第 34 章

第34章 第 34 章


李青文盼了好几日, 终于等到打猎的归来,听人说遇到了黑熊,吓的不行, 结果看到蒋立平他们捂着屁股回来了。

李青文抓着蒋立平问:“江大哥呢?”

“他被周大人留了下来。”蒋立平道:“没事, 等会就回来。”

有人回来迫不及待的上炕, 刚被打完板子的屁股疼的一激灵, 骂道:“那姓周的简直是个笑面虎,嘴上说的好听, 打板子的时候一点没手软……”

那人还没抱怨完,蒋立平上去就踹在他屁股上, 骂道:“不识好歹的东西, 周大人是庇护我们,才会这般做!”

被流放再无自由, 非奴籍,却比普通百姓身份卑微, 在这荒芜野蛮之地, 被士兵欺辱也求助无门, 遭遇到鲁刚这些的人就算是他们倒霉。

周丰年和流犯身份有别,他主动开口提及曲老将军,并且言语间多有照拂之意, 那些士兵以后应该不敢再随便欺凌他们,处境无疑会好起来。

听他们说起刚才发生的事,李青瑞也暗暗舒了口气,一直以来他都不担心边城苦寒艰难, 最忧心流犯会不会受到欺辱,之前鲁刚以及士兵的所作所为,着实让他捏了把汗。

正说着话, 有人打了几条鱼回来,马永江撇嘴道:“都挨了顿鞭子,还抓鱼。”

“就咱们分那点口粮,吃个半饱就不错了,不吃鱼就得喝西北风!”打鱼的人没好气的道。

李青文没心思听他们说这些,一路小跑到兵营,看着一排排冒着炊烟的小房子,也不知道那个周大人到底在哪儿。

身上被冻透后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李青文小跑着迎上去,“江大哥!”

江淙快步上前,一抓李青文的手冰凉,塞到自己袖子里,拉着他往回走。

虽然这趟打猎受惊不小,可也因祸得福,鲁刚那个狗官生死不明,还得了周丰年的话。

大家都挺高兴,在热呼呼的屋子里脱掉上衣,准备吃一顿再美美睡一觉。

三个屋子的灶膛火都烧的哄哄响,一口大锅煮饭,一口大锅炖鱼肉,一口大锅里翻滚着鱼肉片,李青文正切酸萝卜条往鱼肉片里加,沉寂了几天的房屋再次热闹起来。

有人问江淙周丰年留下他说了什么,江淙回道:“他想要张上好的狐狸皮,差我经点心。”

“啊,刚回来又要出去,这冷的天,不是要命嘛!”有人不满的嘟囔道。

江淙道:“是我想去打猎,周大人才提到这茬,并没有强求,有则好,无则也罢,不论今年明年。”

他这般说,蒋立平有些琢磨过味儿了,所谓的狐狸皮可能也不过是让他们出去打猎的由头。

想明白这点,他道:“我同你一起,多带些兄弟。”

李青文在外间也高声道:“我也去!”

很快,饭菜好了,热腾腾的高粱米,咸香十足的炖鱼和酸汤的鱼片,再端上一盘切好的咸菜丝,大家不再说话,甩开膀子开始吃。

屋里热,饭菜香,一顿下来吃了两天口粮的量。

其他人都挤在炕上呼呼大睡,蒋立平只觉得脑门子疼,这群家伙是真能吃,不打猎补充些食物,定是挨不到春天。

听说要去打猎,李青卓把医书放下,也要去。

在一路上受了李青卓颇多照顾的众人自然热情欢迎,有个懂得医术的人跟着,也就不怕在野外有个意外啥的。

他和李青文要这般,李青瑞和李茂群自然也不能留在这里。

他俩也不仅仅是去护着李青文和李青卓,也想弄点猎物啥的,这么远跑来了,也不至于空手回去。

李茂群自从懂事以来便是兜里比脸上还干净,比谁都想挣钱。

李青瑞来这一趟,把家里所有钱都几乎花光了,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跑到这野兽横行的地方,总该要博一博。

留下一些人在这里做活,蒋立平点了一些好手,这次他们要走的远些,需得准备准备。

行李和食物自是不必说,斧子、铲子和其他工具也不能少,最后收拾了一大堆,开始发愁怎么拿。

看着外头没膝盖的厚雪,李青文灵机一动提议做个爬犁。

除他以外的人听都没听说过这东西,李青文连比划带说,其他人终于听懂了,觉得如果真如他所说,确实是个雪上行走的好东西。

做爬犁需要木头,老邢头偷偷从牛棚里抽出两块,一再叮嘱他们别说漏嘴,要不他得挨罚。

爬犁其实不难,复杂点的弯曲做不出来,就做个简单些的,把底部的木头刨的光滑,也一样走的轻快。

又锯又刨,花了一天多点的功夫做出个一人多长的木爬犁,放在雪地上看上去有些简陋,不知道能不能跑起来,大家面上忧色越来越重。

蒋立平一屁股坐在爬犁上,指使马永江,“你在前头拉拉试试。”

马永江翻了个白眼,从嘴里喷出一口白气,“你咋不下去拉?”

蒋立平屁股不动,“就你这一碰就破的胆子,也就窝里横了。”

马永江被气的要死,抓着前头的绳子就使劲,爬犁被拉动,在地上留下两道清晰的痕迹。

一看走的如此顺畅,大家都拍手叫好,这东西比他们来时拉的车可轻便多了。

蒋立平坐的不过瘾,吆喝着再快点,马永江将他拉到一处坡地,气吁吁的停下来,转到后头来,用力将爬犁推下去。

爬犁带着人“呼”滑下去,很快便传来蒋立平高兴的呼喊声。

李青文在旁边看着,心里想的是,新的玩法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爬犁做好,便要动身,同士兵们说要去给周大人打狐狸皮,一直盯着爬犁看的士兵二话不说便放行。

有周丰年这杆大旗,真的便利。

骡子拉着爬犁,一行人走在两侧,同是出去打猎,这次和前几日的心情那可是大大的不一样。

老孙扯着嗓子吼了一首听不明白的歌,江淙说是他们家乡的山歌,虽然听不懂,但不影响众人高兴的心情。

好心情也会影响运气,中午的时候行到一个小山包,看到雪地上开出一簇簇颜色亮丽的“花”,就在大家纳闷的时候,有人攥了个雪球扔过去。

就见那“花”抖了抖,原来是山野鸡屁股。

这下大家都不用拉弓,上一人拿着个麻袋扔到屁股朝天的鸡屁股上,人扑上去就逮住了。

头一次这么容易的抓到了野鸡,李茂群简直不敢相信,手一松,就被野鸡狠狠的啄了一下,饶是穿着厚衣服,也觉得挺疼。

被拧断脖子的野山鸡很快就安稳的躺在爬犁上。

他们这次出来三十多个人,并不敢托大,依旧是沿着上次打猎的方向走,途中看到一群山羊蹄印,蹄印清晰,上面几乎没有什么雪,应该是刚刚走过,大家立刻顺着痕迹追上去。

快要天黑的时候,终于看到了野山羊群,在一处雪薄的阳坡啃草。

不敢发出动静,蒋立平等人悄悄拉满了弓箭。

他们到底不是正经的猎人,不能好好隐藏气息,正在吃草的野山羊机警的环视四周,然后撒开蹄子就跑。

众人立刻射箭,几十只箭直奔羊群。

这玩意跑的太快,扬起的雪遮挡了视线,射出去的箭大都落在了雪地上,只有一根箭破开风雪,直直的扎在羊脖子处。

一眨眼的功夫,其他野山羊都跑没了影子,地上只躺着一只已经断气的。

有人跑着去抬猎物,蒋立平拍了拍江淙的肩膀,刚要夸赞,看他手里断了弦的弓,不由得咧嘴,得,又废了一张。

今天运气不错,但大家伙也不敢有一点松懈,立刻掉头,走到他们从前过夜的地方才停下来。

这次就不用像上次那般委屈,将地上的雪铲干净,用粗布支撑起个帐篷,在里面生火煮汤,虽然比不上有火墙和火炕的小屋,但也不会觉得冻。

蒋立平他们当了不少年头兵,帐篷搭的又快又稳,李青文在旁边看着眼花缭乱。

江淙蹲在外头卸羊肉,李青文在旁边捡鸡毛,这东西很漂亮,毛絮保暖,收集起来做个垫子也好。

捡完鸡毛,李青文飞快的向后面走去。

见他弯着腰急切的模样,蒋立平他们笑道:“小心命根子冻掉喽!”

李青文脸一红,脚下走的更快。

外面漆黑一片,李青文也不敢走太远,背着风痛快的解决一番,立刻提起裤子。

他到底还没习惯在外头这样,心里头不自在,动作有点忙乱,转身的时候滑倒,一屁股坐了下去。

本来以为雪厚摔腚墩也没事,可谁成想雪里有个树杈子,李青文“嗷”的一声惨叫出来。

帐篷里的人吓了一跳,以为遇到了啥野兽,都抓着武器跑了出来,江淙在最前面,一把就将李青文抓过来,捞到身后。

后来追过来的人听李青文控诉,特别不厚道的大笑起来。

李青文这回脸真的红透了,捂着屁股去找那罪魁祸首,一定要亲手给他烧成灰烬。

等他拿到帐篷想往火堆里扔的时候,被李青卓拦住了,“仔儿,给我瞧瞧。”

李青文愤愤的递过去。

“这不是树杈,是鹿茸,上面还带着冻的血块,应该是鹿打架掉下来的……”端详再三后,李青卓道。

李青文的屁股立刻就不疼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24 14:37:22~2021-09-25 15:15: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要做一只风筝 2个;爱自己、素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54702384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