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边山寒[种田] > 第33章 第 33 章

第33章 第 33 章


听李青文说要挣银子赎免罪责, 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江淙竟然还跟着起哄,再听到李青文要留在边城的话, 不由得瞠目结舌。

惊愕许久后, 众人看向另外三个李家人。

李茂群一脸茫然, 还没反应过来。

李青卓抬头问弟弟, “仔儿,你会种地吗, 留下来怕是只会给江大哥他们添麻烦。”

李青瑞也道:“开荒不是那么容易的,仔儿, 你要是再长几岁, 想要留下来,大哥觉得还可靠些。”

并不会种地的李青文还想挣扎一下, “我可以学……”

他这一声太心虚,众人只当是小孩子话, 不再深思, 倒在炕上, 闷头便睡。

江淙给灶里添了满满牛粪,刚回炕上,李青文像是球一样滚到他身边, 耳语道:“江大哥,你教我种地行不。”

“那是力气活,你还小,太下力对身子骨不好。”江淙道, “过几年你长大了,再说这事。”

李青文鼓着腮帮子,用气音道:“就算不下力, 我能做的事情也很多。”

黑暗中,江淙准确的摸到李青文的脸,用手指头戳他鼓起的脸颊,“哥知道你厉害。”

一路走过来,没听李青文叫过苦和累,其他人无不称赞,江淙心疼之余也隐隐有几分自豪。

被夸赞后李青文凑的更近了,小声道:“哥,我说要留下来不是胡闹。我爹说,有田字就有富,这里是不如村里头安稳,可这里有恁多地,你们种不完,这样荒着着实可惜。”

江淙的呼吸顿了顿。

半天没得到回应,李青文不知道他是不是睡了,伸手挠挠身边人的肚子。

江淙拢住他的手,动作轻柔,语气却很坚决,“现在不行,这边什么情况还没有摸透,不能让你冒险。况且,我们随时都会被调去打仗,你若留在这里,我实在放心不下。”

李青文瘪嘴,用指尖在江淙的手上胡乱画着,“我们家就只有十几亩薄田,种出花来也就那样,村里其他人家也过的艰难,活不好找,钱不好赚……”

听着他嘀嘀咕咕,江淙暗暗叹气,“我再寻思寻思。”

他语气一松,李青文就着杆子网上爬,“哥,只要你答应,我大哥他们就不会有二话……”

他的话还没说完,墙角的李青瑞开口,“仔儿,这事得好好合计合计,大哥不会刻意拦着,但也不想你冒险。”

说悄悄话被抓包,李青文脑袋顶在江淙热烘烘的身上,装睡。

装着装着,就睡着了。

接下来的两天,江淙和蒋立平他们都出去了,准备工具,熟悉地形,将还没有鞣制的皮做成靴子,还有人捡了结实的树杈想要做弹弓。

他们就要随着去围猎,不知道会被会发武器,自己得提前准备一下。

围猎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大晴天,日头照在脸上,甚至有几分暖意。

蒋立平和江淙他们早早的去候着,鲁刚带了上百个士兵,所有人浩浩荡荡的向着东边出发。

这么冷的天,又下了雪,野物大都藏匿起来,他们这么多人,走了大半天,只抓到了几只野鸡。

骑在马上的周丰年忍不住连打呵欠,道:“要不回去吧,大冷天看不到猎物还遭罪。”

鲁刚向来看不上他这幅做派,但他出身和官职都远远不如这人,只能压下心里的轻视,道:“不忙,周大人,猎物不出来,咱们就把它引出来!”

说着话,他让人把野鸡割断脖子,热血咕咚咕咚的流出来,泼洒在地上破旧的衣裳上,很快鲜血就把布料给浸透了。

沾染了血腥的衣服被塞给了蒋立平他们,让他们分散去远处,用血腥气味来引野兽出来。

年纪最小的马永江被分到了衣服,当即便吓软了腿,真要招来野兽,他们这些人首当其冲便会遭殃。

这染血的衣服此时成了催命符,他手一哆嗦,衣服掉在地上。

旁边的士兵将他推搡在地上,拳打脚踢,喝道:“这点事情都做不好,废物!”

马永江抱着头,宁愿挨打也不想拿这东西。

江淙弯腰,把衣服捡起来,道:“大人,他年纪小,没甚见识,我去。”

江淙和其他人一起快步散开,按照指示的方向走去。

鲁刚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只冷哼一声。

染血的衣服很快就被冻的梆硬,血腥气也就散发不出去,是以,他们走到天黑,也没有招来什么猛兽,反而因为闹出了不小的动静,许多野兔野鸡四散逃开。

计划在外头打猎五天,第一天几乎没有什么收获,其他人啃的干粮,周丰年从沉重的食盒中拿出了雪白的馒头,炒好的腊肉和美酒,在火上热过之后,香味飘了好远。

当天晚上,流犯们宿在雪中,鲁刚和士兵们住在粗布帐篷里,周丰年和他的贴身侍卫像是来游玩一般,不但搭建了厚重的帐子,还铺了不知道多少层毛皮地毯,这样还一直吆喝冷。

第二天启程时,蒋立平他们过去帮忙收拾,发现他出来还带了一大箱子炭。

这一天,他们一百来人,打到了六只狍子,周丰年意兴阑珊的道:“是不是打猎前没有拜祭的缘故,应该拜拜山神,我听说打猎规矩也不少。”

鲁刚敷衍的摇头,粗暴的勒令流犯往深山里面走。

第三天的时候,发现了黑熊的踪迹,黑熊全身可都是宝,打猎的队伍一下就兴奋起来,沿着黑熊的印记开始追踪。

蒋立平他们可一点都不高兴,他们手里只有一根木棍,碰到黑熊那就是找死。

可士兵在身后用鞭子驱赶着,他们不得不硬着头皮往前走。

幸运的是,他们一直追踪到晚上,都没找到。

鲁刚不死心,原地安营扎寨,将打到的猎物刺伤,并不食用,用来引诱黑熊。

猎物的伤口一旦冻上,士兵们便在别处割伤,伤口不能太大,否则猎物很快就会死了。

蒋立平等人看着,心里大骂这些人畜生,却不敢吱声,他们此时处境不比这些猎物好。

放了诱饵,鲁刚让流犯们挖陷阱,这冰天雪地的,用手能挖的动土?!

就连周丰年都摇头,鲁刚却在那颐指气使,“怎么不能挖,给我挖,用手指头也得把陷阱挖出来!”

当然不能直接硬挖,先把积雪弄开,在动土上面烧柴禾,烧热了,再动手。

按照鲁镇管的指令,流犯们三五成群的在地上挖凿着,谁也没有注意到,几道黑影混在黑夜中摸了过来。

鲁刚正在帐中温酒,听到旁边马匹嘶鸣,命人去看,手下刚走,突的听到一声惨叫,他猛的站起来,撞翻了桌上的酒壶。

帐门被从外面推开,探进来一只黑色的脑袋,鲁刚吓的一动不敢动,和门口的熊对视着,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稍有不慎都会没命。

熊破门而入,鲁刚终于禁不住了,惨叫道:“来、来人、来人啊,有熊!!”

他这一开口,黑熊猛的扑上来,一爪子便拍了上来。

鲁刚的惨叫声凄惨绝厉,营地突生变故,士兵们驱赶流犯去杀熊救人。

黑熊袭击,到处点起了火把,等到众人赶到时,鲁刚躺在地上,半张脸鲜血淋漓,黑熊不见踪影。

与此同时,检查发现,马匹也被熊咬死了六七只,看地上留下的脚印,偷偷闯入营地的黑熊不止一只。

鲁刚的运气好,被熊伤到后还活着,大家不敢在这里多耽搁,第二天一早便立刻返程。

江淙和蒋立平等四人被安排抬人,鲁刚半张脸被拍碎,看上去十分骇人,流犯们心里却觉得痛快解恨,这种人死了才干净。

回到边城营地,军中大夫被召去治伤,蒋立平等人站在原地不知道该留下还是走。

就在这时,走了几日身上依旧光鲜如新的周丰年看向江淙,道:“小兄弟,看上去有几分面熟,本官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不等江淙回话,他一脸恍然,道:“想起来了,比武大会!你连拿了三年的头名,曲将军还特意指点过你武艺和箭术,江、江淙!”

没想到在这山野蛮荒之地,还有人认出江淙,蒋立平等人一愣。

所谓的比武大会,就是所有州县的府兵齐到京城宿卫,为了激励士兵们的斗志,特意设置的擂台,比试功夫和箭术等,拔得头筹的府兵会有彩头,东西并不重要,主要是能给家乡的州府争脸面。

大江南北府兵数以万计,其中能人辈出,江淙以一手神箭技压群雄,着实让他们洪州风光不少。

江淙苦笑,行礼道:“周大人,正是罪民。”

周丰年连连点头,脸色不变,厉声喝道:“来人啊,把江淙给我绑起来!”

旁边的士兵还以为旧相识见面会客套两句,没想到周丰年突然变脸,不明所以,但还是围上来把江淙五花大绑。

“给我打三十板子!”周丰年一改平时慢吞吞懒洋洋的模样,疾言厉色。

江淙没有争辩,闭嘴受着。

蒋立平等人纷纷求情,周丰年又恢复了惯常的模样,道:“你们都是洪州的府兵吧,别急,打完他就轮到你们了!”

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不敢再惹这个阴晴不定的人,蒋立平等人立刻噤声。

板子落在肉上,一声一声的钝响。

三十下过后,周丰年低头看着趴在条凳上的人,开口道:“江淙,这板子可不是本官要打的,是曲将军特意写信叮嘱,让我教训你。他爱惜人才,多次想要把你收到麾下,结果你却管教手下无力,落到今天这个下场,你说你该不该打!”

江淙低头,闷声道:“江淙有负曲将军厚爱和栽培,该打!”

周丰年将他扶起来,面上带笑,“他在信里让我打你三五十板子,我可是专挑最少的打,这个情你得给我记住。另外,曲将军让我对你们严加管教,好好在这里种地打仗,有机会,他会向朝廷求情赦免你们的罪责。”

没想到峰回路转,包括江淙和蒋立平等人跪地,谢曲将军的恩情。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兄弟萌一直以来的支持,抱拳啦

如果15点没有更新,那应该就在18点 21点更新,不会随便断更。

感谢在2021-09-23 14:56:45~2021-09-24 14:37: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要做一只风筝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时光倒流、付青衍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