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走红后豪门大佬成了我粉头 > 第63章 第63章

第63章 第63章


程肆看到他做好三道菜, 把毛巾丢到沙发上,过来把菜端到餐桌上。

他这个房子虽然不怎么住,但是该有的家具一件不少,否则江放也办法一来就可以给他做饭。

又过了二十来分钟, 最后的鱼汤也炖好了, 看到江放端起热腾腾的鱼汤锅要往汤碗里倒,程肆立刻走过来, 想帮忙。

“别过来啊, 不然烫到你,我可不负责。”

程肆还是走了过来:“我皮糙肉厚,不怕。”

江放:“那你拿下碗筷了吧, 我刚刚忘记拿了。”

几分钟后, 两人一起坐在餐桌前。

程肆看了眼对面的江放, 这种感觉对他来说非常新鲜。

刚认识江放的时候,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跟这个人发展到这一步。

他们在同一个屋檐下, 对方亲自做菜给他吃,然后他们围在同一张桌子, 像一家人一样温馨地吃着晚饭。

江放给他盛了碗鱼汤, “尝尝我做的鱼汤,鱼肉有丰富的蛋白质, 平时可以多吃。”

程肆上次跟他吃饭的时候其实有注意到,江放似乎很喜欢吃鱼, 他点了一条鱼,有三分之二是他解决的,“你很喜欢吃鱼?”

“是挺喜欢的, 香山村以前有一个水库, 鱼特别多, 小时候我经常去那里抓鱼,比花钱买其他肉类还划算,那时候我还为老和尚省了一大笔钱呢。”

江放又叹了一声气:“只是后来有个小孩去游泳,淹死在水库里,之后就很少有人再去水库,大人比较害怕,都会制止小孩去。”

程肆拿着筷子的手紧了紧:“水库那种地方还是挺危险的,能不去就不要去。”

听出他话的关心,江放也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你说的对,水库较深的底下长满水草,就算是会游泳的人,一旦游过头也容易被绕住脚溺亡,危险的地方就应该远离,不能抱着一丝侥幸。”

“不是有那什么玩耍千万条,安全第一条,游泳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程肆被他逗笑了,“不是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吗?”

江放给他夹了一筷子青菜,“你居然还知道这个,知道一个意思就行,来,荤素搭配一下。”

这顿饭吃了半个多小时,桌上的菜有三分之二被程肆吃掉了。

江放调侃他就算没及时吃饭,也不至于饿成这样,程肆说不想浪费他的心意。

吃完程肆还主动收拾碗筷,江放没说什么,他是真的不太喜欢做家务,尤其是洗碗。

过了会儿也没见程肆出来,江放才走到厨房,发现他给自己系了围裙,居然在洗碗。

只不过,程大总裁也是第一次洗碗,明显不是很熟练,时不时磕碰一下,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你确定这是在洗碗,而不是在跟碗打架?”江放走到他身边,探头看了一下,发现碗的边缘已经有齿口。

他的声音突然响起,程肆一时失手,碗掉了下去。

江放:“要不买个洗碗机吧?”

程肆沉默了一下,看着手中缺口更大的碗,“……好,我先把这些洗完,晚上就买。”

江放环抱着双臂,在一旁指点江山:“你这套碗盘不便宜吧,洗的时候要轻拿轻放,不要太用力,越用力越容易滑手,手指也会疼。”

程肆按照他说的,感觉是轻松了一点,“你以前经常洗碗,所以才不喜欢洗碗吗?”

江放:“不是,我一直都不喜欢洗碗,以前是我做饭,老和尚洗碗,后来来了个小和尚,老和尚就可以光明正大偷懒了。”

程肆很喜欢听他说以前的事,那些他从未参与过的生活,“你怎么不让小和尚学习做饭?”

他觉得江放是能干得出这种事的人,他表面看上去一本正经,私下其实也没那么正经。

江放的语气突然沧桑起来:“他刚来的时候我就试过了,小和尚跟老和尚的厨艺一样烂,只会吃不会做。”

程肆已经能想象到他发现这一点后一脸失望的表情,莫名觉得很可爱。

“你不在的时候,他们是怎么解决的?”

江放:“我管他们,自生自灭去吧,当初我没去的时候,老和尚都能活下来,我相信他们一老一少是可以解决的。”

程肆垂眼低笑,“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过来,买了这么多绿植,还给我做饭?”

江放:“这段时间一直住酒店,开销太大,还不如在燕市租个房子,以后少不了要常常往这边跑,我下午就去看房子了,回来的时候路过一个花鸟市场,就顺便买了一堆绿植,然后我又想,之前还答应过给你做饭,那正好,一起完成了。”

程肆心头一动,这意思是他以后会常来燕市了,“那有看中的房子吗?”

江放:“有是有,但是安保不太好,安保太好的,又太贵了。”

程肆皱眉:“你跟江齐现在是辉煌娱乐的红人,让公司给你们出钱租个好点的小区,公司不至于连这点钱都出不起吧。”

江放:“老板自己常年开一辆几万块的大众,他要是有钱,我也至于自己为江齐铺路,不过你说的也对,江齐现在身价越来越高,以后会给他创造更多收益,让他出点钱应该没什么问题。”

程肆发现他并没有把自己规划进去,“比起江齐,我觉得你未来的商业价值更高。”

江放现在是真的很火,他微博的粉丝已经超过两千万,很难想象这个数字只用了不到一个月,而且他的路人盘现在也很稳,是真正意义上的爆火。

只是他刚火,各种商务代言还在拍摄阶段,拍完的广告也还没制作完成。

等品牌商官宣后,他毫不怀疑江放的代言数据会把他拉到一个更高的程度,到那时,他的商业价值也会飞速上涨。

他从不怀疑,以江放现在的名气和实力超过夏闻柏,只是迟早而已。

今天他还特意看了眼江放的超话,很多路人因为下午的学习资料,纷纷对他路转粉,关注他超话的人也跟着爆涨了一大截,要不了几天,他的超话名次很可能直接登顶。

论商业价值,江放明显要高于江齐,他的形象特别正面,只要他的气质与品牌契合,不愁没有大牌来找他。

而且,自从江放一开始选代言的时候将主动权交给粉丝后,他的粉丝就经常发起投票,让大家选择自己有需求的,那个数据任何一个商家看了都会心动。

“我以后的重心不在娱乐圈,等我赚够了钱,可能会慢慢淡出这个圈子。”

江放已经规划好,他打算给自己半年到一年的时间。

程肆在心里衡量了一下:“对你来说,多少才算赚够钱?”

江放:“上千万吧。”

实验室最贵的就是仪器,他要是想买最好的,需要的钱更多。

程肆:“那么最少也要半年以上,一线当红小明和男演员的仅算广告代言费的话,平均下来一年一千万多,这还是他们经营多年后的稳定收入,你想要在一年内达到这个收入,只靠广告代言是不可能的。”

江放麻了,这家伙真是了解的越来越多,说起来头头是道,比他还老油条。

程肆继续说:“明星最赚钱的,除了演戏就是综艺,后者来钱快,但是综艺无法长久,频繁出现在综艺上,也会让观众产生视觉疲劳,而且综艺对你来说应该没有任何挑战性,你跟章丝娜换影视资源,也是有想往演戏方面走吧?”

全对了。

江放虽然想赚钱,但也不愿意一直做些在他看来没有多大意义的事情,他大一的时候为什么演一个变态杀人魔,也有存心挑战自己的想法。

与章丝娜的交易,他一方面是为了给江齐铺路,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自己。

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参与进来,不做一些更具挑战性的东西,怎么对得起自己来娱乐圈走这一遭,等以后他专注搞科研,也许就未必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你说的都对。”江放眼珠子一转,落在他的侧脸上,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凑近说:“我发现你可真了解我。”

然后他就发现程肆的耳朵又红了,没忍住伸手捏了一下:“你耳朵红了,很热吗?”

程肆手上的盘子没有拿稳,直接摔回水槽,水溅出来,他连忙侧下身,洗碗水才没有泼到江放,不过他身上的衣服是要重新换了。

他扭头看向江放,没说话。

江放难得心虚了一下:“哈,不打扰你洗碗了,我去给你布置阳台的盆栽吧。”

看着他落跑的背影,程肆脸上露出一抹带有宠溺意味的笑容,他是真的很喜欢看到江放这么生动的一面。

等他洗好碗出来,江放已经把阳台的盆栽摆得整整齐齐。

随后两人又合伙把客厅的大盆栽放到屋内几个角落。

原本空荡荡,没有什么人气的房子,因为这些绿色的点缀,立刻增添几分绿意盎然的生机,看上去更像是人住的地方。

休息了半个小时,江放看已经快十点,他都没注意到时间居然过得这么快,于是跟程肆提出得走了。

“我送你回去,你等我一会,我去换身衣服。”程肆也发现有点晚,他没有给江放拒绝的机会,转身回房。

江放只好等他,之前被打岔,后面也没想起看江齐发的聊天记录,他打开快速地扫了一眼,然后给江齐留言。

江齐这次回得很快,问他什么时候回去,江放回复大概半个小时后,然后收起手机,程肆刚好换完衣服出来,拿起桌上的钥匙走向他。

“我们走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