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重生传媒天王 > 032 这个问题该解决了

032 这个问题该解决了


  崔永华的态度,让楚阳有些失望。

  当然,他也知道,这可能是领导的驾驭之术。

  楚阳摇头道:“社长,别说20万了,报社就是让我加一分钱,我也不干。”

  崔永华失笑:“还一分钱不干,至于嘛,你们今年做得不错,这房价眼看就要起来了,你判断很准……”

  楚阳不想听这些,直接插话。

  “社长,这根本就不是钱的事,这是不尊重游戏规则,没有最起码的契约精神。

  说实话,今年如果行情好,两报加在一起,因为守住了价格底线,全年做到1000万都有可能,我能赚钱,报社同样能增收几百万。

  签了的协议,如果想改就改,那还要协议干什么。别说我们聚龙传媒了,其他代理商一样会寒心。

  如果汽车也好转了,报社改不改?

  其他项目增收有望,报社改不改?

  去年,秦燕茹做亏了,自己咬牙挺着,报社给人减代理费了吗?

  没有规则的游戏,谁敢玩,谁又玩得起?”

  崔永华陷入了沉思。

  半响后,崔永华又问:“你真的不愿意加钱?”

  楚阳道:“社长,如果今年行情起来了,明年你们加100万我都认。但是,今年有协议在前,加一分钱我就掀桌子,不玩了,谁愿意谁干!”

  崔永华哈哈一笑:“你这小子,谁说要加钱了,党组会上,我是不同意的,多数领导也不同意,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别胡思乱想。”

  楚阳又递了一根烟:“社长,不是我胡思乱想,那是分管领导啊,不为我们代理商助力也就算了,还小心眼,在背后放绊子,这也太神奇了吧,真让人寒心……”

  崔永华制止道:“打住,你跑好自己的业务就行了,不要张嘴就来。”

  楚阳笑道:“我也就是在社长面前这么一说,跟别人,我哪有兴趣扯这些事。”

  楚阳告辞而去,心里虽然有些不痛快,对崔永华最后的态度,还算满意。

  如果崔永华今天打定主意要改协议,那他就不玩了。

  尼玛,广告都是一单一单跑出来的,要是认为有地上捡钱那么简单,纯粹脑子有病。

  今年到现在,没有他的策划和推动,没有秦燕茹的大力支持,哪怕当初是秦燕茹接下了代理,现在也必定还在亏损中。

  现在,如果他不干了,秦燕茹跟他这种关系,也不可能来接了。

  然后,谁能玩得转?

  楚阳是这样想的,在他走后,崔永华一个人在办公室默默抽烟,也大致是这样想的。

  崔永华想起了楚阳当初的竞标,然后就是突然与秦燕茹联手,接下来,大获成功的客户联谊会,[返乡置业]专题策划,建议都市报大改版,改版前期又建议做封面铜版广告……

  一桩桩事件联在一起,崔永华也不得不承认,这小子是个人才,甚至是天才。

  市场嗅觉太好了,甚至连政府出台政策刺激楼市都能预判到。

  放眼整个报社,还有另一个楚阳吗。

  没有!

  别人拍马都赶不上!

  再说,楚阳现在跟秦燕茹是情侣关系,楚阳要是被惹急了,撂挑子,秦燕茹也不可能再接这个代理了。

  这样的话,后果太严重了。

  哪怕有人来接手,报社多收二三十万代理费,损失的可能上百万甚至更多。

  崔永华除非头脑发昏,否则怎么会干出杀鸡取卵之事。

  只是,何琦这人,也确实让崔永华头疼。

  三年前,崔永华从区县调来报社出任一把手,那时候初来乍到,情况不熟,还在编采上担任副总编的何琦,又是成天各种请示,各种漂亮话一大堆,还诉苦说在值班岗位多年,熬夜太辛苦,年纪上来了,也熬不动了,想转到经营岗位。

  谈到经营,何琦还头头是道,让崔永华以为这是个人才。

  结果,领导层重新分工之后,崔永华很快发现自己上当了。

  何琦级别在那里,又不愿再管编采,崔永华没办法,只好自己多花精力在经营上,又相当于将何琦给架空了。

  崔永华有些无奈,也有些不好意思,以致于,去年何琦自己拉的几笔日报房产广告,将价格做低到1.4万一个版,还照样拿了提成。

  崔永华也同意了,只是要求财务人员保密,以致于报社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事。

  对于楚阳所说,何琦喝酒吃饭,拉代理商或报社职工去买单的事,崔永华也知道,甚至还暗示过何琦收敛一些。

  只是,何琦再过两年就要退二线了,依然我行我素。

  今天,楚阳跑来投诉,也提醒了崔永华,何琦这人是报社经营工作的一颗雷,还是一颗大雷。

  这个问题不能拖了,得赶紧解决,最晚,也得在年底重新分工,明年就让何琦去分管工会之类工作算了。

  崔永华也知道,楚阳是不怕何琦的,楚阳有编制,是报社正式职工。

  楚阳当初进报社就有编制,也是他老妈董芳费了很大劲才解决的。

  崔永华在办公室抽了好几根烟,最后下了决心,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又给司机打了电话,然后下楼,上车,直奔市委大院。

  楚阳这边,出了报社,回了公司,继续与刘洪商议《虹阳楼市瞭望》的各种准备工作。

  时间比较紧,最后,还是决定放在6月初出创刊号,争取第一期杂志就能一炮打响,对房产商产生一些影响力。

  这本DM杂志,楚阳计划做到2011年下半年,然后包括DM报纸,都直接停了。

  不转让了,到时候转让出去也是坑人。

  至于现在这些员工,到时候有的是项目安排。

  快到中午的时候,楚阳又开车去了秦燕茹的中介门店。

  最近业务量起来了,这姑娘每天也是忙得团团转,手底下还没有完全挑得起担子,能担任店长的员工,结果把自己搞得挺累的。

  楚阳将秦燕茹拉去一家咖啡馆吃简餐,顺便可以靠在沙发上打个盹。

  秦燕茹笑问:“问题解决了吗?”

  楚阳笑道:“说清楚了,崔社长又不傻,挺精明的。”

  然后,楚阳又说了要做《虹阳楼市瞭望》DM杂志的事。

  秦燕茹有些愕然:“你这家伙,想跟报社打擂台,怎么可能嘛。”

  楚阳摇头一笑:“不是打擂台,是接一些边角料的房产广告。我估计,今年房产商在虹阳媒体的投放,不算户外那些投放,估计会有2000万左右,这本杂志是能挣点小钱的。”

  秦燕茹更惊讶:“2000万?你也太夸张了。”

  楚阳笑道:“一点都不夸张,你就看好了,今年都市报和日报加起来,估计会做到1200万以上。明年,市场规模在3000万以上。”

  秦燕绍掐指一算,楚阳今年如果将两报的房产广告做到1200万,合计超版半有350个版左右,全年利润起码在500万。

  再减一点综合成本,也会有400万左右净利润。

  一年,比她过去三年代理都挣得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