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大明:我最强皇孙,请老朱退位 > 第1250章 惩罚来了

第1250章 惩罚来了


  朱权现在,确实需要一个,能为自己经商的人。
不为别的,只为了得到军饷。
之前私吞的军饷,不得不全部吐出来,让他血亏得心里都在滴血。
没有了钱,是养不了私兵,朱权很想找个人经商,但这个人又绝对不能引起锦衣卫的怀疑。
他身边的人,全部不行,锦衣卫要查,还是能轻松地查到他们想做什么。
但是利用李裶,或许是个很好的突破口,也是锦衣卫们根本想不到的一个方法。
这个人只要利用得好,可以做到很多事情,朱权首先看上了此人,又道:“怎么,犹豫了?如果你犹豫,就是做不到,我不会放过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人,拖下去斩了。”
他也是果断,一言不合,就要杀李裶,一点也不心慈手软,不用死亡来逼迫一下,李裶是不知道害怕。
“不,不是的!”
果不其然,李裶连忙地说道:“殿下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绝对不敢违背殿下的意思,只要殿下能让我活下去。”
朱权满意地笑了笑,又道:“只要你帮我做好事情,其实要复国,不是没可能,我可以帮你复国,但是你做得不好,别怪我不客气了。”
什么复国,李裶对朱权的话,连标点符号都不相信,认为只是用来稳住自己,随口这么说一说。
大明那边的人,不可能让他们李氏王朝复国,但是李裶不得不选择相信,也只能选择相信朱权。
“多谢宁王殿下,多谢殿下!”
李裶连忙磕头道。
只要可以活下去,让他做什么都行,真的不想死。
“你的态度,我很满意,从现在开始,你就跟着陆中德。”
朱权又道。
陆中德作为朱权的亲信,可以一直跟在身边,参与朱权的这一个谋反行动,自然也能帮朱权控制李裶。
“另外,找一个身材和你差不多的人,用我们的炮弹,炸没了他半边脑袋,作为你的尸体,我还要带回去上报的。”
朱权又道。
半边脑袋都炸没了,就算验尸的人,都无法确定是不是李裶。
只要朱权说是,那就一定是,李裶就这样死了。
“是!”
李裶应声说道。
不管要他做的是什么,他都会全部同意,其实也是不得不同意。
“好了,我们回去吧!”
朱权对这一次的计划,相当满意,接下来就是尽量掩饰,通过李裶来赚取军费,训练士兵。
“父皇,我终究,还是辜负了你。”
朱权心里在想:“其实你也不怪我辜负你,我只是不得不这样做,唉……我不想被削藩,不想被清算,也想试一试,看能否坐上你那个位置!”
他的野心,从来都不小。
其实更多的,还是不甘心,不希望一个私生子,也能有坐在自己头上的机会。
他们都是正统的藩王,凭什么不如一个连母妃都不知道是谁的私生子?
宁藩的大军,集中完毕之后,全部撤退回去,往平壤的方向撤退。
整一个高丽动乱,便是如此轻松地被镇压了。
看着高丽南部,其实还有一大片土地,朱权冷笑道:“这一次事件过后,高丽南部也需要有藩王镇压,不知道谁的运气那么不好,被安排到了这里。”
——
平壤。
此时的朱允熥,把自己王府上的人,能杀的全部杀了,一点也不心慈手软。
只不过,杀了那么多人,有部分还是跟随了他多年的,甚至贴身的太监都杀了,多少还是有点不忍。
但是不杀,谁知道那些人当中,有没有别的问题。
有问题的人不需要多,一个就足够让他们悔恨终生,因此应该杀的,还是得杀。
“殿下。”
常亭回来说道:“外面的人,都在传我们心狠手辣,只知道不断地杀人,好像还有人故意传播这件事,有人在带节奏,你看怎么办?”
他是最听不得,外面各种对朱允熥不好的传言。
那些传播流言的人,就是该死!
必须全部杀了,但又不知道流言的源头在哪里,那些锦衣卫都查了,还是查不出来。
只不过,朱允熥能大概判断,流言的源头,肯定在白莲教身上。
除了白莲教,没有谁能做到如此。
“别管他们了。”
朱允熥淡定地说道:“他们要怎么想,那是他们的事情,我们只要做好自己即可。”
“但是,殿下的名声……”
常亭心急道。
只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朱允熥打断了:“我只是个藩王,要名声有什么用?藩王的名声越好,其实对藩王本身越不好。”
他们这些藩王想要活得更好,也需要有一定的技巧,不过朱允熥知道自己完全不用担心那么多,朱炫完全信任自己,他也可以完全信任朱炫。
常亭听着,好像很有道理。
但是,想到朱允熥不断地被诋毁,他的心里就很不爽,很想把他们找出来。
“不用这样。”
朱允熥淡定地说道:“嘴巴在别人身上,别人想怎么说,我们管不着这么多。”
常亭只好,暂时把各种想法放下。
“殿下,圣旨来了。”
常林突然走进来说道。
听到圣旨来了,朱允熥赶紧走了出去,其实也知道这道圣旨,一定是因为自己到处杀人而来的。
只是不知道,皇爷爷会对自己做点什么。
走到了外面,只见一个行人司的传旨太监,就在眼前,朱允熥直接跪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朱允熥滥杀无辜……”
那个太监,把圣旨宣读出来。
大概的内容,就是对朱允熥滥杀的惩罚,但是惩罚都是特别简单,差不多就是意思一下,好堵住朝中大臣的嘴巴。
朱允熥听到圣旨的内容,全部是大白话文,都是皇爷爷的习惯,很是怀念。
等到太监宣读完毕,朱允熥朗声道:“孙儿,领旨。”
接过了圣旨,朱允熥便起来,道:“请问公公,杖责,应该如何打?”
行人司的太监笑眯眯道:“回殿下,奴婢北上之前,皇爷给了奴婢两个锦衣卫,他们来负责给殿下行刑,这是陛下的圣旨,奴婢也控制不了,请殿下恕罪!”
“那就来吧!”
朱允熥一听,也不废话,直接让他们打自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