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红楼贾恩侯 > 第334章 贾赦正式面见刘姥姥(求追订!)

第334章 贾赦正式面见刘姥姥(求追订!)


心疼元春的刘姥姥想见贾赦。

丫鬟瞅着眼前脸皮黢黑的干瘦老太太,一时间不知道要不要拒绝。

现在这个点应该是大太太正忙的一个点。

“姑娘,您行行好,帮帮老婆子吧!”

刘姥姥恳求的看着丫鬟。

丫鬟的脸上全是为难之色。

这到底要不要帮?

“罢了,你跟着我来吧!”

邢夫人现在虽然当了家,但因为是继室的原故,下人只要不是犯原则性的规矩,便就能放则放。

而现在邢夫人虽忙,但也不至于说人都不见。

丫鬟将刘姥姥带到邢夫人的院落前,将脚停下,面色严肃的对着刘姥姥叮嘱。

“这里就是大太太住的地方了,你在这里等,不要乱跑。”

“我进去替你向大太太通报,大太太答应见您,您才能进去。”

丫鬟是二房元春的人。

因为两家已经分家的缘故,在称呼邢夫人上,还是和以前一样,称呼为大太太。

刘姥姥点头哈腰的道谢。

“真是麻烦姑娘了。”

丫鬟朝着刘姥姥摇了摇头。

“姥姥客气,我先进去了,刘姥姥你在外面莫要乱走!”

丫鬟又再次嘱咐。

刘姥姥微弯着腰答应。

“姑娘快去吧,我就在这不乱走。”

刘姥姥向丫鬟保证,丫鬟一望三回头的进去。

刘姥姥紧紧地抓着青儿的手。

青儿的小手被攥的有些疼,低声痛呼。

“姥姥,攥疼我了!”

刘姥姥赶紧将青儿的小手松下。

“是姥姥不注意。”

刘姥姥赶紧看了看青儿的小手,见只是红了一点。

刘姥姥的心放下。

丫鬟也到了邢夫人的门口。

“青宁你怎么来了?”

“可是元姑娘那里有事打发你过来找太太?”

门口的婆子认识给刘姥姥带路出去的丫鬟。

丫鬟朝婆子不好意思一笑。

“不是姑娘有事,是有人要求进大太太,嬷嬷可还记得大老爷吩咐过的刘姥姥?”

丫鬟试探的询问婆子。

而这若是婆子说不认识,那她这口就连开都别开,直接辞了刘姥姥,送回去完事。

婆子开始想。

贾赦吩咐下来的人,定然重要。

一时半会记不起的婆子,让丫鬟在这里等着,她进去找邢夫人。

丫鬟赶紧朝婆子一礼。

“谢过嬷嬷了。”

婆子微微点头,不等婆子进去,在屋内已经听见的邢夫人走了出来。

婆子一惊。

“太太!”

婆子赶紧朝邢夫人一礼。

“太太,外面来了个姓刘老人,要拜见你!”

邢夫人的目光落在婆子的身上。

“这我已经听见了,现在人在哪里?”

邢夫人亲自出门迎接。

丫鬟震惊的瞧着,那刘姥姥到底是什么人物,婆子都没进去通报,这大太太怎么就亲自出来了。

丫鬟再傻,也知道刘姥姥的重要性。

丫鬟赶紧开口。

“人就在外面,大太太。”

“那是老爷的恩人,还不快请人进来!”

邢夫人喊了一嗓子,啥时间院子内的人,都知道外面站着的那个老人是贾赦恩人,纷纷对她热情起来。

邢夫人快步走出去。

看见衣着光鲜华丽的邢夫人,明白这是谁的刘姥姥下意识的就要给邢夫人下跪。

邢夫人两只手赶紧将要下跪的刘姥姥扶住。

“快起来,您便就是刘姥姥?”

被扶着的刘姥姥微缩着身子,眼神中满是怯意。

“使不得侯爷夫人,我就是一个乡下的粗老婆子,实在当不起您这声姥姥。”

刘姥姥讨好的看着邢夫人。

邢夫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姥姥莫要妄自菲薄,您即便不是我家老爷的恩人,这声姥姥也是能当得的!”

刘姥姥少说得有六十左右,这般大的年纪,在古代已经算是长寿。

如此即便刘姥姥不是贾赦的恩人,邢夫人叫他一声姥姥也能当得。

“使不得,使不得!”

刘姥姥连连摆手。

邢夫人亲自扶着刘姥姥。

“姥姥今日来可是家里遇到了困难?”

邢夫人将刘姥姥请进屋,到了屋内,刘姥姥手里拿着贾赦的玉佩,不安的坐着。

邢夫人笑着让人给刘姥姥上朝,青儿跟在刘姥姥身边。

“说吧,姥姥。”

“只要不是荣国府办不到的事,我便就帮您解决了。”

邢夫人说话干脆,刘姥姥却有些不好意思。

“侯爷夫人,我不是令府侯爷的恩人,侯爷他认错了。”

贾赦说她是他恩人这件事,刘姥姥一直在心里挂挂着,可思来想就是想不起自己救过什么人。

“老妇就是乡下的一个普通老妇,见过最远的天,也不过只是离自己村子十里地的神京。”

“怎可能救过荣侯这样大的人物?”

刘姥姥手拿着玉,拉着青儿站起。

“这东西我不能要,更不能冒认旁人的功劳。”

“太太替我还给荣侯吧!“

刘姥姥自认没真的救过不肯受。

邢夫人看了一眼刘姥姥手里的玉,贾赦非是认不清人,便就给东西的。

“姥姥可愿意在我这里待到,我家老爷回来?”

刘姥姥微微一怔。

邢夫人笑着解释。

“东西是我家老爷的,我没有资格替他做主。”

“您要还,就当面还给他!”

刘姥姥看着邢夫人点头。

“那就麻烦侯爷夫人了。”

“客气!”

“不过姥姥来荣国府就为了这个?”

邢夫人接着开口询问,刘姥姥想起了哭着的元春,刘姥姥朝邢夫人摇头。

“不是,夫人。”

“那还有其他事?”

邢夫人好奇的询问,刘姥姥点头。

“不瞒夫人,我这趟来是为元大姑娘的。”

邢夫人知道刘姥姥和元春之间的关系,脸上不见丝毫不悦之色,耐心的准备听。

刘姥姥看着邢夫人,有些纠结的开口。

“夫人可会嫌弃老妇说话不好听?”

担心自己讨人嫌的刘姥姥朝邢夫人开口。

邢夫人注视着刘姥姥。

“姥姥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刘姥姥深呼一口气。

“姑太太犯的事,老妇虽在乡下也有所耳闻。”

“本这话不该说!”

刘姥姥注视着邢夫人的表情。

邢夫人的表情没有任何的不耐,刘姥姥接着开口。

“那政老爷不是个顶事的,元姑奶奶和那年纪小的宝二爷可怜。”

邢夫人不接话,默默的听刘姥姥说。

“老妇听人说,姑太太那烧焦的尸体被扔到了乱葬岗?”

邢夫人端起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

“这我不太清楚。”

“王氏是二房的人,她虽和我是妯娌,但两房已经分家,分了家她便就不归大房管。”

“而这她死后尸体被丢到乱葬岗,也是二房那边的事。”

“姥姥来这说这事,算是说错了,您该去找那二房的当家人,让他派人去金陵贾家问清楚,然后再将尸体妥善安排。”

邢夫人对着刘姥姥解释说着,总结这事和大房没有任何的关系,不是大房让人将她王夫人的尸体扔到乱葬到。

要找你就找她家的人。

而这二房现在对于他们和外面的普通族人没有任何区别,这要都算在他们大房头上的话,那外面族人的生老病死,他们荣国府是否也要管?

刘姥姥听明白邢夫人的话,只觉得自己羞愧。

是啊,两房都已经分家,分家就代表各过各的,她实在不该管那么多,直接将玉还了,解释清楚事就不会有现在的尴尬。

刘姥姥惭愧的赶紧站起。

“侯爷夫人莫怪,是老妇脑袋不清醒误会了。”

邢夫人微微点头。

“姥姥客气,这府内的事复杂,你了解的不够清楚正常。”

“至于元姐儿那儿,我家老爷早已知道,他也已经安排人去了金陵。”

“不会真的让王氏的尸体躺在那乱葬岗那般难看。”

但也不会说和躺在贾家祖坟里那么舒坦,犯了错就是犯了错。

王夫人的尸体,已经被烧的不成样子。

贾赦想用具假尸调换一下,而这既然已经被烧,那他就加把火,直接烧成渣渣。

贾赦打算将王夫人的骨灰,在去世的原配和大儿子的坟前扬了,以此来报心中大恨。

刘姥姥赶紧站起道谢。

“侯爷以德报怨,实在是大善之人!”

刘姥姥眼神中满是感激。

邢夫人示意刘姥姥坐着就莫要站起,刘姥姥有些不好意思,这次坐的她,只落坐了半个屁股。

“侯爷可有将这事告诉姑奶奶?”

“尚未,也是我忙糊涂了。”

“王六宝家的”

“太太!”

王六宝家的朝邢夫人一礼,邢夫人摁了摁自己的脑袋,深呼一口气道:“你往元大姑娘那儿去一趟,将老爷派人去金陵的事告诉她。”

“是!”

王六宝家的朝邢夫人一礼,往元春那里去,刘姥姥又要站起,被邢夫人制止。

就这么到了下午,贾赦下值回来。

外面的天,只剩下落日的余晖。

邢夫人安排了一间屋子让刘姥姥待,刘姥姥见不到人,心里还是战战兢兢的。

青儿年纪小,因为无聊的缘故,趴在刘姥姥的身上已经睡着。

来请刘姥姥的婆子,瞧见屋内的情景放轻了自己的脚步和声音。

“姥姥,我家老爷回来了,现在请您过去。”

一起想起贾赦的刘姥姥有些激动,她这辈子还没单独见过这么大的人物,现在却是要见到了。

刘姥姥已经想好自己该怎么同贾赦将事情解释清楚,并演示了数遍。

刘姥姥轻拍睡着了的青儿。

“青儿,青儿!”

“要去见人了,快醒醒!”

青儿睡的迷迷糊糊的。

“姥姥,现在外面是什么天?”

青儿这一觉睡的很舒服,刘姥姥恨铁不成钢的瞅着。

“傻孩子,这里是荣国府!”

“什么?”

青儿反应过来,瞬间惊醒。

“姥姥!”

青儿慌张的看着刘姥姥,紧接着便就是害怕。

“我怎么在荣国府睡着了,姥姥!”

青儿大哭起来,见是被吓到的青儿,刘姥姥叹了口气。

“是姥姥吓到你了。”

“没事的,没事的!”

刘姥姥的手一下又一下的捋青儿的脑袋,婆子瞧着这一幕也帮着开口安慰。

“青儿姑娘别哭,荣国府非是什么吃人的地方,睡着就睡着了。”

“我家老爷回来了,请你和姥姥一块去见见。”

“别哭了!”

青儿抹着泪,哭的好不可怜。

见哄不好,婆子无奈的叹气。

“姥姥可信的过我?”

刘姥姥的眼中闪过不解。

“青儿姑娘哭成这样,去见我家老爷难免会节外生枝,姥姥若是信得过我,便就将青儿姑娘暂时交给我。”

“我安排一个丫鬟帮您瞧着,这样您去见也方便一点。”

刘姥姥的目光落在青儿身上。

“这是否有些太麻烦?”

婆子忍不住笑了,你要真这么带着进去才是麻烦。

“不麻烦,不麻烦!”

“姥姥跟我来吧!”

婆子在一边带路,守门的丫鬟被婆子安排进来陪着青儿。

刘姥姥终于见到了贾赦。

贾赦如刘姥姥那日见到的那般,第一次见大人物的刘姥姥有些紧张。

“姥姥,这就是我家老爷!”

婆子给刘姥姥介绍。

刘姥姥下意识的就要给贾赦跪,贾赦赶紧将人拦住。

“您是长者,怎可给我一个晚辈跪?”

刘姥姥被贾赦搀扶着将头抬起。

“侯爷您认错人了,老妇没救过您,更是与您素不相识。”

刘姥姥将准备了许久的话,同贾赦说。

贾赦让屋内的婆子出去,只剩他和刘姥姥他们两人的贾赦,看着刘姥姥终于敢开口。

“姥姥可相信梦?”

贾赦对着刘姥姥说了起来,刘姥姥的眉皱起。

“侯爷要说什么?”

贾赦朝着刘姥姥一笑。

“不瞒姥姥了,我曾做过一个梦里我家破人亡,是你救我了我的小孙女。”

“本我以为那只是一个梦”

贾赦的笑突然带上了凄惨之色,刘姥姥眼神一禀。

“侯爷帮了老妇那么多,但说无妨,老妇不会告诉其他的人。”

刘姥姥以为贾赦是有什么顾忌的,向贾赦保证。

有道是出事见人品,刘姥姥能在荣国府出事后,散尽家财救巧姐儿,足以看出其人品之端正。

贾赦笑着开口。

“姥姥您误会了,我不是信不过您,只是怕您不信。”

“这世上或许真的有那玄之又玄的事,我瞧见您脑中那救我孙女人的影像,便就和现实重合了。”

刘姥姥倒吸一口冷气,这怎么可能这么巧?

当然不可能这么巧。

贾赦接着开口。

“这也是我见到你那么激动的原因。”

“这是我对您未来肯出手相助的感谢,您不用推辞。”

“不行!”

刘姥姥下意识的拒绝。

“未来事未来算,现在老婆子我寸功未立,又怎能擒着那虚无缥缈的恩受您的惠?”

“姑奶奶她已经够帮我一家了,我不能再受侯爷您的。”

刘姥姥将手里的玉佩,往贾赦的手里塞,贾赦的眼中满是无奈。

“您就拿着吧!”

贾赦将东西强塞还给刘姥姥。

原身已经散去,但他却实在不喜欢欠人人情。

这既是未来原身的因果,那他就替他了了,这样也不枉他来这红楼一趟。

刘姥姥看着手里的玉佩,这哪是给的一块玉,这是给的一条上升的通道。

“老妇谢侯爷大恩!”

刘姥姥捧着玉,要给贾赦跪下,贾赦赶紧将人往上拉。

“姥姥客气!”

“这是报恩,你不用有什么负担!”

贾赦提醒刘姥姥,刘姥姥眼中的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王家最缺的除了钱,就是一个恢复官宦人家的机会。

刘姥姥感激的瞧着贾赦。

贾赦朝外面看了一眼,他回来的时候,太阳就快落下。

现在又聊了这么多,估计刘姥姥城是出不去了。

贾赦想安排刘姥姥在荣国府住下,刘姥姥摇着头拒绝。

来这一趟她算是弄明白了,贾赦为什么会给她手里这块玉,让她家里需要什么帮助,尽管来找。

现在又要留她住宿,这实在是太过麻烦人家。

“不了,侯爷。”

“我和我那小外孙女在外面客栈对付一宿就可以,实在不用麻烦荣国府。”

“无妨!”

贾赦不在意的摆手。

“荣国府够大,安排您和您外孙女没问题。”

“今晚就先住下,等明日一早,再派人送您回去。”

刘姥姥的脸上全是不好意思的无奈留下。

贾母屋内,今日荣国府的饭桌之上,多了一道腌干菜的小菜。

是刘姥姥从家里带出来的一小罐。

荣国府的后厨,尝着味道不错,又是这府里少吃的味道,就将坛子里的干菜,分好端上了荣国府的饭桌。

吃饱喝足的贾母夹了一筷子清口。

当干菜入口,清爽的味道瞬间充斥在贾母的口中。

贾母的眼中闪过惊喜。

“这干菜是谁腌的,味道不错。”

贾母指着那碟子干菜询问。

刘姥姥腌干菜的手艺,真不愧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

贾母不是没吃过腌干菜,荣国府有道很有名的菜叫茄鳖。

凤姐儿介绍的时候,让刘姥姥震惊的只道要十几只鸡来配。

可想而知其豪华程度。

陡然吃粗茶淡饭的贾母,尝着刘姥姥腌的干菜还不错。

它比不上茄鳖的豪华奢侈,但却也别有风味。

“味道不错的!”

贾母就着腌干菜,多喝了一碗粥。

婆子向贾母介绍。

“这干菜是太太那边的亲戚送来的。”

“邢氏?”

贾母挑眉看向婆子,邢夫人的娘家能有这眼力见?

贾母之所以瞧不上邢夫人,很大程度便就是刑家的原因。(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