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汉道天下 > 第894章 弄巧成拙

第894章 弄巧成拙


看到张郃的战旗出现在远处时,陈登开始是不相信的。

刘备、张飞都在上游,击败他们任何一个,都比击败自己有意义。更何况他们离张郃的大营更近,张郃不可能不顾大营的安全,跑上几十里,来袭击自己。

这应该是疑兵。

他们可以用疑兵来分散张郃的兵力,张郃同样可以用疑兵来恐吓他们,让他们不敢轻易渡河。

当他发现那些人一直没有发起进攻,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的部下渡河,派出十几名骑兵来骚扰时,他更笃定自己的判断。

当部下告诉他河水很浅,甚至可以涉水而过时,他大感意外的同时,下令亲卫骑渡河,驱逐骚扰的骑兵,掩护步卒。



他的亲卫骑不多,战斗力也不如冀州骑兵。双方纠缠了几个回合,没占上风,他不得不将所有的亲卫骑都派上了阵。

当他的亲卫骑渡河漳水,对面的骑兵一边吹响号角,一边发起了进攻,缠住了他的亲卫骑。

接着,数不清的骑兵从树林中、草丛后冒了出来,粗略一数,至少有千骑。其中不少人没戴头盔,露出光熘熘的头皮,一看就知道是胡人。

千骑呼啸而过,少部分人加入围杀亲卫骑的战场,大部分则绕过已经渡河的步卒,冲入河水中,向陈登本人杀了过来。



马蹄踢起浪花,搅浑了河水,也打懵了陈登。

尤其是张郃本人在一群手持大戟的骑士簇拥下,出现在骑兵队伍中时。

陈登明白自己上当了,张郃不仅在这里,而且就是冲着他来的。

此时此刻,他的步卒有一千多人渡过了河,仅剩百十名骑兵则全在北岸,他身边只有数骑,根本不是张郃的对手。

他当然可以逃走。可若是他逃了,他的部下失去了指挥,必然被张郃重创。

短暂的思索之后,陈登热血上涌,下令迎战,同时派人向张飞、刘备求援。

他已经被张郃全歼过一次,这一次不能再临阵脱逃,坐视张郃屠戮自己的部下。只要能顶住张郃的骑兵攻击,他还有机会等到增援。

弓弩手上前,密集射击。

张郃也下令已经登岸的骑兵发起冲锋,不给陈登调整阵型的机会。

张雄率领百余骑士冲锋在前,一登岸就开始加速,不顾伤亡,强行冲锋。

骑兵呼啸而至。虽然有一半人被箭射中,却还是成功的冲进了陈登的阵中。

张雄也被射中了好几箭,鲜血直流,但他依然号呼而进,策马狂奔,直接冲向陈登的战旗。

随后又有更多的骑士冲了进来,对弓弩手展开屠杀。

没有徐盛那样的勇士压阵,步卒的战斗力大减。见骑兵突入阵中,陈登的部下立刻慌了。等张郃本人杀入阵中,士气顿时崩溃,步卒们扔下武器,开始逃跑。还能保持阵型的寥寥无几,更别说组织反击的。

张郃长驱直入,咬住了陈登。

陈登面色煞白。

他知道逃不掉了。没有足够的骑兵,他无法逃脱张郃的追杀。

“张贼,我和你拼了。”陈登不退反进,持剑冲向张郃。

张郃一声叹息,单手持戟,后发先至,刺入陈登胸膛。

陈登落马气绝,双目圆睁,带着浓浓的不甘。

没有了指挥,五六千步卒彻底陷入了混乱,被一千多骑兵无情追杀,伤亡惨重。

直到张郃收到高览传来的消息,得知刘备、张飞都抓住机会,强行渡河,有可能会进攻他的大营,这才下令收兵,迅速撤退,奔向最近的张飞阵地。

——

收到陈登求援的消息,张飞还在犹豫要不要派骑兵去增援,就看到了张郃的战旗,立刻放弃了增援的想法。

张郃既然已经到了这里,陈登要么是安全了,要么是已经完了。

现在危险的是他。

张飞立刻下令紧守阵型,准备接战。

当他提矛上马,准备出阵与张郃单挑,一决高下时,张郃却选择了撤退,并率领千余骑兵,亲自殿后。

张飞骑兵数量不足,又怕张郃虚晃一招,诱他深入,只得放弃了这次与张郃近距离交手的机会,看着张郃远去。

张郃与高览汇会,查看了刘备的阵地,选择了各自回营。

刘备兵力不足,见张郃、高览合兵,吓出一身冷汗。见张郃、高览不战而退,长出一口气,脸上却不动声色。

“孝直,速速派人打探,看看益德、元龙情况如何。”

法正应了一声,安排人去打探消息。他盯着远处渐渐消失的烟尘,咂了咂嘴。

“主公,高览怕是废了。”

刘备回头看着法正,一脸茫然。

法正抬手指指。“高览兵力不少,却一直没有发起真正的进攻,应该是牵制我军,为张郃提供机会。作为河北四庭柱之一,看到这样的机会,他不会不想抓住。之所以没出手,应该是有心无力。”

刘备觉得有理。

他知道高览受过重伤,后来就没怎么听过与高览有关的消息,应该是伤势影响到了他的体力。临阵指挥,哪怕不需要亲自上阵搏杀,对将领的体力也有很高的要求。一旦体力不支,大军就有可能失去指挥,非常危险。

“如果高览废了,那真正能打的就只有张郃了,对我们是好事。”

“没错,立刻进兵,包围张郃的大营,逼高览来救。”法正握了握拳头,带着些许兴奋。

如果真如他所料,高览的伤情影响到了体力,刘备就有可能在真正的围城大战前一举解决张郃、高览两个河北名将,立下奇功。

刘备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心中莫名喜悦。

但残酷的现实很快就给了他们沉重一击。

陈登阵亡,其所部将士崩溃,伤亡过半。

率先收到这个消息的张飞已经在黄猗的建议下放弃了进攻的计划,将主力撤回漳水以南,以免不测。

刘备大惊失色,后悔莫及。

他是想让陈登受点教训,却没想到这个教训如此惨重,陈登不仅被张郃击败,而且阵亡了。

如此一来,他的兵力损失太大,包围张郃都勉为其难,更别说同时击破高览的援兵了。

兵力不足,强行进攻只会导致更大的损失,刘备无奈之下,只得采取和张飞的一样的选择,撤兵回营。

法正也很紧张。

陈登死了,这可不是一次简单的战败,他这个军师也难辞其咎。他可以骗过其他人,却骗不过天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