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汉道天下 > 第893章 尔虞我诈

第893章 尔虞我诈


张飞想了想,接受了黄猗的建议。

他被张郃击败过,知道张郃的狡猾,不想重蹈覆辙。

再被张郃击败一次,他要被关羽笑一辈子。

于是,张飞又问黄猗,该如何解决步兵面对骑兵冲击的窘迫?如果不想办法,送到河对岸的步卒守得太辛苦了。时间久了,伤亡必大。

黄猗打量了一会儿战场,叫过几个技师商量了一下,建议张飞在过漳水的步卒背水列阵,让强弩手登上浮桥,为步卒提供远程辅助。

弩的射程远,有步卒在前面挡着,弓弩手可以尽情射击。可是对骑兵来说,临河冲击,速度不可能加到极致,被弩命中的可能性大增。

张飞觉得有理,随即照计施行。

对面的步卒收缩阵营,背水列阵。近百强弩兵登上浮桥,对骑兵进行精准打击。

随着弩机扳动,十几枝弩箭飞驰而去,七八名骑士中箭。虽然落马的只有一人,其他人只是受伤,却也被吓了一跳,不敢再轻率向前。

骑兵的冲击变缓,步卒胆气复壮,缓缓向前挤压,为更多的步卒渡河提供空间。

张飞非常满意,拍着黄猗的手臂,连声称谢。

黄猗客气了几句,心里却有些遗憾。

张飞的部下终究还是训练不够,步卒结阵而斗的战斗力有限,弓弩手命中率太差,落点的控制也不准,相互之间的配合同样不够紧密。如果是他的部下,这一阵射击绝不可能只有一个落马,还让他们救了回去。

张飞练兵的水平还是不够精细,有待提高。

归根到底,还是普通士卒的积极性不够,被动的听指挥,没有主动根据实际情况调整战法。

大将的部署再周密,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具体执行的时候还要靠前线的都伯、屯长们临机决定,才能将战斗力发挥到极致。

这需要一批训练有素的中低级将领。

别说张飞的部下,就算是禁军,现在也做不到这样的配置。讲武堂的学生数量远远不足,毕业之后最少也是曲军侯一级,能在都伯、屯长一级配备讲武堂毕业生的极少。

将来讲武堂规模扩大,连伍长、什长都经过基本的训练,那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能带着那样的精锐征战天下,何人能敌?

黄猗有些心动。

“长史,你看。”一个技师突然叫了一声,伸手指向河水。

黄猗看了一眼,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再仔细一看,发现河水似乎浅了一些,连浮桥都下沉了不少。

“怎么会……”黄猗愣了一下,抬头看向远处看去,突然大叫一声:“不好,张郃可能要突袭陈登。”

张飞正看着对面渐渐占据上风的部下兴奋,突然听到黄猗的声音,大惑不解。他回头看向黄猗,茫然道:“长史何出此言?”

黄猗脸色非常难看。“陈登选择的位置是一个砾石滩,水位比较浅,对不对?”

张飞想了想,点点头,随即也变了脸色。

战前他对附近的地形做过了解,知道哪里水深,哪里水浅。

陈登选择的地点还是他推荐的。那里水面比较宽浅,水流比较缓,上游带出来的石块大量沉积,形成了一大片砾石滩。

之所以选择这样的地形,是陈登不甘于做疑兵,也想寻找机会渡水。

他们想到了这一点,张郃自然也会想到。

如今水面突然下降,陈登会不会趁机渡河且不说,张郃却完全有可能让骑兵涉水渡河。

人不能走的,马可以走,还可以带着人走。

“立刻通报陈将军,让他千万小心。”张飞大声喝道,心急如焚。

他很想带着亲卫骑去增援陈登,但他又放不下对面的战场。如果张郃真的去袭击陈登,对面必然没有主力,正是他渡河的好机会。


“长史,我当如何?”

黄猗仔细想了想,摇摇头。“这一切都是猜测,将军不宜轻举妄动,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张飞连连点头。

张郃太狡猾了,谁知道他会不会不去袭击陈登,只是虚晃一枪,引自己分兵去救。

为了实施疑兵之际,刘备的大军分作三处,现在却成了最大的破绽。救任命一处都需要时间,都可能中了张郃的计。

最好的办法,就不为所动,照原计划执行。拼着局部受损,也要渡过漳水,逼近张郃的大营,逼他自救。

——

几乎与黄猗发现水位下降的同时,法正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夏季水盛,水位突然下降实在不正常,很难不引起人的注意。

就当他提醒刘备要小心的时候,对面出现了高览的战旗。

刘备还在怀疑张郃是不是故弄玄虚的时候,法正已经意识到不对劲。

漳水是干流,水量极大,要想使水面在短时间内肉眼可见的下降,绝不是一件小工程。这甚至不是张郃、高览就能完成的工程量,可能需要城中审配的配合。

如此大费周章,显然不会是为了虚张声势。

法正立刻提醒刘备,抓紧时间渡河,然后在对面设置防守阵地。为了避免对方的骑兵冲击,最好能阵前设置拒马,并大量运输弓弩用的箭失。

两军交战,箭失的消耗极大。如果来不及供应,弓弩兵就会成为普通的步卒,只能用随身携带的环首刀作战。

刘备对法正言听计从,立刻下令加紧运输,甚至冒险让将士涉水渡河。为了加快速度,将士们在十几只小船的两端系上绳索,来回拖动,以节省人的重量,多运一些物资。

见刘备不仅没有选择谨慎以待,反而加快了渡河的速度,对面的高览也不敢怠慢,命部将高翔率领数百骑发起进攻。

刘备二话不说,带着亲卫骑涉水渡河,掩护步卒列阵。

陈到率领十余骑,率先登上河岸,迎上了高翔。

两人在阵前追逐厮杀。

不过数合,陈到抓住机会,一矛将高翔挑于马下。

高翔的亲卫冲了过来,有人迎上陈到,有人将高翔拖上战马,飞驰回阵。

高览远远地看见,不禁皱了皱眉头。

他知道刘备麾下有勐将,但关羽、赵云为朝廷效力,张飞独领大军,刘备身边应该没有其他人才对,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一个勐人,居然能在数合以内击败高翔。

高览不敢大意,放弃了骑兵袭扰,命强弩兵上前压制。

一阵鼓响,箭如雨下。

刘备深知河北强弩兵的厉害,不敢大意,立刻召陈到回阵。

“是高览本人无疑。”陈到一回阵,就对刘备说道:“这一战怕是陷阱,使君要千万小心。”

刘备心情沉重地点点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