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偏执大佬的佛系娇气包 > 第六十九章 嫖费

第六十九章 嫖费


  果然厉泽宸的无所谓的态度立马变了,他身体站直,凛冽地盯着许慎,“什么意思?”
  许慎歪头:“互惠互利?”
  “可以,你先说关于安安的事情是什么?”
  许慎将那天在天台发生的事情告诉厉泽宸,“王围祷找人打听矫语安是选文科还是理科,他想和矫语安一个班。我觉得他想挖你墙角。”
  厉泽宸白皙的手指收紧,眼眸布满了病态的阴鸷,薄唇轻起,缓缓道:“呵,真是找死呢。”
  声音低,但是冷的刺骨。
  他嘴角似笑非笑,却让他整个人显得更加阴暗。
  怎么总是有人想要觊觎娇气包呢?总是有人来挑战自己的忍耐程度,从自己这里寻找刺激。
  许耀辉看到自己的‘哥哥’,他举着酒杯走到许慎的面前,张狂地看着许慎笑道:“哥,你看看我又回来了。”
  “没办法呀,这就叫所谓的‘有爸疼的孩子像个宝’,你能理解吗?”
  许耀辉好似刚刚反应过来,“呀,哥哥应该不懂吧?你看我都忘了,爸爸可不愿意见到哥哥,更别提疼你了。你就是颗杂草,真是可惜。”
  许慎根本就不把他的挑衅放在眼里,许耀辉在他看来就是一个蠢货。
  “嗯,这么大的孩子还找爸爸?你放心我不和你这个奶娃娃抢爸爸。我只对许家的财产感兴趣。”
  许耀辉当然能听出许慎话里的嘲讽,“你……这话被爸爸听到,你就死定了。”
  许慎不屑地瞥了一眼和人交谈的许屠,“你以为我是你呀?我可不怕他,他也管不了我。”
  “是吗?”
  厉泽宸本来脾气就在爆发的边缘了,结果许耀辉还在一旁喋喋不休,他骂道:“烦死了”
  许耀辉知道厉泽宸,也知道他的脾气。他不敢惹厉泽宸,只好离开。在离开的时候还轻蔑地看着许慎。不就是傍上了厉泽宸吗?狂什么呢?
  厉泽宸能把厉家的家产给他?还是自己聪明懂得哄着父亲!
  要不然说许屠是一个蠢货,厉泽宸是不是把厉家的家产给许慎,但是能让许慎取得许家的继承权。
  ……
  早上矫语安来教室的时候,下意识地往厉泽宸那个方向看,但是座位上却没有人。
  “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呢?”矫语安喃喃道
  厉泽宸没有来晚,他现在高一二班的门口。
  许慎好似知道厉泽宸会来一样,他懒散地靠在高一一班的后门上。
  许慎还冲厉泽宸打招呼“HI”
  他就是来看热闹的
  厉泽宸瞥了他一眼,然后就完全无视了许慎。
  教室里王围祷拍李力的头不耐烦地问道:“你弄到了没?”
  “没呢,老大,下了早自习我就去。”
  王围祷平时都不上早自习,他今天因为志愿的事情早早的来学校。他根本就没有睡醒,整个人烦躁的很。
  “你赶紧的”
  “知道,知道。”
  王围祷说完就趴在桌子上开始补觉
  “他怎么来了?”
  “他好帅呀”
  “就是,气质有点吓人。”
  王围祷刚刚要睡着就听到班里的女生花痴的声音,他抬起头,烦躁地喊道:“帅帅帅你妈?别逼逼叨了,烦死了!”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王围祷满意了。正准备趴下接着睡的时候,看到李力拼命地冲自己挤鼻子弄眼。
  “咋的,被马蜂盯了?”
  李力心里……
  王围祷的衣领突然被揪起来,王围祷的脖子被狠狠地勒住。
  为了喘气,他急忙顺着后面的力道站起身。
  等他缓过劲儿来,他到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敢这么对自己。
  厉泽宸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时间,他揪起王围祷,然后扭头往外走。
  厉泽宸转身的时候,抓着衣服的手腕也转一个方向,衣领转了一圈,将王围祷勒得更紧。
  王围祷被勒着往外走,他是倒走的状态,根本看到到路。
  ‘当当当’王围祷也不知道撞到了什么,磕的他的腿和腰生疼。
  “啪啪啪”王围祷伸手掰抓着自己衣领的手
  但是身后的人反应迅速,厉泽宸另一只手狠狠地掐住王围祷的手腕,让他挣脱不开,王围祷整个人都在被拖着走。
  李力没敢跟出去,虽说自己还没去找矫语安,但是他还是心抖,怕厉泽宸收拾自己。厉泽宸收拾老大的时候都毫不顾忌,那自己还不得被整死?
  许慎就在门口等着,看到厉泽宸一脸狠厉地拖着王围祷,他挑眉跟上。
  高一楼有两个楼梯,一个挨着高一一班,一个紧挨着高一五班。厉泽宸怕矫语安看到,他从高一一班的楼梯下楼。
  王围祷背对着,他根本看不到楼梯。一脚踩空摔了下去,也挣脱了厉泽宸的桎梏。楼梯上铺着地毯,摔得到是不严重。
  许慎看着这一幕,眼睛眯下,好疼!
  王围祷爬起来,一身的怒火与怨气,在接触到厉泽宸阴鸷的表情时,突然被压了下去。王围祷眼眸一缩,心里也忐忑不安,难道厉泽宸知道自己想要打听矫语安了?不应该啊,李力还没有行动呢,厉泽宸应该不知道。
  王围祷巴结地看着厉泽宸,讨好地说道:“厉大佬?怎么了?怎么这么大火气?谁惹你了?”
  厉泽宸盯着他不说话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呀,我这一阵儿可什么都没干呀!”
  许慎抱拳看着王围祷,越看越感觉他有一种当太监的潜质!
  厉泽宸缓缓地走下楼梯,王围祷看着越来越近的厉泽宸,他心惊胆战。
  厉泽宸冷冷地道:“来操场”
  王围祷不想去,但是他没有办法,只能跟着在厉泽宸的身后。
  “您带我来操场有什么事儿啊?您有事儿吩咐。”王围祷居然还心存侥幸
  厉泽宸懒得跟他废话,他掐住王围祷的脖子,将他抵在墙上。
  “你想打矫语安的注意?你想死呀。”厉泽宸眼底的阴暗暴露无遗
  王围祷抓着厉泽宸掐自己的手,他勉强地笑着,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厉大佬,误会,我怎么敢呢?”
  许慎看到王围祷铁青的脸,他开始劝厉泽宸:“别掐了,一会儿闹大了,矫语安就知道了。”
  厉泽宸这才松开自己的手,王围祷从生死线上走了一圈,已经没有力气了。他顺着墙滑落,瘫坐在地上,手摸着自己的脖子不停的咳嗽。
  王围祷以为已经结束了,结果厉泽宸的脚踩在他的肚子上,狠狠地碾压。
  王围祷注意到厉泽宸的脚还有往下走的趋势,他瞬间脑子飞速地旋转,赶紧喊道:“厉大佬,我绝对没有。我只想知道矫语安选文还是理,我好选相反的。”
  厉泽宸漆黑的眼眸看着他,王围祷使劲点头。厉泽宸的脚不能在往下了,在往下自己就废了!!!
  厉泽宸盯着王围祷,阴冷道:“你选文”
  “是是是,我选文,选文。”王围祷赶紧应道
  “你要是选了理?”
  没等厉泽宸话说完,王围祷焦急接话,“不会,不会,我肯定会选文科。”
  厉泽宸这才将自己的脚收回来
  王围祷瘫在地上,大喘气。
  厉泽宸他们走后,王围祷给李力打电话让他来操场接自己。
  李力趁老师不注意,悄悄从后门溜了出来,一路小跑赶到操场上。
  “老大,你没事儿吧?”李力看到躺在地上的王围祷他被吓了一跳,急忙将她扶起来。
  王围祷骂道:“你看我像是没事的吗?”
  王围祷身上一片青,一片肿的,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儿的。
  “赶紧送我去医院”他要去做个全身的检查,别到时候再出点什么毛病。
  李力面露难色,“那大哥,我还没查出矫语安是选文还是理科,还查吗?”
  一提起这个,王围祷更气,“还查个屁,你是傻逼吗?我都被厉泽宸打了!还查啥?”
  “哦哦哦,好的。”果然是因为这事
  王围祷想起厉泽宸最后的话,他叮嘱道:“你给尚宇打电话,让他帮我把意愿书填了,写文科。”
  “好”
  ……
  矫语安上课铃声响起,矫语安扭头往后看,但是厉泽宸还是没有来。
  “他是生病了吗?”矫语安有点担心
  “安安,你说什么?”矫语安的声音太小了,刘云白听不清她在说什么,还以为她在和自己说话。
  “没什么”
  刘云白瞥到矫语安铺在一旁的意见书,她问道:“安安,你确定选理了?”
  “对啊”矫语安满脸的兴奋,因为她第一次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刘云白点了点头,将自己的意见书拿过来,把已经填写好的‘文科’划掉,就要往上写上理科。
  矫语安抓住刘云白的手,认真地劝道:“白白,你想好,不要冲动。”
  “我想好了,我要选理科。”
  要是选了文科,自己就和徐文昊没有沟通的点了。
  矫语安盯着刘云白的眼睛十分郑重,“真的?”
  “嗯,我决定好了。”
  矫语安松开手,刘云白在划掉的后面写上‘理科’。
  早自习下课后,厉泽宸也回到教室了。
  矫语安路过他的时候仔细地看了看,嗯,精气神挺足,看来是没有生病,然后往外走。
  厉泽宸拽住矫语安的胳膊,散漫地说:“哎,你盯着我看了半天,什么话都不说就要走了?我是被白看的?”
  厉泽宸也就是一句调侃,他就是想拉矫语安,想和她说话。
  刚刚矫语安的眼神全神贯注地在自己身上时,厉泽宸浑身舒爽。
  矫语安低头,手放进兜里,开始摸索。她从兜里拿出三颗糖,还悄悄抖了抖手,放回去了一颗。将两颗糖递给厉泽宸。“给你”
  “什么意思?”厉泽宸的视线在矫语安的手里的糖和矫语安的身上转换
  他一时间还没明白矫语安的举动
  “你不是说你不能白看吗?”矫语安觉得厉泽宸赶赶的话说的挺对的,自己刚刚一直盯着他是不太好。
  厉泽宸瞳孔放大,我艹?所以这是看自己的费用?所谓的‘嫖费’?就两颗糖?
  要不是矫语安一脸认真的样子,他还以为矫语安再耍他。
  “哈哈哈哈”吴深他们都已经笑翻了,原来厉大佬就值两颗糖呀,这也太值钱了吧!
  最搞笑的就是矫语安一一副认真,懵懂的样子做了件大事,他们想都不敢想的大事儿。做完之后,还直直地看着你。
  厉泽宸一口气差点呛到自己,他破罐子破摔,“我刚刚看见你悄悄放进去一颗”
  “哈哈哈”吴深他们笑得更大声了,厉哥还不值三颗糖!
  矫语安装傻,“没呀,就两颗。”
  “我都看到了”厉泽宸眯着眼睛,语气十分的傲娇。
  李予宁调侃着:“厉哥,你跟安安计较什么呀,两颗就两颗呗。”反正都不值钱
  “对”矫语安在一旁点头附和道
  厉泽宸无视掉李予宁他们,他盯着矫语安的口袋,“不拿?我可自己翻了啊。”
  矫语安没有办法只好将自己兜里的那颗糖拿出来“没了”
  厉泽宸把三颗糖收起来,这可是自己出卖色相得来的,得收好。
  矫语安低头心想,以后少盯着厉泽宸看,还得付糖,这代价也不小呢。
  厉泽宸对着矫语安挥手道:“回去吧”
  “嗯嗯”矫语安点头回到自己的座位
  坐好后,矫语安突然意识道不对,自己不是要出去买东西的吗?怎么就听着厉泽宸的话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了?
  算了,一会儿再去吧。
  厉泽宸伸手戳了戳手里的糖,小娇气包可真是……
  吴深不怕死地冲着厉泽宸挤眉弄眼,调侃道:“厉泽宸?我这里有四颗糖……”
  潜意思就是我看你一会儿呗
  “哈哈哈哈”尹磊他们都要笑死了
  厉泽宸冲着吴深似笑非笑,吴深赶紧求饶:“厉哥,我开玩笑的。我说着玩的,别当真,别当真。”
  厉泽宸伸手使劲儿按吴深的头,面上春风拂面,话却十分狠厉,“四颗糖?四颗糖能买的你脑袋不?”
  吴深脑子里第一时间居然反应的是自己比厉泽宸值钱,但是两秒后,他就开始举手投降,“啊,错了,错了。厉哥,厉大佬,厉爸爸?我真的错了,别按了,快不行了。”
  太疼了。
  白一城好笑地看着吴深,非要作死,这下爽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