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对照组 > 第87章 这就是缘分

第87章 这就是缘分


因为是卧铺, 白长玫和白长生不算太累,但是当他们的脚重新踏上土地的时候,白长玫还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白长玫闻了闻自己的身上, 虽然没闻到什么味道,但是她还是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臭了。

“大哥, 京市的人真多啊, 我们可要早点去找房子, 要不然晚上就没有睡的地方了。”白长玫一边随着人流走一边帮着白长生提着包裹对他说,她不想让他提着两大包行李到处跑。

白长生点了点头,反正他打算租的房子就在京市罐头厂附近,先去报道再去找房子也来得及。

白长生虽然是来京市罐头厂学习的,但是京市的罐头厂不提供住宿,白长生只能自己在外面租房子,这也是为什么杜晓娟同意白长玫一起来的原因。

反正是租房子, 到时候两兄妹还有个照应, 也可以让女儿提前去适应适应京市的环境。

他们到的时候正是早上, 白长玫自己前世是来过京市旅游的, 但是后世的京市和现在的完全不同,压根看不出来繁华大都市的样子,路边都是三两层甚至一层的老房子。

京市的罐头厂有派人来接应白长生,两人一出火车站就看到了一块写着白长生的牌子,白长生赶紧上前去问道:“请问是罐头厂的同志吗?我是白长生。”

拿着牌子的男人赶紧将举着的牌子拿下来, 伸出手和白长生握手, “欢迎你白同志, 我是京市罐头厂的李双华。”

李双华看着白长玫有些疑惑,厂里告诉他就一个男同志,没说派女同志过来啊?

白长生看这个李同志看自己的妹妹, 连忙解释道。

李双华听到是白长生的妹妹,还准备来京市读书,眼睛亮了亮,随后他热情了很多,还帮着白长生拿行李。

随后兄妹两就跟着这个李同志去了京市罐头厂,厂里当然不可能派车来接,一个小地方的罐头厂来学习,还不值得用车。

三个人转了好几趟公交车才到,李双华正准备带着人进去的时候白长玫停下来对她哥哥白长生说道:“大哥,你和李同志进去报道,我在外面等你,等你报道完我们去找房子。”

李双华还准备说点什么,但是看白长生已经把行李放下来了,只好带着白长生进去了。

白长玫不是没有看到这个李双华同志的眼神,但是只要一想到卫季同和她现在距离这么近,白长玫就无暇去关注其他的事情。

她知道卫季同家的地址,但是她要直接去找他吗?会不会不太好?

正当她想着卫季同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玫玫?”

白长玫转过头一看,居然是卫季同。

她第一反应就是跑过去,但是想到自己在火车上待了好几天,她连忙后退,“你先不要过来。”

卫季同听到白长玫不让她过去,理智压过见到她的兴奋,同时又有些生气还有白长玫不愿意他靠近的伤心。

白长玫隔着老远也能感受到卫季同的情绪变化,她赶紧解释道:“不是不愿意抱你,我坐了好几天火车,怕熏到你,你要不怕我就过去。”

卫季同只说了两个字,“过来。”,朝她张开了双手,欢迎白长玫。

白长玫忍不住了,连忙跑过去抱住这个她思念了许久的人,“卫季同,我好想你。”

卫季同听着白长玫带着哭腔说想他,胸腔里的心都仿佛变得滚烫,他的喉咙动了动,正准备说些什么,白长生过来了。

“你小子抱够没有?”白长生没想到妹妹和这小子的缘分这么强,要不是妹妹根本没时间和他说,她都怀疑是不是妹妹提前通了风。

卫季同听到白长生的声音,留恋地放开了白长玫,转身对白长生说道:“白大哥。”

“你小子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白长生现在防贼的态度,让卫季同有些怀念当初那个要拜他为师的白长生。

“刚刚路过去研究所,感觉门口站的人背影很像玫玫,就下来确认一下。”卫季同庆幸自己刚刚下车了,要不然就错过了。

“大哥,别这样。”白长玫抱着白长生的胳膊撒娇,她不希望大哥和卫季同的关系紧张,

卫季同看白长玫撒娇的样子,眼神暗了暗,玫玫还没这样对他撒娇。

被妹妹拉着胳膊,白长生看了看他们一直站在大门口也不是事,就和卫季同一起上了车。

上车后白长生也不和卫季同客气,把两个人来京市的目的说了,卫季同知道白长玫考上大学后果然很高兴,特别是白长玫还要在这里住一个月。

卫季同考虑到罐头厂离他家不是很远,就提议去他家住一段时间,白长生坚决不同意。

白长玫提着哥哥和卫季同商量住哪里的时候一直没开口,最后还是卫季同更胜一筹,因为他将京市目前的情况说了,基本上没有多少出租的房子,就算有环境也很不好,白长生为了自己的妹妹也就同意了。

不过他也表示自己还是要付房租,卫季同为了让他住得更安心同意了,定下了三块前一个月的租金。

将白长玫兄妹带到自己的房子里安排好房间,卫季同就要赶着去上班了。

卫季同的家是一栋二层的楼房,楼上有四个房间,有一间客房一间书房,书房离他的房间最近,本来她是想安排白长玫睡书房的,但是白长生强势要住这一间,卫季同一直是在自己的房间办公的,重要资料从来都不拿回来,所以书房里没什么东西,白长生要住卫季同也没什么。

“楼下的是厨房和杂物间和卫生间,你们先休息一下,中午我回来给你们带饭。”卫季同对着两人说完后,又看着白长玫说道:“我走了?”

白长玫在大哥的眼神下还是跟着卫季同送他出去,白长生盯着妹妹的后脑勺,感叹真是羊入虎口啊。

白长玫送卫季同到门口,正当她因为卫季同要走了的时候,卫季同拉过她紧紧地抱入自己的怀里,“来之前怎么不和我说,嗯?”

白长玫听到耳边熟悉得让她有些发麻的低音,忍不住红了耳朵,她在卫季同的怀里扭了扭,有些小开心地说:“想给你个惊喜嘛。”

“惊喜,确实是大惊喜。”卫季同忍不住笑出声。

白长玫被他笑得不好意思,赶紧推开他,“去上班吧,你要迟到了。”,随后就跑进屋里去了。

卫季同看她还是一如既往躲避害羞的方式,脸上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笑容。

白长生从妹妹出去就开始默默地数数,数到两百多妹妹还不进来,他准备出去找妹妹,就看到妹妹脸蛋红红地跑进来。

白长生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一眼妹妹,然后就回房间去了。

两个人各自收拾了自己的行李,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白长玫坐在椅子上,想到自己这几天在火车上肯定很脏,就很想洗澡。

这样一想,她就坐不住了。

“哥,我们是不是还要去买点日用品?”白长玫敲了敲书房的门。

白长生刚刚把自己带来的床单铺上去,把卫季同家的被单折叠好放在一边,就听到妹妹来敲门。

“怎么了?”

“大哥,你身上不痒吗?我想洗澡了。”白长玫这么一说还真觉得自己后背有点痒。

“哦,那我们去澡堂。”白长生想到刚刚某人特意告诉他这件事,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了。

白长玫奇怪地看着大哥,“大哥,你怎么知道的?”

白长生没好气地说:“有人特意告诉我的。”

白长玫:

最后两人在附近好一阵打听才知道澡堂在哪里。

白长玫之前只听说过这种澡堂,但是从来没进过,她有些不好意思。

“玫玫,那我进去了啊,等会儿我们还是在这里碰面。”白长生虽然没来过,但是他以前在家的时候,夏天还不是一大群人直接去湖里洗澡,所以他根本没有不适应的感觉,反而迫不及待去感受一番。

“哎,哥”白长玫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眼睁睁地看着她哥进去男澡堂了。

白长玫努力掩饰自己的不自在,她跟着其他人一起围着一个大浴巾,只是白长玫死死地拉着生怕掉下去。

好几个大妈光着身子直接下了澡堂,白长玫也试探着下去看着还算干净的水里。

现在不是冬天,来澡堂的人不算多,白长玫原本以为这冒着热气的水会很烫,但是下去后才发现很舒服。

将全身浸入水中,有种回到母体的温暖。、

白长玫没去人多的地方,而是自己占据一个角落。

白长玫的头发不算长,之前为了节约时间,她将自己的头发剪短成学生头,现在还是长了一点已经到肩膀了。

借着这个机会,她也将自己头发也好好地洗一洗,洗漱用品是从卫季同家里拿的,洗头发的是一种叫做洗发粉的东西,白长玫没见过。

她原来在家都是用的皂角膏洗的头发,后世也是用的洗发水,哪里知道还有洗发粉这种东西。

洗澡就是用的肥皂,白长玫努力地搓澡,突然有人问她需不需要搓澡,白长玫吓得赶紧走到一边,她虽然接受了在澡堂里洗澡,但是要接受人在自己身上搓来搓去还是需要勇气的。

比起白长玫的局促,白长生就很享受这里的搓澡服务,他们那里可不兴互相搓澡,还别说,白长生觉得这一搓,简直是舒服到骨子里了。

两兄妹都在澡堂里泡到皮肤透红才出来,换上干净的衣服,白长生忍不住感叹:“玫玫,我们在京市这段时间多来泡泡,走之前也要泡一次。”

白长玫看着大哥不舍的模样,想起了后世网络上看到的一句话,如果有什么烦心事,去一次澡堂就可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没去过大澡堂,所有的澡堂知识都是来自同学的科普,如果有错误的地方,一定是我想的和实际上的有差距,感谢大家的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