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对照组 > 第81章 来信

第81章 来信


白长玫是事后才知道她那天指路的人是董毅的妈妈, 她才恍然发现原来剧情发展到这里了。

在原文中,董毅的母亲因为董毅为了摆脱原身的纠缠,不和家里通信就直接和沈瑶瑶订婚了, 导致董毅的母亲对沈瑶瑶的印象很不好,认为沈瑶瑶是故意勾引自己的儿子。

人总是不会责怪自己亲近的人,即使知道自己的儿子才是最该责怪的, 但是她还是把心中的愤怒归结到沈瑶瑶的身上,

这也导致后来, 董毅带着沈瑶瑶去他家的时候, 孙静天然的就对沈瑶瑶有意见。

沈瑶瑶不管做什么, 在孙静看来都是错的,原文的前半段是沈瑶瑶和原身的剧情, 后半段就是孙静如何拆散两人,小说中,孙静可是差点就让沈瑶瑶放弃这段感情了。

“娘, 你说董毅的母亲特意来看沈瑶瑶?”所以再知道孙静不是来拆散两人的而是来补上男方提亲的环节, 白长玫很是惊讶。

“是啊, 村里都到处都在说这件事呢,是董毅的母亲离开前亲口说的。”杜晓娟是知道原来女儿和沈瑶瑶之间的那点女生的小情绪的, 现在看女儿对沈瑶瑶没再像以前那样子, 什么都要比一比, 心里很是高兴。

“哦,那还挺好的。”白长玫惊讶完之后,没什么其他的情绪。

“你林婶子还说, 这次董毅的母亲过来,你小花婶还脸大的要人给自己儿子找个县里的工作,幸亏是多儿懂事, 让小湖去拦住了,要不然让人家瑶瑶怎么面对未来的婆婆,小湖还真是有福气,这未来媳妇找的好。”杜晓娟是很喜欢余多儿的,每次见到村里人,这个女孩都会打招呼,上次她打猪草,一下子打多了,丢了又舍不得,不丢又被不回家,还是人余多儿看到了,帮着她背回家的,可以说,余多儿在村里的人缘可比沈家另外的两个女人好多了。

“娘,说起余多儿,她打算和沈小湖多会儿结婚。”白长玫仔细一想,发现余多儿已经都来村里好久了,一直无名无分的住在沈家也不太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养了个童养媳呢。

杜晓娟说起这事,有些为余多儿高兴,“多儿和我们说,沈队长给定在下个月。”

“那时候我都开始上学了啊。”白长玫来到这里后只见过郑建华的婚礼,还没见过村里人办喜事呢,有些期待。

“没事,到时候中午你就直接去吃饭就行,凑个热闹。”看到女儿期待的小表情没了,杜晓娟知道女儿这是想看热闹了。

大路村里的人大部分都沾亲带故,所以村里办事,基本上大半的人都会过来,白长玫家和沈队长家也是有人情往来的,不说沈队长和白应良的关系,就说他们两家,祖上也是结过亲的,所以两家有喜事丧事之类的,两家还是会来往。

董毅的母亲孙静来过之后,村里又进入了平静之中,白长玫还是按部就班的学习和给卫季同写信。

上次卫季同在火车上给她写的信已经收到了,隔着距离更能感受到对心中人的感情,第一次接到卫季同的信,白长玫兴奋到晚上差点失眠,最后还是身体的疲惫打败了她。

信中卫季同根本没说旅途中的辛苦,只说了她做的菜有多美味,让车厢里的人都忍不住想和他买,白长玫看到这里有些高兴,自己的付出被人承认和认可是一很幸福的事情。

因为是在车上写的,信比较短,白长玫很理解,她知道现在坐火车是有多累的,三天三夜,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好,简直是受罪。

读完信后,白长玫就开始给卫季同写回信,他到家的时候估计刚好能收到。卫季同已经提前将家里的地址给了白长玫,所以白长玫才能知道地址。

白长玫原本想写一些自己多么多么想他的话,可是写完了。白长玫又把那张纸给丢了,她不想第一封信就搞得这么悲伤,即使想念,但是更重要的是告诉卫季同,她现在过得很好,每天认真的学习,认真的听课,虽然偶尔会想起他,但是更期待一年之后在学校遇见他。

这封信让回到京市后一直有些担心的卫季同总算是放下了心,他也知道,白长玫肯定不是信上说的什么都好,但是能看到她积极向上,能朝着一个方向努力,卫季同感到很欣慰。

他不需要白长玫一直朝他走,她只要走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可以由他来走。

卫季同的奶奶看到孙子拿着一封信在发呆,她早就发现了自己孙子的不对劲,这次回来后一直像是在等着什么,卫奶奶扫了一眼信,字迹秀气,应该是女孩写的。

虽然很想知道孙子的感情情况,但是卫奶奶知道,孙子如果没说出来肯定有自己的原因,她奉行的就是儿孙自有儿孙福。

大院里的人每天都问,你孙子多大了怎么还不结婚?

卫奶奶从来都是一句,他自己的婚事自己看着办,不仅仅是对卫季同这种,对其他的孙子孙女都这样。

大院里还有人偷偷在背后说她不负责,卫奶奶真是想一口唾沫吐说话人的脸上,她把孩子健康安全的带大了,现在正是休息的时候,多休息一些不管闲事就是不负责?

卫奶奶还觉得那些人不负责呢,逼着孩子结婚,结果孩子结婚后在外面乱搞,一堆鸡毛。

“季同啊,你明天是不是就要去研究所那边了?”卫奶奶一边折衣服,一边和孙子说话。

卫季同回过神来,将白长玫的信折好放回信封里,在把信封用他少年时代做好的盒子装起来,这个盒子是他十五岁的时候因为觉得好玩就自己做的,做完之后没什么东西放,那天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来它了,就决定以后用它来装和白长玫之间的信。

信装好之后,卫季同走到奶奶的身边,帮着她一起折衣服,“是的,奶奶,我明天去研究所报道。”

卫奶奶虽然不会在生活上指手画脚,但是她向来是严格要求自己的孩子孙子必须认真对待学习和工作,所以她虽然手上做着事情的,但是很严肃的说,“去了就要好好做,别因为之前在外面一段时间就忘记研究所的规矩。”

“知道了,奶奶”卫季同已经习惯了奶奶的叮嘱,他当初第一次去研究所的时候,他奶奶也说过让他努力工作。

卫奶奶和孙子说话间已经折好了衣服,她抱着一堆衣服,站起来,“嗯,我明天要去你爷爷那,你到时候回来记得给我打电话。”

卫奶奶不是和卫季同一起住,卫爷爷和卫奶奶自从小儿子因为战争去世后,就和大儿子分居自己带着卫季同住,卫奶奶知道,不管卫大伯卫伯娘再怎么当自己的孩子看待,卫季同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会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为了卫季同,老两口六十多了,带着孩子肯定有不方便,但是都努力的克服了。

当然,老年口不觉得累,从来也没在卫季同面前表现过因为他而生活艰难,很积极向上的生活。

卫季同的爹娘也就是卫奶奶的小儿子小儿媳牺牲的时候,卫季同才五岁,基本上已经懂事了,小儿子没牺牲的时候,大家都是住一起的,牺牲后,老两口就带着孙子搬到离原来住处不是很远的另一座房子里,这房子本来是小儿子买来打算分家后一家人住的,没想到还没住进去人就没了。

卫奶奶也伤心,知道儿子没了的那一刻,她真的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在痛,但是硝酸你在还看着,她不能让孩子这么小就要接受爹娘永远都的离开,所以不管再怎么痛,卫奶奶从来不再卫季同面前掉眼泪,只在没人的背后偷偷看着小儿子儿媳的照片哭。

后来卫季同长大后,卫爷爷和卫奶奶又搬出去了,将房子留给了孙子。这次是去了修养所,两人完全没有家里人担心的寂寞啊空虚之类的问题,而是在修养所养养花种种菜,写写画画,惬意的很。

本来卫季同的伯伯是不同意两个人去修养所的,但是在父母减持后,卫大伯看他们过得确实开心,也就不再拒绝了,只是会经常有时间就去修养所看望父母。

人或许就是这样,离得远了反而没有矛盾,比起大院里其他的人家,什么婆媳吵架之类的,卫家绝对是清流中的清流。

“奶奶我送您过去吧?天瑞明天开车来接我,到时候送您一起过去。”卫季同问道。

卫奶奶才不想坐车去呢,她坐小汽车晕车,还没有公交车来的舒服,“不用,你自己去吧,我明天自己做公交车回去”

“行吧”

卫奶奶抱着衣服到了自己的房间将衣服收进柜子里,想到刚刚孙子拿着的信,她心里有些好奇,不知道孙子什么时候把人带回来,到时候家里还要重新打扫一遍呢。

她倒是对孙子去下乡有个女朋友的事情看的很开,知道孙子大概率找到是农村人,但是卫奶奶根本不在意,活了几十年的她深刻的知道有的时候,城里的不一定就是好的,村里的也不一定是坏的。

卫季同还不知道他奶奶已经知道了,他也没想瞒着,就是不知道怎么说,他知道爷爷奶奶不会在意一个人的来处,只要人好就行了。

但是关键是白长玫还小,如果他说了怕爷爷奶奶觉得自己是变态。

第二天卫季同就离开了,卫奶奶当时还在睡觉但是饭桌上已经放好了早饭和中午的便当,都是给卫季同的。

卫季同能够现在长的这么的好,都是卫奶奶的功劳,她的态度极大了影响了卫季同,没让他因为失去父母就变成一个阴暗的小孩而是健康的长大了,还成为了一名很优秀的研究人,为更好的建设国家而努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