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对照组 > 第79章 回来娶你

第79章 回来娶你


这样一想, 杜晓娟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觉得卫季同不错就同意女儿和他来往,最后让女儿陷入这么深!

“玫玫,你放心, 娘一定会帮你找个比卫季同还好的人,咱不能为了个负心的人哭!”杜晓娟拉着女儿就要去臭骂一顿卫季同。

“娘,你在说什么?卫季同怎么就是个负心的人了?”白长玫本来伤心的情绪被她娘一吓顿时抹掉自己脸上的眼泪。

“不是你说的, 卫知青要走了?”

“娘,他是要走了, 但是没说分手啊”白长玫哭笑不得, 原来她娘以为卫季同抛弃自己了, 如果卫季同抛弃她,她才不会为他哭呢!

杜晓娟有点懵, 知青不都是回城基本上就要抛妻弃子吗?毕竟之前有机会回城的知青个个都是这样,“啊,那你哭什么?”

白长玫被她娘问的脸一红, “我就是想到以后不像现在这样, 经常见到他了”

杜晓娟算是知道了, 自己已经可以准备女儿的嫁妆了,这是恨不得和卫知青一起走吧!

“你啊, 娘还以为你和卫知青分手了呢, 娘当初和你爹就是想着, 你和卫知青要么就一直在一起,就算卫知青真的要和你分开,也不会偷偷走掉, 这点我和你爹还是相信的。”杜晓娟其实有点担忧的,女儿对卫知青的感情她看在眼里,如果到时候两个人没能有个好结果, 女儿怕是要伤的很深。

“他现在每天和我补课,之前还说希望我考到京市去”这样一想,也许卫季同很早就为他们的未来做打算了。

“真的?要真考到京市去,娘决定以后卫同志来提亲,娘绝对不为难他。”杜晓娟听到这话,忍不住开口到。

要是女儿真的能考到京市的大学去,不管卫季同是不是未来和女儿在一起,她的玫玫都能自己好好的生活了,现在大学出来那可都是直接分配工作的。

白长玫倒是没想到她娘居然会说这样的话,忍不住抱着她娘的胳膊畅想起未来,“娘,我要是真的考到京市去,到时候把你和我爹接到京市去,到时候我给你们养老。”

杜晓娟高兴的拍拍女儿的手,她倒是没想着自己去什么京市养老,她和白应良两个人这辈子什么都见过了,未来是孩子们的,只好几个孩子过得好就行了,对京市并没有太大的期待。

母女两个笑中带泪的抱在一起,让回家吃饭的白应良吓一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等到女儿一解释,白应良有点惊讶。

白应良他自认为看人很准,卫季同这个孩子他很看好,有能力有魄力,能走得很远。

让女儿和这样的人发展对象,你问他但不担心,肯定是担心的。

自从女儿和卫季同在一起后,他考虑过拆散两人,也考虑过让卫季同主动退出,但是每次看到女儿看卫季同那开朗的笑,白应良知道,女儿是真的很喜欢卫季同,他如果提出要求,女儿就算答应了估计也会很痛苦。

但是在后面的相处中,白应良越了解这个孩子,越喜欢他。

他也知道,卫季同不是个没良心的人,女儿就算未来和他分手会伤心但是不会收到伤害。

这时候卫季同要走,白应良并不是很担心,他相信卫季同对自己和白长玫的未来是有打算的。

“既然卫知青说让你努力,那你可要好好努力了,毕竟被大学的教授教导的机会不多。”白应认真的叮嘱女儿。

白长玫有点害羞,和爹娘说自己男朋友的事情,而且她现在还没毕业,放现代那是要打断腿的。

“爹,我会的,卫季同说他走了之后我放假还是去农场跟着老师学习一个上午,就是不能帮娘干活了。”白长玫将卫季同对自己的安排说出来,也是为了安人家的心。

果然,杜晓娟听到这话,连连表示自己忙的过来,不用帮忙,就连白应良,也不说让女儿平时多锻炼的话了。

一家人说完事情,杜晓娟和白长玫去厨房帮忙做饭,白应良则是去剁柴火,这些柴火都是平时做事的时候路上捡的,为了方便用,需要将枝条剁成一根根差不多大小的,白家的柴火一直是白应良做的。

这边卫季同也回到农场了,熊天瑞看到他的表情不是很好,就明白了他说自己要走的事情了。

他上前小心的问:“白同志没事吧?”

卫季同摇摇头,没说什么就走了。

熊天瑞站在后面,看卫季同有些落寞的影子,想到过去那个恨不得每天泡在实验室的卫工,终究是回不去了。

如果研究所大院的女孩们知道卫季同找了对象,估计都要大哭一场,想到这个场景,熊天瑞忍不住抖了抖,实在是太恐怖了。

虽然说有点伤心,但是白长玫还是忍不住去找卫季同,她站在湖边上,正想找人带她过去,就看到了远远的有个船过来了。

原来是卫季同也想过来找白长玫,两个人一个站在船上一个在岸上,忍不住笑了。

坐上船后,白长玫想到自己早上和卫季同两个人在湖边上,那种世界上只有两个人的感觉,她想了想,对卫季同说:“我们先不回去,我们去其他的地方看看吧!”

卫季同此时不管白长玫说什么都会答应,更何况是划船去其他地方看看。

慢慢的,两人的船和湖面上其他的船越来越远,渐渐的两个人看不见其他人了。

“你过来我们就在船上聊会天吧。”白长玫做到船中间,让卫季同将船桨拿上来,一起过来坐。

两个人坐在船上,船就在湖面上飘,现在是白天,而且这毕竟不是海,白长玫还是能看到远处的风景的,所以不存在在湖面上迷失的情况。

白长玫靠在卫季同的身上,一想到自己身边的这个人就要离开她很长时间了,白长玫又想哭了。

卫季同听到白长玫的啜泣声,叹了一口气,捧着白长玫的脸,将她脸上的泪水一一的吻去。

白长玫没想到卫季同会这么做,脑海里第一时间想的居然是,幸亏自己来之前洗过脸了。

“不哭了?你相信我吗?就算我暂时离开了你,相信我,那只是为了我们以后有更长的时间相守。”卫季同发现白长玫呆呆的,两个人额头抵着额头,声音传到白长玫的耳朵里,她只感觉到自己的耳朵要怀孕了,她对象的声音真好听!

她弱弱的回答:“我相信你,就是忍不住有些害怕!”

卫季同将白长玫抱在怀里,说:“我知道,我努力想给你安全感,但是似乎只要我离开你就会害怕,玫玫,我们打个赌好吗?”

白长玫抬起头好奇的问:“什么?”

“如果这一年我不在的日子里,我没变心,罚你做我的妻子,如果我变心了,你就拿着我的房子买卖许可证去把我的房子卖了,让我无家可归,只能找你,好吗?”卫季同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一张纸,递给白长玫。

白长玫还以为卫季同要说什么呢,居然是把房子的买卖许可证给她,现在的房子人们只有使用权,但是可以拿买卖许可证进行房子的交易活动,所以把买卖许可证给她,相当于把房子给她了。

白长玫看了看这张薄薄的却值一座房子的买卖许可证,她小心翼翼的拿着,他们现在是在湖面上,这纸要是掉水里可就没用了,“我不要,你自己拿着!”,小心翼翼的递给卫季同。

卫季同不接,“给你就是你的了。”

白长玫看她不拿,只好先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哼,我告诉你,你要是变心了,我绝对不会去找你,我要找个比你好比你高比你帅的人,我才不要你的房子呢。”

卫季同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玫玫还是那么善良,卫季同忍不住吻住白长玫还在说着怎么惩罚卫季同变心的嘴,这是他们第二次接吻,却又像是第无数次,两个人渐渐的沉浸在这场缠绵的吻里。

最后,白长玫脸红红的靠在卫季同的怀里喘气,她刚刚忘记换气了。

等到两人的气息平静后,白长玫看着自己手上的那么戒指,很认真的说:“我会很努力的学习,如果我没考上”

卫季同不等白长玫说完,抢着说:“如果没考上,那么一年后,我回来娶你,然后我们一起走。”

他握住白长玫的手,触摸着他刚刚带上去还带着他体温的戒指,戴在玫玫的手上真的很好看。

这枚戒指是他娘留下来的唯一的遗物,据他爷爷说,是他爹去战场前自己亲手给他娘做的,最后那枚戒指回到他的手里,他还记得爷爷交给他的时候说道,如果未来有想陪着她一生的女孩子,就把这枚戒指给她戴上。

白长玫在这一刻觉得,不管未来她和卫季同是什么样的结局,她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男人,她爱他,很爱很爱他。

最后两人是天快黑的时候回去的,来的时候有多浪漫,回去就有多狼狈,两人回过神来发现已经距离大路村的湖边很远了,到湖边的时候,卫季同累的满身是汗,可把白长玫心疼的,连连责怪自己。

卫季同看着这个因为心疼自己而对自己生气的女孩,他觉得自己又多爱她一点了。

作者有话要说:  抽奖我先去研究研究,预计是抽五十个人,每人一百晋江币,只要订阅百分之九十就行,谢谢大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