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对照组 > 第78章 要走了?

第78章 要走了?


白长玫第二天才回到村里, 白应良带着她一起悄无声息的回来了,村里人根本没发现白长玫遭遇了什么。

杜晓娟看到白长玫回来的时候,抱着她平息了很久的情绪, 还是白长玫一再安抚才没让杜晓娟抱着她哭出来。

“以后还是要注意,娘这次可吓死了,不管去哪里, 娘都陪你去。”杜晓娟拉着女儿的手不放,她觉得肯定是今年清明节自己没有去烧纸钱给祖宗, 要不然怎么她家今年多灾多难的, 先是大儿子, 再是小女儿,不能在往下想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 杜晓娟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身边的已经快睡着的白应良硬生生的被她给弄醒了,白应良为了找女儿昨晚上一晚没睡, 现在正是困得时候, 但是看到媳妇一直不睡, 他打起精神问媳妇,“娟, 你在干什么?怎么还不睡?”

杜晓娟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猜测和他说了, “你说是不是今年我们没有去祭祖德性原因, 往年我们哪一年没去烧点纸钱给爹娘,家里一直是平平安安的,唯独今年没烧, 我们家先是长生,再是长玫,良哥, 我有点担心长寿。”

比起在家附近的大儿子小女儿,杜晓娟心里最担心的其实是白长寿,自从他去部队之后,杜晓娟每年不管是祭祖还是过哪个节日,但凡需要祭拜的都特别的诚心,就是希望自己的诚心能够让各路大神们保佑白长寿。

偏偏今年清明节的时候,县里抓的紧,村里也就发了通知今年不祭祖不烧纸钱,杜晓娟作为村里的妇女主任肯定不能带头做,所以白家今年也就没有祭祖。

白应良倒是不太相信这个,他笑着拍了拍妻子的背,“睡吧,你就说我爹娘,怎么可能因为我们不烧纸钱就惩罚孩子,你忘记他们生前多疼爱长生啊,要不是我们严厉点,长生指不定被他们给宠坏了。”

杜晓娟一想也是,“今年我们家确实有些倒霉,唉,不管怎么样今年的中元节我们可要好好的给他们烧点钱,清明节没过中元节还是要过的。”

“嗯,赶紧睡吧”

说话间,白应良已经睡着了,杜晓娟想了想,起床披了一件外衣出了房门到了女儿的房间,坐在女儿的床边上看女儿睡得脸蛋红润,帮女儿拉了拉被子,才回到房间睡下了。

第二天清晨,白长玫一大早就起床了,晚上睡得早,早上也就醒的早

杜晓娟还以为女儿会多会儿的,看她这么早起床还有些惊讶,“玫玫,怎么不多睡会儿?”

白长玫打着呵欠,“今天说好了还要去农场学习呢。”然后就去刷牙洗脸了。

杜晓娟看着女儿的背影,感叹到,女儿当初调皮的样子似乎还在昨天,没想到现在已经成为这样乖的孩子了。

吃过早饭后,白长玫还是按照以往在老地方等着卫季同来接,她已经决定了要努力一把看能不能直接考上大学,既然决定考大学那就需要更加努力了。

其实白长玫决定考大学也有一部分是因为卫季同,之前他的老师章怀玉无意中说起卫季同,说他应该快要离开大路村了,可能会回到京市的研究所去做研究。

她不可能让卫季同不要离开,那么只能她自己努力提高自己,去到他的地方。

卫季同来得很早,基本上是白长玫刚到卫季同就已经划着船到了,“”玫玫,你小心。”

白长玫直接跳上船,“没事,我都自己上去多少次了,还担心,好了走吧。”

白长玫在船头坐好,卫季同在船尾划着船,清晨的露水让空气变得湿湿的,但是却很好闻。

两个人仿佛与外界隔阂,世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到农场的时候,萧场长他们正在吃饭,看到白长玫来了,连忙问她吃了没,要不要再吃点,白长玫一再说自己吃了才没被拉着一起吃饭。

之前梁海珍跟着杜晓娟学了几天的菜,结果洪水来了,梁海珍就只能自己在家按照之前杜晓娟交给她的小技巧慢慢的琢磨,没想到居然还琢磨出点东西来,现在她做的饭还算能吃了,反正萧场长是很满意了。

卫季同带着白长玫去了他的房间,他还没吃饭,让白长玫在里面学习,他则是出去吃饭。

熊天瑞看卫季同忙来忙去到现在才吃上饭,忍不住开口说道:“怎么不等你吃完饭再接她过来呢?”

卫季同想了想,没回答。

他只是想和白长玫多待一会儿,他前几天接到命令,马上要返回研究所了,但是他现在还没办法带着白长玫一起走,这就意味着除非他们结婚,要不然他很久才能见到白长玫了。

况且白长玫还在上学,就更不可能跟着他走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现在每天辅导她学习,他想让白长玫到时候考到京市来,这样他们至少在一个城市,他也能有时间经常去看看她。

两个人都在彼此不知道的时候朝着对方走,却又从来不要求对方停下脚步,而是自己努力跟上去。

因为要离开,所以卫季同在上课的时候态度就比之前温和很多,搞得白长玫都有些不习惯了。

“你今天怎么这么好,都没说我?是不是舍不得?”白长玫一边写着作业一边说道,嘴角却忍不住疯狂上扬。

卫季同看她得意的小眼神,严肃的敲了敲桌子,“认真写,不允许开小差。”

白长玫赶紧端正自己的坐姿认真的写起来,心里却偷偷的吐槽:大直男!,慢慢的白长玫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作业中。

卫季同看她低着头认真思考的样子,忍不住想去摸摸她毛茸茸的头,白长玫今天的头发没有绑两根辫子,而是直接用发绳绑了两个马尾,因为之前一直是辫子,现在解开了就显得有些毛茸茸的,卫季同觉得很可爱。

经过一上午的学习,白长玫只觉得自己的脑细胞都少了不少,忍不住揉了揉自己因为看时间看书而显得酸涩的眼睛。

“别揉。”卫季同连忙拉着她的手不让她揉,而是在她眼部周围按了按她的晴明穴,“手脏。”

白长玫靠在他的怀里,感觉他的心跳,感受他的手在自己的眼睛那里慢慢的按压,她觉得卫季同对她很不正常,往常虽然也会很关心她,但是不会像今天时时刻刻关注着她的动静。

按压了一会儿,卫季同觉得差不多了,轻声问:“怎么样?现在觉得好些了吗?”

白长玫点点头,“嗯,觉得好多了,谢谢。”

“那走吧,我送你回家。”卫季同很自然的牵起白长玫的手,带着她打了声招呼就朝着湖边走去。

一路上,卫季同都没有开口,再迟钝白长玫也感觉到不对了。

快走到湖边的时候,白长玫突然停下,问道:“你有没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的?今天你很不对劲唉。”

白长玫其实是有些害怕的,她怕卫季同是打算和自己分手,想了很久,还是决定直接问,她的性格不是有什么话藏着不说的,就像当初她刚刚喜欢上卫季同,也是直接告诉他一样,她希望卫季同有什么事情也是直接告诉自己,她不喜欢被骗的感觉。

卫季同看了看白长玫,将她抱在怀里,“我要走了!”

白长玫一听到卫季同要走,更加认定他是想和自己分手,连忙从他的怀里出来,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

“所以,你是要和我分手吗?”白长玫看着卫季同的眼睛,委屈的问。

却没有想到卫季同笑了,“你这个小傻子,我怎么可能和你分手,我每天努力带着你学习就是为了和你分手?”

白长玫一想,也是,如果真的要分手,直接分手就好了,没见过哪个人分手还要帮女朋友补习的,这样一想底气又来了,她抱着卫季同的腰,不停的蹭他,“那你快说,为什么要走?”

卫季同叹了一口气,“县里那边的事情结束后,老师他们也安全了,研究所那边要我回去开展工作,所以我是要回京市了。”

“什么时候?”听到卫季同是打算回京市去,白长玫是松了一口气的,只要知道他在哪里了,大不了她过去嘛!

“后天。”卫季同本来打算明天在和她说的,这样白长玫就能少伤心一天,没想到自己的情绪被他发现了,只好说出来了。

白长玫却不淡定了,后天就走,现在菜和她说,是打算走得那天才和她说吗?

看着小女友又要生气,卫季同感觉拉着她解释道自己是不想让她伤心,所以才没说的。

其实白长玫也理解,但是还是被这个消息冲击到了,怏怏的回家了,连再见都没和卫季同说。

卫季同看着白长玫进家门了,叹了一口气,看着白家好久好久。

白长玫躲在房子里,看到卫季同久久不离去,终于忍不住哭起来。

刚回家做饭的杜晓娟看到吓一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仔细问了女儿才知道卫知青是要回去了,她的心情也不好起来。

当初她就知道有这么一天,没想到这么早!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真的很抱歉,方案一直被打回来,加班到很晚回来,去取快递手机还掉了,随后到处找监控才找到,所以我情绪有点崩溃。

这篇文是我冲动之下开的一篇文,起初是想写点什么,但是真正的写才知道写文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我还需要多学习,我现在都不敢回头看我自己写了什么,很感谢到家的支持,特别是一直到现在的小伙伴,为了感谢你们,我弄了个抽奖报答你们,再次感谢,鞠躬!

ps:还有一更,大概在十点左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