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对照组 > 第74章 他很危险

第74章 他很危险


这天, 白长玫正准备去湖对面找卫季同,在路上被沈青青拦住了,自从上次沈青青很奇怪的说了些话, 白长玫已经很久都没再村里见着她了。

“什么事?”

沈青青看着眼前这个比之前更加耀眼的白长玫,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哭,以前她以为自己会是过得最好的那一个,沈瑶瑶太善了, 白长玫太蠢了,只有她心机头脑都不缺, 但是最后确实她沦落到这个地步。

“你不要靠近卫季同了, 他很危险。”沈青青说完这句话就走了, 留下没头没脑的白长玫。

卫季同来的时候她还在想沈青青的那句话什么意思, 白长玫也算是对沈青青有点了解,她应该不会随便说那句话,她倒不是担心自己会以为卫季同受到什么伤害,而是担心有人对卫季同使坏。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卫季同来的时候正好看着白长玫站着发呆。

“啊, 没想什么!”白长玫被吓一跳差点摔倒, 还是卫季同抱她一把才站稳。

“还说没想什么,走吧!”

走在路上白长玫还在想沈青青的话, 一个不注意, 差点被路上凸起的石头绊倒了。

幸亏卫季同反应快, 把白长玫扶起来, “还不愿意说吗?”

白长玫想了想,把刚刚沈青青说的话告诉卫季同了,“你说她什么意思?”

“她什么意思不要紧,你觉得我危险吗?”卫季同笑着摸了摸还在苦恼的白长玫的头,这个沈青青看来是知道什么了。

白长玫怕卫季同误会, 赶紧摇头,“怎么会,我知道你很好。”

“那不就行了,今天你跟着陈教授上课,好好跟他学习,你不是说想要考文学系吗?”

既然和卫季同说了,白长玫也就放心了,不过还是追加一句:“你还是要小心,沈青青不会是无缘无故说的。”

“知道了,为了你我也会小心的。”

听到卫季同这么说,白长玫脸一红,最后被卫季同牵着走了。

萧铃铃昨天已经回县城去了,萧场长本来不同意的,但是想到女儿在农场确实很无聊,最后想想让女儿回县城待一个月再回来。

萧铃铃听到她爹答应回县城了,兴奋的和白长玫道别,去进行她的追求大计了。

所以今天只有白长玫一个人听课,给她上课的陈教授原来是文学系的教授,之前白长玫无意中提起自己未来想学文学系,没想到卫季同把这件事情放在心里了,这次暑假特意请文学院的陈教授给白长玫上课。

白长玫上课,卫季同就帮着章老师写之前没写完的专业书,章怀玉被下放到农场之前,正在着手编辑一本专业书籍,做到一半就被拉走了,他之前在下放的农场还以为这辈子都不能把这本书编完了,没想到自己的学生帮了自己。

“认定了?”章怀玉看了看里面正在听讲的白长玫。

“嗯,老师,她很好。”卫季同在老师面前从来不掩饰自己,他很感谢老师曾经对自己的教导,所以对他的关心从来都觉得烦。

“挺好,我以为你小子都不会结婚。”章怀玉说着话也是有原因的,卫季同的爹娘去世的早,从小是跟着大伯和爷爷奶奶长大的,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卫季同小时候特别的敏感,章怀玉和卫季同的爷爷奶奶住一个院子,所以卫季同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

这个孩子大家都以为他会很内向,没想到长大后虽然不爱说话,但是该有的交际都还可以,只是不太爱和女生说话,大家都还想着给他介绍一个,谁知道这场浩劫就来了。

“老师,你放心吧,我爷爷奶奶我都写信了。”卫季同从觉得和白长玫在一起之前就和家里写信了,爷爷奶奶是开开明的人,只说人好就行。

“那就行,赶紧的,我们抓紧时间把这本书写完。”章怀玉觉得自己现在没什么心愿了,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还有学生陪着自己,家人虽然不在一起,但是好好的就行了。

正当农场一片祥和的时候,突然白应良派人来说县里的革委会来人了,正准备过来,村里拖住了他们,让萧场长提前准备。

萧场长早已经提前预见了这一天,并不太慌,他让妻子带着教授到他们提前做好的隐蔽的房间。

之前在修建房子的时候,卫季同就和萧场长商量着修建了名义上的地下仓库,但是经过改造,已经成为了一个个房间,老师待在下面两天都没问题。

白长玫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她一边检查外面还有没有遗落的书籍一边和卫季同两人检查有没有破绽。

很快,外面就来人了,三个穿着工装服的男人带着红袖章,一边观看四周一边在本子上记着什么,即使萧场长在也没给他什么面子。

其中一个看着似乎是几个人的头头,他一脸笑意对萧场长说:“萧场长,是这样的,有人举报你们这里包庇□□,上级派我们下来调查,萧场长,我们是老相识了,还请你们配合。”

来人虽然很客气,但是萧场长知道,这群人的目的可不客气,他从容的说道:“任主任,虽然不知道是谁举报的我们,但是欢迎你们来检查,我们很乐意配合。”

萧场长不仅认识这个任主任,还和他屡次交手,原来萧场长在县城的钢铁厂工作的时候,革委会那帮人因为钢铁厂的体量规模大,觊觎了很久,他们使用了一系列的手段包括让人写大字报诬陷钢铁厂的领导是□□,最后都在他们的严防死守下没得逞。

“萧场长,我们也是要保护勇于揭发的同志,所以举报人就不能告诉你们了。”

“理解,请任主任你们进行检查吧!”

萧场长这么坦荡荡的样子,任主任也不介意,他今天也不是来最后一次,今天就是先来看看什么情况。

因为不是非要检查出什么,任主任带着人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白长玫和卫季同站在农场看任主任他们做的船远去。

“他们来干什么啊?不会还要来吧?”白长玫有些担心。

“放心吧,没事的。”

经过这一场,白长玫也没上课了,早早的回家准备问问她爹到底是什么情况。

卫季同送她回去的时候看她很担心的样子,把她送到家门口,轻轻的抱了一下,“相不相信我,既然我选择把老师们送过来,肯定有办法让他们在这里安心的生活。”

“嗯,我相信你,但是你一定要小心,之前沈青青”

白长玫前世虽然听说过现在的情况,但是她过来后并没有感觉到很紧迫的气氛,所以一直这感觉这类事情离她很远,今天是她第一次直面革委会,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的。

特别是之前沈青青和她说的那句话,总让她忍不住和今天的事情联系在一起,而且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那里我会注意的,你就安心的学习吧。”卫季同也知道白长玫是为了他,他现在做的事情虽然有人帮助,但是确实看起来有些危险。

“行吧,那我走了”真的准备回家了,白长玫又有点不舍了。

“走吧,我看着你进去。”

白长玫到家之后,杜晓娟还没走,这几天女儿出去学习,她每天都早早回来做饭,让女儿能安心学习。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杜晓娟早上出去干活了不知道村里来革委会的人了。

“娘今天革委会的人来了,还去农场了,所以我就早点回来了。”白长玫端起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口,对她娘说道。

“啊,革委会的人来干什么?”杜晓娟在堂厅里摘菜,一边和女儿聊天,听到白长玫说这话吓得手上的东西都掉了。

他们村最开始66年那会也闹过一阵子,但是因为村里人基本上都是亲戚关系,就算是沈氏和白氏经过这么多年也是沾亲带故了,所以很快闹事的人就被家里人压下去了,后面一直就很安宁。

“是去农场那边的没在村里”白长玫看吓到她娘了,赶紧解释。

“哦,农场那边的啊,那卫知青他们没事吧?”知道女儿和卫季同关系不一般,杜晓娟也做好了女儿毕业后就和卫季同在一起的事实。

“没事,革委会的人就打了个转。”白长玫叹一口气,“但是他们的目的没达到看到不会罢休的。”

“那倒是,不过有萧场长在应该没事。”杜晓娟听丈夫提到过,这个萧场长来历不下,调过来就是特意来保护农场里的人的。

“哦?爹和你说的吗?”白长玫知道萧场长是县里调过来的,其他的就不知道了,虽然和萧铃铃玩的很好,但是两个人基本上不会聊到家里的情况,还真不知道萧场长这么厉害。

看女儿好奇的样子,杜晓娟没好气的说,“那个卫同志也知道啊,没告诉你啊。”

听到杜晓娟这话,白长玫知道自己放假以后在家待的少了让娘生气了,赶紧上前抱住她娘的手,“娘,我等一下和你一起去地里,帮你打猪草,不要生气了嘛!笑一个。”

杜晓娟也不是真的生气,其实女儿每天去学习她还是很高兴的,虽然大学难考,万一考上了呢?

女儿这么说了她好笑的拍拍女儿的手,“赶紧帮我摘菜,还想不想吃饭了。”

母女两又一起高高兴兴的一边摘菜一边聊天,气氛很是和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