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对照组 > 第51章 长生离开

第51章 长生离开


第51章

却说白长生那天从农场回去后, 就告诉家里人他明天就回县里去。

杜晓娟听到儿子要走一下子急起来了,她是知道儿子县里的工作大概是出问题了,虽然不知道什么问题, 但是看儿子把衣服都差不多拿回来了就知道问题比较严重, 是有做好准备不去县里了的,这会儿儿子说要回去县里,她还以为是隔壁的田小花在村里说闲话让白长生心里不好受了。

白长生看他娘一副他要去县里受苦的表情,安慰他娘说道:“娘, 你别担心,我没事,前几天是没想通, 现在我已经有办法了。”

比起杜晓娟的担心, 白应良则是选择找儿子谈一谈,之前因为儿子的情绪不好, 他不好问也是想让孩子能够自己思考解决问题的办法, 现在听说儿子有办法了,白应良就想了解是的原委了

“你跟我来。”白应良带着儿子进了白长生的房间, 杜晓娟在外面有些担心,但是她相信孩子爹肯定能解决的。

白长生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白应良,他还挺不好意思的, 毕竟当着爹的面承认自己曾经瞒着家人偷偷有对象了,还是很尴尬的。

“现在就是那个姑娘的丈夫针对你,不让你上手修机器是吗?”白应良虽然和杜晓娟说不用担心,但是天底下那个父亲看到孩子情绪不对会完全没感觉得呢?

只是他不能慌, 孩子娘指望他呢。

白长生点点头:“是的,对方是革委会主任的儿子,我们厂的生产主任应该是和革委会有联系, 所以之前一直拦着我不让我去跟着师傅去修理机器。”

白应良思索了一会儿,脑海里回顾了一下县里的领导们,作为队里的书记,他之前也是去县里开过会的,也认识了一些人,据他所知县里的领导班子是很厌恶革委会的作风的,又和当地的军队有合作,革委会也就翻不起浪。儿子的这件事情说小也小,毕竟白长生没有犯什么错,他已经转正了是属于有编制的工人,所以厂里不能随便开除他。

其实白长生这件事情如果是厂里的老油条遇到了,根本就不会慌,反正厂里不能开除他,不让上工那就歇着呗,工资还不是照发。

白应良知道事情的原委了就不怕了,他考虑了一会儿才说道:“你先说说你想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白长生把自己想到的和他爹说了,又说道:“不过虽然厂里拿我没办法,但是我却不想和厂里耗在这里,我还想学技术,所以我打算去问问我一个朋友,他家里有些关系,我看看能不能转到其他的厂里去,就是可惜师傅了教了我这个徒弟才几天。”

白应良听到儿子这个办法,也觉得可行,受县里对革委会厌恶的影响,大部分的厂里也都是对革委会敬而远之,想找到不会被革委会影响的厂还算是比较容易的。

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对着白长生道:“我之前去县里开生产大会的时候,认识了县里的一个秘书,帮了他一点忙,他之前说如果有什么困难就去找他,虽然不知道他这话还作不作数,但是也可以试试。”

白长生惊讶道:“爹,你怎么还认识县里的秘书了,是县长的秘书?”

白应良白了儿子一眼:“还有其他的秘书吗?”

白长生这才笑着说:“行吧,实在不行我再去找,别让爹您欠别人一个人情。”这年头是欠别人的人情最难还。

“你先去县里看看情况再说,让你朋友打听打听就行,可别让人家难办。”白应良觉得朋友之间相互帮忙可以,但是要是要让人家为难就很不好了。

第二天一大早,白长生就和去上学的白长玫一起上路了,他们一起结伴去公社,白长生再从公社坐车去县里。

两人走得早,白长玫坚持要到车站去送白长生,等到车来了白长生上车之后探出头让妹妹赶紧去上课,车很快发动,白长玫看着大哥渐渐远去,不舍的对白长生说:“大哥,放假记得回来。”

白长生挥挥手,车就开远了。

白长生走了,杜晓娟就准备去找田小花算帐了,她特意在女儿去上学的时候,免得女儿看到她吵架。

杜晓娟气冲冲的到沈队长家,他们家还在吃饭,沈队长看到杜晓娟这么生气,就知道自己家媳妇肯定是又做了什么,他看向田小花,后者往后一缩。

这个杜晓娟,就知道挑老沈在家的时候,有本事他们两个对决。

杜晓娟就是特意等沈队长在家的时候来的,她可不想和田小花两个人泼妇骂街,像什么样子,且不说田小花这个人自从公公婆婆去世后谁都不怕,除了沈队长。

沈队长看自己的媳妇不开口,只好开口问道:“杜妹子,不知道你来有什么事情?”

杜晓娟也不打哑谜,直接把田小花在村里到处说她家长生被厂里赶出来了的事情说了,沈队长一听脾气就上来了,只是他也不能当着外人的面直接说媳妇,忍着发火,他笑着的杜晓娟道歉:“杜妹子,这事是小花不对,我一定好好说说她。”

田小花在边上听到忍不住开口,但是被沈队长一瞪立马又缩回去了。

杜晓娟叹了一口气,“行吧,就这事,要不是田小花太过分了我也不会过来。”杜晓娟有时候挺同情沈队长的,田小花是个什么样的人全村都知道,除了爱听她吹牛的基本上不会和她来往,但是田小花这个人根本没有自知之明,从来不会认为自己不受待见,只要有一个人爱听她吹牛她就很嘚瑟。

杜晓娟走了,沈队长本来想教训田小花一顿,看到边上的儿子媳妇,又闭上嘴,带着田小花到房间去教训了。

“你为什么要去编排人家的事?和你有关系吗?”沈队长是真的搞不懂这个妻子,整天不是说别人家这个就是那个,就好像她什么都好。

田小花低着头不说话,任凭白应良怎么说她也不开口,反正沈大壮已经不相信她了,她说什么都是错的。

她为什么要针对杜晓娟?还不是因为嫉妒她,凭什么她儿子就可以去参军当工人,她的儿子只能在地里刨食,凭什么她的丈夫对她那么好,而她的丈夫根本就不关心她?

既然自己得不到别人凭什么能得到。

沈队长看着田小花死不悔改的样子,感觉到心累,也不想和她多说了,只说要是再编排人家的事他就和她分开过日子。

田小花撇撇嘴,她才不相信呢,都说了多少次了,最后还不是没事。

就凭她为老沈家生了三个男孩,他沈大壮就没办法休她。

沈队长不知道田小花的心思,认为自己已经是严重警告她了,他还有事情要忙,就没多留出去忙去了。

家里几个孩子在杜晓娟来的时候都没说话,沈大嫂是已经快要生了,她才不管这些事情呢,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生下沈家的长子长孙,到时候她看谁还敢说她?

于是,沈大哥扶着大肚子的妻子也进屋去了。

沈小湖是直接在他爹带着他娘走的时候把碗里的粥一口气喝完然后就跑走了,沈瑶瑶不在上学去了,只留下沈二哥任命的收拾桌子。

跑出来沈小湖后摸摸口袋,里面是他昨晚上让他娘给的五毛钱,可别小瞧这五毛钱,能买一斤猪肉呢。

沈小湖拿钱当然不是为了买猪肉的,昨天他一个朋友说能给他搞来现在最有名的大前门香烟,比供销社便宜一毛钱还不要票,沈小湖当然不会错过这机会了,立马就说自己要。

到了昨天约好的地方,沈小湖看到田宝根连忙跑过去,“你带了没,可别骗我,我先验货在给钱。”

田宝根镇定的拍拍沈小湖的肩膀,“放心吧,哥们怎么会骗你。”

说着就把手里的香烟递给沈小湖,沈小湖连忙接过来,虽然他在学校没学好但是香烟上的大前门三个字还是认得的,当即就准备打开看看。

田宝根阻止了他,“兄弟,这可不能拆,要是拆了你不买我到时候怎么卖给别人,你看这烟根本没拆封过,不可能有假,要不要一句话,还有人等着我买呢。”

沈小湖一听这话,立马就紧张起来,好不容易能买到大前门,他不想错过,但是他也怕被骗,这可是五毛钱啊,他求了他娘好久才求来的。

狠了狠心,沈小湖掏了五毛钱给田宝根,“我可是知道兄弟你家在哪的,要是骗我我就找你家去。”

田宝根根本不在意,接过沈小湖手里的钱就走。

沈小湖还想当着他的面拆开烟盒的,但是等他抬头一看,哪里还有人,再看看手里的烟,什么大前门,是自己卷的烟装进了大前门的盒子。

“好你个田宝根,居然敢骗我,看我不找到你家去。”沈小湖气的把烟扔在地上,想了想又捡起来,这可是五毛钱买的呢。

到了田宝根家门口,沈小湖就在门口骂起来了,“田宝根,你给我出来,居然敢骗我,信不信我去公安局报警。”

作者有话要说:  想问一下大家,是早晚各一更还是直接晚上更新两章,哪种方式大家比较喜欢?

另外,新文《清朝皇后在现代》求收藏,如果感兴趣的帮忙收藏一下,谢谢大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