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对照组 > 第45章 农场风波

第45章 农场风波


白长玫和卫季同的叉子并不能阻挡大路村如火如荼的农场建设, 沈队长和白应良又开始早出晚归的忙起来了,白长玫没想的那样伤心,经过母亲的安慰, 她觉得自己这单事情算什么呢?

再说了,她什么都没失去, 只是付出了一段短短的感情,可能这就是现代说的, 付出越多越舍不得放弃因为沉没成本太高,她也远远到不了要死要活的地步。

白长玫的生活回到正轨了, 可能是觉得不好思,熊天瑞在到了两方说好的交粮票的时候偷偷的塞了不少多余的票,当天和熊天瑞交流的是杜晓娟, 她多多少少知道一点女儿的异常是因为卫知青,所以对熊天瑞这充满了歉的补偿根本不接受。

她女儿的感情不是用这些就可以换的, 再说了,两人什么都没发生,怎么好思拿别人的东西,不仅这样,杜晓娟还将下月的粮票还给了熊天瑞, 虽然她安慰女儿说不要紧, 但是作为母亲, 她还是不可避免的对和卫季同是团伙的熊天瑞迁怒了,她直接对熊天瑞表示以后不能再接受他们的搭伙了。

熊天瑞本来有这个心理准备, 虽然心里有些失望,但是也能理解,毕竟两家搭伙就会让白长玫有遇到卫季同的可能,为了她好, 还是应该避一下嫌。

就这样,熊天瑞揣着满兜的粮票而去,然后又全部拿回来了。

看到熊天瑞把粮票拿出来放在桌子上,很明显根本没把粮票给出去,卫季同根本就会不惊讶。说实话,他也觉得在和白家搭伙不好,况且农场建起来后,他以后肯定就去对面了,知青办也不会在住了,所以现在分开对两方都好。

只是,想到以后再也吃不到白长玫的面条了,他心里还是有些难过。

但是建设农场的忙碌让他根本就没时间去考虑这些,他的一些心思似乎随着忙碌慢慢的消失了。

大路村的农场建设如火如荼,村里人也被这种莫名的激情感染了,沈队长和白应良告诉村里人的是县里要征用那块地二十年,二十年后那块地就是大路村的了。

这个消息对村里人来说是莫大的好消息,仿佛都看到了二十年后家家户户又能多分点粮食了。

这不是村里人想的早,而是现实就是这样,对于村里人来说,他们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生活,他们守着祖宗留下来的地,过的平凡而安宁。他们的后世子孙也会像他们这样,不必担心没办法立足,只要你勤劳,肯定能吃饱。

二十年也不过人生的三分之一而已,他们死前能给子孙留下些什么,那就是不枉此生了。

况且,县里建设农场他们现在还受益了呢?没见着沈队长带着队里那些年轻力壮会干活的年轻人去那边帮忙去了,这忙当然不是白帮了,这不又是给村里创收了吗?

那些去帮忙的家里人肯定高兴,但是沈队长不是把所有的年轻人都叫去了,他只叫了几个他认为老实听话,为人不多话的几个小伙子。这些小伙子人品好,只是因为穷一直没娶到媳妇,这次也是给他们一个机会。

没有去的人家虽然不高兴,但是看到沈队长连自己的儿子都没有叫,也就不说什么了,毕竟看这几天田小花没再出来吹牛就知道沈队长面临着多大的压力了。

田小花确实很不高兴,她觉得她的命真苦,跟着这个男人没享受一点点的福,年轻的时候,男人去参军,她在家里生孩子带孩子还要服侍公公婆婆,等到公公婆婆去了,她好不容易带着孩子去军队和男人团聚,结果男人受伤又要转业,那是田小花来说真是一段痛苦的日子。

任谁逃离了一直想要逃离的地方,转眼就告诉你又得回去了,估计都非常想不开。

想不开也没办法,最后田小花还是和沈队长一起回来了。好在她男人受伤还是有点用的,军队给她男人安排了县里的工作,她满心的等着男人带着自己去县里当城里人,结果男人没做声的去把县里的工作辞了,当时田小花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真的恨不得带着沈队长去县里撤回,但是她不敢,最后只好接受了她还是要回到村里的事实。

没想到这次这么好的事情,这男人还是不带自己家里人,反而带着村里的那群穷鬼,这算什么?

田小花不要求男人带自己最爱的小儿子,大儿子和二儿子怎么就不行了?

此刻田小花就在她和沈队长的房间哭泣,呜呜的声音传到堂厅,沈大哥和沈二哥都蹲在门口抽烟,沈大哥其实心里也很生气,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他爹明明是队长,怎么身为他儿子他一点好处没见着,反而是村里有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爹总是叫他去?

想到房间里已经快要的生的媳妇,沈大哥狠狠抽了口烟,这烟就是烟叶用纸包起来的最简陋的,是现在最便宜的烟。他多么想和隔壁的队长儿子一样抽一抽的大前门,当时他给了一根沈大,那根烟让沈大回味了一个月,他再抽自己卷起来的烟叶,都觉得没思,但是又没有其他的烟。

沈二哥倒是不生气,他爹走之前和他说过,这次会在农场给他找个活计,这话他谁都没有说,包括他娘。

沈二哥作为家里的二儿子,他比不上沈大哥受爷爷奶奶的重视,也不想沈小哥有他娘全心全的爱护,更没有沈队长对沈瑶瑶的关心,这个家里从头到尾只有他不受家里人重视,你问他生不生气,他当然生气。

只是,生气有什么用呢?

只会让自己更加明白自己有多么重要,所以沈二哥从来不为家里人的差别对待而难过,别人不爱我,我就多爱点自己。

没想到这次他爹居然对他说给他找个工作,当时他听到还以为自己身后有其他人,他爹对别人说的,在身后没找到人才确信确实对自己说的。

他什么心情?当然是很高兴了,不管他爹是什么心思,给他找个工作让他一辈子感谢他爹。至于他娘到时候会不会生气,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只拿给他的,不给他的他也不强求。

比起大哥的郁闷,二哥的洒脱,沈家的沈小湖正在外面和朋友吹牛,农场的工作他根本看不上,说的再好听那不还是种地吗?

“我过段时间就要走了,你们可再见不着我了?”沈小湖脸上一副遗憾的表情,就等着人问。

果然,他的狐朋狗友一听到这消息,立马就问了,“怎么了,哥们要去发财了?”他根本不在沈小湖这狗崽子去哪里,但是没有他这个冤大头为他们付钱,这可不行,要是他真有什么好机会,那哥们也不能放过啊。

沈小湖嘴角带笑,“就是我妹那个未婚夫呗,给我找了个县里的工作,说不定还是市里的。”

他可是听说了,那个董毅的爹是省里的高官,这怎么也能给自己找个市里的吧,最低的县里,其他的他可不接受。

这话一出,狐朋狗友都精神了,“真的么,那沈哥可不能落下我们啊,咱们四剑客怎么也要一起啊。”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是万一呢?

要是有了工作,谁还当混子啊,到时候娶个漂亮媳妇生个大胖儿子,这日子不美吗?

沈小湖吹牛归吹牛,还是知道分寸的,这话根本没接,只打哈哈过去了,然后就借着上厕所的名义偷偷的跑了。

其他人看到沈小湖这次学聪明了,嘴里骂骂咧咧,心里谁都羡慕,怎么他们就没这样的妹妹呢?

等到他们回家看着自己家破破烂烂的样子,心里忍不住的一顿脾气冲着家里的女人来,家里的姐姐妹妹都躲着不敢说话。

这年头做混子也是有本事的,首先你的家里人养着你不用下地干活,才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外面混,这样的人不是家里的独子就是家里的受父母宠爱的,父母他们不敢忤逆,但是姐姐妹妹什么的,他们可没有顾忌。

于是在沈小湖不知道的时候他就被自己狐朋狗友的姐姐妹妹恨上了,虽然这些人恨他很没道理,但是她们只能把怨气放在这个根本不认识的人身上,因为她们压根不敢对自己的哥哥或弟弟表达不满。

这其中最看不起沈小湖的混子田宝根最为生气,回到家后仗着自己是家里的独子,把自己的妹妹好一顿打,他们的爹娘淡定的喝着粥,根本不在自己的儿子在打自己的女儿,女儿算什么,嫁出去泼出去的水,儿子可是他们的根,以后养老是要靠儿子的,所以女儿给儿子打一下怎么了?

田多儿缩在墙角把头埋在自己的胸前,不敢抬头,上次她就是在哥哥打人的时候抬头想和爹娘求救,结果被大哥用棍子打到头,差点就死掉了,从那以后她就知道了自己被打时绝对不能抬头,她还不想死,她要活着看看她爹娘是不是真的就因为有了儿子老了就能活的好?

作者有话要说:  晚了一会儿,因为今天上级就坐我边上,不敢摸鱼,回家之后赶完的,写这一章的时候其实很难过,即使现代社会这么发达了,依旧有人是老旧的思想,更可怕的是我感觉这些思想不知不觉真的会给人洗脑。

ps:九点十几分就码完了,但是因为强迫症,就想整点发,有一次忘记设置时间了,难受了一整天o(╥﹏╥)o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