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对照组 > 第42章 那群人

第42章 那群人


等到熊天瑞去买东西时, 卫季同准备给几位老人煮粥,虽然他以前没做过,但是现在这里病的病伤的伤, 只能靠他了。

他的老师章怀玉在他边上躺在椅子上,时不时还指点一番卫季同。

“赶紧揭开锅盖, 搅一搅,不然要糊锅了, 咳咳”章怀玉一扫之前的颓唐,就算是生病让他的脸色不好看, 依然也看得出来,他心情很好。

“您别着急,别把手放出来, 让您进去躺着您不去,煮粥有什么好看的。”卫季同伸手把老师身上的被子往上拉拉, 只是被子里的棉花已经全部烂掉了,薄薄的一层,没什么重,“我让天瑞去买被子了,您在等几天, 我们到了大路村马上就来接你们。”

“知道了, 你怎么现在变得啰里啰嗦的。”章怀玉心里发酸, 他的老伴走得早,孩子为了和他撇清关系以及登报脱离关系了, 原以为自己会在这地方等死,没想到这个原来轴的不行的学生,居然为了他们这群老家伙去和人周旋。

“您记住我的话就行,您这边也尽快拿个名单, 到时候我交到那边去,把您都调过去。”卫季同以前从来不担心这些小事,他是大院里长大的,因为父母在战争中牺牲,算是国家和爷爷奶奶一起把他养大的,自从他在武器研究中显露出天赋后,进了研究所就没再管过生活琐事,都有他的警卫员帮他完成。

这次老师出事前他也去为他说过话,但是那群人根本不在意他的话,抓着老师有过出国留学的经历他还来不及反应老师就被送走了,他辗转好几天才打听到老师的消息。

原本以为老师只是倒霉了一点,但是紧接着他就发现,他熟悉的人一个个的消失了,他们的家被抄了,只留下一个个破烂的房子。

“季同,我不知道你和哪些人达成了合作,把我们这些老头子弄出去,但是你要是做对不起国家的事情我宁愿自己在这里死了。”章怀玉问过好几次,弟子口中的那些人到底是谁,卫季同推辞为了保护对方他们不会和任何人说对方的任何信息。

章怀玉心里一直隐隐的有些担忧,他怕弟子为了救他和敌特合作,这样得来的救助他是远远不会接受的。

卫季同听到这话看着老师的眼睛,很郑重的表示,他绝对不会出卖国家。

里面的贾德厚贾教授听到这边连师徒的话,过来拍拍章怀玉的肩膀,“你放心吧,我老贾这么多年就没看错过人,你这个弟子清正得很。”

卫季同起身从屋里拿出他们这次新拿来的凳子,给贾教授坐,“贾教授,多亏您这次照顾我老师。”

这次章怀玉的情况危险的很,高烧四十度,如果没有贾教授彻夜不眠的照顾,章怀玉可能根本等不来卫季同两人,所以卫季同心里是很感激的。

“你这小子,我和你老师几十年的交情了,我们当初留学的时候”,说到这里,贾教授苦笑一声,“你就放心吧,我身体比你师傅好,你们走了还有我呢。”

贾教授比章怀玉年轻一点,身体素质也比他好,自从他们被分到这农场后,一直是他在照顾章怀玉,两人不仅是多年的朋友,当初也是一起被公派出国留学的。

几人说这话,熊天瑞就到了,他手里提着两个大包裹,很是引人注目,只不过卫季同提前和农场的管理人打了招呼,所以能拿进来。

“章老师,您能起身啦,那卫工就放心了。”熊天瑞又对边上的贾教授说:“贾教授,您的被子给您放在床上了。”

“那我今晚可能睡个好觉了。”他们是年后被秘密送过来的,家人和学生一时半会根本找不到他们,受冻了好一会,这也是为什么章怀玉会生病的原因,实在是条件太差了。

“粥好了,先喝粥吧,天瑞,你去叫刘教授他们。”被送到这里的教授都是卫季同学校的老师,就算没教过他也认识,他们这批是最先被斗的,也是最先被送走的,当然,年纪也是最大的。

章怀玉晒着久违的太阳,喝着粥,只觉得自己身上的病痛都消失了,他也相信,当太阳出来的时候,阴影都会消失。

卫季同把这批教授的基本物资补齐后,就要走了,他要赶紧去大路村看看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了,再则,那边的房子也要开始建了,这样才能尽快的把老师接过去。

自从卫季同两人到了这里后,章怀玉一直都在催两人尽快离开,到了真离开的时候,他心里的难受根本遮掩不住,看着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章怀玉蹒跚着脚步进了牛棚。

现在牛棚里已经都装上了挡板和门,这样就能隔绝大部分的风和冷气,熊天瑞他们忙了好几天,想尽力让这些已经年过半百的人生活的好些。

“走了,你说说你,在这里的时候天天催着走,真走了你又舍不得。”贾教授很是羡慕他老友有这样的弟子,唉,同样都是弟子,为什么人家的就那么贴心?

来到这里又是做被子又是建墙修门的,真的是面面俱到,到时候要真的转移走了真是拖了好友的福。

卫季同两人走之前再三考虑,还是把他们要做的事情告诉贾教授了,一是因为贾教授和章怀玉就住一个牛棚,卫季同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没办法避免;二是章怀玉保证贾教授信的过,他到时候想要突然之间让他们多人同意和他们一起走,需要个帮手。

贾教授最开始知道卫季同的计划的时候,激动地差点跳起来,虽然不知道是哪方的势力在帮他们这些人,但是他就知道,这个国家不会全是那群人,还是有真正为这个国家考虑的人。

惊讶过后,贾教授就问卫季同,他有没有学生参与到这里面,卫季同没说,但是他的表情让贾教授的心情都变好了,还嘚瑟的看章怀玉,那意思是我的学生也不比你差。

章怀玉懒得理这个老顽童一辈子的人,他有些担心信息的泄露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最后几人考虑再三,决定先不告诉他们,临走前再说。

不得不说,这个决定真的是帮了他们大忙,要不然他们这群人甚至卫季同都可能彻底保不住。

虽然没告诉其他人,但是两人明朗的心情不免让这群本来死气沉沉的人开始有了些活力,刘教授一边在地里劳作,一边和其他人说道:“老章他们自从学生来了就活过来了,咱们在挺挺,说不定我们的学生哪天也来了呢。”

刘教授的话仿佛一剂强心剂,让大家的精神都好了一点,这里谁没有个嫡亲嫡亲的学生呢,教书这么多年,总能遇见几个特别喜爱的,那真是比自己家孩子也不差什么了,况且这里面还有不少的教授孩子就算被牵连也没脱离关系的,反而一直在想办法。

林教授是学政治的,他说的话很有煽动性,“大家千万别放弃,当年那么艰苦的条件,我们还不是熬过来了,现在国家在变好,我们还没有被放弃,老章的学生告诉我们,我们还被人惦记着,别人自己和家人都抱有遗憾。”

其他人听了这两人的话都表示附和,章怀玉和贾教授才放心了,他们最怕的就是在卫季同他们来之前这里有人先放弃了自己。

这话不是空穴来风,到农场之后,有个稍微年轻点的教授熬不住,半夜的时候偷偷自尽了,这也是为什么卫季同他们来之前这里的气氛低迷的原因。

这天晚上,在其他人都没注意到的时候,章怀玉不远处的一个牛棚门偷偷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个人,正是今天白天没说话的罗斌奇教授,只见他偷偷的走到农场的边上,发出一声特殊的鸟叫,然后朝墙外扔出了一块白布,等到那边也传来一声熟悉的叫声后,他又悄悄的返回了牛棚。

他看了看和他同屋得到林教授,发现他呼吸平稳后,才安静的躺在床上休息。

在罗教授发出平稳的呼吸声后,黑暗中的林正志悄悄的睁开了眼睛。

他一直觉得自尽的王凯旋很奇怪,据他了解,他根本不是那种会因为条件艰苦而放弃生命的人,他才三十二岁,那么年轻,他的名字凯旋就是她娘在战火中生下他,因为希望战士凯旋,才给他取了这个名字。

王凯旋在战火中长大,在战火中学习,后来因为在研究火炮上特别有天赋,就进了研究院,同时也在大学任教培养下一代,中途还被学校送出去学习国外的先进技术,学完技术后他马上就回国了,在他的研究下,国家军队的战力大大增加,要不是被送来了这里,他还在研究院研究怎么提高炮弹的射程呢,这样的人会以为一时的困难就绝望吗?

他根本不信他会自尽,他一直在观察他们这群人,虽然大家都是来自不同的高校,但是彼此之间的也不是说完全不认识,大家都是各个领域顶尖的那波人,如果敌特想要他们国家损失人才,在这里搞鬼是最方便的,他怀疑王凯旋就是被敌特害死的然后伪装成自尽的样子。

没想到因为想事情睡不着,让他发现了个秘密。

林正志翻了个身,他不想面对这个可能残害了自己同胞可能是敌特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的支持,鞠躬,还有一更在十二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