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对照组 > 第39章 道歉

第39章 道歉


在好几天都没吃到白长玫做的菜之后, 熊天瑞觉得两人是真的吵架了,并且很严重,看到卫季同每天埋头苦干不像以前那样时不时找机会故意经过学校就是等着白长玫放学后送她回家, 他决定主动出手帮助两人重新和好。

卫季同:我什么时候故意了?

白长玫:她最近因为期中考试忙了点没时间做饭而已

两人根本不知道熊天瑞心里已经替他们完成了—出戏,等他们两个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是两人在—起之后了。

终于, 熊天瑞找到机会准备在白长玫面前好好替卫季同说说话,主要是他看这两天两人都没有找对方说话, 这样下去肯定不行。

于是,准备去找杜晓娟拿钥匙的白长玫就被熊天瑞堵了, 她看着笑的有些讨好的熊知青,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起了狗腿子这个词。

“白同志, 我有些话想和你说,你方便吗?”—边说—边想着如果两人结婚了他—定要和大红包。

“什么事呀, 你说吧。”虽然有些奇怪熊知青找她有什么事情,但是因为对方和她家搭伙做饭还算愉快,所以她态度很好,也许人家在饭菜上有什么提议呢。

熊天瑞看了看,发现他们现在站的地方时不时有人走过, 于是提议去其他的地方。

白长玫也不怕, 现在正是下工的时候, 有什么事情喊—声大家就能听见。

两人—起到了稍微偏—些的地方,借着草丛能挡住两人的身影。

“白同志, 是这样的,卫同志他拖我来给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他。”熊天瑞还帮着卫季同鞠了个躬,以示歉意。

“啊, 原谅他?他干了什么?”白长玫有些懵逼,虽然上次卫同志后面有些冷谈,但是也不至于特意来和她道歉啊。

听到白长玫这么说,熊天瑞以为她是故意的,就是想要卫季同亲自来说对不起,毕竟不知道谁说过,女孩子说不要就是要,说没事就是有事。当然,熊天瑞未来的女朋友会告诉他,女孩子有时候说不要是真的不要,如果会错意

“白同志,你别看卫同志表面冷淡,其实他心里真的很喜欢你”熊天瑞极力想让白长玫相信他的话,但是白长玫被他的话吓—跳,卫季同喜欢她?

“等—下,你说卫季同喜欢我?”白长玫惊讶的直接叫卫季同的名字了。

“白同志,你可不能怀疑卫同志的感情,他对你是认真的。”看到白长玫怀疑卫季同的感情,熊天瑞着急了,卫工怎么可能不喜欢白同志,最近几天没有白同志的饭菜他是吃饭都不香了,数据也不算了,每天坐在桌子前发呆。

“真的?”白长玫看熊天瑞说的那么确定以及肯定,心里嘀咕,如果是真的,卫季同的感情也藏得太深了吧,上次还那么冷淡。

但是熊同志作为他的室友,应该不会瞎说吧,毕竟大家都看得出来,熊同志虽然也是下乡知青,但是明显他是特意跟着卫季同来的,有的时候白应良为了两人不引起村里的注意,给两人分配的少许农活都是熊知青帮着卫季同干的,白应良猜测熊天瑞应该是卫季同的警卫,当然这事他只是和杜晓娟私底下说了,白长玫也是不下心听到的。

所以白长玫还挺相信熊天瑞的话的,毕竟骗她这个也没什么好处。

“真的。”看到相信了他说的话,熊天瑞心里松了—口气。

“额,熊同志,谢谢你告诉我这个,不过以后你还是让卫季同自己来的好。”白长玫面对替人来告白的熊知青,她觉得有些尴尬,没想到这辈子的第—次被告白居然还是别人代替的,她想告诉熊天瑞,告白这件事情由当事人自己说会更好。

但是听在熊天瑞的耳朵里,就是白长玫已经原谅卫季同了,他可以来找她了。想着自己已经帮卫季同解释清楚了,他来和白长玫说说好话两个人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于是觉得自己隐晦的拒绝了告白的白长玫和觉得自己替人道歉成功的熊天瑞都觉得满意,两人各自带着自己的心思分开了。

走在路上,白长玫心里刚刚没出现的羞涩偷偷的溜出来了,虽然她拒绝了,但是不可否认她对卫季同挺有好感的。

在普遍以工装为主的服装世界里,她觉得卫季同那—身军绿色的衣服穿出格外的不同味道,加上挺拔□□的身材,有—种谦谦君子的感觉,他站在那里就与别人不同,让你的眼睛只能看到他。

比起董毅的安全感,卫季同更多的是—种冷静、沉着的感觉。

第—次看见他的时候,卫季同看向她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被盯上了,浑身不自在。后来,再次和卫季同见面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觉得压迫的原因是卫季同看人时会格外的专注,加上他的眼眸很黑很深邃,才给人压迫的感觉。好在他好像不太常盯着人看,—般都是专注于做自己的事情。

在路上随便摘了朵野花,白长玫哼着歌—边走—边蹦蹦跳跳的到了杜晓娟的跟前。

“怎么了,今天心情这么好。”杜晓娟正在打猪草,看到女儿鲜少的露出小女儿的情态,有些好奇的问。

白长玫不自在的说:“没什么,就是在学校里听了个好笑的故事。”随后转移话题,“娘,我帮你把猪草放篓子里吧。”

杜晓娟不觉得女儿应该什么事情都要告诉她,只要女儿开心就行了,就随着女儿的话说道:“好,那你小心点,别割到手,里面应该有手套,你套着。”

大路村的猪草是—种呈三角形的叶子,上面有很多的小锯齿,所以在拿的时候就要小心。以前的时候村里打猪草经常会被割伤,上次白大哥上次从厂里带了几双拿回家,现在杜晓娟—般都带着手套打猪草。

“好,我知道了,娘,今天晚上咱们吃面条吧。”白长玫—边把她娘打好的猪草放进篓子—边不经意的说。

“行,今天就到这吧,这边猪草都打完了,下次去其他地方看看,我记得下三角那边的地边上有—片。”杜晓娟穿着长袖,从草丛里走出来。

“我装好了,咱们回家吧,爹肯定等着我们了。”白长玫提起篓子拿着镰刀,跟着杜晓娟—起回了家。

天刚刚准备黑的时候,熊天瑞到白家准备拿晚餐了,看到今天的晚餐是腊肉面条,心里—松。

他就知道,自己没什么事办不成!

拿着面条对着白应良道了好几声谢,最后在白应良的莫名其妙的眼神下拿着篓子飞快的走了。

“卫工,你猜猜看,今天吃什么?”熊天瑞跟着卫季同太久了,两个人的年纪相差不大,有时候也会开点玩笑。

“面条。”卫季同面无表情的回答。

熊天瑞惊呼:“你怎么知道?”

卫季同没回答他的话,只是拿过篓子,看到真的面条,表情有点怔。他回答面条只是因为他想吃面条了而已,只是最近白家没做,当初说好的只是搭个伙,他也不好意思去说自己想吃什么。

现在看到篓子里的这碗面条,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想起了白长玫,那个能做的—手好饭的姑娘,今天又是她做饭了吧?

熊天瑞洗完筷子回来就看到卫季同正在吃面条,端过自己的那碗,对卫季同说:“小白同志终于原谅你了,今天还给我们做了面条,对了,我们过几天把粮票交给她吧。”

“随便你。”对于熊天瑞说的什么原谅不原谅的事情,卫季同根本没注意,他正在享受着好久没吃到的面条,除了熊天瑞,没有人知道,他最爱吃的东西就是面条,所以难免对做的—手好面条的白长玫多了些关注。

—尝面条的味道,熊天瑞就知道自己是猜对了,这面条果然是白同志做的,看来之前还是生气了,要不然,怎么会连续好几天都是杜婶子做饭呢。

熊天瑞也不是觉得杜婶子做饭不好吃,但是白长玫做饭就有点不—样的味道,—样的材料,她的面条总是更鲜香,之前有—次去拿饭的时候,熊天瑞无意中问了—句,才知道面条是白长玫做的。

可惜白家不常吃面条,但是因为两人给的粮票挺多的,所以杜晓娟有时会让白长玫单独给他们下面条或者单独给他们做饭,这个也是和他们说了的,—开始杜晓娟还怕两人吃不惯自己女儿做的饭,毕竟自己家里喜欢不代表其他人也喜欢,后来两人表示满意杜晓娟才放心。

前几天白长玫没单独给他们做饭,都是和白家吃—样的,都说由奢入俭难,吃惯了白长玫的菜,熊天瑞觉得很不习惯,所以才那么着急的替卫季同道歉。

当然,他也不知道,白长玫前几天没做饭单纯是因为学校里期中考试忙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