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对照组 > 第28章 矛盾

第28章 矛盾


董毅帮着拿桶的时候还顺便打了一桶水, 将桶放在白长玫的身边,董毅向着边上走了两步。

白长玫不知道董毅心里想的,她拿着刚刚掉在水里的桶, 将洗好的排骨放在桶里。

“董同志,我洗好了, 就不打扰你打水了,我娘还等着我呢。”白长玫对着董毅客气的说道。

“好, 那白同志你先走吧。”白长玫越客气董毅就越开心,这证明了他的目的不是为了接近他。

其实昨天经过沈瑶瑶的提醒后, 他对白长玫也有了防备,毕竟再而三的看见她有困难也是难得,但是看着白长玫急急的往家里去, 他就知道这个女孩并没有像其他女孩子那样。

白长玫当然急啦,现在这个年代又没有高压锅, 炖汤很费时间的好吗。

不过提着水的白长玫也走不了很快,走到一半白大哥就来接她了。

“大哥,你怎么没和爹娘说说话,就这点路,你来干嘛?”白长玫虽然心里高兴, 但是她知道家里最想大哥的就是娘, 真的是一颗慈母心。

“娘刚刚去菜园子里摘菜去了, 让我来接你。”白大哥提着水桶,走在白长玫的边上。

“长生啊, 你回来啦,在县里怎么样呀?”路过村子里林婶子家的时候她还特意出来打声招呼。

“林婶子,您最近看起来越来越精神了,县里还是那个样子呗, 明天我来找你家德庆玩。”白大哥和林婶子的二儿子沈德庆是初中同学,沈德庆本来也和沈大哥一样去县里考工厂,结果没考上,现在一边在家里务农一边等到机会。

林婶子听到白长生说要找她家德庆心里一喜,不管是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她都领白家这份情。

“大哥,是不是城里招工有消息啦?”等走过了林婶子家,白长玫问道。

“是的,我同事给我的消息,隔壁的罐头厂要招一批人,这次回来也是告诉长军哥他们。”

“哦,不过最高兴的是大哥已经是正式工人了,接下来给我找个嫂子生个侄子侄女就更好了。”白长玫现在还不太在意招工的消息,她要后年才毕业。

“你这个小妮子,还取笑大哥了,今天的排骨还想吃吗?”白大哥一只手提着桶,另一只手拍了拍白长玫的小脑袋。

“别打头呀,发型都乱了。”白长玫不喜欢两根辫子,觉得那个发型会把自己的头发都弄没了,自从她摸索着绑了个粗辫子在脑后,她就很喜欢这个发型。

先从两边的头发开始编,慢慢的把头发一点一点的编进去,这样看着不紧又显得头发多。

村里的人已经有好几个模仿者白长玫这样子弄头发了。

“嘿,你这个新发型不比县里的姑娘差啊,比人家带发卡还好看。”白大哥这才注意到玫玫换了发型,如果不是白长玫主动说起来,指不定最后走了都没发现,白长玫只能感叹一句直男。

两个人打打闹闹终于到家了,让白大哥把排骨一起拎回家,她去了菜园子。

“娘,你还在吗?”还没踏入菜园子,白长玫就叫起来。

“玫玫,你来干嘛?想吃什么了?”杜晓娟以为闺女是有什么想吃的菜,她顺手就摘了。

“娘,大哥的买排骨有些多,咱们蒸一盘吧。”白长玫洗排骨的时候就发现白大哥估计买了三斤左右,确实有些多。一顿吃了其实有些奢侈了,但是都洗了,也没办法留到明天。

“行啊,蒸排骨你会吗?”杜晓娟是很支持闺女做些新菜来尝尝的。

“到时候娘尝尝就知道了,肯定不会后悔的。”白长玫跃跃欲试。

最后母女两个割了把韭菜又摘了点大蒜,从地里拔了一个生姜,两人这才回家。

一回到家白应良就说等会儿堂伯和他儿子白长军也会来家里吃饭,既然有客人来吃饭,杜晓娟和白长玫就赶紧开始做饭,免得等会让人家等。

汤是直接放在原来冬天烤火的屋子里炖的,大概清炖个两小时左右就可以了。

蒸排骨比较费时间,杜晓娟为了赶时间将家里白大哥刚买回来的新锅放在灶上,准备开锅,等会儿好用。

这会儿的锅都是生铁锅,使用之前需要肥猪肉不停的往烧热的锅上摩擦,直到锅的表面变成微微的蓝色,这锅才算是可以用了。

白家之前一直都打算再买一口锅,因为之前用来煮猪食的那口锅太小了,炒不了菜。

这次白大哥能买到锅还要多亏了他那个同事,同事的爹是县里钢铁厂的,是全县福利最好的厂子,托他的福才能买到这口大铁锅。

两个锅做饭确实比一个锅快很多,白长玫提前用作料将排骨腌好,将葱和生姜加入清水后捏出葱姜水,再加入酱油就腌好了。

现在没有现代那么多的调味料,排骨这样简单的腌制过后味道也不比现代的差。之后就是用米粉将排骨拌匀后下锅蒸,等到其他的菜好了,排骨也就蒸好了。

饭快熟的时候,白长玫听见堂厅里传来说话的声音。

“应该是你长军哥他们来了,玫玫你把菜都分一点出来,等会儿熊知青来了给他。”杜晓娟打开锅看了一眼,饭已经好了。

“好。”白长玫将放在灶上的菜用之前熊天瑞他们拿过来的碗都装上一点,想到之前熊知青给的一大堆票和钱,她又往碗里夹了几块排骨。

等到白长玫把菜给他们拿好的时候,熊天瑞已经来了,还和白爹白大哥和白长军他们一起在说话,几个大男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兴致还不错。

“熊知青,给,这是菜,今天我们家还炖汤了,给你们也盛了一碗。”白长玫把篮子递给熊天瑞。

“哎呀,真的是太感谢了,白书记真的是太照顾我们了。”熊天瑞不好意思对白长玫表达感谢之情,一把握住白书记的手。

“应该的,你们来我们队帮助我们生产,我们也很感谢。”白应良的场面话脱口而出,如果不是因为这两个知青比较特殊。

两个人相互客套完熊天瑞就赶紧告辞带着饭菜回到知青办了。

卫季同已经坐在桌子面前等着吃饭了,手里还拿着一本力学书在看。

“卫工,快来吃饭,今天还有排骨汤。”熊天瑞在路上的时候就闻到饭菜的香味了,心里不禁感叹厚着脸皮去白书记家搭伙还是有用的。

“好吃吧?”熊天瑞先给卫季同打了一碗汤,看他喝了连忙问道。

“嗯,还行。”卫季同还是面无表情,但是要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眼睛里带着点满足。

“闻着挺香的我也来尝尝,白长玫同志真的是好人,给我们装了这么大一碗。”熊天瑞端着碗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

“还有烧排骨,我给你打饭,这排骨烧的香咧,咱们当初在研究院都没这伙食。”熊天瑞给已经喝完汤的卫季同打了碗饭。

两个人吃饭的香味散发到隔壁,让邹曾琪忍不住努力的吸了吸,想把香味吸足,这样就不会馋了。

知道隔壁的两个男知青和白书记家搭伙后,邹曾琪是羡慕,毛雅是愤怒。

她不懂为什么大家都是知青为什么不和她们一起反而去和村里人一起,难道他们不应该一起抱团不让当地人欺负吗?再说了乡下的泥腿子知道怎么做菜好吃吗?

这会儿看隔壁吃的香,一种愤怒又尴尬的心情让她忍不住发脾气,“别闻了,闻了也不给你吃,真是上不得台面。”

被吼了的邹曾琪莫名其妙,脾气也上来了。

“关你什么事,什么叫上不得台面,大家现在吃顿肉都不容易,我闻点味道解解馋怎么了?”邹曾琪是真的对这个室友无语。

起初在火车上知道毛雅是和自己是一个地方的知青后,她在车上就对她多有照顾,就想着大家以后好好相处互相帮助。没想到帮助是帮助了,只是她单方面的帮助。

她一直是大大咧咧的性子,但是这也不代表她不知道对方的小心思。先是在车上对着卫知青频频示好,人家不接受又想和人家搭伙吃饭套近乎,结果人家直接找村里人搭伙。

前几天还有意无意的在她面前说村里人的坏话,就是想让自己去主动和隔壁的人说一起搭伙的事情,就因为这几天她和熊知青熟悉了一些。

邹曾琪到村里的这几天,感受还挺不错的。干部做事公道,也很为他们这些知情考虑。

最开始她和毛雅因为没有干活的经验,还特意让村里的人带着做,也不要求做多少,只说慢慢来。

人家的好心在毛雅这里就变味了,村里人说慢慢来毛雅就一天一个角的草都拔不干净,还经常不是这里不舒服就是那里不舒服。

要带她去卫生室吧她又说没钱不想去,搞得邹曾琪都为她旷工好几次了,就为了送她回来照顾她。

邹曾琪是家里的第二个孩子,她有个大哥已经结婚了,让她来下乡不现实,下头的妹妹还小,只能她来。但是她父母来的时候给她带了家里一半的钱和票,邹曾琪知道这些原本都是给自己结婚和大嫂肚子里的孩子准备的,所以来了之后她是真的想好好做事养活自己的,甚至还希望自己年末能有点结余寄回家去。

但是现在就因为毛雅她干了好几天活了,公分还没十个。

今天看到毛雅这么说她,她也不忍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