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对照组 > 第25章 遇难

第25章 遇难


事情是这样的, 如白长玫想的那样子,他到大路村已经好几天没洗澡了,好在是天气不热, 但是对于一个过经常洗澡的人来说,已经是极限了。但是沈家没有澡房, 所以他这几天都是忍着。

这天他刚好和沈二哥聊起来大路村用水的问题,就听到他说村里人夏天去湖里洗澡, 他想着现在天气也不是很冷了就准备去湖里面洗一下。本来是打算好和沈二哥一起去的,但是今天沈二哥被沈队长拉去帮忙了。

董毅就只好一个人来, 一开始没准备好,直接掉到湖里去了,衣服都湿了, 于是他就把衣服都脱了。

却没有想到他下去的地方正是大家洗衣服的地方,这几天没洗衣服的他哪里知道, 才有现在的尴尬。

董毅借着已经长的很高的湖草,偷摸着在水底下穿上裤子和衣服。准备从湖的另一边偷偷的溜走。

这个湖很大,水是从上面地势较高的地方流下来的,这就意味着水流比较湍急。

董毅看到没有引起注意,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正当他游的起劲的时候, 感觉到自己的脚被什么拉住了, 而且不妙的是,他的腿开始抽筋了。

湍急的水流让董毅感觉到自己失去平衡, 他开始有点慌了,随即他开始冷静下来,生吸一口气将身体改为仰泳的姿势,然后潜到水里揉自己的腿。

可能是董毅所处的位置湖水太深的原因, 水草也格外的长,没等到解开董毅缓解腿部的抽筋,就不得不起来换气。

这样一来水草缠的更加紧了,甚至有点勒。腿的抽筋让董毅不得不用全身的力气来控制平衡避免呛水,好在他经常锻炼,身体素质也很好,要是换个人来早就没力气了。

就算他身体素质在这么好,水草加上腿抽筋也让他力气渐渐的变小,董毅刚想叫在那边洗衣服的大娘们的时候,发现已经离的挺远的了,他叫了叫,没有人应。

董毅挣扎着绝望的想到,他居然不是在战场上战死而是淹死,就在他感觉自己身体渐渐感觉到冷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一声,“你需要帮助吗?”

沈毅回头一看,两人划着船正在过来。

“我腿抽筋了,救我。”董毅大喊,生怕人走了。

“你怎么跑到湖中间了?”熊天瑞把毛巾递给董毅。

“我,我,我来洗澡,结果被水草缠住了。”董毅结果毛巾擦了把头上的水,“谢谢。”

“没事,就是以后还是不要单独来这边洗澡了,听说以前好几个单独来洗澡的都出事了。”熊天瑞拿过毛巾,看对方可怜的样子好心的提醒一句。

“啊,我知道了。”董毅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事情,不经后怕,如果没有这两个人他估计也是出事的一个。

“你们是村里的人吗?”听着说话的口音两个人不像是村里的人,董毅好奇的问。

“我们是刚来的知青。”熊天瑞解释一句,就没再说了,既没有说两个人为什么在这里,也没有说自己的名字。

“啊,原来是村里的知青,你们好,我是来村里探亲的,我叫董毅。”董毅觉得两个人颇为神秘,出于军人的直觉他觉得两个人不简单。

“我叫卫季同,我见过你。”这是卫季同说的第一句话,说完这句话后就没有开口了。

倒是熊天瑞,仿佛得了什么指示,直接开始介绍自己。

说话的这会儿,熊天瑞把船划到了岸边。

一阵风吹来,董毅打了个冷战,刚刚在船上因为情绪紧张不觉得,这会儿开始感觉到冷了。

董毅说好明天去知青办找他们就赶紧离开了。

看到董毅一身水,沈瑶瑶赶紧走过来担心的问,“这是怎么了,你掉到水里了?”

看着沈瑶瑶担心的神情,董毅不好意思再喜欢的女孩面前表示因为去湖里洗澡而差点淹死,“没什么,就是刚刚在湖边不小心把衣服打湿了。”

沈瑶瑶看董毅不想说,也没逼问,赶紧让去二哥的房里换衣服了。

村里的知青院,毛雅看见熊天瑞和卫季同两个人从外面回来,和两个人打了个招呼,“你们去哪里了?我们做了晚饭,大家一起吃吧。”

熊天瑞看了看卫季同面无表情的脸,开口推辞道,“不用了,我们吃过了。”

这话确实没错,他们两个在湖里抓了条鱼烤了吃了,现在不太饿。

“那”毛雅还想说什么,熊天瑞跟着卫季同已经进屋里去了。

毛雅站在外面咬了咬唇,有些不甘心但是不敢去敲门。

她本来以为两个男人肯定不知道怎么做饭,她邀请两个人一起吃,然后乘机提出以后大家一起做饭一起吃,没想到人家根本不上钩。

邹曾琪早就在女知青的屋里吃起来了,看到毛雅一个人进来,还奇怪,“他们两个呢?”

“他们说已经吃了。”毛雅心情不好,也不想和邹曾琪多说,躺在用稻草铺的床上,感受到身下的硬度,毛雅再次在心里发誓,她一定要过上好日子。

毛雅家虽然是城市的工人家庭,但是抵不住她家孩子多,孩子多了父母就不珍惜。毛雅是家里的第三个孩子,前面一个大哥一个大姐,下面还有一对龙凤胎弟妹,中间的她就成了被放弃的那个。

虽然她的父母是城里的工人,但是毛雅从小是跟着在乡下的奶奶一起长大的,奶奶也不喜欢她总是骂她,每次过年回来她看着姐姐和妹妹穿着光鲜而她却只能捡他们两个的衣服穿心里就特别恨,恨那个被放弃的为什么是她?

这种恨意支撑着她,却没有想到还没来得及回城就被父母报名下乡,从老家的村里到了另一个村里。

从她上火车的那一刻起,她就发誓,自己要好好的活,活的比他们都好。

于是在看到卫季同一路上的买买之后,她就看上了这个貌似很有钱的和她一起的知青。只是现在的屡次碰壁让她怀疑卫季同这个人值不值得这样做了。

隔壁的卫季同根本没想到自己居然成为别人的目标,他坐在房间唯一的一张椅子上,在本子上画着什么东西,走近一看,就会发现这是今天中午他们去的湖的示意图,而卫季同正在用特殊的标记在上面标记着什么。

“卫工,这里可以吗?”熊天瑞看着卫季同不停地画来画去,他没看出这是什么,只好开口询问。

“明天再去上游看看。”卫季同收起了手稿,对着还准备看看的熊天瑞说道,“我饿了,想吃白书记家的饭。”

熊天瑞:“”这都已经过了饭点了,哪里有饭。

这几天两人都是在房间解决的饭菜问题,在没有摸清楚隔壁的两个人的情况,熊天瑞是绝对不会让卫季同吃他们的饭的。

不知道有人惦记着自己家的饭,白长玫正在和沈青青说话。

说实在的,自从她上高中以后,沈青青就很少来找她了。

白长玫对她的感觉没有原主那么好,总是觉得这个女孩有些怪异又找不到原因,偶尔在村里遇见,白长玫也会和她说说话,但是和以前那样经常让沈青青来自己家睡得情况是没有了。

不知道是不是沈青青也感受到了她的疏离,特意过来找她说话。

“玫玫,你知道沈瑶瑶家那个干爹家有人来探亲了么?”沈青青说的有些小心,好像生怕别人听到。

“知道啊,那天还找到我们家了,然后我给他指了路。”白长玫一边勾着毛线一边说道。

这还是她新学的技能,勾毛线。

昨天白长玫找出一件她很久之前的毛衣,已经破了两个洞不能穿了。她正准备拿去丢了的时候,杜晓娟过来了,看到她拿着毛衣,问她怎么了。

结果就是毛衣没丢成,还新学会了技能,最后还被她娘骂败家子。

昨天晚上白长玫把衣服的毛线全部拆下来了,她准备给自己勾个毛线单肩包。

这样她以后就能背新的书包去上学了,至于现在背的那个丑丑的布袋子,就留给大哥回来的时候背东西吧。

“你觉得那个男的怎么样?”沈青青的语气有些害羞。

白长玫惊讶的抬起头,“你见过他了吗。”虽然是疑问句但是心里已经肯定她已经见到了。

“嗯,那天我去捡柴,从村子的后面过来,他看到了帮我搬到家里。”沈青青低着头,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语气里的喜欢藏不住。

“哦,那他人挺好的。”白长玫语气平平,好像在说天气真好。

但是心里在疯狂的刷屏,不会吧,不会吧,她这个女配脱离男女主,沈青青要上了吗?

她记得在原文中,沈青青虽然和她一样都很讨厌沈瑶瑶,但是从来没表现过喜欢男主啊,每次还会在白长玫要放弃的时候鼓励她,说她和董毅比沈瑶瑶和他配。

突然,白长玫细思极恐,如果小说中的沈青青也喜欢董毅,每次鼓励她去陷害沈瑶瑶的事情就很可怕了。

作者有话要说:  提示:

夏季千万别去野外玩水,要不然就可能和董毅一样遇到危险,大家千万别去,很危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