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穿成年代文女主的对照组 > 第23章 知青到来

第23章 知青到来


原文男主的到来让白长玫惊讶了一瞬间就丢到脑后去了, 她又返回厨房去帮杜晓娟做饭。

“怎么还不来,我刚刚还以为是知青呢。”白长玫坐在灶口,往里面添了把柴火。

“不是吗?你爹可能是有什么事情耽误了。”杜晓娟把淘好的米下锅蒸。

这次由村里补贴, 给来的知青吃顿好的,纯大米饭, 后面就要知青自己负责了。

前几天村里已经把另一间稍微小点的仓库改为了知青点,男女分开住, 一个门进去,男女住不同的房间, 这样也方便他们互相照顾。

在县里火车站等待的白应良也奇怪,公社通知他们村的知青是三个,怎么到了变成四个, 多的那个还需要信息保密。

最后一板车拉着人往村里走,还好大路村的路好走, 都是大路,牛车可以直接到村里面去。

“村里商量之后觉得今天给你们办个接风宴,就在我家,等会儿沈队长也回来。我先带你们去安置的地方,村里刚建好的知青点, 地方比较简陋, 你们包涵。我也几句心里话想和你们说, 到了农村就要适应这里,争取早日融入这里。当然, 如果有什么困难,也可以找沈队长和我,沈队长就在隔壁,我们绝对不会让你们受欺负。”白应良看着快到村里了, 眼前这群做了好几天车的小伙子姑娘们也都有点精神了,就把该说的话都说了。

大路村这次接受了四个知青,两男两女,分别是邹曾琪,毛雅,熊天瑞,卫季同。

卫季同是新加进来的,其余三个都是之前就有的名单。

几人刚来到大路村,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基本上听话的很,就连编外人员卫季同都只听安排不插嘴,其他人就更不可能了。

毛雅走在后面看着卫季同的背影,抿了抿嘴,最后还是没开口。

“毛雅,走呀,干什么呢”邹曾琪性格较为活泼,看着毛雅走在最后面,还以为她是走不动了,连忙拉她一把,把她的行李拿过来提在手上,让她能跟上。

熊天瑞一直跟在卫季同的身边,活像他的保镖,手上还提着他的行李。

白应良一边走着一边观察着这四个人,公社说了接受的知青以后就算是村里人了,如果没有意外他们是要长期待在这里的,白应良和沈队长商量好了,如果知青不闹事,那他们也不浪费这群有文化的人,给他们找个好活干。

现在看来还可以,除了那个叫毛雅的女娃有些小心思之外,其他的都还算是比较老实,就是这个卫季同让他摸不着头脑,罢了,以后再看吧,不急这一时。

知青住的房子虽然是用土砖重新的隔开的,但是里面的墙都刷白了,所以看上去还可以。

“这就是我们住的地方啊,还挺新的啊,挺好的。”邹曾琪是个急性子,直接进去,把东西放着又出来跟他们说,脸上明显是满意的。

毛雅松了一口气,她之前听说乡下都是住的破破烂烂的,没想到还可以,虽然不是红砖房,但是也只是不太好看,其他的地方差不多。

几个人把行李放在房间就出来了,房间只有两个木床板子和一个柜子,如果还想添置什么东西就要自己来了。

白应良知道他们这几天在火车上吃的不好,赶紧带着他们去家里吃饭。

白长玫千等万等,终于是等到有人敲门了。

她立马起身,“娘,我去开门。”

“爹,你回来了。”白长玫打开门,拿过白应良手上的草帽子,赶紧给他端了杯水,这才有功夫去看后面跟着的四个人。

“你们是我们队新来的知青吧,赶紧坐着歇会,我去给你们倒水。”白长玫笑着对四人说道就转身去倒水了。

“这杯子都是洗过得,水是白开水。”怕城市里的人觉得脏,白长玫还特意解释。

邹曾琪接过水直接就喝了,摸了一把嘴,“爽快,谢谢妹子了。”毛雅皱着眉毛不知道是不舒服还是怎样,端着水没喝。

卫季同没说话端着水默默的喝着,熊天瑞和邹曾琪一样已经喝完了。问过几人需不需要添水得到否定的答复后就没说话了。

“玫玫,你娘饭做好了吗?”对于女儿的落落大方白应良很是自豪,面上却是一点也看不出来。

“做好了,饭都蒸好久了,爹,现在开始吃饭吗?”白长玫回答。

“那就直接吃饭吧,他们也饿了。”

白家并没有和知青一起吃饭,那些菜是队里给的,他们负责做好,队里给十个公分。要不是杜晓娟做菜好吃加上在村干部家里吃饭显得郑重一点,还轮不到白家呢。

白家在厨房吃的自己先前做好的菜,白长玫也觉得分开好,要不然她该吃不下饭了,那个叫卫季同的知青眼神像是可以看穿一切,他以后的老婆压力也太大了,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

不过那个毛雅不就是文里的第二女配吗,为了男主差点就害的女主被县里那群混蛋给侮辱了,辛亏男主去的及时。

但是看今天那个架势,毛雅好像瞄上了那个卫季同啊。

饭后毛雅还细声细气的问需不需要帮忙洗碗,杜晓娟赶紧拒绝了,并且解释道这次接风是队里办的,他们帮忙会给公分,这才拒绝了。

刚好沈队长来看知青怎么样了,白应良就让沈队长带着他们再走一次知青办,顺便介绍一下村里的情况,于是知青四人又跟着沈队长去了。

“怎么样?这几个孩子。”杜晓娟一边洗碗一边问道。

“还可以,就是那个叫卫季同的,好像有点秘密,不过不归我们管。”白应良准备把厨房里的泔水拿出去倒了,就等着杜晓娟母女两个洗完。

“爹,不是说三个知青吗,怎么多一个?”白长玫帮着杜晓娟洗碗,好奇的问。

“我也不知道,去接人的时候县里好像是县书记的秘书直接通知我的,说让我们不要多问多管。”白应良心里有些猜测了,但是没告诉女儿。

“幸亏今天饭煮的多,加上他们饭量不大,要不然还不够。”杜晓娟心有余悸的说。

“行了,卫季同同志的事情不要往外讲。”白应良提着桶准备出去,回头叮嘱两人。

白应良倒完泔水直接就去了湖边,看看进度。

沈队长领着他们去了村子下边的知青办,这里距离村子中心有点远,而且离湖边挺近的,目前填湖的一个目标就是将仓库这边离湖的地方全部填上,然后种上水稻。

“你们的屋里已经给你们放了水缸,以后吃水的话去村子上边的泉眼洞去挑,这个你们自己商量怎么用水,房间男女分开,堂屋并着做饭的地方是共用的,现在只有你们四个,以后再来的话就和你们一起住。”

看四个人都明白了,而且也没有疑问了,沈队长就打算直接去湖边了,这里离得近。

知青办的四个人进去后分开了,两两的在房间里说话,女生这边是邹曾琪开口,“这里还可以啊,我之前还以为会很差呢,我有个表姐说乡下很脏的,来了之后感觉还好。”

她是从小在城里长大的,住的也都是厂里面的筒子楼,家里五口人,挤在二十平米的小房子里,大哥结婚还得给他腾房间,这也是为什么她选择下乡的原因。

毛雅闻言只是笑笑,眼神却有意无意的关注着男同志那边的情况,果然没一会儿,就看到熊天瑞准备出去,她连忙走出去问道,“熊同志,你是要打扫房间吗?我可以给你们帮忙的,你们之前没打扫过卫生吧。”

“不用了。”说完就急冲冲的出去了,留下毛雅在原地尴尬。

邹曾琪:“”,刚刚她打扫卫生的时候不是还说累想歇会吗?

毛雅回过神才发现邹曾琪看着她一副奇怪的表情,连忙解释道:“我是想着知青就我们四个人,互相帮助才能过的更好,加上他们是男生,所以才去问问的。”

邹曾琪没再说话,到现在她也明白了,这个毛雅是想要找个男人帮她,并且还看上了隔壁的人。

最后两个人再没说话,邹曾琪带了挺多东西的,什么盆啊被子啊,父母以为愧疚全部给她买齐了,好在她力气一直也比较大,所以这会儿她专心整理自己的行李。

毛雅就没带那么多,不知道是家里给了钱在这边买还是怎么样,她只带了几身衣服,其余的什么都没带,看着邹曾琪在整理,她没什么事做,于是就出了房门。

她站在男女共用的堂厅里踌躇着,最后还是主动去敲了房门,只是没想到敲了半天,没人应,毛雅在厚的脸皮也只是个女孩子,最后她跑进房里趴在还没有铺被子的床上哭了。

邹曾琪正打算去接点水回来好好的擦一下床板子,就看到毛雅直接趴在她的那张床板子上,瞬间无语,之前不还是爱干净的人设吗,怎么突然就不嫌弃了。

作者有话要说:  毛雅:人设立得好,男神也难跑。

邹曾琪:真的吗?我不信。

签约申请通过了,谢谢各位的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